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异坤】今夜微醺

※ 现实向

※ 一个红酒味儿的道具车

※ 大概是九月初那面墙亲亲热热的小情侣



王子异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把公寓门打开的时候,屋里只有蔡徐坤一个人。

他组合里的优秀队长,平时日夜相对的熟悉室友,他喜爱的恋人,他柔软可爱的小宝贝,他的蔡徐坤。

蔡徐坤的面前摆着一瓶冰镇了的红酒,因为等待的时间有点长所以冰桶里的冰有些微微融化,青年倒也不急,一杯又一杯地倒着喝,喝到大脑晕乎乎,喝到整个面庞都是玫瑰旖旎的粉红色。

“怎么自己喝 … 不等我?”

王子异过去夺了蔡徐坤手中的高脚杯,将剩余的三分之一酒液一饮而尽,再用手掌抚摩那明显已经开始变烫的脸颊,下次别一个人喝这么多。

等你嘛,蔡徐坤抬头望男人一眼笑了,新染的黑发衬得眸子晶晶亮亮的,我都等你一天了诶!你回来好晚!

行程赶得紧,王子异拉开蔡徐坤身旁的一把靠背椅坐下,我都是紧赶慢赶好说歹说,杰叔才放我回来住一天的。

“就你忙,搞得我不忙似的 …”

蔡徐坤胳膊肘锥一下王子异的肩膀,继而不满地抿唇,还不是实在太久没见了嘛!

好好好,王子异看自家恋人这般无理地撒娇可爱也不想再跟他争,便也随了想念的心愿,揽住蔡徐坤的窄腰让他舒舒服服靠在自己怀里。吃饭了没,王子异的手再去摸蔡徐坤的小腹,让我看看有没有吃饱。

当然有,蔡徐坤还撩起靛蓝的牛仔外套给男人看白花花圆鼓鼓的小肚皮,吃好多,吃超级饱!

嚯,王子异捏捏青年的下颌同他调笑道,怎么改说“超级”了?以前不都“糙多”、“糙可爱”么?

“还不是你天天取笑我普通话不标准,还连带团里的小朋友一起笑我。”

你真坏啊王子异,蔡徐坤懒洋洋地倚在人怀里还不忘下手很重地揪王子异的耳朵,哪有别人说那样纯良!

你就是只大尾巴狼!在其他人面前装好好先生,在我跟前就是大尾巴狼!

是,是,王子异揽着腰把蔡徐坤搂更紧了,再用胡茬剃地很干净的下巴去磨蹭蔡徐坤白皙的颈子,没办法啊因为太喜欢坤坤所以只能暴露本性啦嗷呜 …

别把话讲这么好听,蔡徐坤自恋人怀里直起身又倒新一杯红酒给王子异,你来晚,你要罚!

没问题,王子异接过杯子又是须臾间毫不犹豫地喝光,甚至喝到一滴都不剩的程度。王子异又把喝干净的高脚杯倒过来给蔡徐坤看,还要不要再罚?

我不,蔡徐坤径直拿过酒瓶直接灌一口,再摆摆食指示意王子异,才不多给你。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酒要这样才好喝?”

蔡徐坤胳膊伸过去揽住王子异的肩膀,再面抵面地靠近他,直到两人彼此呼吸温热的交促。

你今晚回来半小时都还没有亲我,蔡徐坤柔软的唇珠抵住男人的薄唇一点点地亲他,再把红酒的芬芳一点点地向王子异嘴里渡;你对我厌倦了吗,蔡徐坤和王子异实在离地很紧,能感觉到他纤长的睫毛在他脸上扫,我生气了。

见到你太开心我忘了,王子异大手抚着蔡徐坤的后脑笑,再握住青年手腕侧处用牙齿咬出一抹明显的桃红色印记,痛不痛?

“ … 待会儿你可要比这更痛。”

才不痛,蔡徐坤凶巴巴地把手腕扬过去强迫王子异帮他吹,我才不痛!

“我不仅不痛 … 我还爽得很。”



有点微醺酒醉的蔡徐坤比平日里更活泼,却也比私底下更黏人。

短短的一段从别墅客厅到他俩卧室的路程,又要王子异抱,又要王子异背,手里还握着那没喝完的红酒瓶,折腾了十多分钟才到。诶嘿,王子异把蔡徐坤放平让他摊在床上的时候这家伙还嘿嘿地笑,你累不累呀?

子异你累不累,蔡徐坤皱皱鼻子笑地奸诈极了,我给你捶背。

不用你捶,王子异说着边拉开皮带边脱上身的白色卫衣,你自己先玩一会儿,我得去洗个澡。

“非礼勿视啊这位朋友,你怎么总在咱们寝室也都不知道避忌的 …”

蔡徐坤一面假惺惺地捂住眼睛,一面手指缝扯地溜大地观察男人较日前更加健美的背部肌肉。真好看啊,蔡徐坤想他的脸本来喝了酒就很红,现在应该比之前更红;转过来嘛,蔡徐坤心里较之前更加羞耻地想,明明你就胸肌也很好看诶 …

我想想还是觉得这衣服太紧,王子异脱下卫衣抖展后还当真转身过来了,你愣什么神呢?

“可能我最近健身又增肌了,等下我放洗衣机里洗洗甩干给你明天带走?”

我才不穿你的衣服,蔡徐坤撇撇嘴低下头继续玩手机装发微信,肩膀不合适老被人看出来。

一个月之内被抓到三次和你同款,蔡徐坤意难平地又瞥王子异一眼,Justin之前都取笑我了!

那真不要?王子异点点头把衣服又叠好,那我等有空问问农农丞丞和彦俊 …

不行,不准,蔡徐坤这回倒是耳尖眼厉了,你不能给别人!你只能给我!

好吧好吧,王子异也是拿他没辙,就把卫衣又拿起来搭在手臂上往浴室拿,那我洗干净给你?

这还差不多,蔡徐坤心情颇好地抬手还给男人扬了个大大方方地飞吻,快去宝贝儿,我等你!

“瞧你这一出出都跟谁学的 …”

王子异系好浴袍带子拿上换洗衣物就进了浴室,那我去了。

喝酒喝到心情荡漾,许久未见的恋人又再逢身边,此刻蔡徐坤的心里可谓是百花盛开一夜齐放般地美丽。他刚挪到床头边想再喝口酒,手机弹出一条新微信,是尤长靖发给他的。

“用了吗?就我推荐你的东西?”

我和某人试过真觉得蛮不错,事实上蔡徐坤还是有点佩服尤长靖能够将如此羞耻的话题搬到台面上来和他一本正经地聊;我们也觉得你和子异太没有情趣了,尤长靖又说,就也给你们送了一个。

听说你俩今晚都回公寓了,仅是文字聊天都能感受到尤长靖热忱的星星眼,不如试一试好了啦 …

我会,蔡徐坤回想今早在他第一次拆开这礼物时羞耻到咬牙切齿,可此时此刻又被好友说了一遍之后却莫名地心中有种痒痒的悸动:

要不我就试一下吧,蔡徐坤打一行删两行地回尤长靖说,却也像在劝自己,我就试一下!

好的,尤长靖笑眯眯地贴了个笑地讳莫如深的表情后匿了踪影,如果觉得不错记得跟我反馈喔。


点我继续

点我继续备份

AO3备份(点进按PROCEED)


蔡徐坤买了两只小狗崽的玩偶,在隔天起来想要王子异带一只走。

不带,一贯温柔妥帖的王子异字正腔圆地拒绝他,看上去好幼稚,不符合我顶天立地的A爆画风成何体统呢。

收拾好酒瓶酒杯和两个人的箱子,给蔡徐坤揉了揉脸又顺了顺毛,还不忘在离开房间前再给睡得迷迷糊糊的蔡徐坤一个结结实实的早安吻。我走啦,因为要赶行程王子异实在等不及自家恋人再起床,今天要穿的卫衣和裤子有帮你放好,就在床头柜旁边的矮凳上。

“唔 … 好 …”

蔡徐坤睁开半支眼和男人告别,模糊的视线随便扫一眼就看见还放在床头柜上的小狗崽,想要讨娇的心情瞬间沮丧了大半,即又把头埋到柔软的被褥里去了 ——

他还是嫌弃他幼稚,蔡徐坤郁闷着郁闷着又开始睡回笼觉,却在半小时后被组合群里接连不断的消息所震醒。

你们看到子异哥的饭拍了吗,Justin发了无数个“嘿嘿嘿”和嘲讽表情包,那什么鬼的搭配啊哈哈哈哈哈!

什么东西,蔡徐坤挠挠头再把手机按亮,将信将疑地把黄明昊发出来的王子异饭拍图耐心点开:

只见王子异一袭酷帅黑衣的休闲风衣口袋上,一只格格不入的棕黄色小狗崽,伴着王子异掩在口罩下的弯弯笑眼,一道朝他温柔地示好。

嘿,见蔡徐坤起床了尤长靖连忙发问询过来,昨晚过得怎么样?

哈哈哈你看我男朋友,怎知蔡徐坤完全乐呵呵地答非所问,他好傻啊 …

“他好傻啊 … 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他啊。”


若我想要一场永不散场的约会?

那便赠你一次永不止息的爱情。


END


PS:是香水名字哈 Annick Goutal的叫“今夜或不在”又叫“微醺玫瑰”我合一起了。总之是一支,就,挺欲的香水,红酒味儿的玫瑰,所以先给自己喝上头再开个车吧。


评论(16)
热度(730)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