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异坤】合欢

※ 半现实向HE

※ 有车 / 一发完

 

 

 

 

01

 

人生如戏,你的生命是在演哪出?

 

苏丽珍很喜欢这栋建筑。

青瓦灰墙,带有黑色钩饰的长围栏,矮篱前匍匐着毛绒粉刷似曼陀的红色花朵。

她在计程车上接覆到所需访问艺人的经纪电话,自手袋中拿出录音笔调试,车窗摇过明黄路灯间,又掏一副黑框镜戴上。苏丽珍又掏那本红色小牛皮记事簿,扯直红线翻阅至中后半,细细再熟一遍访问流程。

今天的主人翁是“蔡徐坤”,一位在十年前红极一时的耀眼明星。

彼时的苏丽珍还在新闻系读书,偶听当时热爱八卦边角的室友谈过,却也未给甚多注意。

自毕业后她成绩优异,录取至港区最知名的星报工作;一路有着前辈周编辑似是伯乐般提携,两年之内竟也能发展到颇为知名的采访记者。也是在一月前,苏丽珍收到蔡徐坤工作室的邀请,款金丰厚言简意赅,望予以蔡先生个人传记撰写,若能接洽不胜感激。

苏丽珍对蔡徐坤并无些许好恶,便就淡淡应下搭车过来。

她只带一件薄外套,录音笔和Laptop,因为所有后续尽由包办。蔡徐坤的经纪人在电话里说,但凡您来,我们皆会给予最好。

他也没说谎,眼前矗立在苏丽珍面前的公馆式建筑便是了:

装修清雅而气派,连瓷砖都能看出是顶顶的好货;地处影视城毗邻,守卫安稳,也不必担心有多隐私泄露出。就连进门,助她提包的门童都在夸赞,小姐好眼光,我们这栋是古董嘞。

Checkin过后,工作人员请苏丽珍在大堂的沙发坐定;她觉得不妥想问,助理便又解答,苏记者毋须担心,工作室已包下整整四层。

排场或虚荣?

还未见过蔡徐坤,苏丽珍即对他略感不满——

无妨,她也想着,且他和工作室想要的,也只是个被辞藻堆砌、言容华美的蔡徐坤吧。

苏丽珍抿口桌边的柠檬水,明星么?

总归是让人失望的。

 

蔡徐坤回来的比她想象的要更早一些。

他仍着戏服,是苏丽珍之前有过了解正在拍摄的民国剧;用料考究的绸缎马甲,下身佐以白色西裤,黑灰的衬衫搭配,头发是深色,面目依旧文雅俊美。

苏丽珍报以友好的微笑看他,看不出你三十岁。

久等,蔡徐坤也伸出手跟女记者握,那你一会可得深刻看一看了…

二人谈笑间,苏丽珍按开录音笔。你是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人设,她又把暂停键按下;如果需要跟往常一样,苏丽珍说,那直接请工作室把资料邮件给我,两周内即可做一份满意的答卷,也不必再让你多浪费无用的口舌。

不,蔡徐坤答,我能请你来,自然不再需要描绘者。

蔡徐坤从前不抽烟,苏丽珍晓得;可眼前面对的这位,此刻却点起一根吞云吐雾,烟头星火间明明灭灭不见停歇着。苏小姐,蔡徐坤在青烟间抬眸。

“苏小姐,听听我说的吧。”

 

 02-03


点我继续一

点我继续一备份 

(内容一样随便点一)


04

 

苏丽珍切换录音笔按键录下一段音频,能提王子异么?

按我整理的时间线来说,女记者翻阅手边资料后微笑,言辞一如既往地犀利,你们应该做过一段时间的好友;还有边角小报传说你与他后期交恶,苏丽珍瞳眸又抹一层颜色,但我是不信的。

还好,我和王子异现在也是朋友。

蔡徐坤到底是历经沙场历练地金牌艺人,匀气语速回答地滴水不漏,生活太悠闲大家总在发散思维而已。

OK下一个问题,苏丽珍用红笔在采访表上作完记录,那能说说近年在传的您与在所属公司的某位高层有染吗?我们星报是正规媒体,在此辟谣也是好的。

苏小姐,蔡徐坤又笑,摁灭手中烟头,也未吩咐助理添茶,亦不再解释。

苏小姐,蔡徐坤说,你今天的问题限额用完了。

 

第二天的蔡徐坤满戏,苏丽珍寻不得采访时间,在公馆等至晚八点仍不见他归来,即也放弃当日行程,略施妆粉打扮去周边寻酒喝了。

在酒吧外,苏丽珍的高跟鞋意外踩到一只古董火机。

她唤身前的那位男客人来捡,被告知是其恋人的周年礼物,感恩之间也送杯酒予她喝;二人谈天说地,昂言阔论,竟也生出几分惺惺相惜。啊,快至十点的时候,男客看表忽然告歉要走:对不住,他说,我这边还有大演员的剧组在跟,是很重要的夜戏。

真巧,苏丽珍簌地萌生出某种莫名的第六感,我也是相关从业,能讲名字吗?

男客没有明说,大概给苏丽珍做了个口型,但苏丽珍看清楚了,他说的名字是“王子异”。

女记者再抿一口酒,想到蔡徐坤之前同自己说过的关于采题中“不切实际的梦想”。

其实我很喜欢冰淇淋,那大概是她第一次见到蔡徐坤笑地那样放松好看,我拍过很多支牛奶广告,却并不能拥有一辆冰淇淋车…

我很想要一辆透明的冰淇淋车。能边走边吃,还能打开顶篷看星星的那种。

哎,苏丽珍连忙跳下长木椅再把那人拦下,王先生的保姆车是什么样子?

黑的啊,男客很惊讶,就一般明星都用的那型车,不过我老板顶配,全黑的!

喔晓得,苏丽珍得到确定却不由地失望起来,谢谢你。

 

酒过三巡,带有微醺醉意的苏丽珍不想回去。

她将高跟鞋脱下拎在手里,循着花的香味闭眼乱走,兴致回来再次睁眼,掩在一盏昏黄的路灯下,女记者似是有缘看透了蔡徐坤的秘密:

苏丽珍望见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在远处的花田里停着,顶篷是全部打开的,周边做了好看的玻璃侧壁,萤光蓝的星线蔓延开来,如同一朵巨大的合欢花于午夜开放。她也看到两个人在车中拥吻,一个人影拿着冰淇淋,可她不晓得那人会不会有同蔡徐坤一样好看的笑容和闪亮的眼睛。

他们是一对如胶似漆的爱人,他们早已在一起了。

苏丽珍从包中摸出录音笔,一节一节地删掉了所有言之无味的访问内容…

她再也不需要了。

 

 

一周之后,“星报”编辑社。

周慕云拿着蔡徐坤工作室快递来的演艺经历资料交给苏丽珍,早知他们想要如此掌控概念就不需劳烦你多跑,模式化的明星传记又怎要你专门用心写?

是啊,苏丽珍笑着答他,下次再也不会接…

很久之前周慕云尚做记者的时候采访过王子异,他的那期剪报苏丽珍还做过:

没有人懂我的爱情?

又能怎样呢,这个英俊的男人说,我自己懂就好了。

 

她的手指在键盘上跃动,光标闪烁起伏,依照规律循言遵字地描写着:

中规中矩的蔡徐坤留给观众,苏丽珍想——

而真正的蔡徐坤,便依照他故事里温柔地讲述那样,和那辆冰淇淋车一起,留给王子异吧。

 

 

 

END

 

PS:祖马龙的合欢花香水,英文Silk Blossom,丝绸般地温柔盛开;以及写这篇文的时候一直在想花样年华就又去看了一遍,推荐王若琳版本的当BGM应该还不错 … 就,如果你喜欢之前的香水系列,希望也会喜欢这篇不太一样的啦。(那啥挂了私信/留言都好)


评论(45)
热度(799)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