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异坤】如何阻止一只小白兔爬床(上)

※ 现实向AU

※ 一只因为渡劫而想要去睡知名导演的小演员兔子精的故事

※ 脑洞联合姐妹: @聿晓呀 



某五星级酒店十七层套房区,气派宽敞却空旷的过道内。

蔡徐坤紧张地拽了拽自己身上的白色浴袍,再不知所措地缩了缩脚。他确实也没多穿衣服,专门剃了腿毛又白又长的小腿并在一块儿,一阵穿堂冷风悄然而过,青年自背脊泛起股森森的寒意,不由地打了个喷嚏,委屈憋屈一齐涌上心头,成功地在没现原形之前再次红了鼻尖。

他为啥要到这儿来呀,蔡徐坤牙齿边打战边想,他为啥要这样自己折腾自己?

但很快蔡徐坤便找到了答案,都怪王子异。都怪那个在公司推荐大片的演员试镜上,对自己挑三拣四最终还毫不留情地因为他的一个喷嚏就把他OUT了的导演王子异。

而且蔡徐坤自认为心眼儿可大着呢,完全不会因为被卡掉了一个角色就生气;好吧或许也有那么一点点生气,蔡徐坤很无奈地咬嘴唇,但倒霉就倒霉在这剧组居然在郊区的影视城试镜,这个导演又左不满意右不满意地挑他的茬,一来二去间耽误了他休假的最佳时间,颇不容易托助理买到的唯一班机也极其准点地飞走了 …

好家伙,完完全全地让他没法成功回到山洞里,也没法成功渡劫了。


蔡徐坤是一只小兔子精,虽然四百九十九岁的年纪与人类相较起来可能也并不是那么小,但同比起如今乔装打扮混进人类社会的很多妖怪老油条来说,他还是相当年轻的。而较之人类需要基因确定容貌什么的不同,化形成人类的妖精本身就会比常人更漂亮,因此妖界蛮多的年轻人都放弃了在深山老林里修炼,转而选择投身人类的娱乐圈赚点外快聊以生存,蔡徐坤亦是这波趋热大军中的一个 ——

一个四百九十九岁的小兔子精,差一年才到渡劫分水岭的五百岁,放在果蔬界那都是叶子还没长顺溜的小蜜桃小苹果呢,可如今怎么就给倒霉催的,连当个明星没咋红就要被雷劈呢?

蔡徐坤不接受,他可喜欢他这一身又白又绒的小短毛,他可不愿意跟隔壁不怕死的竹鼠精似的,还没咋尝尽人间享乐就被雷公秃噜成烤串了。

于是蔡徐坤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去找之前熟识的土地婆玫瑰撒娇,装作满眼含泪地难过至极,姐姐我不想这么就完蛋了呀。

“谁说你会完蛋?看你那点出息 …”

其实渡劫不回山洞应该也可以,玫瑰边扒饭边拿平板电脑划下一集综艺,等我吃完给你算一卦,兴许还有别的办法!

真的吗?他不用被渡劫雷电劈了?他又可以高高兴兴地再过五百年啦?

姐姐你真是我亲姐,蔡徐坤激动地小兔牙都蹦出来,拉着土地婆差点想亲她一口,万幸之至这真是太好了啊。

好说歹说等土地婆吃完饭,蔡徐坤连忙把脑袋凑过去。只见玫瑰点开IPAD上一个金光闪闪的区域管理员APP,然后输入账号密码摇签,一阵摇晃后屏幕停下来,上面显现并无签文只有一张图,是一个男人比的手势,半边像是拇指食指环圈的“OK”,半边像是蔡徐坤在以往做活动中见到歌舞剧中的孔雀舞。

“这啥?是我比这手势 … 能辟邪吗?”

有点难诶,蔡徐坤将学着图上比了一个宛若鸡爪,就这样?

怎么可能就这样,土地婆玫瑰扔蔡徐坤白眼,意思是让你去找一个手语老师,标志是会比这个手势的这种,找到了就跟着他别离开,尽量保持一米内距离,必要的时候负距离,跟满七七四十九天,等待渡劫过去你就自由了! 

说得轻松,蔡徐坤嘴巴都张老大,这么多人我去哪里挑他一个出来啊?

“远在天边 … 近在眼前 …”

就你之前才骂过的那个,玫瑰假扮无意地继续给小兔子精蔡徐坤抖落信息,再多我可是完全不能说啰。

“你 … 你是指王子异?”

我去找他干嘛,蔡徐坤满脸都写着拒绝,他超级难相处的!因为一个喷嚏就瞪了我好几眼还把我OUT掉!我怎么可能和他睡!

睡不睡随你,土地婆哼着歌儿从兜篓里拿出一根小板矬来磨指甲,反正我前些天还瞧见去年烤竹鼠的那座烧烤架又被雷公拿出来刷了新漆呢。

… 冷静,保命重要,在生命的面前尊严绝对如浮云。

我,蔡徐坤脸一阵红一阵白犹犹豫豫地开口,那我去试试!

“奉献归奉献可以,但你一定要保证我不会被渡劫雷电劈啊!”

并不能保证,土地婆玫瑰抬眸怜悯地看蔡徐坤一眼悠悠然道,但我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他不睡你,一个月内你一定会喜提雷劈。


所以他就得自个儿送上门来爬王子异的床啦?那也太便宜王子异了吧?

吐槽归吐槽,可惜命的小兔子精蔡徐坤依然偷偷摸摸地托人打听好了王子异团队一行下榻的酒店地址,再鬼鬼祟祟地在楼下开了个标准间用来观察。他等啊,他盼啊,终于在焦急的小兔子精快要坐不住的时候,迎来了似乎是能跟王子异独处的这个晚上。

为此蔡徐坤特意洗了澡,连沐浴露都打了三遍,裹上浴袍香喷喷的又白又滑,就这样杵人门跟前来了。

咚咚咚,蔡徐坤边叩门边心里忐忑地跟小鼓锤似的,老天啊你千万要保佑他在啊!

小兔子精还挺有耐心,孜孜不倦地敲了二十秒钟的门,才听见清晰的脚步声越走越近。

“怎么是你?有事吗?”

红豆娱乐的蔡徐坤,王子异眨眨眼大致观望了下面前“衣衫不整”的小兔子精,你有事吗?

没事没事王导,蔡徐坤照玫瑰教学笑得又娇又柔仿佛小花儿,小细腿咔地抵在门缝,能让我进去说话吗?

“我真挺正直清白的 … 我不睡女演员 …”

你也别多误会我的意思,王子异丝毫不为所动地把门守地像座钢铁山,我不搞基的,我也不睡男演员!

靠,蔡徐坤倒吸一口凉气,这个人也太难搞了吧!他就想避个渡劫保命怎么这么难啊!

呜呜呜嘤嘤嘤,眼见男人又要关门,蔡徐坤一不做二不休抱着膝盖就蹲下身假哭,公司老板都欺负我我也没办法啊导演哥哥 …

“哎你别 … 你别哭 … 影响不好 …”

你要不留个电话先回房间好吧,王子异见蔡徐坤坐过道里闹无奈又扯开门缝,我跟你电话里聊行吗?

呜呜呜嘤嘤嘤,小兔子精蔡徐坤瞧着这招数有用便嚎啕地更大声了,助理把我打扮成这样就跑掉啦,公司连房间都没给我开!老板他们都是黑心的坏蛋!

“唔 … 这样来说好像是有些过分 …”

那你进来坐会儿吧,王子异瞅见蔡徐坤似乎只穿着件浴袍,在气温渐低的秋夜胳膊上都被冷出一圈小疙瘩难免心生不忍,坐到你暖和一点,我再找人送你走。

嘿嘿嘿,小兔子精马上就从地板蹦起来跟着男人进了屋,好的呀。




自打蹦跶进屋蔡徐坤乐得开心,却惹得一时心软放他进来的王子异有苦难言。

这个小演员也太不认生了,好吧也不能说生分,他好歹还记得这位来试镜时的名字叫作蔡徐坤;但蔡徐坤也太自来熟了点吧,王子异见着青年一进屋兴奋地左摸摸又碰碰难免心生嫌隙,他刚说他是干啥来的?

来谈角色吗?可这举动明显也更像是来顺东西的吧?

“咳 … 我说那个,对,把茶杯放下,就是你。”

你叫蔡徐坤没错吧,王子异板起脸孔刻意瞪他一眼,暖也暖一会儿了,不如现在就把你老板的电话给我?

呀,蔡徐坤陡然跟谁戳了他脊梁骨似的尖叫,我,我记不得!

王子异摇摇头只能摆出无奈笑,能来他这儿试镜的不是各大娱乐公司的顶梁柱就是有个人工作室的当红流量,所以这位蔡徐坤在跟他胡扯八道啥?连自个老板电话都不清楚还能认识他?

不知道也没事,王子异抬手指指蔡徐坤正插兜的两个浴袍口袋,那看看手机通讯录总知道吧。

该死,话音刚落王子异其实就后悔了,而事后发生的一切也证明与他那一瞬间的联想并无二致:

“我给你看嘛导演,我兜里真的什么都没有呀。”

你看,蔡徐坤给男人翻看完左边的兜又给他翻看右边的兜,我真的没有带手机,手机被工作人员收走嘞。

然后,王子异真的没想到蔡徐坤还能再来一出更厉害的操作;只见白白嫩嫩的小青年扭扭屁股,手指按到腰际扯开环在腰上的睡袍带,继而扔到一旁跟小鸟儿展翅似的给王子异抖开。

都说没有啦,蔡徐坤皱皱鼻子眼神幽幽怨怨地望着王子异,这下你信了吧。

“ … 信,但你赶紧把衣服合上。”

你这样别人看见会误会的,王子异捂着眼睛试图忘掉那一秒看见即刻入脑海两枚草莓色的小红果,再把掉在沙发扶手上的腰带递给青年叫他重新系好,端,端庄一点!

人类真无趣,人类真爱假正经,人类真是世界上最口是心非的动物。

明明刚才他抖开浴袍的那一瞬间王子异眼睛都看直了,蔡徐坤酸溜溜地把衣服捂严实,搁他这儿又装什么清高呢。

“叮”地一声清脆的短信提示声响,王子异举起手机率先打破了沉默,我的助理把你老板的电话发来了。

“不管他叫你来干什么你都别怕,我得跟他好好解释一下别乱弄小动作 …”

然后我再叫助理给你准备套衣服,王子异眼瞳转一圈想地很是周到,你穿上应该就能回家休息,车票路费我都负责,稍安勿躁!

人类真无趣,人类真爱假正经,人类真是世界上最爱多管闲事的动物。

他该怎么阻止王子异给他老板打小报告呢,蔡徐坤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可千万不能让眼前这个男人再次破坏自己的渡劫计划!

说时迟,那时快,王子异电话才刚刚拨出去,就看见蔡徐坤的头顶“腾”地冒出两只毛茸茸的兔耳朵:

这,这,王子异握着仍在忙音中的电话傻了眼,你这从哪儿找的头箍啊?

“才不是头箍呢,给你摸摸我的耳朵。”

这是耳朵你能摸出来吧,蔡徐坤弯下腰搭着王子异的手腕让他去拽那两只白色的长耳朵,所以你明白了吗?

啥,王子异往沙发垫里又靠了靠,额头上的汗水渗地跟小泉眼井喷似的,我,我明白啥啊?

“我是只兔子精啊,而且我赖上你了。”

你跑不掉了王子异,可能感觉到男人有点怕他因此蔡徐坤又刻意地加重了语气,你已经是我的猎物了!

“怕不怕,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做我就把你吃掉!”

怕,只见王子异舒了口气把电话压掉再拿了张纸巾擦汗,边面露难色地说怕,我害怕死了。

但你要是想卡那个角色的话我还是劝你放弃,王子异抬眼又打量一遍蔡徐坤后仍然果决地摇头,就算你把我吃了吞了活剥,你也根本就不合适。

“你老板是怎么想的,这个角色外表形容是铁塔般的壮汉,需要威胁的压制感。”

再看看你蔡徐坤,王子异瞧着青年全身上下白皙的皮肤,细瘦的胳膊腕立马百般不认同地摆摆手,就算你演技再好,也是不能够将角色的特质诠释出来吧?

谁说他是来A角色的,蔡徐坤晃晃脑袋再把长耳朵藏起来,我这次不是来要戏份的呀,我只需要你帮个忙。

“什么忙?”

我需要你和我一起睡觉,为什么蔡徐坤的每一句话他都听不懂,每一句都像天方夜谭:

你跟我睡满七七四十九天,小兔子精蔡徐坤好像完全不知人类社会的羞耻为何物,这个帮忙就算完成啦。

可他能选择不帮吗?王子异好像觉得自己的节操更加重要。

那个,王子异咬咬牙硬下心来开口和蔡徐坤商量,其实刚才的角色也不是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 …

“都说我不是来要角色了!”

我需要的是,蔡徐坤脩地蹲下身伏在王子异膝盖头,一双明亮的眼睛眨眨。

我需要的是,蔡徐坤确认他一字一句地跟王子异重复清楚了,我,需,要,你,跟,我,睡。

那个,王子异的汗又开始汨汨地流,如果我不呢?

呵呵,蔡徐坤打个响指又把两只耳朵变出来吓他,那我就把你吃掉 ——

人类真好骗,人类真愚蠢,居然真的有人类不知道兔子不吃肉只吃草。




三天过去,一周过去,王子异边工作边相处边默默地发觉,好像身边这只兔子精也没他自夸的那么可怕。

每次见到面都自我打气地说要睡他,可当王子异真的大无畏地在床上躺平任他摆布时,蔡徐坤反而倒先自己一步害起羞来没什么表示了。王子异说如果你真难为情那咱就甭睡了吧,兔子精不乐意,非要每晚拿个枕头跟他枕一张床;王子异说那你要拉我的手吗,兔子精也不乐意,扭扭捏捏地只肯拉他一个小手指。

而不止王子异觉得意外,就连蔡徐坤自己甚至都有点鄙视自己“空有虎狼心只得兔子胆”。

做个小演员没什么成就就算了,好歹本体是白兔只是混口饭吃。但临着渡劫这么大的事儿,都下定决心要去睡王子异,到头来还是怂的要死,难免给蔡徐坤抑郁到崩溃。

早都跟公司请好假所以他啥事儿都不用干天天赖在王子异的套房内愣神,好在王子异“怕他”,就算出门工作都天天带新鲜的外卖回来给他吃,也倒不至于让原先圆乎乎的小兔子瘦到皮包骨了。

“你天天窝房里看电视不闷么?”

所以,王子异在给蔡徐坤带了一周多的素菜外卖后没忍住问他,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片场透透气?

嗯嗯嗯,蔡徐坤嘴里嚼着饭疯狂点头,去去去当然去!

“… 那你能不能再变个兔耳朵给我看看?”

滚蛋吧,蔡徐坤直接嗷呜一口咬在王子异手背上,留下两个方形的兔牙印,我吃了你哦!

呵呵,王子异边揉手背边斜眼过去看蔡徐坤继续咔嚓嚓地吃饭,连睡觉都不怎么敢碰他还想吃了他,这只自大的兔子精可真能撒谎啊。


尽管没有如愿等到蔡徐坤再变兔耳朵给他看,但王子异仍旧给他准备了套运动衣和便服,浅咖色的帽子和黑口罩一扣,看起来也蛮是个像模像样的小助理了。

别给探班媒体拍到你正面,当保姆车缓缓驶入拍摄区后王子异再三和蔡徐坤叮嘱,剩下你可以随便逛逛,有工作人员问起说你是我的人就行!

哦也不是,王子异努努嘴再改口,不好意思忘记了你不是人。

呸,要不是怕一下车就被抓走蔡徐坤真想再给这个男人来一口,你才不是人呢!我是兔仙好吗!

好好好大仙,等保姆车停稳以后知名导演王子异一个跨身迈出去给蔡徐坤拉开车门,那你先走大仙?

这还差不多,蔡徐坤伸开长腿跳下车,终于脚踏着土地而不是酒店软绵绵的毛绒地毯;大自然,蔡徐坤的两只眼睛都愉悦地眯成弯月牙,我来了!

见着小兔子撒欢地奔着户外翠郁的景色跑没影,王子异无奈地笑笑,走去工作区招呼随行的工作人员开工了。此次王子异手中执导的是跟国内某知名影业合作的古装玄幻大片,本身搭建用来特效的绿幕就费时费力,更别提还需要野外实景予以融合,两座难关在这些日子可是费了王子异不少心力。

而待到男女主角的感情戏部分拍完,在摄影机前概览通过后再预备拍威亚打戏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部影片的女主角设定本身是精灵,与小动物很熟悉,随身相伴的宠物即是一只小白兔。可谁曾想就在准备给这小家伙来特写的时候,因为前些天下过雨踹着兔笼的工作人员一个趔趄把笼子撞到墙上,直接把那兔子摔晕了过去,跟组医生拿手里揉了好一会儿都没醒 …

时间耽误不得,需要出镜拍摄的小动物又没法配合,王子异皱皱眉抬手唤来副导演,再买一只兔子来要多久?

呃,副导演大概扳着指头计算了下郊外影视城和最近城市的距离,两个半小时吧。

那不成,王子异叹口气望望日头再摆手,我们就得需要自然光拍摄的,这一来一去耽误到下午,镜头就算拍了也没法用;诶,王子异抬眸,你们能不能在周围抓一只?

“这里是影视城的人造景,不可能有野兔子 …”

况且就算能抓到,副导演为难地赔笑,也多是棕黄色的野兔,不可能有咱们之前用的那只毛色那么白啊。

“白 … 毛色白 … 白色的兔子 …”

有了,王子异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一拍脑袋,他跟前不就有只现成的小兔子嘛!

去找下我的新助理过来,王子异叫一旁的场记去帮忙,就是我刚带过来那个瘦瘦高高、皮肤很白的男孩子。


“你找我干嘛?”

就在被场记推着来的时候蔡徐坤还是捂着口罩百般不乐意的,手里还不知道捻了多从哪里拔的小花。

王子,蔡徐坤瞅着黑压压簇拥着的工作人员感觉自己好像真得改口,王导您找我有什么事呀呵呵呵。

“不在这儿说,你跟我来。”

跟我来,王子异反倒丝毫不避嫌地拉着蔡徐坤手腕就往保姆车那边走,再吩咐团队不用跟上,我剧组这边也需要你帮个忙。

他能帮什么忙?涂上古铜的变色粉给他演壮汉吗?王子异怎么一下子又想通啦?

我能帮你做什么喔,蔡徐坤一头雾水地被王子异推上保姆车,况且我都不一定想帮你的忙。

“你是兔子精对吧?白色的那种?”

那还用说,蔡徐坤睁大眼睛锤王子异胸口一拳,我本体的模样比你家刷墙还白好吧!

“那你真得帮我个忙 … 现出原形变一回兔子就好。”

剧组的兔子撞到墙撞晕了,王子异连忙跟蔡徐坤解释,我们现在急需一只小白兔拍摄,就拍五分钟就好!

五分钟也不行啊!那可是电影镜头!那么多人对着他的本体拍五分钟!

我不,蔡徐坤摇摇头拒绝再转身抱着座椅背不理他,我给你现原形都不可能你还叫我拍你疯了 …

“… 我可以跟你睡。”

如果你能帮我们完成这次拍摄的话,王子异痛定思痛地点点头,我可以答应你之前的条件。

你之前也没拒绝啊,蔡徐坤甩个白眼嗤他,但你看我俩之间的进度条有一点点滚动的迹象吗?

没,王子异的脸颊被小兔子精这话臊地又红又烫,没有。

那你这个条件没有丝毫诱惑力,蔡徐坤继续转过身去玩手指,我不同意。

“ … 我不背着你睡。”

呵,蔡徐坤嗤之以鼻,那你也离我至少半米远。

“ … 我抱着你睡。”

好像有点 … 似乎有点接近土地婆说的就近距离了?

“ … 我拉着你的手睡。”

才不喜欢被他拉手,他手心总出汗,不喜欢。

“以上的一切 … 我主动。”

你不用怕做不到或者是其他的,王子异咬咬牙下了杀手锏,只要你答应这个请求,所有关于你的要求我都主动,如何?

看起来不错,蔡徐坤抵着拳头撞撞男人胳膊,那我勉强同意试试吧。


太可爱了,真是绝顶一级品相的可爱。

副导演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兔子:毛是雪白雪白的,眼睛是很剔透的鲜红色,两只长长的耳朵竖地柔韧又优雅,就连拱圆的小鼻尖都是很粉嫩的。别说拍电影出镜,估计给这兔子用单反拍一本小台历,都能卖出好几百本那种 ——

就是这兔子太认生,除了拍摄只给总导演王子异抱,但凡谁靠近一点,小家伙就钻在王子异臂弯里拼了命的发抖,抖到王子异都觉得似乎他可能真的有点害怕陌生人。

怎么可能,小兔子精蔡徐坤一边抖腿一边哼哼,就这些愚蠢的凡人想摸他?省省吧!

但王子异的胸膛真宽阔啊,小兔子趴在上面嗅着他好闻的香水味甚至都有点不想起来。人类的身体真奇怪,蔡徐坤就想,隔着皮骨薄薄一层就抵着心脏,他的长耳朵贴在上面听噗通噗通响,居然意外地感受到了一种奇妙的、既平静又心安的感觉 …

蔡徐坤好像也有点清楚为什么他认识的很多小妖怪都会喜欢找普普通通的人类谈恋爱了,因为妖精在修炼之后是没有心脏的,他们只有内丹 ——

而或许在更多时候,那颗金光闪闪却冰冷的内丹,远不及一颗会跳跃、有声响的火热心脏更能给人带来温暖,那是身为妖精的他们亦做不到的事。

“没想到子异一贯雷厉风行,居然养这么可爱的小宠物。”

拍完另一组镜头后,穿着古装纱裙的女主角走到他俩跟前来打趣王子异,你真的很有爱心呢。

还好吧,王子异尴尬地笑笑,他怎么可能告诉别人“因为这兔子要睡我所以缠上我”,也都看缘分。

“那晚上和我们一起来吃火锅?”

不过要是早知道你养兔子,女主角摊摊手敲敲脑袋,我们估计就不订那包外卖的麻辣兔头,现在看多了都不好意思吃 …

这女人想干啥?想约王子异吃饭就直说啊?提麻辣兔头干什么?难道还想把他也做成冷吃兔吗?

兔兔那么可爱,要不是本体还被王子异揣怀里蔡徐坤一定要跟这女演员理论了,怎么可以吃兔兔啊!

而或许察觉到了怀中小兔子精的不甚开心,王子异抿唇摇摇头回绝了,你们去好好玩吧,我最近吃素。

“养这小家伙啊,不跟他一块儿吃草都怕他抑郁。”

你们也别吓他了,王子异顺着小兔子仍在颤抖的背脊往下捋,你看都可劲儿跟我撒娇呢不出来。

好好好,女主角自讨了没趣又甩甩裙摆起身离开了,王大导演您真是养兔子都能把自个儿养佛了!


嘤嘤嘤,呜呜呜,怎么等到一天工作全都顺利完成,待到保姆车上蔡徐坤还是不理他呢?

“衣服也带你去更衣室换了 … 我也没跟别人去吃兔肉火锅 …”

所以你又在介意什么,王子异转头望一眼身旁玩着他手机的蔡徐坤哑然失笑,我们兔大仙又被谁惹着了?

是你啊,蔡徐坤被他这么一CUE脸更红了,慌忙侧身用手臂挡住,除了你还有谁!

我怎么你了我又,王子异给青年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连你变成兔子我都一直揣着你呢。

“你 … 你当着别人面 … 你摸我尾巴 …”

天啊,蔡徐坤现在想到被王子异的手指顺着背脊往下捋的感觉都羞耻地想一头撞死,你为什么要摸我尾巴!

小动物不都会被摸到尾巴吗,王子异这下更奇怪了,这很正常吧?

放屁!哪里正常了!王子异这个榆木脑袋一点都不懂得常识的笨蛋!

哼,蔡徐坤干脆起身走去最后一排座位坐着求清净根本不理他了,怎么他渡劫要找这样一个冥顽不灵的大傻瓜,土地婆玫瑰的脑袋看来也该被雷公劈一下。

“喂 … 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诶 …”

好的吧,见着蔡徐坤彻底不理他了,王子异只得从背包里拿出IPAD,匿名在某版宠物论坛上发了个贴:为什么不能摸兔子的尾巴?

因为摸了尾巴就很可能引发兔子发情,很快便有人回复了他,是兔女儿还是兔儿子啊,但不管怎样恭喜楼主即将喜提兔兔的下一代了。

等等,等会儿,这哥们在说什么啊。

他就,他就随手摸了一下尾巴,王子异又开始汨汨地流汗了,这下,这下是真要对小兔子精蔡徐坤负责的节奏吗?


Tbc.


PS:本来吧这篇是和小姐妹聊着想开个车,结果如我所料的又爆了字数一篇估计放不下,就改一下分开放。如果后续我废话没那么多了就是(下),如果还是那么多就是(中),反正随意看吧。

最近沉迷各种吸兔无法自拔所以必须给你王哥也来一只兔子葵 …

评论(50)
热度(1235)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