疯狂又平静如水

【异坤】赤霞橘光

※ 现实向 / 香水系列

※ 时间线赛后 / 温馨一发完

 

 

 

 

王子异推寝室门进来的时候,只有钱正昊在背对着他切水果。

一兜兜的橙子,橘黄的颜色又大又圆;鲜艳的皮色亮亮的,被小朋友拿着小刀侧面削,一劈下去两瓣,汁水淋漓地灿烂。来找坤哥的吧,小钱弟弟都不用转身即参透他的心思,顺手就递了他,丞丞给的有很多,再不吃完也带不走啦。

王子异先是接过来,眉毛一挑却又递回去:麻烦再切一下,我留一点给他。

钱正昊拽张纸巾擦手,扶了扶眼镜哑然失笑,明明还剩好些嘞。可话虽这么说,他却仍结果男人递来的半个又剖,末完补一句,坤哥刚洗完澡去和家人打电话,你等会。

还有还有,这孩子人小鬼大的连包都背起来,今晚我去Justin那边打牌轰趴不回来 …

你们,钱正昊觉得自己表述的一点都不明显,就尽情的那个那个吧。

这是他自王子异和蔡徐坤交好之后,经常同蔡徐坤开得一个玩笑,常常会羞地他的好哥哥脸红红;然后也会破例地不宠自己还拿纸筒卷抽他,小孩子不能学坏知不知道啊。

而蔡徐坤了解,钱正昊他不太了解;他找一个根本没听懂的人说了一句根本没听懂的话。王子异好看的面容上似是被扑了层纱似的迷惘,小钱弟弟,男人的嗓音又慢又温柔,你在说哪个和哪个?

傻死算了,钱正昊绝望地连手机游戏都不想玩,因为王子异的不解风情使得他用心计划的概况瞬间被冷冻尴尬至极点。

那啥,钱正昊头脑混乱地胡言乱语指着王子异手中的橙子打哈哈,你咋还不吃呢哥。

这回的王子异倒是明白地很快,唇角一抿继续笑,我等坤坤回来一起吃。

气氛再度被扭回之前的尴尬三分钟,正当钱正昊脑袋里顾虑着要不要和眼前这位讨论下欧阳靖导师提过的嘻哈起源抑或RAP韵律可是他也没有深究不知道地唇齿打架时,万幸地被Justin一个刚刚好的及时致电拯救了。

“钱正昊。”

尽管Justin在电话那头等了又等的嗓音焦躁且很不美好,可在此刻他的耳中仿佛余音绕梁的天籁。

“绝命斗地主三缺一你还来不来?”

钱正昊嗷嗷应着逃也似地跑了,空留王子异一人对着满屋喷喷香的橙子酸甜缭绕。

钱正昊背着小背包一边不回头一边跑,喘着气还叹幸好啊幸好。

 

 

蔡徐坤打完电话再回来,开门即望见王子异呆愣愣地捧着两瓣橙坐在床铺上。

那人的头发也是洗过的,和他一样有些湿哒哒地粘在鬓角;王子异纯素的脸显得双眼皮更重,也不晓得是不是他淋浴的时候没注意又进了水揉的。

喂,蔡徐坤特意敲敲墙板,我来啦。

这个笨蛋啊,等他就等他,手机都不玩的吗?

嘿,王子异闻着声音马上就抬头朝他笑,然后还把手里捏着的橙子给他,你吃。

来也不提前打招呼,蔡徐坤大喇喇地接来就往嘴里咬,我妈妈在问我有没有收拾好东西啊什么的… 家长们早就告诉他不能急着说话的时候吃东西了,这会儿就被呛到,王子异赶忙边拍他边倒水去。

别,别,蔡徐坤喝了口王子异杯里的水,好不容易顺过气来,不用不用了…

我看着呢,王子异见状把杯子拧好放回,伯母很漂亮。

还说,蔡徐坤小心机地把男人手里的另一瓣橙子也骗过来咬一口,你家那么大!然后他把齐整整地另一小口再还给王子异,感觉抢你的食总特别香为什么?

你见过的呀,王子异嗷呜嗷呜咀嚼橙子的样在蔡徐坤看来特别乖特别可爱,我不是之前和家里视频你都见过。王子异是说的没错了:早在节目播出之前,或者更早的以前,他就在那人的微信视频通话里见过他的家;从开始的惊叹,到后来的完全习惯,到再后来的不甚在意。王子异的床和桌子算啥啊,蔡徐坤特别想问节目组借把镜头借支麦,那是你没看见他那一整墙限量版的变形金刚。

王子异看他喜欢吃橙,王子异起身又去切。

我不管,蔡徐坤忍不住又逗他,那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了!

别贫,王子异切着水果头脑可灵活,但我小时候照片就你见过。一,二,三,他的恋人边切边念叨,你见过的还不止一张哇。

蔡徐坤跟摇木牛一样边摇靠背椅子边被王子异往嘴里喂水果,也对想想这个我心里平衡些…

嘿嘿嘿,青年张合的嘴巴笑地玫瑰花一样,胖乎乎的,你小时候真的蛮丰满,现在就很好!

是啦是啦,王子异拿张纸巾蹲下给他擦唇角,你开心归开心,别又呛到。男人的手顺着他的颈后伸下去给他捏肩膀,很累吧?

嗯。

蔡徐坤闭上眼,感受着那轻重适宜的抚慰:真的累啊。

他觉得他的室友昊昊特别不科学,为什么总跟他说王子异木呢… 一点都不木啊,蔡徐坤抱着王子异的腰,嗅着不知道是空气里还是王子异身上的橙橘味;又酸又甜,既不刺鼻也很温柔清新,这就是他的王子异嘛。

陪他一起练舞的王子异,陪他一块吃饭的王子异,和他一起走夜路的王子异…

子异你知道吗,蔡徐坤还抱着他就喃喃道,他们看不见你树洞里开的花… 超温柔的。

你又在说我听不懂的事。

王子异根本不是听不懂,他是在装傻;一方面他很乐于再听蔡徐坤说一遍,另一方面他也会害羞,然后用这种自认为“毫无痕迹”的办法掩饰过去。

蔡徐坤才不理他,蔡徐坤早就知道了。王子异,他用手指刮着男人的喉结又开口:

你知道这是咱们呆这儿的最后一天吧?

王子异很重地点头,又躬身的鼻尖触到他手心,我晓得的。

那和我去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吧。蔡徐坤睁眼,好看的浅棕瞳仁亮亮的,也不,我邀请你去做点有意思的事情!

好,王子异都不问他做什么;就像每次他甚至语句还没吐出,他就都知道王子异会认同。

那好,蔡徐坤推开椅子,起身捞了床铺的小绒毯叠了叠长条,然后搭在他恋人肩膀上。跟我走,蔡徐坤浅淡柔软的模样就好像仲夏夜里长着透明翅膀的彼得潘,跟我走吧子异。

好,王子异帮他把门都打开 …可这也不证明下一秒的木头傻瓜就不会没头没脑。

坤坤,王子异掩在小绒毯旁边的神色带有不解,我们是去那个那个吗?

… 哪个和哪个?

就小钱弟弟说的,王子异还一本正经地跟他复述,他说他今晚找Justin他们打牌不回来,然后就什么那个那个。

蔡徐坤无语地把指甲都抠进额头皮肤里了:他真的不应该——

以及,钱正昊真的很科学。

 

 

 

 

 

王子异扛着条小绒毯,被蔡徐坤拉着在空空荡荡的楼梯间里绕绕转转。

蔡徐坤转啊绕啊,拉着他环了好几层,才在某处空旷的、直对着一扇天窗的楼梯口停下来。那扇天窗很大,是正方形的;白色的窗棂被月光映地发亮;现在能望见的,既是一片美妙的墨蓝夜空,星斗闪闪如丝绒上的钻石,美丽且慕敞。

是这里啊,哇果然又让我找到了!

蔡徐坤拉着王子异的手臂,开心地好似小孩子模样。子异子异,我找到啦!

这里能看见什么吗,王子异一点都不心疼地把外套脱下来扑在石阶上给他坐,地上凉。

这里能看见日出。

蔡徐坤回答他,是我有天心情不好练了一夜,走错楼层路过遇见的。那天真的太困了,青年不好意思地笑,想给你打电话怕你没起床… 然后想说拍给你看,太困又忘掉啦。

王子异就笑着揉他肩头,没事儿。

也就你说没关系我会真当没关系,蔡徐坤努努嘴,手指不自然地捋了一下身下外套的挂链;我很怂的,我就敢坐你一个人这么贵的外套…

总说这个干嘛,王子异脑袋偏过去撞了一下他,你知道你做什么我都不介意的。

你太好了,蔡徐坤干脆整个就靠男人身上,你太好了,好到我都不想让人知道你这么好,怎么办?

哈哈哈,王子异的手指蹭蹭他脸颊,那就不让他们知道!

蔡徐坤又笑了,跟王子异一块的他总是咯咯地笑:好嘞。

两个人闹了一会,蔡徐坤有点口干,就挠挠男人的手背,楼下那家小超市还开不开?

唔,王子异琢磨了一会似在回想,不太清楚,但今天我路过的时候好像还开着。怎么啦?

我想吃冰淇淋。蔡徐坤很正经地说完,本来白皙的脸颊又红,而后又附加小条件,能不能买水果味的,想吃水果味的冰淇淋。

行,王子异起身掏口袋,刚好摸出一张粉色的大团结:你等等我就去!

都几点了,蔡徐坤拿手机看看时间,再望望已经进入倒计时的楼道灯,喉咙莫名地有点涩:

你这照顾的我都要戒不掉怎么办…

那咱就不戒,王子异把钥匙塞他手心里:

安心点,我又不对人人都这样。明明王子异都走出很远了,可他说的那句话,蔡徐坤还是听得很清楚:

“我只对你这样。”

 

 

楼道里的灯光一点点地愈变愈暗,把蔡徐坤的影子愈拉愈长。

不远处的传来细细碎碎的打闹嬉笑,也有行李箱轮滚过地板的骨碌声。四个月前,蔡徐坤在等一个结果;四个月之后他成功,他收获了很多,也收获了想要的,更是收获了意想不到的另一个结果。

如果王子异就是百分之九十九之外那百分之一的偏差。

如果王子异就是云霞之下那抹,会让他感觉到温暖,照耀着他的日光。

明明和那个人有了新的未来,为什么也会觉得过去奋斗的日子是那样难以忘怀?

是陪伴吧,蔡徐坤觉得应该是陪伴。

跟他说你多吃蔬菜的王子异,帮他涂过敏药的王子异,在他失落沮丧的时候,一点也不老实,急吼吼表白还没拿住玫瑰花的王子异。

哎,他看着蔡徐坤的眼眶噼里啪啦地湿润急坏了,你别难受,我喜欢你啊坤坤…

为什么?

没有原因,王子异的眼神非常坚定。

我就想喜欢你。

傻瓜,蔡徐坤在他不在场的时候才能小小声咕哝回应他,我也喜欢你啊,你都知道的吧。

 

 

不出十分钟,王子异很快便把冰淇淋买来了。

可惜只有一个,王子异挺挺拔拔,却拿一只小小的可爱多;他的神色有点窘迫,我去买的时候只剩一个了。是的只剩一个,蓝莓酸奶味的可爱多。

你吃吧,男人把外面的纸壳都给蔡徐坤剥开,我不爱吃这个。

那王子异你不爱吃的东西可太多了。蔡徐坤佯装生气,食堂吃饭你不爱吃肉,饮料刚好我喜欢的你都不爱喝,蛋糕我挖给你一勺最大的你都不吃,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行行行一起吃,王子异乐了,没意见没意见。

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分食着那支冰淇淋;谁都不肯咬大口,谁都想让对方吃更多;可爱多都开始化了,乳白的奶油顺着王子异的虎口往下流,蔡徐坤啊呀叫着再给他擦掉。

你紧张吗。

蔡徐坤望着王子异把他擦过的纸巾团装进口袋,就宣布名次的时候,你紧张吗。

嗯,王子异的眼眸往低处望了望:等结果的时候难受,等自己的结果难受,等你的也难受。

我不怕做什么事情,王子异又说,只是在想,如果能够如愿,又或者不能如愿,我该跟你说什么,我该跟你怎么说…

王子异的声音依旧很缓很暖。

蔡徐坤想,声音好听的人总是会让人不自然地产生好感,可能缘于耳朵是身体的第二双眼睛。

宣布你是第七的那会,蔡徐坤答,我抱了你一下。

宣布我拿到一位的那会,蔡徐坤又答,我拉了你的手。

“你可能不知道你有这样的魔力吧。就跟清晨的第一缕温暖一样,又或者像玉的镇纸石;有你就心安,有你在那里,就觉得有乌云也不怕。”

“你是最美的霞光,你把我拨开了。”

今晚的蔡徐坤是勇敢的小狮子,像清楚答案的斯芬克斯,直接把所有最美妙的情话都说完了;他也觉得不够,他也还想说,可喜欢和爱是多羞涩…

你也知道我没追过什么人。

王子异摇摇头,记得咱们一块录过的新番吗。就你画我,我画你。

你还跟我生气,说到蔡徐坤的王子异总是会更加温柔,说我把你画的太丑啦。

我的画功是还得练练;但我觉得,没有一支笔能画出我想要的那种金色;你很好看,你很善良,你很优秀。你总说我是太阳… 但你才是光芒。

王子异一点也不怂,说罢又伸头去把那支可爱多啃了一口。

你把我最爱的果粒吃掉了,蔡徐坤左顾右盼地掩饰自己的害羞与噗通通地心跳。他的手掌轻轻地拍了王子异后脑勺一下,根本舍不得重手一点点。

“你太讨厌了。”

说着不由心的话,却是转身过去,搂住男人脖子吻上他。

王子异的嘴唇很柔软,还有着奶油的香气;蔡徐坤才亲了他一会就被反客为主,明明他作狮子,可在此刻,眼前的王子异才是野兽。他的舌尖感受到王子异两颗尖尖的虎牙,不像他画的那般锋利,是很可爱的;而王子异也在尽肆掠夺着他口中的空气,之前尝过橙色蓝色粉色的蜜糖,他会感受到吗?

冰淇淋啪嗒啪嗒地全化了。圆圆三角的蛋筒上,还有蔡徐坤咬过浅浅的齿痕。

你,被亲过脸红到不行的蔡徐坤整个躲进小毯子里,连手指都又变红了,怎么没包起来扔掉…

王子异一如既往地耿直,就只有这一个了坤坤…

我怕你还想吃。

蔡徐坤又羞又气,咬牙切齿间却莫名生出甜蜜:

“你太讨厌啦。”

 

 

迷迷糊糊地,蔡徐坤不知道自己靠着王子异睡了多久。

他肯定抢王子异被子了吧,看男人手臂被冻的小疙瘩他就清楚;可王子异还是把大半的绒毯都用来给他裹着,明明又困顿又累,还会跟他说,我一点都不冷啊。

蔡徐坤扶着王子异的腿往下坐了一级,把整个自己牢牢地嵌进王子异的怀中。

再睁眼的那刻,他即又见日出;日头浮上,将朝霞映成橘色,再变成完全的金黄;楼道里已经有练习生开始尖叫,他们拥抱着欢呼,迎接新的即将降临的未来。

“你会永远记得这里吗?”

“会啊。我会一直记着的。”

王子异眨眨眼,把脸埋在蔡徐坤发间;再抬起来时,他摘下自己的一枚戒指套上蔡徐坤的无名指。

蔡徐坤。

嗯?

以后的日子,也请多关照啦。

 

 

 

 

满脸被贴白条的钱正昊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或者说能不能回寝室。

以及,他真的很想去拿行李。

小朋友痛定思痛,和范丞丞Justin他们一起,拿着一大整篮的橙子分发给陆续离开的练习生。大家满带着不舍,人手一只黄澄澄。王子异拉着蔡徐坤自楼梯拐角走来,钱正昊蹦蹦跳跳地跃过去,也给了他们一人一个。

日光倾城,过去已成为一场不曾磨灭的梦想;

并肩同行,未来将承做一顶永无停歇的希望。

 

“你会永远记得这里吗?”

“会啊。我会一直记着的。”

 

 

 

END

 

PS:香水来源:欧珑:赤霞橘光。结尾梦想/未来原句源自作家霍桑。

    


评论(32)
热度(598)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