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又平静如水

【异坤】当BOOGIE和KUN成为爸爸

※ 现实设定 / 时间线不同

※ 带孩子节目梗 / 温馨一发完

 

 

 

 

01

 

百分九男团接到了一档神奇的综艺。

奇异果电视台的“爸爸来这儿”,为期一个月的限时录制。

男孩们伙在一块,带着满满的准备和行李箱子,被节目组派来接洽的大巴车载着,欢乐而吵闹地向事先设置好的郊外录制地行进。一路莺歌燕舞,一路花香草绿,一路谈天说地。

哎就你们,小鬼坐在最后一排,问身边的陈立农要个苹果啃一口。

我说你们,上车后依旧反戴鸭舌帽扮酷不脱的小鬼指着靠在王子异身上的蔡徐坤说,你俩来办婚庆的吧?

蔡徐坤没理他,熬夜的杂志拍摄使得自己很疲惫,整个眼皮都耷拉着睁不开,好歹才跟工作人员商量好快到地点才化妆呢。青年不多说话,转个身把脸埋进王子异卫衣连兜的位置继续睡。

这边厢王子异把薄绒的小毯子又往上拉了拉,没隔多久身上那座乳白色的小山峰即响起了轻微的呼噜声。

你还得学学我。

坐在中档位置的范丞丞,脖子上被俩亲友套的便携枕不说话。

你看自打和Justin统一战线联盟之后,范丞丞捋一把头发,我都十足见怪不怪地佛系了。

他俩住一起。

他俩吃饭一起。

他俩逛街一起,健身房跑步一起,贴面膜一起,就连杂志拍摄衣帽间换个衫都是隔壁。

卧槽,小鬼惊呆了,你哪来的这么多料我咋不知道!

我告诉他的啊,Justin嘎嘣地把口中的糖块咬碎,怪就怪你自己不问呐。

“可咱们这次参加的是亲子节目不是吗?”

要不咋讲你土,Justin眼神悠悠地回怼一句王琳凯,有他俩在的地方啊。

有他俩在的地方,就算贝尔当制片人都能拍成“相爱结婚吧”。

 

在距离拍摄地还有约四十分行程的时候,蔡徐坤醒了。

而更多的原因,则是助理A提前打点了王子异,告诉他们得拿湿巾清洁面部再化妆。王子异从行程助理B手中拿过一张自己还没有用,明明头发还在被别人打理,拇指却给蔡徐坤的眼眶按上。

我必须得警告你,范丞丞开始往上按衬衫的扣子,不许给王子异弄三七分啊!

绝对!不行!

为什么哇,尤长靖小小只地从前面的座位转回一句,我觉得子异那样很帅诶。

化妆师非常有性格,化妆师枉顾不记,发梳发胶盘弄两下即将王子异梳成曾经弄过两三次的斜背。鬓角一抹,发间暗纹,抬眼间剑眉星目,英气逼人。

蔡徐坤却是还未完全清晰,只是闭着眼乖乖地让另一位画,柔柔的眼皮随着车摆弄抹的红一块儿棕一块儿的。

子异啊,他的声音很低很轻,像是带有习惯性地,能不能帮我把唇膏拿一下?

王子异都不用蔡徐坤提醒,很快从背包侧袋里面拿出一支草莓味的拔开盖递他,拿好了啊。

老王到底成功了没?

范丞丞捏一把Justin后颈,首席西皮粉我问问你他俩在一块了吗?

不知道,黄明昊乐兮兮地甩散额头前的金色刘海,就子异天天BroBro …

坤哥啊,坤哥你也看见啦,也总兄弟兄弟的。但他俩啊,黄明昊又说,显然双方之间比跟我们更熟,但谁晓得总是隔一层窗户纸捅不破,或许是属于成年人的害羞吧。

两个小孩儿自顾自地聊着,未发觉到一边已化完妆的蔡徐坤默默地坐去王子异身旁。喂,他从兜里掏了奶糖从手肘下递过去,早饭你没吃多少吧。

… 嗯?

补充点糖分垫垫,一会儿开录不知道几点能吃饭。

王子异舒展唇角笑笑,眉眼中绽放的得意他自己都感觉不到。他说好。

 

一行人忙忙碌碌地,终于赶在午前到达拍摄地。

奇异果台的摄像师架起机器,打光按好反板,采麦扬起,第一期“爸爸来这儿”节目的录制正式宣告拉开帷幕了。九个大男孩站在镜头前逐一自我介绍,编导循着台本卡点,很快便到了选人分组的环节。

执行导演摆摆手,工作人员便带了九个小朋友过来:五名小男孩,四名小女孩,年龄大概在3-4岁不等,模样都顶顶地可爱。

咱们一周录两次,导演在录制停止的间隙说,你们住这儿白天和小朋友相处,晚上孩子们会被父母接走。

好好地相处,小平头的导演又要求,可别让我看谁天天给惹哭啊!

范丞丞吞咽口水,转侧即望见小鬼满脸绝望。

帮不了你,他给他的好兄弟默默地做了个手势,一人一个我还没办法呢。

节目录制进程匀速进行,九名小朋友按百分九成员摸球顺序被分配了代理“爸爸”。蔡徐坤弯下腰去,才把“小葵”字样的卡通字牌给双马尾的小姑娘别上;一旁王子异也不落后,一枚“小丸”的标志挂在腿边小小男子汉的衣衫拉链处。

那什么咳,从开始至今未说过几句话的主持人突然开口,这个由于房间有限分组我们还是得分一下…

大概四组吧,主持人轻描淡写地仿佛在说一句相当无关轻重的话;就房间都是一样的啊,他又从策划手里拿个示意图过来,住宿不用担心!

主持人相当不懂行情,百分九九名成员面面相觑——

他们当然不担心住宿,他们担心的是和谁分组啊。除了某位,应该还有某位的某位,其余八人的目光一块落在了最会照顾人的王子异身上。

会养生,会炖汤,脾气温和顺近,还难得不朋克地早睡早起。

范丞丞想铤而走险试一把,被Justin和朱正廷一人一边手地按回来;尤长靖和林彦俊很能察言观色地互帮互助,徒留一个方才看透一切的小鬼,以及懵懵懂懂浑然不知的陈立农。

啊,陈立农才把无框眼镜戴好,我能不能和王…

然后他瞬间见到了蔡徐坤在曾经大厂去往机场大巴上的某个眼神。

今天眼妆仍旧很好看的蔡徐坤,浅淡发灰的瞳仁里带有某种让他感觉似曾相识的凌厉;农农,平日里善良识意的好哥哥怎么笑地凉飕飕地诡异,你想说子异鞋带开了对吧?

无独有偶,王子异竟也接着蔡徐坤的眼神看过来。

两道目光箭一般地一前一后射出,陈立农就地Double Kill:呵呵呵是这样子啊。

 

年轻人们打打闹闹,嘲讽谈笑之间将分组分完;节目首用镜头采镜完成,便由助理及工作人员带领他们去往房间住宿。这回节目挑选的拍摄地很不错,每组都有一栋独立的二层小阁楼,木质伴大理石式的开放厨房,门对门的还有一畔青翠的小花园。

就开始吧,长头发的女策划给九名小朋友每人一块小饼干,祝录制顺利!

日落西山,云栖而下,转夜旭日东升。

新的生活也开始了,当他们成为爸爸。

 

 

 

 

02

 

和王子异搭档就不用自己做饭,蔡徐坤真的这么以为过。

但接踵而来措手不及的现实却告诉他,这可能是错误的。

蔡徐坤才睡醒,戴着挡眼肿的镜框都没摘,就收到节目组给来的任务卡: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致蔡徐坤,请给一家人准备美味的早饭吧。

等下,打住,蔡徐坤伸手就勾住想跑掉助理B的兜帽,那王子异呢?你们疯啦?

他在门口啊,助理B一抽身即风风火火地跑掉,他去接孩子哇。于是蔡徐坤再开门,即见到抱着小姑娘领着小男生的王子异,男人边走还边给小朋友安慰,妹妹比较小睡着了所以先抱抱。

小丸见状无望,马上跑过去拽蔡徐坤的裤腿,胖乎乎的小手臂伸地很直,坤爸爸抱抱…

蔡徐坤叹口气翻王子异个白眼,蹲身笑眯眯地把小丸抱起:

“你跟节目组说让我做早饭啊?”

嗯,王子异横平竖直,很心安理得地回答他,节目组规定得两个人下厨的镜头都有,想想早饭是最简单的,午晚我怕你被油烫着,就跟他们商量让你做。

这还差不多 ——

蔡徐坤差点就被王子异忽悠住了,却马上又反应过来。那啥,他望一眼小手搂着王子异脖颈睡得很香的小姑娘,可我女儿这——

接孩子的时候想过叫你的,男人又答上来,我开门看你蒙着眼罩还在睡,就自个儿去了。

小葵才三岁多,王子异的手指揉一揉小姑娘卷卷的发辫,一大早离不开她妈妈大哭了一场,我就抱抱领着小丸直接过来了呀。

好吧,蔡徐坤被堵到无言,胳膊跺一跺先把小伙子放沙发上:面包机在哪,要什么果酱?

在放菜刀的抽橱旁边,王子异抬手给他比了一下,然后再拍拍他的肩膀。坤坤,王子异很老道地嘱咐他,再烧壶水放凉,早饭小丸吃米糊,等下还得给小葵泡奶粉的。

天呐王子异。

蔡徐坤遵着一一去做了,却仍忍不住惊叹揶揄男人,你可别真是有小孩儿吧?!

没有没有,王子异也去坐沙发,拍拍怀里的,再给身边的小娃娃掰碎一块手指饼干喂,只是我曾经帮忙看过自家表妹罢了。

王子异回完半晌,见蔡徐坤许久没应声,于是转头去看。头发茸茸卷卷的蔡徐坤,系着一束橙格的围裙,拿到细致而缓慢地在切土司包。馥郁而深红的草莓酱,手旁纯白而芬芳的牛奶香。

蔡徐坤不晓得王子异在看着他笑,亦像王子异也望不见青年背对抿起的唇角一样。

 

不知是否因为时代发展日新月异,王子异觉得如今的小孩儿可比他表妹难带多了。

掰饼干没事,冲奶粉也没事;可比起这些日常生活所需,节目组还要求他们陪孩子玩,这可难坏了一直老实耿直的王子异。

小丸和小葵不很闹,俩孩子很乖也很好…

节目组坏心眼,节目组乱使诈,助理A塞来满满一绿色铁皮盒的彩色铅笔,让他和蔡徐坤教俩孩子画小猪佩奇。蔡徐坤一贯地日漫风,小猪的眼睛大是大,但好歹还是像小猪的;王子异很遗憾地也保持寻常水准依旧抽象,把着小丸小肉手画出来的动漫形象,好似夸张风格的鼓风机。

小丸不乐意,小脸一沉从他怀里跑出来到蔡徐坤那边去,异爸爸笨蛋,我不喜欢你了!

王子异无奈,整个脸都沮丧地捂在手掌里,不会啊是真不会。

小丸撇撇嘴,放下画笔又把电视柜后的小皮球抱起来,那异爸爸你陪我去院子踢球!

王子异脸更苦了,先画画吧 …

画画吧,画完咱们带着妹妹一块去,好吗?

 

蔡徐坤站起走过来,用膝盖顶顶他,把茶几下面那包奶糖拿来一下。

啊,王子异还就真的跟个老学究一般,今天不能让他俩再吃牙会蛀掉的…

谁说要他们吃啦。

蔡徐坤真的不想再翻白眼给他。青年把袋扯开,从中倒出一半奶糖兜到另一个小袋子里放好。看着孩子,蔡徐坤说,你等我去隔壁找找尤长靖!

十分钟过后,蔡徐坤再推门进来,手上即拿着两张鲜艳别致的小猪佩奇贴纸了。

就在节目录之前,他招呼王子异一块给小丸小葵贴上,我有看到他偷偷去买。诶嘿嘿,蔡徐坤笑得可得意开心,幸好咱家有糖,抓一把换一下,我们不亏不亏!

王子异陪他乐,怀里揽住俩孩子给人鼓掌,眼前这个温馨的场景让他突然联想到还在比赛时,某次综艺录制中蔡徐坤说过的一句话。

蔡徐坤拿着画笔摇头晃脑地连镜头也忘记看,你就想让我们把彼此画的很丑!

男人回思中心里变得更惬意,不由地又把欢呼重复一遍,对,我们不亏。

王子异应该是看不出此刻录制视频里的他是有多么的傻乎乎—— 因为一个普通的称呼,使得他没来由地快乐又幸福。

 

 

 

两周之后拍摄场景搭建调试完毕,代理爸爸们的游戏对决在九名成员兴致高昂的期待中进行着:

节目组搭了葡萄架,也买了安全背带,需要由四组代理爸爸背着年岁稍大的孩子摘葡萄,优胜组会获得丰厚的积分奖励以及最多的玩具。

王子异常年健身,蔡徐坤肩力没他好,他们这组自然王子异选上;范丞丞Justin朱正廷那组,三个人手心手背后选择了范丞丞参战;小鬼陈立农反常地推出后者,尤长靖林彦俊无意外地林彦俊举手。

四位爸爸士气高昂,主持人玩具锣鼓铛地响过后正式进入比赛。

王子异身形矫健又灵活,小丸很勇敢又不怕高,第一阶段的一大一小配合地很好;王子异胸前的笸箩里被小丸放了满满一筐葡萄,势如破竹地领先。可很快地,陈立农组年龄最大的小姑娘手速很快,一拽一拔间竟也是速度不慢地赶上来。

“王子异!王子异小丸快点啊!那边还有!”

蔡徐坤领着小葵坐不远处看,急都急到不行。三岁多的小葵跟他一样耐不住地焦躁性子,小小一只直接从他怀里挣出来奶声奶气地喊,我们爸爸哥哥加油啊!

在被小葵扯着复读机似的重复了很多遍之后,蔡徐坤鬼使神差地也跟着冒了句:

“我们爸爸哥哥加油啊!”

一言既出就被分镜头逮住,高冷人设瞬崩,也惊呆了旁边陪同围观的各路“家属”。

坤哥你这过分了啊,Justin倒吸一口凉气,他的食指颤抖地移给朱正廷,你看老王,看见老王没,我去那快得跟灌了油的收割机似的!咱们也不能输啊!

于是黄明昊联合朱正廷做了一个决定;一个他日后想起来,都觉得羞耻无比的决定。

 

第二轮比赛一开始,范丞丞才刚刚把小朋友背上肩,就听着俩亲友喊他。

哎哎,范丞丞疑惑地转过去,你俩说啥——

Justin,连带着朱正廷一块,朝着范丞丞大声喊,孩子他爹加油啊;还没喊完,即看见范丞丞在听清他俩所言话语后瞬间睁大眼,身形一偏撞到旁边的王子异,即刻就把腰扭了。

哎,范丞丞捂着腰把孩子小心放下来才喘,你俩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两组放弃,两组相争,这天的陈立农仿佛吃了某味奇药一般鸡血,最终以一骑绝尘的葡萄数量稳稳地赢完了所有奖励。

农农,尤长靖看看从第一轮比赛中途脸红不说话的蔡徐坤,再看看自第二轮比赛中途也加入脸红小分队的Justin和朱正廷,你今天好厉害喔 …

陈立农没答,只是眼神如释重负地望向一旁不再凶巴巴的小鬼。

下周不用你做饭了,小鬼把墨镜摘下又扔一只苹果给他,酷的Bro!

小丸囫囵地从王子异的背上爬下来跑过去看蔡徐坤和小葵,圆圆脸上疑惑极了,明明他和妹妹也有玩具啊?

怎么啦,小家伙小手握着蔡徐坤的大拇指摸摸,你怎么啦坤坤爸爸?

啊,蔡徐坤的脸更加发烧了,他伸出手来摸摸小丸短短的圆寸头:

就小丸和你异爸爸都很厉害啦… 我 …

我 … 我没事啊。

 

 

 

逢夜入九点,小丸和小葵都被各自送回家。

王子异和着蔡徐坤一起,把摊在客厅地摊上孩子们的玩具收拾干净;再把桌面抹干净一遍过后,蔡徐坤大喇喇地挺倒到沙发上,累死了我实在不行了啊。

休息会,王子异看看墙上的挂钟再看看他,这个点节目组还没送晚饭,估计得自己开伙啦。

我记得前两天助理有给泡面,王子异搬出来厨房柜子里的乐扣箱;我把面煮了,他再跟蔡徐坤说,稍微调调味再往里加个蛋吗?

好,蔡徐坤枕着沙发扶手哼哼唧唧地回应他,我那碗不要葱花。

王子异厨艺一如既往地好,隔着十多米蔡徐坤都能闻见香味。你太贤惠了,蔡徐坤馋的不行又剥了个奶糖送进嘴里,子异你这么贤惠和你一组好幸福啊。

哈哈,王子异收完调料汁包再跟他聊,你也得学学,不然以后怎么找女朋友?

什么人,蔡徐坤想,他是脑子坏了才对这种钢铁直男有感觉吧;明明是亲子节目,怎么地孩子们一走他就瞬间想相亲啦?

不成,他就是想跟他杠。

哎王子异你嫌弃我是吗,蔡徐坤声音渐渐变大了,我找不到女朋友的话可就赖着你了。

真赖着你了,蔡徐坤又重复了一遍,你也别想找!

好好好,王子异也不跟他计较,笑着把两碗面端到餐桌跟前,再拿两双筷子摆好。

“赖就赖,快过来吃饭吧。”

 

蔡徐坤其实不太记得那顿饭他都跟王子异说了什么,只记得那天的面前所未有的好吃。

他有跟王子异聊他家里,再聊工作上的一些烦心事;他也会跟王子异说他也会在满档工作中感到疲乏,偶尔这样休闲的节目上一上,有人互相陪伴着一起生活,也能得到适当的解压。

如果以后还有田园节目可以参加的话,蔡徐坤跟王子异说,我们种点花吧。

嗯?

就那种可以劳作还是啥的节目,蔡徐坤大致地跟男人形容,我想种花,我很喜欢玫瑰花。

是吗,王子异边给他递纸巾边笑,那就种玫瑰花吧。我们一起种,想种多少种多少!

诶嘿嘿,蔡徐坤又露出少见的特别得意的小表情,好呀好呀。

因为遇见喜欢的人,因为心中怀着澎湃未出的感情。

与你相逢的那天伊始,我即期盼着未来光亮的模样。

 

 

 

 

03

 

节目一期接一期播着录着,逐渐在男孩们与孩子间的玩笑打闹融合中接近尾声。

许是因着王子异的佛系养生,也或许因为蔡徐坤的度假式过法,小丸与小葵这组亲子积分并不很高,始终处于中游,在过去的几期里,仿佛还有下跌的趋势。

异爸爸,又一次主持人联合节目组的游戏玩过后,小葵满脸不开心地去抱王子异的腿既撒娇又央求,我和哥哥真的很喜欢叔叔最后放那里的小熊啊,你和坤爸爸能赢过来吗?

小葵小葵,蔡徐坤没太听清楚,以为女儿只是又去找王子异玩。

哎宝贝你伤坤爸爸心了,青年环着手玩塑胶汽车的小男生叹气,我对你这么好你咋能胳膊肘往外拐…

还有你老实人!你对得起我吗!

行,王子异摸摸小姑娘双马尾系着的绸丝带,我想想办法。

 

王子异没有跟蔡徐坤提过,流程编导其实私底下找过他。

为了测试每组成员的合作性及信任度,他们是有额外的积分选项可供选择的。帮民宿的主人劈柴,编导联络好的,劈越多给赠积分越多,前提是不能同搭档联系不能说,一但讲明即作废所有附赠积分额。

王子异考虑了一晚上,在第二天清晨给节目组确定的答案,很早便拿了件厚外套默默地出发了。

劈柴的地方湿气重,南方露水寒潮天很冷,没劈几下男人便感到寒意循着袖子钻进来。他喝了口助理给的热水,再把手里的板斧正了正,一下一下的用劲劈开。

摄像师端了端镜头把位置摆好,望着渐明的天际打了个哈欠。

而这仅仅是清晨六点半。

 

点我继续

 

点我继续备份


(带娃而已为啥还要改也是醉)


范丞丞十一点半到达劈柴后院的时候,王子异身边的木柴已经垒起一堆。

子异你有吃早饭吗,他的队友惊异地感叹道,你这也太拼了吧。

正在吃,王子异扒两口饭继续劈柴,好歹能努力的也得好好努力,我怕…

不怕你笑话,王子异的眼眸黯淡了些,我怕再不努力的话,这个梦就要醒了。也可能马上就会醒,但我自己也想为美化结局做些努力罢了。

老王,范丞丞回答,你能不能别这么伤感,可能你家小玫瑰也喜欢你呢?

借你吉言,王子异不动声色地拔掉手侧被扎到的一根木刺,但愿如此吧。

我去,范丞丞赶忙问助理要了一个创口贴帮忙他粘上,这么大口子你不疼啊。

 

 

下午六点半,功夫不负有心人,忙碌了一天的王子异终于赚够了积分。

他把外套卷好,在一旁的水龙头处洗把脸,方才踏上了回家的路程。只是让王子异没有想到的是,开门的那一刹那,他即见到满脸乌云密布的蔡徐坤。

小葵和小丸已经吃过饭了,蔡徐坤的语气很平淡,你的我冰箱里有留,微波炉热一下吃吧。

王子异本以为蔡徐坤会很担心地质问他“你去哪儿了”,但蔡徐坤没有。青年平淡着表情,拿着本绘图故事书在给两个孩子读,除了告知留饭外甚至不同他说一句话。

诶,王子异吃完饭去抱小丸,本想一齐给蔡徐坤逗逗乐,谁知他马上揽着小葵转另一边了。

喂,王子异又剥个奶糖递给他,蔡徐坤根本不吃,徒留他伸出一只寂寞的手在空气里尴尬。

八点钟到,小葵小丸回家,二人的气氛成功陷入凝固的沉默中。

王子异憋不住,他又看蔡徐坤一眼,你怎么啦?

刚有孩子在我不想吵架,蔡徐坤这才答他,如果你能拿出来手机看看,我有给你发多少短信打多少电话。

王子异想解释,但碍着节目组规定他又不能说。

你别生气了,男人伸胳膊又去拉蔡徐坤,却被他再挣开,我下次不会的。

屡次求和无果,王子异没办法了,无聊中拾起被青年放在沙发侧边的绘本读起来。

“从前有一个牧羊女…”

“从前有一只小羊…”

“从前有只大灰狼…”

王子异,蔡徐坤被魔音灌耳三次之后怒而反驳了,你会不会读故事啊?!

你这个语速,他凶巴巴地把绘本抢过来,你这个语速再读下去,我都要睡着了!

呵呵,王子异见着他释怀自己也开心,那坤坤你想的话我也可以读睡前故事给你听…

我才不要听嘞,蔡徐坤手肘撞男人肩膀一下,别操这份心啦。

你下次再出门也体谅体谅我,蔡徐坤又说,脸上是有些委屈的,我没太带过孩子,也管不太住。

最主要的,他也补充,实在有事都可以,但你得告诉我你在哪儿吧。

不对,怎么你手受伤了吗?咋搞的啊?

… 应该是我问你胳膊怎么也烫到了才对?

蔡徐坤和王子异笑作一团后愈坐愈近,笑言道男子汉一定是受过伤才帅气啊。

 

 

 

 

04

 

砰地拉过金花纸筒礼炮,由百分九成员参与的,最后一期“爸爸来这儿”圆满拍摄完毕了。

蔡徐坤和王子异那组赢到了泰迪熊,也收下了由小葵亲手制作感谢的小红花,小葵说我和异爸爸都觉得你可帅啦;王子异被助理喊出去谈事,小丸又从门口跑过来,也给了蔡徐坤一只自己叠的纸青蛙。

坤爸爸,小丸咬着冰淇淋可开心,异爸爸让我给你带句话。

蔡徐坤帮着小朋友把红领结正过来,说说看是啥?

异爸爸说,小丸有板有眼,你不用找女朋友也可以,他能养你哇。

蔡徐坤抬头,恰逢王子异靠在门边看他——

老实人,蔡徐坤朝他笑,是你要养我吗?

王子异拇指蹭食指,给蔡徐坤比回一个非常标准的心型:

“好啊。”

 

 

END


评论(12)
热度(609)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