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异坤】给我钱(上)

※ 娱乐圈AU /  顶级明星异 × 豪门金主坤

※ 当红明星为何缘由反套路逃离金主掌控

※ 一个关于爱钱和不爱钱的甜虐爱情故事

※ 本更有车



王子异失踪了。

是在公元2171年5月19日,是他拍过的巨制古装史诗电影《倾世》所担男主角杀青宴结束后的两个小时,距离他下一张完美音质EP发行的粉丝见面会间隔一整天,如同腾动机器壁膛被加热的水珠一般人间蒸发,所跟著的三个保镖徒劳无功,两个助理便寻各处杳无踪影。

“我不听你的解释,无论从任何角度各个方面。”

西城中心最明显地标“盛世娱乐”办公大楼内,顶层的总裁办公室里,蔡徐坤低沉眼眸目光冷峻地望着前来告罪的艺管部经理,喉音沉稳又苛狠;必须找到王子异,蔡徐坤指节一下下叩向桌面发出有节奏地清脆声响,无疑像一枚枚无形的利器刺得那人芒刺在背,不管用什么方法,不管用任何方式!

“但 … 但是蔡总,坊间有传言不晓得方不方便和您再提 …”

已经有不知名的边角料小报包曝出,想必蔓延到知名周刊也不需时间多久,艺管部经理面露难色,他们提到的某些信息很具体,他们说 …

蔡徐坤眸色骤然一厉,他们说什么?

“他们说我司旗下顶梁艺人突然的失踪并非是对手或他人所致,是 … 是王子异自己逃跑的 …”

隔壁司凌言也在事出几小时之内发布解释声明,艺管部经理从手中的文件簿中拿出一张打印出的文稿纸递给蔡徐坤;凌言影业的CEO周慕亲自签署了落笔,并且发声明说此次艺人失踪事件与凌言绝无关系,凌言影业一向秉持行业相关道德规范稳步做事,堂堂正正清清白白 …

堂堂正正清清白白?周慕是在跟全行业每一家报刊网络媒体开国际玩笑么?

你现在去跟子异工作室的人协商明天的见面会延期,蔡徐坤咬唇继而抬眼看向艺管部经理安排道,再跟公关部要求多打点些人脉,不要因此影响《倾世》的上线投资和后期制作,稳住各大视频网站和投资人,一定要力保我们仍在一番的位置,这点我们绝对不能让步。

倒不会太难办,艺管部经理点点头附和,只是与此相关的支出费用,希望您能在王子异回来后从其佣金里悉数扣除。蔡总,艺管部经理面色微变,此次全公司都在等着您的处理决定,您可断然不能再有丝毫吝惜心软,该斩草除根时必然决绝下手啊!

“不是还没有结果吗?那先等等有什么不行?”

“我知道你们一直以来都对子异有意见 ——”

蔡徐坤掀开杯盖,抿一口杯中的热水再狠绝地对目回去。如果最后结果真的如你所说始作俑者是他,蔡徐坤眉目间腾起的水雾让人看不清表情,那我会亲手封杀王子异,不劳你们费心!

蔡总您能晓得利弊当然再好不过,艺管部经理鞠躬下身向后微退两步,那不打扰您,我去做事了。

“… 好。”

空荡而再无旁人的总裁办公室里,昂贵而漆质精美的家俱陈设摆布着,伴随着青年轻淡的呼吸声寂静地仿佛掉下一根针都能被其所扰,靠桌望窗孑然而立的背影是那样的孤单又寂寞。与这些奢侈的外造所不相配的,身著顶级布料西装的娱乐帝国执掌人手中揣着一个非常普通的陶瓷杯,外表的釉质都被指腹长年累月的抚摸所蹭旧了颜色。

那是在他还没有成功,王子异还没有红火如现在时,亲手做过送给他的。

自他担任盛世娱乐掌舵者伊始,仅仅三年有余蔡徐坤即把盛世这座大船引领地有声有色,连晋攀升娱乐圈龙头位置,当然其中功劳也少不了他手下最当红艺人王子异的帮助。二十二岁的天才经理人蔡徐坤,连同他旗下最为当红的多栖明星王子异,宛如两枚相得益彰愈战愈勇的星辰,在当今竞争颇为激烈的娱乐圈中竟也能三分据地。

他们不仅是上下级,亦是最有默契的拍档,更是最能互贯通爱的情人,一如同一副身躯上的光与影。

只是蔡徐坤从来没想过王子异会在某一天真的离开他,或者说,主动离开自己 ——

 “你要多喝水,而且是多喝热水知不知道?”

“事已至此你哭有什么用 … 别伤心,我会一直帮你。”

你说谎,蔡徐坤仰头饮尽杯中渐渐变凉的水,你明明承诺过永远跟我在一起。

夕阳的橘光把青年浅淡的棕发染成金色,他转身按开办公桌立式话机的第九枚按键。应答声在忙音后响起,是蔡徐坤为保障制衡而设的私人助理,亦是他为了获得盛世娱乐内各自心怀鬼胎部门的绝对把柄。

Nine,蔡徐坤一如往常地要求,帮我接通艺管部的实时通话,对,我现在就要听。

好的蔡总,私人助理迅速接通了支线的隐匿同步录音,三秒后会按艺管部办公区真实情况实时转播给您。

“哟,这个时候才知道保自己的男宠啦?”

也不知这王子异给小蔡总下了什么迷药把他栓地死死的,艺管部经理言辞相当轻贱,不如当初代替他哥哥娶了隔壁司周慕的妹妹,既能证明自己取向不说,还能咱们省了不少事儿。

你也知道蔡徐坤是“小蔡总”,有不知名的职员也跟着附和,我看大蔡总一天没病好从医院出来,咱们公司就给这一对儿没皮没脸的鸳鸯折腾个没完 ——

只知道偏心和谈恋爱,咱们公司别的艺人怨言都忍一肚子了他知道么?

还鸳鸯呢,尖利的女声接二连三地添言道,我看他就是坤少寂寞养的小狼狗!玩玩就算的那种!

“咱们公司因为总裁跟艺人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被隔壁诟病多久了,他俩最近倒好越来越出格,连嫌都不避;小蔡总就怕给他心肝儿委屈,最好的影视资源,最好的写词作曲捧嘴边地喂给他 …”

怎知这小男宠到底还是面皮薄要脸,艺管部经理哈哈笑着拍起掌赞同,逮着个机会还是头也不回的跑掉啦!

报应啊,报应!

您还要听吗,私人助理Nine适逢其时地提醒蔡徐坤,就算您不听也可以的,这段已经由系统自动录下,您随时可以处分他们的。

别,蔡徐坤咬紧牙关阻止自己按下停止通话键。不必,他的眼睫慢慢闭上,食指的指节轻轻点在太阳穴一下下地敲:

“以后有账慢慢算 … 一群卑鄙的东西。”


距离当红演艺男明星消失的整整二十四个小时,也是本该原定的,王子异发售全新EP与粉丝会面的时刻;盛世娱乐租赁下偌大的举办场地空旷而黑暗着,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样的突然与无法预料。

在距离瓯城千里之外一座全封闭装修的私人高档酒店式住宅里,身着黑色浴袍的男人安静地将整个身体埋在被褥堆里,仿佛这外界发生的所有舆论纷争都与他毫无关系。王子异的有三部手机,一部工作用,一部生活用,一部是他的老板亦是情人蔡徐坤的专属,此刻都处于关机状态 ——

很明显的,王子异再也不想被任何人找到了。

从当红明星身份脱离的第一天开始,王子异会觉得自己有在渐渐变得轻松,却也并没有多开心。

轻松在他不用再去担心睁眼闭眼间即要去赶赴下一个行程,难过在他终于可以下定决心真正离开蔡徐坤。

一直以来,或者在说自王子异从默默无闻变作顶级明星以来,他都觉得他与蔡徐坤之前的横亘似乎越离越远。从在蔡徐坤的授意下他的经纪人为他接下一个又一个靠谱或者离谱的工作,又或者在难得闲暇时间他与蔡徐坤互相交换身体上的情意与温暖,王子异都不清楚他和这个人到底有没有真的相爱过。

以及王子异深知,他于蔡徐坤而言很可能只是一枚为之振兴家族事业的棋子,他就算真正走了也没有关系。盛世娱乐没有了一个王子异,还会再有下一个明日之星,还有有其余的七八九十;如今蔡徐坤拥有的东西太多太多,远远不止他自命不凡的王子异。

思绪蔓延至此,王子异更是烦上加烦,连觉都不想再睡,索性将床前矮几上的红酒瓶拿过再倒一杯饮下;而与此同时,他房间里只能由前台内部联系打入的座机电话嗡嗡地响起来。

甭问我是怎么找到你的,致电而来的是男人的好友音乐人林锐,我知道你俩最近都有问题,咋就闹成这样了?

“我不是来劝你的 … 但你怎么就非要离开蔡徐坤?”

你与其这样问我不如多留心点娱乐新闻,王子异言语间并不给林锐好脸色,或者你可以去问问蔡徐坤我在《倾世》里面的男主角是怎么来的,再问问我最新一张专辑的原本概念他改了多少。也对你并没有被蔡徐坤掌控过,王子异又说,我怎么能要求你理解我呢?

“我都知道,你们那点事儿谁不知道,他一手操办,他给你买的嘛。”

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名导巨制大片啊,林锐的口吻碎碎叨叨的,买就买又如何,能演就是有本事!

“我已经出道三年了林锐 …”

“不,也不算是,算上我前公司解散的团队BRAND,这应该是第四年了。”

我不清楚蔡徐坤是越来越觉得我没本事抑或别的,王子异渐渐冷静下来的语调里带着颇多无奈,他却还用几年前我们为公司打拼的那种方式运作,我的各种资源不是靠买就是从别人手中夺 …

“我只想做个问心无愧相对自由的人而已,有这么困难吗?”

哟呵还给你喘上了,林锐听罢毫不客气地回怼他道,你当这是什么年代肉饼还能主动往你嘴里送?你老板还不争不抢礼让三分?那就没了!

但我最初遇见的他不是这样,毫无疑问地王子异再度陷入了对蔡徐坤的旧日印象里,那个能让我付出一切的蔡徐坤也不是这样的。那时的他很单纯也很可爱,甚至还有点脆弱 ——

但他现在不仅不脆弱也不需要你的保护,林锐冷静地劝慰好友,而且他现在不单单是蔡徐坤,还是盛世娱乐的小蔡总;你俩现在立场不同,林锐又说,你总得站在他的角度替他也想一想啊。

“真正令我介意的不完全是这些事 …”

“如果我真的很介意,就不会同意再让他帮我去接了。”

在《倾世》拍摄结束后,王子异又打开手机将那封匿名邮件从头至尾看了一遍,我收到了一个匿名包裹,不仅料很多,而且证据也很足。你知道“BRAND”组合吗,男人紧皱着眉目低下头,就是我加入的第一个偶像团体。

我当然知道,林锐在对面叹口气,也是运气不好公司破产,那组合坚持半年不到就解散了,出道即巅峰呗。话说你当年的那些队友现在都在做什么?

“那封打包附件里用很详尽的资料表明,尽管当初的我前公司的破产后的接手方并不是盛世娱乐,但是挖我过来是蔡家的授意。”

“也就是他们看中了我,但是为了能更容易地也是更低成本的挖角,盛世娱乐使计设下圈套给‘BRAND’跳,直接把我前公司弄垮 …”

想我来没关系,王子异眼眸沉重眼眶沾染微红,但为什么不能放过我曾经的雇主和队友?有必要一开始的做法就要那么决绝残忍啊?还骗我说他没经验,让我同情他再倾其一切地帮助他?

“BRAND”的产权转移书上就签着蔡徐坤的名字啊,他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明明已经得到好处却还不满足,男人紧握的拳头在很明显地颤抖着,为什么还步步紧逼,利用合约的漏洞让他们背上巨额负债?

“我的队友和你我一样也是热爱音乐和表演的人 … 却强迫着他们有家不能回,有好生活不能过,只能隐姓埋名在一个又一个城市间辗转着做苦力 …”

而我,王子异的嘴唇都因激动的情绪几近被咬破,只有我一个人在这几年里越来越当红,得到了这么多不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但你也可以换个思路想想,林锐沉默一阵后说,或许蔡徐坤也有他自身的苦衷呢?不好跟你说的那种?

“最难最苦的日子都是我陪他走过来的 … 有什么苦衷他不能跟我讲?”

若这世界还有能跟躺在医院的蔡徐乾一样了解他的人,王子异又狠狠咽下一口酒,那个人一定是我。

“可能我对他来说只是打发无聊时间的玩物,或者在蔡徐坤最难的那段,他就需要人陪着 …”

我不离开能怎么办,王子异把玻璃酒杯狠狠地掷到地上摔碎了,只要我继续留在他身边一天,所有后果都会变的根本无法预计。

“我不仅是他的搭档 …我还是害了我之前所有队友的帮凶。”

王子异很清楚,倘若他继续留在蔡徐坤身边,他是做不到狠下心来彻底与那人将事实摊开来一刀两断,亦也只能在蔡徐坤的央求下按他所说的去做,他是真的深爱着他的:

他曾为他违抗整个娱乐世界,也曾为他推翻过无数阻碍他前进的规则。

他只爱他,从不管他的身份是小蔡总,或者是曾经与他相知相恋的蔡徐坤。



在所谓的“底线”被突破前,在隐藏的“内情”尚不是秘密前,王子异一直都觉得他与蔡徐坤的相遇,是上天给予的一场极为完美的救赎且恩赐;王子异没有跟蔡徐坤提过,可这也并不代表他忘记了。

三年前,因为王子异的前度雇主遭人设计构陷,经纪公司在一夕之间悉数破产,更使得他所在的第一个偶像团体“BRAND”被牵连以至灭顶之灾。五名团员既是朋友又亲如兄弟,并不忍心见着先前对他们优渥以待的雇主遭受此祸,便想尽各种办法探路各方以求解救。

王子异之前沾过烟酒么?显然是没有的 ——

但或许就在那样一个充满卑微与耻辱的夜晚,他觉得他自己可能要喝光这世界上所有的酒。

他嘴角边的红酒液还未拂去,头晕脑胀间即见着投资商又遣人倒下新的一杯威士忌。你喝不喝的光啊,那人举着小半杯剩余的果酒就泼在王子异身上,就连这点酒都不乐意喝,还想我去救你公司?

“做什么春秋大梦!”

我喝,王子异紧攥着拳头努力挺身再把新的那杯威士忌拿起,我喝完就是,但求你,求你帮我 …

“求你帮帮BRAND … 再喝多少瓶都没有关系 …”

但我可不乐意见着你了,投资商燃一支雪茄悠悠然抽起来,再拿起一个喝完的空杯掷在王子异脚边砸碎,跟牛皮糖一样又黏又烦!

“王子异啊王子异,你不过就是个不入流的小明星而已,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能跟我谈条件?”

他话音刚落的时候,王子异还在努力喝着那杯威士忌。他的大脑混沌一片,他的胃里翻江倒海,他空有一片为知己为友付出的真心,却在这样一个黑暗而不见星辰的夜晚被捣地稀烂。本来失去梦想他尚且拥有自己,王子异咬紧嘴唇未发一言,而这一刻,他可能连仅剩的尊严都没有了。

“李总,有点过分了吧?” 

一位身着整套白西装的文雅青年推门而入,清秀的面孔上眉目略带愠怒;您的雅兴正当好,青年瞥眼之间再补一句,可十足吵到了隔壁的我呢。

哎哟蔡总,投资商在看清来者何人后迅速换上一副谄媚面孔,连忙躬着身走到青年面前道歉,您可别介意我啊蔡总,今后李某还得多仰仗您帮忙呢!

“是他!就是之前BRAND的王子异!都是他没有素质吵吵闹闹的!”

人您尽管带走处置,投资商点头哈腰着颠倒黑白,想怎么整他怎么整他,我完全都不认识;而且蔡总您看看,投资商再度瞥向王子异的眼里蛮是鄙夷,就这种既没身份又没钱还不识抬举的人,怎么可能是我们的朋友!

那好说,白西装青年抿唇淡淡一笑,既然您理由都给的这么充分,那人我就带走了。

把他架起来,青年冷淡地命令着身后的保镖去“请”王子异,俊美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明显的表情,直接给我扔出去。

凌晨十二点零三分,王子异并没有如他眩晕中所料所想一般地躺在城市绿化带上,而是被人搬到了某个安静的房间里,不再有浓重的酒气,不再有喧闹的乐声,而是扑面而来清淡的茶香。到底今晚他是被灌了太多酒,王子异都没法完全地睁开眼睛,看不清那人的具体面容,却只记得坐在自己身边那人卷曲的浅棕色头发,以及玫瑰色脸颊左边一颗圆圆的、不太明显的痣。

“醒了么?”

王子异听见那人叫他,声音浅浅淡淡也很好听。醒了就好,青年起身拍拍衣角,那没事我先走。

“你等等 … 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不说名字也可以,王子异用力撑起疲软的身躯再唤他,只是我不想多承受你无谓的好意。

如果你愿意留下名字,王子异又说,我会找机会再报答你。

“报答嘛 …”

有空的话来盛世娱乐找我,白西装的青年仍旧是清浅一笑,全名倒是不用给了,知道我姓蔡就行。

就留下这样一句没头没尾的话,青年果真如自己之前所说一般迅速掩门消失了,速度之快仿佛他压根没有到这间房来过。他消失地就像一阵风,却吹散了王子异心中的迷惘,亦能够让王子异再度相信,这个世界上的确是还有善良存在的。

但王子异也并未看见,也是在那人出门后一瞬间的拐弯处,白西装青年面上和煦温暖的表情陡然变得阴沉狠戾。他自西装口袋中掏出一枚手帕慢慢地将左脸颊上涂抹的假痣擦掉,再拨通了某个不知名的电话,临到酒场出门前的那一刹那,便将手中执着的手帕毫不留情地掷入垃圾桶。

“对,我是蔡徐乾,计划可以如约进行了 …”

呵呵,别假慈悲,白西装青年轻蔑又惋惜地讽笑出声,你到现在还关心徐坤啊?

“我给我的傻弟弟留了一份礼物 …”

“不管他想不想要,这都肯定是他喜欢的。”


王子异很诚信,亦很知恩图报,在他的前度公司彻底宣告破产两个月后正式在下一季度的行业资源分流会上将自己的经纪约迁至盛世娱乐旗下。业内都笑王子异傻,他曾经的朋友也都不看好他:

盛世娱乐本来就是一艘岌岌可危的沉船,林锐也曾劝诫他过,你好不容易才脱离一艘破艇,怎么就求生欲那么弱呢?

但王子异却不这样想,当时天真的他只会单纯地设想,若是受了蔡家的帮助,这份恩情是一定要还的 ——

可当时的王子异也并不会明白,他的这个决定会在某个时刻将他推入万丈深渊,几近万劫不复;而当时的他却甘之如饴,也对未来和生活抱有过各种各样美好的想法。

王子异并未很快地就与他的所谓“恩人”见到面,他是在来到盛世娱乐两周后,才在某次艺员开会上见到蔡徐坤的。与他印象那晚里沉着冷静的斯文青年并不同,坐在主席位的他们的主理人太瘦了,纤瘦的骨骼甚至撑不起一套像样的西装;虽然极力装作冷静,可不停眨动的眼睛和揉紧的手指亦能从侧面表明蔡徐坤心里还是很紧张,就连艺员大会的安排致辞都是由特助代替的。

“你瞧,那就是新上任的小蔡总。”

到底外界都在传咱们公司要完蛋,王子异座位旁影视部的一个男演员扯扯他衣袖道,就小蔡总这畏畏缩缩扶不上墙的磕碜样儿,可比他哥哥蔡徐乾差太远了!

唔,王子异剑眉一挑,他还有个哥哥吗?

你是手机头条没被推送还是家里没有电视啊,那男演员非常难以置信,蔡徐乾车祸那事情都半个月了啊。

就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男演员叹口气又说,到底能不能好起来谁都不知道,我看这蔡家显然是要完了!

“你怎么就知道小蔡总没本事?搞不好他能行。”

王子异却不赞头他的观点摇摇头只是笑,就是缺少些经验罢了。

就你看他,跟块木头似的,男演员撇王子异一双白眼显然不服气,就现在,你看他在干什么?

王子异见劝说无用,只得循着人指的方向看过去,即望见蔡徐坤在特助转身的时候,偷偷从桌边扯了一张粉色的便签纸在叠什么玩物;他的脸庞依旧是淡淡的云霞,左脸颊隐约透着那枚圆圆的小痣,王子异不由地又探头看了一下,方才发现那人手中折出的是朵小小的玫瑰花。

可爱,王子异反倒自言自语开始称赞起来,他今年才多大?

公司里传言的说法是只有十九,男演员摆摆手指再耸耸肩,但好像是为了能够成功接任他哥的总裁位置又改大了一岁 …

“蔡家也到底是真没有人了,连这种小朋友都能推上来跟全公司过家家?”

喔,王子异一边不甚专心地应答着身边人,一边继续又把目光再一次地投向蔡徐坤。而这一次很不凑巧,他俩的目光撞了个正着,蔡徐坤的脸脩地就红了,神情也较之前更为慌乱,一不留神手中叠的纸玫瑰就被特助发现收走了,还被予以提醒般地被人用企划案本子重重地打了手背。

待到助理再度转过去,蔡徐坤还不忘旧仇恶狠狠地回瞪王子异一眼,都是你的错!

好好好,王子异用手中宣传发的行程A4纸挡住脸忍不住地笑,我的错我的错。

有啥好开心的啊,他身旁坐着的男演员疑惑极了,他完全看不懂王子异在做什么,这是走流程又不是年会抽奖!

没有啊,王子异甫才止住笑挺身起来回他道,就是突然心情好些了:

“我们老板 … 还真挺可爱的啊。”


点我继续

点我继续备份

AO3备份(点进按PROCEED)


送走林锐之后,王子异悻悻然地低落着情绪又在房间中整整待了一天多,连饭都没怎么吃过。

他总觉得或许是曾经的蔡徐坤太美好,或者说他根本不曾了解过真正的蔡徐坤,所以他才会永远陷在回忆中无法自拔,无法真正地离开他,永远被他柔软可人的笑容所蒙蔽,一次又一次地原谅他。

他是罂粟吗,即便已经收到如铁证般的构陷证明资料,王子异却还是不愿拿恶毒的词汇去类比蔡徐坤,他想说他口中的蔡徐坤永远都是他在台桌上看见的那个,畏畏缩缩手便签纸叠着纸玫瑰的心上人;他也不愿意让好事媒体总说年轻的蔡徐坤是他没有眼光的“金主”,即便在这座复杂的染缸中,没有人会相信他们是真正相爱的。

王子异叹了口气,手掌移到床头柜前想拿杯子再喝点水;与此同时,桌上的座机电话再度不安静地噪响起来。谁,王子异不耐烦地拿起听筒,林锐我都说我 ——

“是我,我是蔡徐坤 …”

熟悉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可以先不要挂掉,和我谈一谈么?

“我是坤坤 … 子异。”


Tbc


PS:说明一下哥哥和坤不是一个人也不是孪生,就只是同父异母长得像后面会提到;以及子异喜欢的从头到尾是坤就酱。

评论(16)
热度(606)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