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毕侃】线

※ 校园AU / 一发完

※ 给 @凹桜 老师的HE故事



 

01

 

李希侃扛着纯净水桶往楼上跑的时候,恰好望见窗外天空的风将云流吹成一排直线。

少年揉了揉眼,不由地看呆了;他的手腕很细,又拽一只载了满满水的桶,似是忘记了自己还在爬楼梯,整个身体霎然间向后倾倒。而就在李希侃在惯性的后仰中思考究竟该是请一或二月的假,背脊却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托住了。

“小心点啊。”

那个人的普通话很标准,不像是他们会带有温婉腔调的南方人。

他的声音冷淡又好听,李希侃再转头回去,即看见一位穿着标准高中制服、剑眉星目的高个子。此刻他正颇有不耐烦地挑眉,眼眸凌厉间望向托在小臂的少年,还不起来么?

哦哦好的。

李希侃连道谢都忘了说,连忙用劲儿扯住那桶纯净水就跑。他一边跑一边喘气,浓密的睫毛急切地眨着,仿佛花丛中受惊而纷飞的蝴蝶。他也总是做错事情,李希侃有些懊恼地想着,在上课铃响起的前一秒,翻了翻被水渍沾湿的裤脚,杵在教室门前喊了声“报告”。

他可太害怕了,怎么地就被个那样凶神恶煞的人逮住?

直到第二遍确认的上课打铃响起,李希侃仍旧心有余悸,仿佛一闭眼就会被那大个子鹰隼般的眼盯住似的。后座的罗正好像发现他的小九九,圆珠笔的笔帽玩一般戳他后背,你见鬼了吗?

李希侃马上变作被踩住尾巴的小狐狸,哪…哪有!

地理师太闻音,指节长的粉笔头随批驳而至,请你安静!

李希侃乖乖地喏了,还在好友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咬着嘴唇翻眼,都怪罗正。

他在把桌旁的笔记簿摊开,拧开钢笔预备记录,可脑中的思路却仍止不住地随着方前的一线云流飘走;又或许他思绪的分散,不仅仅因为云流。

 

李希侃第一次听见毕雯珺这个名字,都以为他是女孩子。

两周后被班主任告知将有新生转入,整个班级宛如热水沸腾。高三封闭的校园生活,寂寞又坚苦,而对这所南方小城的普通高中而言,三年班级架构未见大变动,每一脉新鲜血液的加入,也会给他们平静的生活掀起波澜。

男生们期冀着是位窈窕淑女,如同女生们期待他会是优雅绅士。

可李希侃对这不感兴趣,他也认为他不用对这感兴趣;十八岁的,头发发黄且茸茸像小锅盖的李希侃,未明显变声的奶音,脸庞圆圆小小的稚嫩模样,微笑时突起的尖下颌会让人想到某种弯弯眼的小动物;而他的音乐老师也实践,在高一的音乐剧《小王子》中扮作等爱的狐狸,自后也被同学言传身教地传播开了。

李希侃不觉得自己可爱,他觉得自己超聪明——

尽管很多的,更多的情景,他还是在闯一些大大小小的祸。但李希侃会安慰自己,总有一天能变聪明的。

而毕雯珺走进教室的时候,李希侃却在很不聪明地睡懒觉。

日曜高升,阳光掩着窗棂投射在毕雯珺的侧颜,显得他比平日更加英俊。

班里的女生们已经开始激动地议论,他应该有一米八五吗;他好挺拔啊,就像一位真正的王子。罗正那波男生更不忿,他推一把李希侃,却发现李希侃睡地很熟几近连头都未抬。

狐狸啊狐狸,罗正哀叹道,我想我们是没有早恋的机会了!

班主任板刷敲黑板噤声,而后指指李希侃右后的座位,毕雯珺坐那里吧。全班二十四名女生,二十四朵玫瑰花败兴而归,王子与罗正比邻…

这真是一件会令人感到遗憾的事情。

李希侃是个慵懒的小笨蛋,他一直睡,待到晨间自修课进行到一节半才醒来。少年揉揉眼,不自然地搓了两根睫毛下来;他又伸手去摸眼镜盒,再从中掏出一副金丝边眼镜架在鼻梁上。而李希侃的眼镜很特别,镜腿处搭着红绳的挂链,一直蜿蜒到后颈,在白皙的颈子还搭下两枚玛瑙的圆珠。

李希侃的学生时代总弄丢眼镜,也不怪妈妈这样作弄他的小迷糊。

诶,他刚写一道题没完,突然感觉脖子后面被戳住。

李希侃转身,即见到毕雯珺用一种很奇怪的,没之前那样凶的眼神看着他的小珠:

你戴项链的啊?

不是,少年一下子脸窘地通红,那个是我眼镜的挂链啦。

李希侃的声音稚嫩,话语又爱慢慢地带着语尾,萌萌软软的模样让毕雯珺不由地噗嗤笑出声。

我是毕雯珺,毕雯珺朝他伸出手,第二次见面了。他的手指很好看,又修又长,仿佛不知有什么魔力似的,李希侃竟也把手递过去了。

小狐狸弯弯地眼笑眯眯,我是李希侃。

故事的开端,无论有无那亩金色的麦田,万物初弥的季节,总是美好的。

 

 

 

 

02

 

繁忙的课程紧着满着,似乎因为毕雯珺的到来,也给这平淡徒增了不少滋味。

只是让三年A班未有想到的是,这位“王子”的受欢迎程度,竟比他们预计中还要火爆更多。每天下课的时候,都有别班女生结伴堵在开放的后门看毕雯珺;更有甚者,会把情书径直叠了纸飞机扔进来,再敲在罗正身上被逮住毫不犹豫地扔进垃圾桶。

他真的是很帅的一株小草吧,李希侃吸完了别班朋友讨好他的第三板钙奶,再把收下的情书一封封排好塞进毕雯珺的桌洞里。

那个人看不看他不知道,也依旧不想管;当时不懂恋愁单纯无知的李希侃,会觉得爱是多么烦恼的事情。

李希侃也依旧没能和毕雯珺处多熟;毕雯珺闲暇的时候,总会找同班更合契的黄明昊一起玩,打篮球啊运动啊闲聊什么的。

多数毕雯珺不在位置,才能由着李希侃为可怜的女孩子们提供帮助。

而李希侃时常塞着塞着情书就想,毕雯珺多冷淡,要是他的话,一定不会喜欢毕雯珺的吧。

 

而晓得毕雯珺很会玩悠悠球,则是一节普通的体育课后。

重感冒的李希侃头脑蒙蒙,根本没法跟罗正他们一块运动,就选了某处荫凉地坐下休息。怎知不一会毕雯珺也来,还扔只包叫李希侃看着,随后一阵风样迅速没了踪迹。

李希侃本来就晕,还得拾包过来,下颌顶着包端脸颊气鼓鼓,毕雯珺果真比他想的还讨厌…

却没料到十分钟后,会见着毕雯珺拿着个红色的保温杯过来。看你好像生病,毕雯珺脸颊并未多见关切,却把杯子拧开递过来,喏,我回班级接了热水。

李希侃心超大,李希侃没拒绝,拿过保温杯咕嘟嘟小牛一般喝完,谢谢啦。

“你就不爱运动才总感冒。”

毕雯珺忽地没头没脑冒了句,会玩悠悠球吗?

不会,李希侃很诚实地看他,可能因为感冒连带着卧蚕一圈变红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我… 我运动神经感觉没那么发达诶,好多我都不会。诶也不对,我会玩游戏王 …

毕雯珺没接他话,却是把他膝盖上那只包拿过,再从侧边的兜里掏出一只悠悠球。

“我玩给你看。”

那是一只透明的,内有红色轴承的悠悠球;缠绕的丝线也是红色的,一端卡在毕雯珺的食指上,似是某种情缘间奇妙的脉络。他投它下去,再看它吱悠悠地升起来;在毕雯珺手中的悠悠球仿佛有生命,弹起跳跃,画圆画角,完成的都是十分满分的十分。

哇,李希侃困意突解,眼都看直了,你太厉害了吧!

嗯,毕雯珺一点都不谦虚,嗖地一声把悠悠球收回掌心,我在老家那边拿过奖。

厉害厉害,李希侃都不顾感冒,连忙颤颤巍巍地扶着树站起来,教教我吧师父!

毕雯珺手腕一抖,瞧着李希侃摇头晃脑的模样,等等你叫我什么?

师父啊,李希侃带着鼻音的南方口音更重了,教教我嘛。

“他们老叫我小狐狸,说我好萌什么的…”

“明明我这么帅的!我想称霸校园哦!”

毕雯珺不知李希侃是晕了脑袋还是烧糊涂,但他见着少年白生生傻乎乎的模样就觉得可爱。不由自主地,他走上前扶住李希侃的胳膊,那我试试吧。

他的臂弯环住李希侃的手臂,手掌抓着那人的手背,轻轻地将球抛下去。明明是红线一根下坠,李希侃却仿佛望见了初识时天边的云流;少年不知是不是感冒到耳鸣,只知他的世界在那一刻静止,耳膜空余悠悠球卷线好听的轴承声。

拿着啊,李希侃迷糊了好一会才听见毕雯珺叫他,你再不扯线球就要掉了。

诶诶,好!

李希侃又作小笨蛋,仍没赶上好时机来得及,悠悠球没能被拽起,噗通砸入草丛中。我帮你找嘛,可怜的小狐狸立马又蹲下,双手摸了半天才摸着踪迹,我说你不用担心我能找到啦…

… 李希侃你真的笨。

毕雯珺装作置气,憋了会却又笑出声:我看我不能收你这个徒弟,太笨了!

笨笨笨,李希侃也不跟他生气,乐地小虎牙都露出来,但师父不能不教我!

暖温草绿,那天的风中都带有甜甜的花香味。

 

课毕后罗正问黄明昊,怎么今天老毕没来打篮球呢?

黄明昊摇摇头,然后眺着走远处某个人发金灿淡的圆脑袋遥望。

“可能因为我告诉他李希侃感冒了吧。”

 

 

 

 

03

 

毕雯珺总说李希侃不努力。

不努力学习啊,脑袋迟钝啊,看起来很笨啊——

每当李希侃快要生气,他又会扳着李希侃的肩膀揉了又揉,好吧好吧小狐狸你最聪明。毕雯珺成绩优异,还会抓李希侃讲题,次数频繁到罗正屡屡回来无位可坐,好吧,他的好友吐槽他,你俩同桌可行?

而同学们也逐渐发现,毕雯珺找黄明昊的频率愈加变少;而更多的时候女生们再递的情书,也往往只有李希侃才送的进去。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而天真如李希侃,狡猾如毕雯珺,他们都不觉得有问题。

其实你不必费心帮狐狸补习,罗正在某次李希侃不在的课间劝过毕雯珺,狐狸家世很不错的,想去哪都能去了…

不行,毕雯珺一本正经,该学的还是得教!

罗正讶异极了,你这也太有奉献精神了吧老毕?

可毕雯珺是没有说大话的。但凡李希侃再在晨间的自修课睡着,一律会被他敲醒;不会的题毕雯珺一遍一遍地教他做,甚至直到少年闭着眼都能将题目解出来为止;李希侃的手机都被毕雯珺没收了,和着他帮女同学塞的情书一块,躲在毕雯珺黑洞洞的书桌里。

老毕,李希侃好不容易答完那人出给他的整整一面习题,我能不能玩个俄罗斯方块啊?

毕雯珺又翻一页参考书根本不理会他,你根本不要想。

那那那老毕,李希侃把椅子凑过去撞他一下,那你休息一下,看封情书也好嘛…

我都没看过,毕雯珺的面上难得地闪过一丝红晕,你这个月得塞了有二十封吧?

“… 我一封都没有看过。”

话音刚落,李希侃心中莫名地闪过一抹甜意;而很突然的,他居然会觉得有点庆幸。

诶,毕雯珺知道李希侃一紧张就会带很多的语气词,你看不看关我什么事啊!

但毕雯珺也根本不会承认,很多次,甚至更多更多次他这样逗弄又羞又窘的李希侃,都是他故意的。

 

罗正说过,一对完美恋人的诞生必定伴随着一场暴雨,因为水滴里有爱情。

从前的李希侃总觉得他在开玩笑,直到这种方法被自己和毕雯珺切身实地的体会了一次。

那是毕雯珺去相邻校区取快递,临走之前又为李希侃出的题。李希侃知道他不做完那人根本不能安心走,干脆答应到好啦你帮我带份什锦炒饭,然后咱们寝室见吧。

有一道题有些难,李希侃解了好久好久;明明毕雯珺走的时候还是很温柔的小雨,待他完成全部作业后,却是瓢泼成豆般落下了。另边厢毕雯珺未找到李希侃,再找和他同寝室的罗正问;那么大的雨,毕雯珺想都没想,拿外套包了炒饭,顺手拽了把伞就跑去了。

哎,罗正想叫他他没听到,你那衣服会有味…

又或者,毕雯珺根本听不到的。

他们那所南方小城的校园并不大,很快的,毕雯珺即在教学楼的后门找到了踟蹰不前的李希侃。明明已经很冷,少年手臂都佝偻着,却仍像望见金黄麦田的小狐狸般对他笑地眼弯弯,老毕你来啦。

他还是这样傻,毕雯珺拿他没办法,赶忙把仍冒热气的炒饭从衣服下拿出,再把带着葱花味道的外套挂在李希侃肩膀上,怎么雨下大了你都不走的吗?

那啥,李希侃小口小口吃东西的模样真的就像他豢养的小动物,我怕我走你又过来,我手机又在你那,还不如就等你呗。

诶老毕,李希侃嚼着嚼着虾仁就坐在石阶上,等我吃完咱们再走吧。

可今晚的李希侃好像话特别多似的,毕雯珺看他吃了好几只虾仁都堵不住他的嘴,老毕你转来这么久,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呀?

我给你送过好多情书,你没一个动心的吗…

“我喜欢笑起来很甜的女孩子。”

毕雯珺回答他,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好听。

“我喜欢笑起来像小狐狸一样的女孩子。”

那你,那你,李希侃又扒了两口饭,感觉喉咙被什么噎住似的,你喜不喜欢睫毛长但是眼睛小的女孩…

“我喜欢李希侃。”

因为喜欢李希侃,毕雯珺的话语像最动听的广播剧,所以看不到别的女孩子。

毕雯珺不冷淡,毕雯珺超级会撩,他的一碗饭还没有吃完,米粒还挂在脸上,嘴唇就被毕雯珺吻住了;是一个带有什锦炒饭味道的,有点咸,也有点鲜美的吻。

毕雯珺还把悠悠球的红线扯出来绑住他的指头,我们就这样不要分开吧。

如果毕雯珺没有跟他开玩笑。如果毕雯珺没有骗他。如果毕雯珺亲他的这一下,给他的是能够延续一生承诺的话。

李希侃会想一辈子都深爱他。

 

 

 

 

04

 

在李希侃心中很重要的这个吻,之于李希侃眼底看到的毕雯珺,却觉得他是没那么看重的。

那天之后,有些东西变了,有些东西却也没变。

毕雯珺依旧会在课余闲暇去找黄明昊打球,在午间休憩和罗正调笑,在所有同学的面前,他们依然是独立的毕雯珺和李希侃;可在没有人的时候,毕雯珺又会偷偷地在桌下跟他牵手,小指绕着小指,再暗暗骂一句我的笨蛋小侃。

可李希侃不笨,李希侃是有些难受的。

天真如他,他不懂得为什么毕雯珺不愿向他人表露他们的感情。爱情是根本不能,李希侃明白的;可即便友谊上的毕雯珺,在很多人看来,他甚至于他是不如黄明昊罗正亲近的普通同学。

李希侃越来越想不通,越想也愈加的无法接受。

但对着那么英俊好看的毕雯珺,小王子一样的毕雯珺,他也只能如狐狸一般地把头伸过去给他爱抚摸摸,再说句驯养我吧,即便他明白小王子的心中所爱根本不是他。

李希侃也是一只根本就不聪明的小狐狸啊,他既问不出口,也接受不下。

 

那场变故发生在四月初。

距离李希侃的生日,也是仅有一周的长短。

李希侃照往常一般地提着盒饭去毕雯珺寝室找他,见着黄明昊在即准备抬手敲门;可他忽地就听黄明昊问毕雯珺,小狐狸傻乎乎的,你总爱跟他一起玩哇?

毕雯珺背对着他,用他想象不到的笑着回答:哪有,我对所有人还不都一样啊。

李希侃的手心开始渐渐发冷,因为毕雯珺对他来说并不等于所有人。毕雯珺是唯一的,毕雯珺是独一无二的,毕雯珺会用咸咸的嘴唇亲吻他,再夸赞他很聪明,说他一点都不笨…

可能一开始他和毕雯珺就不对等吧?

毕雯珺多么优秀,他英俊,他个子高,他能把最普通的校服穿的那样英气洋溢;他性格好,他会运动,能够班里的男孩子打成一片,再让女孩子们都喜欢他。

但这样的毕雯珺跟李希侃有什么关系呢?

这样的毕雯珺,从来都是不属于李希侃的。

多可惜啊,毕雯珺还说要在他生日当天给他唱歌的。毕雯珺声音那么好听,想来唱歌的样子一定很迷人吧。

他不等了,李希侃走在楼道里捂住嘴,眼泪不住地往下流,他一句也不想听了。

有两只还未开封的炒饭饭盒,在拐角的垃圾桶被重重扔下,发出砰地声响。

它们如同少年敏感而跳跃的心脏,还未得到光明而完全地照耀即坠落崖底。

李希侃真的很笨,他没有听见黄明昊后来问毕雯珺的话。

黄明昊说胡扯,你有梦想吗?

考大学,毕雯珺回答的很坚定,然后给小侃未来。

… 恕我直言你们可能没有未来啊老毕。

不会的,毕雯珺信心满满,那只是你的看法。

只是即便聪明如毕雯珺,也料不到一切都已提前加速的崩塌。

 

李希侃再也不理毕雯珺,即便毕雯珺主动示好他也很冷淡;他也不和罗正换位置坐在毕雯珺旁边,也再不做题,在离高考还有两个月不到的早自修,又开始一如往常的懈怠休寐。

毕雯珺无奈,给他发短信传纸条他也不理;终于在又一次午后下课他拦住李希侃:

如果之前我有哪里你觉得我做的不对,就明说好吗?

李希侃的眉间闪过一丝悸动,可每每想起毕雯珺的话就像活生生的刀片直往心里插。没有啊,李希侃扬起再敷衍不过的笑容,我就觉得累罢了。

你知道我家条件蛮好,李希侃自顾自地推开他说着,我根本就不用多努力不是吗。

李希侃,毕雯珺生气了,手臂上的背包垂下,你跟我说真话!

却是直接被李希侃怒急地推开,你烦不烦啊…

毕雯珺没有料到,身形一个趔趄,背包侧面的悠悠球滚出一半,红线勾在尖锐的桌角,随着他身体后倾的拉拽啪地扯断;透明的外壳因惯性被扯出直接坠落地面,摔出刺眼而明显的裂痕。

李希侃摔倒的那次,后面有毕雯珺托住他;可反轮过来,却没有人再托住毕雯珺了。

小狐狸呆住,良久才犹豫着想伸手抚慰:

我 … 我可以赔你的 …

他仍叫不出毕雯珺的名字,他依然心里有嫌隙。

“不用,打扰了。”

毕雯珺比他预料中更冷静,蹲地捡起悠悠球,再把断掉的线盘好进去,如同他们从未相识相知过一般,陌生且无言地离开了。

“你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 …”

李希侃抱着膝盖坐下来。他想到他去找毕雯珺的那一天,是他不知道烫了自己几根手指头,才在家亲手为那人做的什锦炒饭;诶你一口都没吃你知道吗,李希侃又不自觉地加语气词了,我做饭超好吃的。

小狐狸曾对小王子说过,驯养我吧,你看我拥有和麦田一样好看的颜色啊。

可这一天的小狐狸也明白,无论有没有麦田,小王子都再也不会留下。

 

 

 

 

05

 

高考如期地进行,即如结果毫无彰显地放榜。

作为外省考生,毕雯珺在成绩出来前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连黄明昊也不知道他去哪;李希侃往他从前的卡里打了三千块作为补偿,却也在几天后被原封不动地退回来——

毕雯珺开始真正地从他的生活中消失,如同从未出现过。

放榜的那天,李希侃站在黄榜第一张下面,丝毫不管罗正嚷嚷你根本不在一本线看什么;他捂着眼睛,口中喃喃地念着毕雯珺,一个又一个谨慎而怯懦地寻找着。

万幸之至,毕雯珺考的很好,刚刚录到那所跟他说过的,他很喜欢的学校…

一所离他所在的城市很遥远很遥远的,会有寒冷冬天的北方学校。

而命运似乎又同李希侃开了玩笑。他家的生意渐有起色,逐渐的枝繁叶茂,姐姐被派驻韩国分公司打理,连带他一道带去留学。递交材料的时候罗正还跟他说,狐狸你长这么好看,搞不好能在韩国遇到星探当爱豆呢。

只是你和老毕确实挺可惜,罗正也说,他太倔!

万物总有交换,得到即必有所失。李希侃按下手机锁屏,没有再回复他。

后来李希侃买了很多只悠悠球,各色各式的都有,可他既不会抛球也不会放线,它们便一个接一个地坏了。他的运动水平有短板,亦像他们之间的萍水情缘有期限。

就连平日里很疼他的姐姐也念叨,李希侃你是十八岁不是八岁啊。

李希侃放下玩具,李希侃逐渐长大… 李希侃不会做,李希侃什么也不想玩。

毕雯珺那只悠悠球的红线断了,联结在他们之间的线也断了。

 

 

06

 

点我继续一通道


点我继续一备份

(内容一样随便戳一)


07

 

毕雯珺你知道吗,人的身体都会变老。

我的心也是。

某个记忆深刻的夜晚,李希侃曾对毕雯珺这么说道。

他没有留在毕雯珺所在的城市,他按着预定日程返回韩国,只是他的右手腕上,多了一抹红色的手环。大三的开学期,李希侃早早地来到校门口。在接送留学生的位置,他望见熟悉的身影:

那个人个子很高,会穿黑色带棕边的外套;他的嘴唇很薄,他的眼眸如星子,他带着和李希侃一模一样的挂链眼镜,正在摆手朝李希侃呼号。

还好,毕雯珺表情愉悦地张开臂膀等着他抱,你的眼镜可是还在…

我的悠悠球线,他又开始腹黑的老神叨叨,有没有被你丢掉?

 

毕雯珺你知道吗,人的身体都会变老。

我的心也是。

“我这一次给你承诺。”

“我这一次给你承诺 … 李希侃。”

“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陪你一起变老。”

 

END

 

PS:所以怎么写了1W+的并不知道。

       那啥挂了请私信/私信/私信望周知。

评论(52)
热度(845)
  1. 文乃的幸福理论Tethys 转载了此文字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