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异坤】如何阻止一只小白兔爬床(中)

※ 现实向AU

※ 一只因为渡劫而想要去睡知名导演的小演员兔子精的故事

※ 脑洞联合姐妹: @聿晓呀  / 这更的车吃了半只兔子

※ 前文链接:(上)



蔡徐坤被摸了。

小兔子精蔡徐坤被摸尾巴了。

在蔡徐坤做小演员的这三年里,甚至作为兔子精存在于这人世间的四百九十九年里,他都没受过这么大的刺激。别看是小白兔成精,但蔡徐坤好歹也算他们山里那片根正苗红的小兔子,没成人形之前都没跟母兔子一块吃过草,成了人形之后都没跟女演员拍过吻戏,就他这么一个又纯洁又正直的兔,咋就能一不留神就被王子异摸了尾巴呢?

蔡徐坤那个郁闷啊,几乎相当于被月老拿红绳直接给他和王子异打了死结般那么郁闷。

而郁闷都不算是最主要的,长时间的郁闷随之带给蔡徐坤的就是无边的沉默与暴躁。他胳膊细腿细,唯一有肉的就是能勉强掐个肉丸的小圆脸,长期健身的王子异一个肱二头肌就顶他半个头大,所以蔡徐坤并不敢和这个男人撒泼打架;但他心情不好啊,每天都烦躁地想出去跑圈日天日地的,日子久了也总不是办法。

开始的几天蔡徐坤还能控制,在王子异每天收工回来的时候,还能勉强给个笑脸。

而随着他的郁闷越积累越多,强装人类的自制压不过兔子的本性,因此再在某天王子异收工晚回来的一个夜晚,他即见着蔡徐坤连饭也都不吃了,可怜兮兮地抱着套房客厅的沙发扶手啃 ——

咯吱吱,咯吱吱,如果不是五星级酒店的LOGO就印在墙纸上,王子异肯定毫不怀疑自个儿房间里杵着只又大又贪的白老鼠。

“你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我都说了对不起了,王子异过去拍拍蔡徐坤的肩膀示意他别再啃沙发,你也别太介意,我真不是故意的!

呵呵,呵呵呵,烦躁如蔡徐坤谁管他故意不故意。

“别宽我 … 饭着呢。”(别管我,烦着呢)

你远点儿远点儿再远点儿,蔡徐坤好不容易从沙发扶手上松了一小口,再吐出一截子木屑,别挡我看电视。

“那你这天天茶饭不思的光啃沙发也不行吧?”

听话听话,王子异拿起桌上的饭盒手背贴下感觉还不是太凉,快趁热再吃点饭。

“叫我吃饭吃饭吃饭,你答应的陪我睡呢?”

王子异我算看透你了,眼见着蔡徐坤又开始向另一边沙发扶手爬,你就是全世界最可恶的大猪蹄子!

等等,别这样,真这样说蔡徐坤可是完全的冤枉他了。自把蔡徐坤带去片场后的一周王子异都挺忙,每天早出晚归,蔡徐坤难为情不跟他一起出工,他就在酒店后厨一直订素外卖给他;而也就在这几天,要不王子异回来的时候蔡徐坤在睡觉,要不蔡徐坤没睡觉的时候根本不咋理他,王子异自忖着他的双眼皮都要眨成三层眼皮了,这小兔子精都丝毫感受不到他诚恳的、愿意报恩之心的秋波 ——

所以这能怪他?!

“那你继续吃我去洗个澡,今晚我就陪你睡。”

你要什么体位我就给你什么体位,王子异皱眉把新一双筷子也给蔡徐坤掰好,这样你满意吗?

呃,蔡徐坤的眼睛飞快地眨动许多次,在心里斗争许久后伟大的求生欲战胜了强烈的不适:

好,我觉得,蔡徐坤结结巴巴地回答王子异,好的呀。


王子异想跟蔡徐坤道歉,很认真的那种。

不是因为在现原形的情况下摸了他的尾巴,而是他觉得之前他都把这只小兔子精想象地太复杂。

蔡徐坤不止一次地说要跟他“睡”,王子异起初不同意,可后来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痛定思痛后也决定或许可以跟蔡徐坤“睡”;但自认为聪明的王大导演千算万算,都没想过蔡徐坤口中的“睡”,居然会变成他俩第二次的近距离盖棉被纯聊天。

“王 … 王子异 … 你松 … 你松松手 …”

蔡徐坤脑袋躺在男人的臂弯里,手指恨不得变成爪子对着王子异又抓又挠,你胳膊松点儿我快喘不过来气啦!

那你转个身啊,王子异叹口气把胳膊松了些,是你要我抱着你睡,结果你把头正面埋下去干什么?隔着我的肩膀练闭气吗?

我哪有,蔡徐坤咽口口水慌忙脸红红地转过半身,我,这是我们兔子的睡觉方式!

那你咋不干脆变成兔子和我睡呢,王子异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那样我抱起来更顺手,也少一点心理压力。

“反正我,我不管,你答应我了就得按我说的办!”

来,为了显示自己根本很勇敢丝毫不害怕“被睡”,小兔子精蔡徐坤主动伸出手指去抓王子异的手掌,来跟你坤哥把手拉上!赶紧的!

哈哈哈哈就你还坤哥,王子异几近给青年逗得笑出来眼泪,我看等你再变成小兔子了给你起个昵称叫“困困”还差不多,老耷拉在沙发上懒得不愿意动。

“哇 … 王子异你看 …”

你看你的手好大啊,蔡徐坤用指节夹着王子异的手指抬起来给男人比划,你的手比我的要大一些喔!

那是了,被小兔子精温热的手掌所贴覆着,王子异的心中竟也漾起一股很莫名的荡漾情绪。肯定比你大啊,王子异把手贴着蔡徐坤的手腕移下来环裹住他的,你看,这样你就被我包住了,是不是很有安全感?

别自大了你可是人类,蔡徐坤打个哈欠揉揉眼睛再吐槽道,你才是最弱的 …

“食物链的底端!知道不!”

好好好底端,王子异帮蔡徐坤顺一绺发尾到耳后,看你困也早点睡吧,小兔子困困,需要哥哥给你唱儿歌吗?

呸,蔡徐坤忍着困意再转头又把王子异咬一口,叫坤哥!

“好的坤哥,晚安坤哥 … 要听儿歌吗坤哥?”

就在这样一个有点尴尬又有点温柔的夜晚,王子异居然会对自己难得会对某只兔子耍顽皮而自鸣得意。




“沙发五万?”

“是的,您没听错,五万。”


欺负兔啊,没天理啊,真是太欺负兔了。

蔡徐坤戴着口罩,对着日常例行打扫房间的保洁员意外发现被咬坏了的沙发睁大眼睛,要赔五万?

对的,没有错,保洁员面无表情地把被褥的褶皱捋平并把桌上堆着的外卖盒依次放入垃圾袋,我们这是达芬奇的古董沙发,维修费算您五万已经不能再少了。

放屁,小兔子精蔡徐坤自己都活了快五百岁呢,哪里见过这么贵的家俱啊?坑冤大头呐?

您不愿意赔也可以,保洁员用对讲机按了一串号码拨出去,反正王先生的剧组和我们酒店有长期合作,我们直接从他提前给好的押金里抵扣也不是不行 …

慢着,不成,小兔子精这下可后悔来这儿既没带手机也没带银行卡了。

他连赔偿的钱都付不了,蔡徐坤颓然地摊在沙发角,不仅付不了修沙发的钱,好像还又给王子异捅了篓子,又欠了男人一份人情。还不还倒不说,要是王子异回来知道这事儿再跟他生气,气不够再拿他撒气把他狠狠揍一顿,那他还活不活了?

最近的天台在几层?小兔子精想去跳一跳。 

心情比之前更悲伤的,蔡徐坤手里攥着被保洁员拿来客房部经理给的扣款明细单,心中的忐忑速度犹如瞬间拉码提高到一百八十速;因此他决定还是用座机给王子异打个电话缓冲一下,蔡徐坤抑郁地想着,起码兔有兔的尊严,他才不想做撒谎精和王子异胡扯呢。

“喂?怎么有事吗?”

小兔子困困,忙音才响了两声王子异就接通了蔡徐坤的电话,有啥事儿快说啊?

“我 … 就那个沙发 … 他们发现了 …”

王子异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蔡徐坤语带悔意恨不得在电话那头给他跪下,我把沙发啃坏了所以酒店直接扣了你五万块啊啊啊!

五万也还好,没想到王子异听完居然出乎青年意料地冷静还笑笑,你那天啃完我就知道迟早要赔,所以又把押金多押了一点儿。

“你都知道要赔钱为什么不劝我别啃 …”

你要早跟我说这沙发那么贵,蔡徐坤咬着嘴唇眉头拧成了疙瘩,我真的就不啃了,我保证!

我劝了你没听不是,王子异反倒语气很温柔地安慰起蔡徐坤来,但你啃就啃,也是因为我惹得你心情不好,所以我想如果啃沙发能让你心情好的话,那你想啃就啃吧,不碍事。

“王子异 … 那 … 那你挺好的 …”

我这一周都不损你了,蔡徐坤吸吸鼻子再伸手摸摸自己的兔牙,不,我这个月都不损你了!

你还是损我吧,王子异在电话那头哈哈哈地笑起来,没你怼我还真不习惯,而且我有别的愿望想你帮我完成。

小兔子精蔡徐坤傻愣愣地握住话筒,啥呀?

“小兔子困困,再把耳朵变出来给我看如何?”

滚蛋,蔡徐坤恶狠狠地扣掉电话,你坤哥永远是你坤哥!变兔子耳朵卖萌什么没可能的!



而调侃蔡徐坤归调侃,他这个受惊吓之后爱磨牙的习惯却被王子异实实在在地记在了心里。

影视城在离主城区蛮远的郊外,逮着拍摄的空隙王子异和团队副导演一起回了趟市中心拿样带,顺道逛逛宠物店,想看看能不能给他认识的这只小兔子买点磨牙的小零食什么的。但左看右看王子异又觉着或许宠物的口粮不合适已经成精化形的蔡徐坤吃,男人便又去了母婴用品店,专门找了胡萝卜味的婴幼儿磨牙棒带回去,在副导演诧异的眼光下拿了两袋还不够,一琢磨便又买了一大堆。

困困,坤坤,小兔子坤坤。

一路上王子异坐着车心情都特别好,甚至愉悦地吹起了口哨。

他这就偷个弯儿把这些小零食都先拿回酒店去,王子异想着,给小兔子精看见一定超级开心吧;指不定蔡徐坤一开心还能给他变个兔耳朵,再开心一点还能给他现原形,王子异越想越觉得生活美好有滋有味,恨不得立马就出现在蔡徐坤面前告诉他“快谢谢我吧”——

“子异,你跟我说实话 … 你是隐婚了吗?”

你买这么多婴儿用品带回酒店,憋了一路疑问的副导演欲言又止的,难道是夫人带着孩子 …

等等?哪有夫人?哪有孩子? 他只有一只需要磨牙解闷的小兔子罢了!

怎么可能,王子异眼睛非常不自然地往左边瞥,我自己喜欢吃呵呵呵,突然就,喜欢吃呵呵呵。


另边厢蔡徐坤午觉才睡一半,就被王子异的连环响铃所吵醒。

你下来拿一下东西,王子异在电话里说,我本来想拿上去但还有事,方便的话你来帮忙拿一下?

好喔,本着欠钱未还的歉疚,即便浓重的困意仍未消去蔡徐坤还是整整衣服趿了拖鞋出门去帮王子异拿东西,你等等再有五分钟我就下楼哦。

啥啊,见着男人把一大包粉色塑胶袋塞他手里匆匆忙忙就走掉蔡徐坤还打哈欠呢,你这打劫了哪家商店哇。

“唔 … 真的好困 …”

电梯才乘一半,准备打第三个哈欠的蔡徐坤好像发觉到什么不对;哎,蔡徐坤这下可睁明白眼睛了,他的口罩呢?难不成他这一路走下去都没有带口罩的吗?

完蛋,蔡徐坤拎着那一大包粉色的塑胶袋在电梯里绝望地蹲下身抱头,这下一楼蹲守剧组花边新闻的记者肯定会在电梯口堵他了,绝对的。

无独有偶,好的预感之于蔡徐坤从来不准,坏的预感却样样皆灵,电梯门叮地一开他的眼睛就快被蹲点媒体记者的相机闪光灯闪瞎了。蔡徐坤看这里看这里,短短的走廊一路都有人叫他,你是蔡徐坤吗?你就是蔡徐坤吧?蔡徐坤先生请问您拿着这袋母婴用品去做什么啊?

他怎么知道这是来干嘛的,蔡徐坤的心里和脚底一样火急火燎的,他恨不得马上拔腿就跑,但是光脚穿着拖鞋他想跑都不能跑。而且他还就只带了王子异的房卡,蔡徐坤越想越惆怅了,这简直跟大庭广众之下宣布自己和王子异有一腿有什么区别啊!

嘀,能干不能干反正他都干了,蔡徐坤把套房门打开再在一片咔嚓声中迅速合上,这都啥啥倒霉催的呀。




王子异,蔡徐坤,秘密生孩子。

当知名导演王子异在片场刚刚导完新一节的剧本桥段,打算进行到下一章节的时候,差点就被助理拿来给他看的平板电脑上的实时微博热搜吓到一口水呛喉头上不来气。

这啥玩意儿?怎么会有这玩意儿上热搜的?谁能给他个解释?

我看看,王子异翻着自媒体账号发出来的实时图片,再望着上面头发乱蓬蓬赤脚趿着拖鞋面容惊惶的蔡徐坤,再想想蔡徐坤提着他给买的磨牙棒的袋子,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根本不明白 ——

他只是给蔡徐坤买了十包磨牙棒而已啊,怎么就扯上他和蔡徐坤秘密生孩子了呢?

“那个,你,你不觉得要跟我聊点什么?”

咋回事儿,王子异当即就给酒店套房的座机回拨了电话,就之前你不还住的好好的没被拍到吗?

那是之前,蔡徐坤脑袋无力地靠在床头连用手扶电话柄都没劲了,我很困忘带口罩了,所以我 …

“所以我一急,他们问我是不是给孩子吃,我好像说了嗯 …”

我觉得你应该不止说了嗯,王子异叹口气,接着解释,我需要个合理的解释。

“然后他们问我俩是不是住一间 …”

那显然是住一间,王子异想都不用想,蔡徐坤都拿的他的房卡不进他门进谁的门。

“然后他们问我俩什么关系 …”

那显然是正常的符合核心价值观的兄弟情啊!

“然后他们说我给你生孩子 …”

呸,蔡徐坤一慌张就舌头打结到语无伦次,然后,然后他们说是不是我们俩的孩子。

对啊,蔡徐坤越想越委屈,这些记者都什么常识,他是公兔子,哦不他是男演员,怎么可能生孩子!

行,王子异敲了敲脑袋定定神色,接下来的热搜我处理吧,这两天的外卖都我带回去,为了安全起见你也别再出门了,能做到吗?

能,依稀能通过话筒听见蔡徐坤又开始郁闷地啃床头柜,嘤嘤嘤,你说啥都行。

“别嘤嘤嘤也别自责了,也别啃床头柜,指不定那比沙发还贵呢。”

去把我给你的袋子拆开,王子异舒口气跟蔡徐坤又说,尝尝看你喜不喜欢吃,如果不喜欢我改天再去买别的口味。而且热搜上就上了,王子异也说,权当为我电影宣传吧。

王子异真是世间难得的好人啊,蔡徐坤扯开一包磨牙棒闻着那香甜的胡萝卜味眼泪哗哗的,总被他坑还不怨他,还怕他郁闷给他买磨牙棒吃,真的大好人!

他要跟王子异配对,给王子异生一窝小兔子!

呸,蔡徐坤觉得自己最近肯定是睡太多晕坏了脑子,怎么时时刻刻都记不住自己是只公兔子。


【静悄悄的玫瑰羞答答地开】:想嫁对吧。

【静悄悄的玫瑰羞答答地开】:很想嫁对吧,我没说错吧?

边吃磨牙棒边拿王子异给的IPAD用小号偷偷刷微博的蔡徐坤突然收到一条未关注人私信,你怎么找到我的?

【静悄悄的玫瑰羞答答地开】:仙人自有妙计,托热搜的福你的狐狸精老板可是差点要给我跪下了。

他又不是不知道我这阵子渡劫,蔡徐坤撇撇嘴颇为不满道,发生这种意外的事情我也不想啊。

【静悄悄的玫瑰羞答答地开】:所以过了这么久王子异睡你了吗?

有睡啊,蔡徐坤扳着手指头开始数数,我们每天都睡一起,都三个多星期了!

【静悄悄的玫瑰羞答答地开】:… 那不应该啊为啥我看你还在渡劫的名单上挂着大名呐?

不是吧,蔡徐坤新拿的一根磨牙棒直接扔出去了,你逗我玩的吧?睡这么久现在告诉我没有用?

【静悄悄的玫瑰羞答答地开】:不不不让我想想。我觉得应该是你理解错了“睡”的方式。

【静悄悄的玫瑰羞答答地开】:不是盖棉被纯聊天懂不,拿出你第一天找他的气势懂不?

不懂,蔡徐坤回想起之前被摸尾巴的阴影都想二次尖叫,完全不懂你啥意思。

【静悄悄的玫瑰羞答答地开】:那“睡”在人类的流行词里叫“Doi”你懂不懂?

好像懂,小兔子精揣着明白装不知道,但是你为啥要跟兔子解释人类的词语。

【静悄悄的玫瑰羞答答地开】:那你们兔子的“交配”你懂不懂?再不懂我也救不了你。

【静悄悄的玫瑰羞答答地开】:反正这限期没几天了,要不要他睡你你自己考虑,如果决心不干被雷劈是板上钉钉的,我最多跟雷公求情给你劈好看点儿!

呜呜呜,蔡徐坤眼见着给自己私信完毕土地婆玫瑰的聊天窗口在金光中慢慢消失,他才不想被雷劈呢!

为今之计,小兔子精蔡徐坤戚戚焉地又往嘴里塞两根磨牙棒悲壮地咬断,看来只能主动主动再主动地去引诱“真心人”王子异来彻底睡他了。


点我继续

点我继续备份

AO3备份(点进按PROCEED)


除去几个和王子异不熟的,除去几个眼色短路的,片场约莫所有人都能看出近来王导的心情十分美丽。

准时开工,准时放饭,准时收工,就连一贯严格的拍摄教导都变得春风化雨,实在不得不让人新生惊奇。

但毕竟碍于面子,当然也是没有人敢再问王子异关于一周前热搜上的那件事;也是,大家私底下议论议论却也都散了,谁会相信两个男的,还是一知名导演一当红演员,豁出排面去秘密生孩子啊,脑子坏掉了吧。

而或许他的脑子真的给蜜糖泡傻了,王子异喝白开水都觉得有甜味,再想想套房屋里长耳朵毛茸茸不愿意起床睡蒙蒙还跟他撒娇的蔡徐坤,王子异恨不得赶紧把手里的剧本拍完就火速赶回酒店看他的小兔子精去。

“哎,导演,你这脖子上是什么?”

午休之后机器还在调试,一位影视城本地的工作人员路过他们帐篷,无意中看见王子异圆领T恤露出脖颈上的半抹月牙印痕,连忙问道您最近招惹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没,王子异神色略微犹豫后恢复平常,他并不想把蔡徐坤暴露出来,我住五星级酒店能碰到啥啊哈哈。

但你身上有妖精的印记,工作人员严肃的神情似乎并没有在跟他开玩笑,我劝你还是慎重些,马上去请高人帮忙把这些邪佞都挡掉为好。

印记,王子异闻言摸摸脖颈的紫色印痕再问道,被妖精给了印记会怎样?

“妖精平常并不会随便寻人进行印记,如果有,无非是他们要历经生命转化的渡劫 …”

“而被妖精给予渡劫印记的人,一经完全渗透,即会把这只妖精本该历经的天劫,转嫁到这个人身上。”

“一旦某个人被成功印记 … 轻则灾祸缠身,重则短折而死啊。”

呃,王子异思忖良久可是把自己为难住了,要不,要不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

好,工作人员唰唰唰拿笔给王子异的手心写下一串号码,不用谢,我姓毕。


Tbc.


PS:放心了接下来不会虐只是皮一下而已

评论(58)
热度(841)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