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毕侃】幻欲

※ 偏现实向 / 有尺度的ASMR车

※ 时间线有改动 / 一发完



 

李希侃是在直播回程的保姆车上收到毕雯珺的微信的。

毕雯珺的彩色蜡笔小新圆头像一个又一个地蹿出来,行程有结束吗?

诶你好烦,李希侃挠下口罩却又忍不住笑意,关你什么事啊。

文字一发过去李希侃就认为毕雯珺肯定会跟他杠,因为他觉得毕雯珺最近非常爱吃醋了。譬如他去国外弄宣传,还有最近拍的杂志,都惹到这位“老人家”不少地脾气。开始李希侃觉得可奇怪了,但想想却又不奇怪,也对,在大厂的时候他俩天天形影不离,而今十天半月才能见一面,也难怪他的恋人总爱吃醋。

想到这儿李希侃又给他发个小狐狸亲吻表情过去示以安慰,啾啾啾。

可毕雯珺到底是天蝎座的高段位,又一句简单回复过来就把李希侃镇住了:

“我也在北京。”

高明如毕雯珺,甚至都不说“你来”抑或“你不来”,直截了当一句“我也在”。

李希侃往上翻一翻男人告诉他的行程,明明此刻的毕雯珺应该抵达仁川并不该跟他在一块的呀。

哎,李希侃有点激动却又不好问他,额前毛绒绒的黑发都被自己的手又揉上去。那你在哪儿,他刚想问毕雯珺,可那边却也像能看到他心思似的又推送过来,我在我们家。

他的高个子恋人一点都不傻,多会说情话啊;无论是之前的“我在”,又有后来的“我们”和“家”,无一不似一块块柔软的蜜糖自李希侃的瞳孔砸入他的喉管,再扰地他心波荡漾。

于是又一个红灯拐弯停车的时候,李希侃悄悄咪咪地就把手举起来了——

那个,就,李希侃白皙的面颊都憋红,我想在这儿买一点东西,一会酒店我自个回吧。

也行,经纪人看看路途距下榻不远便应他要求打开了车门,那你注意点安全早点休息啊!

没问题,李希侃戴着口罩跃下去站在路边跟队友们挥手,再见再见!

保姆车再启动,余明君问罗正,刚才在后台吃了两盒杯面的是狐狸吧他还要买啥?

嘘,罗正拂一把好友肩膀示意他噤声,是去见蜡笔小新啦。

 

李希侃是去见蜡笔小新,并且见的路途上有一点开心。

他招了辆计程车依着毕雯珺给的定位说了地址,坐在后座再把车窗打开,会感觉到有坚厉而又温柔的风循着窗吹进来。李希侃是南方人,或许不大习惯北方春天温差骤大的天气,他觉得就像他家乡温州的五月天多好啊,连夜晚都是温温暖暖的。

不像廊坊,也不像北京,曾经总会让他觉得好冷,却不是现在。

是因为有毕雯珺在吗,李希侃不清楚;但起码毕雯珺的存在好像让他改变了日存已久的习惯,觉得行程再涉天南地北也无意义。他再低头,手机里的播放器刚好顺到一首轻柔的歌,是《旅行的意义》。

却说不出什么场合我曾让你动心,李希侃边跟着唱边改歌词,说不出行程的意义…

而后手机叮地又收到毕雯珺的来信。

快到了吧,毕雯珺这回是直接发的语音,我等你。

嗯嗯,李希侃掩在口罩下的薄嘴唇弯起弧角,刻意压低的咽喉仍是不破的奶音,马上到啦。

李希侃真的很开心。

开心着开心着,就揉了一根很痛的睫毛戳进眼睛里,不开心。


点我继续

点我继续一备份

AO3备份(点进去按Proceed)

(内容一样点一任意)


事后夜宵,毕雯珺下厨给他俩煮汤圆。

李希侃垫个枕头坐在椅子上,望着毕雯珺在厨房中忙忙碌碌的身影,突然感到有点心酸又有点幸福。

老毕,李希侃就那样背对着他慢慢讲,其实我现在都觉得,遇见你认识你就跟个梦似的——

我认识的你是真实的吗?又或者我们在一起是不是真实的?

就很烦诶,李希侃干脆趴餐桌上,我就总会觉得是我在幻想。

你觉得我不是吗,毕雯珺转眼间已端着两碗汤圆出来,等凉一会吃,我怕烫。

小侃这么可爱,男人挝一把李希侃的红耳朵,我才会时常嫉妒那些接近你的人,怕什么时候我不够好,会让你被别人抢走。

嘿嘿嘿,李希侃不好意思地又软软趴下,不会不会绝对不会的。

毕雯珺拿起汤匙舀一颗汤圆,再将其吹凉送到李希侃嘴边,来吧我也给你吃颗定心丸。

李希侃笑地眯眯眼把头凑过去,什么呀。

 

“我和你之间不存在幻想 …”

“因为两个人心有灵犀的幻想,那就是真相。”

 

 

END

 

PS:每次亲友们想看都是我司机我觉得卜行 … 那啥都挂了照例评论/私信

评论(25)
热度(487)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