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又平静如水

【异坤】爱神

※ 偏现实向 

※ 伪直男互掰 / 甜一发完

 

 

 

 

01

 

凭心而论,蔡徐坤其实真的想不太起来他是怎么打破那瓶润肤乳的。

白色磨砂的瓷瓶子,外形是长翅膀的小天使,就连按压汞都是桃心的形状。他才洗完澡,也没想抹,只是好奇这物杵在盥洗台的角落似是从前没见过,便伸手拨它过来看,怎知大理石台面有水打滑不慎将瓶身磕了一下,小天使的半块翅膀碎掉了。

哎,蔡徐坤捏着那柄裂开的羽毛尖有点尴尬。

这是王子异新喜好的牌子吗?还是说他打算买来送给别人的?但礼物放在浴室也不太应该啊?

痛定思痛,蔡徐坤决定开门去卧室里间拿手机扫条码;最好能买到喔,他边伸手扭门把边想,同城送还要两个小时也不知能不能在他的室友回来之前补齐赶上…

怎知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他还没完全扭开浴室门,即听见背后有悠悠地声音传来:我让你走了吗?

蔡徐坤闻声背脊一凉,咬紧牙关颤着身体再转回去,你你你谁啊?

“我我我在这儿呐。”

只望着一个小人儿坐在盥洗台镜子前的香皂托上,你又没瞎!

蔡徐坤揉揉眼睛再看,感觉这小人儿有点眼熟。中分的半长发垂下两绺,眼睛妩媚下颌尖尖,头上戴着的蓝色三角形小帽子底下还有系带… 如果这不是在百分九组合巡演结束的艺人公寓里,他会觉得是在梦回某个大型捣蒜传播现场。

青年捏了捏自己的脸颊,再上去揉一把小人儿的帽头头,你是周锐?你啥时候变成魔法少女的啊?

哪门子魔法少男少女搞不清楚你们人类的品味。

小人儿抬眼也看他,脸上的表情带着鄙夷;我是仙女教父,他说,主要业务范围涉及太广一时半会也跟你解释不清楚,但你得明白一点,你惹到我,我很生气!

周锐,蔡徐坤舒口气叹道,我可能是在梦里吧但你也别整我啦。

这位朋友你的理解力可能有问题,小人儿干脆从香皂托上跳下来走到边沿跟他说话,神没有名字!

哎,蔡徐坤又锤了自己两拳发现还没能打破幻象感到有点沮丧,即破罐破摔回应,想怎么整我周锐你说吧。

嗯我想想哦,让我想想 …

周锐扭啊扭,腰背再扭啊扭从身后掏出一个魔法棒。

星芒的顶端带有霓虹的颜色,他再拿施法的那角对着青年的食指指腹点了一下。

听说过玛琳菲森吗,周锐这位老神仙倒是很紧跟潮流了,我决定给你下个有限期的咒语。

哈,蔡徐坤整个坐马桶盖上都放弃挣扎了,来你说说看。

“自现在这一秒开始,二十四小时之内,你出门遇见的第一个人会疯狂地爱上你!”

换一个吧,蔡徐坤瞥周锐一眼,我觉得爱我的人挺多的比如你也喜欢跟我玩不是吗…

不不不,周锐的魔法棒又划下一道光弧,怎么能把我的魔法和那些凡人感情相提并论呢——

我说的是啊,周锐嘴角抿起一道斜笑后在白雾中消失,我说的是,刻骨铭心的爱情!

 

余音绕梁三分钟不散,这位仙女教父来得奇走得紧比龙卷风还快。

蔡徐坤咔地扭开浴室门,再扭开排风扇,他觉得刚才很可能是因为其中蒸气太热使得他几近晕倒,所以看见什么都不奇怪吧。

不过也不能完全不信,蔡徐坤摊在床上想,那瓶摔破的润肤乳可还是好端端摆那儿呢。

但幸运的一点,也算行程给他的幸运。百分九成员们结束巡演之后大多回家探亲,他们这层和香蕉娱乐的两位同住,一个马来一个台湾三天之内都未能回来;至于他的好友兼室友王子异也在母亲的催促下回了山西,据他俩昨晚聊微信的情况来看,最快也得明天中午才能到公寓。

没事,没事,蔡徐坤摸摸胸口自我安慰道,只要保持到明天这时不见人就没事吧。

他才这样想着,怎知经纪人的电话说来就来,讲道新到了一盒演出配饰大家都不在,坤坤你可以下楼帮忙拿一下吗?

就放在前台的置物柜那里啦。

那啥,我,蔡徐坤觉得即便解释也会被当作在胡乱发懵,可以好吧。

如果是保洁大婶的话,蔡徐坤一边锁门一边戴眼罩,那我答应给她孙女全套的队友签名;如果是水暖工大叔的话,蔡徐坤坚定地把眼罩拉下覆上,那我就送他一瓶好酒…

总而言之,青年深深吸一口气,再坚定地踏出第一步——

他没在怕的!

 

 

 

 

02

 

蔡徐坤扶着墙,依照之前的记忆循次渐进地向电梯口走去。

也没什么吧,他愈走反倒愈加心安了,看来想要不遇着人,也比他想象中的要简单嘛。他连台阶的位置都记住了,蔡徐坤从未如此感谢过之前排练厅停电遭到过的那次黑暗中排舞,可以让自己凭借着声音就了解位置的大概,没想到却在这里派上大用处。

离电梯口更近,蔡徐坤也越来越心安,脚步不由地变快,却也在不留神中还是撞到一个人。

不说话,别搭话,蔡徐坤摸着墙装作若无其事的小壁虎,还想继续往前走,怎知那人直接拽住他手腕了。

坤坤,男人的喉音又慢又温柔,你为什么蒙着眼睛在过道里乱走啊?

是王子异!

天啊,即便蔡徐坤苦着脸也推不开王子异去拨他眼罩的手,即只能不情不愿地把眼睛睁开,咕咕哝哝地埋怨道,你昨晚不是说明天中午回来吗?

票不好买,王子异解释道,他总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笨理由。

他的室友还把拎着两大兜物件的左手举给蔡徐坤看,我还带了些特产醋给你,蘸饺子特别好吃;还有喔,王子异又摇了摇另一盒配件,经纪人姐姐说帮个忙,就也顺道带上来了!

唉,蔡徐坤拍拍他肩膀,继而说那我走前门给你开门,与王子异目光交错间却也没看出有甚多异样。

子异,虽然如此蔡徐坤却也没放松懈怠,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对劲啊?

王子异边跟在他身后走边把口罩整个扯下笑,坤坤你今天好奇怪!

还好不是什么美丽又可爱,蔡徐坤把锁匙往锁孔里怼,顿时心里重石落地。

什么仙女教父,什么周锐的刻骨铭心的爱情诅咒啊。一定都是在逗他玩,是他被浴室蒸气撩地幻想,完全不可能存在的。

自我开导到这儿蔡徐坤开心了,嘴唇抿地弯弯再去接王子异手中的行李:

我们晚上吃什么呀,青年完全没察觉到他又软又甜的语气,想吃什么呀,子异。

 

因为王子异带了特产醋回来的缘故,二人商量后打算晚饭吃饺子。

王子异买了牛肉青菜和鸡肉虾仁馅的,蔡徐坤见他回来边拿剪刀拆边不满,你都没买我喜欢吃的三鲜!

Bro我感觉我最近已经不是你的小宝贝了,蔡徐坤扔一记白眼跟他开玩笑,又是跟丞丞表白又是调戏林彦俊的,作为你的老友面对新欢我压力山大啊。

你就胡说,王子异边笑边往锅里加水烧,我是想你总过敏少吃点鱼虾。

但是吧,王子异又叹道,想想没味的你又不吃,还是买一半带虾仁的回来。

坤你总生病,男人揉一把他的头发,干脆把厨务整个地包揽了,啥时候你健健康康再胡吃海喝也不迟。

“这些我来吧,你去玩会手机。”

 

 

王子异有一种神奇的本领。

即便他做饭不能说非常好吃,但他总能把即食食物变着花儿地煮的非常吸引人。

饺子还没透熟,蔡徐坤就给王子异调拌料的酸辣味勾引地饿极了。

唔,王子异用漏勺碰碰锅里的饺子,选了一只煮好的捞上来,刚往蘸料碗里一放,就见着蔡徐坤杵他旁边不动窝。

怎么的,蔡徐坤啊地嘴巴都张开了,你连这点暗示都看不出来我很担心你以后咋撩妹啊。

你这么让人操心我怎么撩妹,王子异用筷子把饺子夹起吹凉再给人捧过去,好吃吗?

拥有异式独特厨艺光环怎么可能不好吃,好吃的都快让蔡徐坤流泪了。可他依然绷着脸装作平淡地怼男人,还行吧一般般啦。

王子异给蔡徐坤夹过两次饺子。

一次是他们还在选秀的时候,一次是现在。成团之后性格温厚的王子异仿佛成了伙伴们的大家长似的,哥哥弟弟都喜欢找他玩;王子异当然不会拒绝,同为朋友蔡徐坤也觉得让他更开朗些是好事,可莫名中心里也会多少产生些意味不明的拧巴。

当王子异变成大家的,那还会不会在某个时刻就只做他一个人的朋友呢?

蔡徐坤觉得身为直男他不应该产生这样的想法,嘴巴却遵循着胃袋的指令摇着白旗开口:

能再给我夹一个吗?

喔,王子异有些惊讶,但很快地又帮他夹了一个,小心点会烫哦…

没事,蔡徐坤咯吱咯吱地咬着饺子馅,却觉得口中甜甜的虾肉却愈嚼愈发地不鲜美了。事不过三,蔡徐坤把王子异的筷子还给他,既然第三次他都完成了——

那就把之前的统统忘掉吧。

 

午夜二人睡下,蔡徐坤的房间还未关门,可他总觉得浴室像有什么在闪光似的。

青年有些怕不敢去,又惧地睡不着觉,只好给隔壁间王子异发了个短信过去,如果你还没睡,能帮忙关掉夜灯吗?

五分钟都没到,蔡徐坤就听见隔壁的房门打开,与此同时他的手机收到王子异的回复短信:

没睡,隔着门缝他明明都看到王子异眼罩都挂脖子上,可王子异依旧温和地跟他说,好。

到底有没有魔法存在,蔡徐坤干脆躺下把薄被蒙头上,现在直男撩都这么迷人的吗。

那一晚什么都没发生,关完夜灯后的王子异睡得很香甜,可蔡徐坤却是在手机记事本里敲下至少一百遍“友谊万岁”才睡着。

 

 

 

 

03

 

一周休假很快地过去,行程再排的时候,王子异和蔡徐坤被分到的,是去最近很火的单元剧《格调的淑女》做客串的表演机会,作为单元女主角的两个追求者特别出演。

对于演戏,蔡徐坤还算有经验;但王子异是多少有些紧张的,因为除MV之外他还从未参加过正式的上星剧拍摄。

安啦,换好戏服之后蔡徐坤安慰他,没事的就把台词记牢自然一点!

王子异结果助理递过来的纸巾擦擦额角渗出的汗,又抹了抹手心,行吧。

半小时后女主角知名演员萧玫瑰也到场,导演便吩咐剧组人员紧锣密鼓地拍摄起来。

王子异没有想到,蔡徐坤也没有想到——

这次拍摄遇到的最大问题根本不是王子异的演技,而是王子异对于蔡徐坤超乎寻常的注意力。

 

第一幕是王子异同女主角示好的戏份,与此同时蔡徐坤会站在女主角的背后吃味。

按剧本走向,王子异的表现理应是腹黑而得意的,可莫名地,看着蔡徐坤醋意劲劲又暗含悲伤的眼神,王子异对着萧玫瑰却是无论如何也抱不下去。

他很努力地伸手将萧玫瑰环起,可胳膊到底也紧不住。

王子异的角色设置是高傲凌厉的,此时他必须致以蔡徐坤一个挑衅的回眼。但王子异不知心里暗生情绪,仅仅和蔡徐坤对望他都难过的不行,怎么还能做到顺利出演呢?

几次CUT之后萧玫瑰举手示意停止,蔡徐坤也疑惑地去看摄像机拍摄画面,方才从中看出了王子异今日反常举动的端倪。

不会是周锐的咒语起作用了吧?不是吧?

蔡徐坤咬了咬下唇,硬是逼作面色淡然地上前安抚王子异,子异别担心…

怎知王子异却握住了他的手腕,边摇晃头脑边努力想清醒,坤坤我觉得,我觉得我今天不对劲。

蔡徐坤的心脏都要跳到喉咙口,哪不对劲?

就,就,王子异的整张俊脸都羞红了,我觉得你今天真的很好看。

完蛋,没辙,怎么办 ——

蔡徐坤傻眼了:仙女教父的咒语不仅有效,还在它最不该生效的时候应验了。

哎,正当他苦于无法帮助王子异又内疚又苦恼之际,导演却发话,小蔡啊这个小王进入不了状态,不过我也想把剧情改改,你同意吗?

啊,蔡徐坤连忙点点头如小鸡啄米,您说您说!

拍多了众星拱月也无聊,导演也是很懂行情,你俩别追萧玫瑰了,你俩一对吧。

啥玩意?认真的吗?

蔡徐坤冷汗都要划到腮下,可碍着一旁王子异沮丧的模样,他即也叹口气认可了。

 

第二幕同样遵循流程开始,只不过剧情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次是王子异拥抱着蔡徐坤,而萧玫瑰则站在不远处恍神地看着。

子异,蔡徐坤跟抚摩自家大宠物似的偷偷抚着王子异的背脊,小小声地跟他说没事哦别紧张我们一会就拍完了;但事实告诉他好像并不需要,王子异的演技像得到了突飞猛进提升似的,整个拍摄中紧拥着他的怀抱抖都没抖过,更别提导演刻意加点过的“久别重逢”和“真爱至上”的感情充沛…

还能再充沛些吗,蔡徐坤感觉他快被王子异抱成一块干海绵了;王子异啊王子异,蔡徐坤的脸背着镜头吐槽,别举铁了力道太重啦!

进行流畅,导演示意一遍通过,两人这才松下一口气。

工作人员递来热茶,王子异上前拿了两杯,转身又遇上女主角萧玫瑰。

啊,萧玫瑰以为男人要给自己,便从他手上拿了一杯,谢谢弟弟。

没关系,王子异笑得又礼貌又文雅,那我再给坤坤拿一杯!

萧玫瑰无言,萧玫瑰叹口气,萧玫瑰满脸黑线地喝完茶就离开了。

一旁的化妆师跟小助理调侃道,你家老王笨的,以后萧姐都不跟他搭了咋办?

你说老王?小助理看看不远处的蔡徐坤悠悠然,老王的心眼里从头到尾也就只有一个人是玫瑰。

 

 

同一天的另一个行程跑完,王子异依旧发烧似的脸红。

待他们回到寝室,他好像已经不能直视蔡徐坤了;不知怎么的,在王子异眼里,今天的蔡徐坤特别的好看,一颦一笑都美的令他心生怜爱;他想靠的离蔡徐坤更近些,却也明白这种过近的距离可能会引起好友的反感,只能仰头靠在沙发上像是只离水的鱼一般大口大口喘气。

子异,蔡徐坤从隔壁公寓把降温贴都拿来了,他的表情很是担心,你不舒服吗?是不是头痛?

没有,咳,王子异挡开蔡徐坤想帮他贴降温贴的手,而后有些绝望地捂住眼睛,我就是觉得…

我就觉得,王子异声音很低,你别害怕,我今天好像对你好感的有点过…

坤坤啊,男人又说,要不今天我出去住,我总感觉留下会吓到你,因为我也不能保证接下来,他再拍一把前额示意大脑,它会继续让我胡思乱想些什么。

蔡徐坤这下百分之百确定是周锐的咒语完全起效了。

没事,他还是把降温贴给王子异贴上,再揉揉他的太阳穴安慰,我会处理的,你别担心——

如果蔡徐坤说的处理,就是顺手拎了王子异健身用的哑铃走进浴室的话。

 

你觉得我会怕你?

蔡徐坤一进去带着土拨鼠帽子的仙女教父就现形了,他再瞥瞥青年手中的哑铃,还是我怕这个?

给王子异把咒语解除掉,蔡徐坤凶巴巴的,再狠劲把哑铃挥一下,不然,不然我就用这个砸你!

“你是对我有误会还是对自己有误会…”

周锐干脆躺在香皂托上了,那个咒语不仅可以减轻,而且也是有时效的啊。

蔡徐坤脸色略缓,可手上的哑铃却也并没放下,那,那你说怎么减轻?

你亲他,周锐是怎么就能把这么羞耻的话若无其事讲出来的,你每天亲他脸颊一下,就会好很多!

靠,蔡徐坤都快把哑铃扔浴缸里去了,我做不到啊!

“那你就只能眼见着王子异越陷越深啰。”

仙女教父小腿扒在皂托边沿晃晃,每一天王子异都会比前一天对你更有好感,这只是第一天哦。

好,蔡徐坤沉思片刻答应他,我可以试试。接着他又问,那时效呢?

一个月,周锐扳了扳指头,最后一天的时候,你得让他心甘情愿地亲你嘴唇,那么魔法就解除啦。

行,蔡徐坤举起哑铃威胁周锐,但如果一个月以后他还这样,我就拿哑铃跟你拼命!

周锐开始觉得他不应该跟人类聊天:

或者说,他再也不想跟这种傻乎乎的人类聊天了。

 

王子异迷迷糊糊地发着烧,突然感觉到蔡徐坤带着干燥玫瑰香味的双手覆在他脸上。

怎么啦,他刚想开口问,嘴唇却也被蔡徐坤的一根手指抵住了。

“接下来我要对你做一件事。”

是很难为情的事,蔡徐坤的声音很小却也很清楚,但你得知道我是为了你好。也别问我为什么,行吗?

唔,王子异的下颌顶着他的手侧点点头,刮的很干净的胡茬像磨砂的小刷子一样蹭过他手心的皮肤。

而后蔡徐坤吻在他右脸,是一个冰冰凉凉可以降温的吻,是一场温柔至极的雨,霎时间将男人心中躁郁的火焰悉数浇灭。

待王子异再睁眼的时候,他发现蔡徐坤的脸变地和他之前一样红。

蔡徐坤扶着他肩膀起身,整个头都快要埋到下巴上去。

我不吃晚饭了,蔡徐坤逃也似地跑回房间关好门,我休息会都别叫我!

喔,王子异淡淡应一句,却并不能够理清事件发展的完整脉络,却也只好对着蔡徐坤回一句,那我做好饭留你的份放冰箱里。

这样一个夏夜,不知是谁的心被射中。

 

 

 

 

04

 

为了保持王子异思维的正常性,蔡徐坤与他之间的关系,即以一种直男而又不直男的形式维持着:

每天早起两个人洗漱刷完牙,蔡徐坤都得依照周锐所述按单双日的分配去亲吻王子异的左右脸。

一开始蔡徐坤是非常拒绝的,又有起床气,对着睡眼惺忪毫无抵抗力的好友兼室友怎么都亲不下去。可他很快便想出了办法,有什么能拒绝狮子座的雷厉风行呢?

没有的。

蔡徐坤把那瓶打破一角的润肤乳转了个方向摆放着,让自己每天洗完脸第一束目光就能望见它——

它是始作,他是俑者,把王子异这个无辜的老实人牵连进来,责任谁都逃脱不掉的。

蔡徐坤也在房间内挂了日程表,每当亲完一次王子异就往上面画个勾。当一个星期缓缓地在适应中过去,他好像也没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唯独苦了一无所知的王子异。

他刮完胡子被蔡徐坤亲过,吃完早饭被蔡徐坤亲过,就连助理拿完组合新制服他对着镜子比划,蔡徐坤都有可能过来对着他的脸颊吧唧印下标记…

而诸如这一个又一个的亲吻,王子异都未对蔡徐坤表现出丝毫的反感,相悖的,他甚至会感到有一些开心。

 

蜜桃综艺的助理A和策划B都想不到,王子异是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求生欲浓厚的?

自第一场组合演出后他和范丞丞的调笑表白环节后,往往遇着采访总会被人拿出来CUE;但很让人意外的,不知从某一刻,王子异却是总拿对好的台本纰漏百出。

譬如保姆车上,范丞丞想让他帮忙拿个面包吃,展眉笑眼地说哥哥最爱我啊么么哒;紧接着王子异就帮他和蔡徐坤各拿了一个,想吃就吃好好说话。

与开心咬着面包蜜豆馅的蔡徐坤不同,范丞丞装作沮丧地往黄明昊身上回靠,我看透了异哥的心里面全是他和坤哥的电影…

是哥哥们太宠你了,怎能料到黄明昊也反水,干脆把帽子盖脸上不理他,我都想打你!

范丞丞唧唧歪歪地可怜着又问经纪人拿了一个面包,无边的委屈唯有食物能够治愈。

 

而他俩的亲吻也不是每一次都隐秘的。

某天清晨蔡徐坤吃过早饭,才想到忘记去给今天的吻,无奈间又去浴室刷了一次牙;因为会有队友送新的佩戴铭牌过来,王子异便把门虚掩了,可这对于始终身处镜前认真刷牙的蔡徐坤来说是并不知晓的。

青年嘴里还有着股薄荷的香味,刚走出浴室见着男人就搂下头吻他右脸了——

说时迟那时快,小鬼拿着最后两枚金属铭牌兴冲冲地推开门,即见到蔡徐坤的嘴唇与王子异的脸颊亲密接触的独特画面…

气氛瞬间被冰冻凝固了,空气里安静地掉下一根针都几近听得见。

两位哥哥 …

那啥,我,小鬼把铭牌给他俩扣玄关的钥匙栏里,极努力地把语气掰地冷静,我什么都没看见!然后少年再把裤兜翻给两个人看,我也没带手机!

蔡徐坤连叹气都不想再叹,索性不解释,直接把红番茄似的脸埋进王子异肩头不说话;而王子异本身就不清楚蔡徐坤所做举动的目的,也觉得多说多错,坦然的目光仿佛在对王琳凯言语“就是你想的那样”。

小鬼自认还是很有眼色的,风一样的蹿出去,开门带门速度之快甚至不足五秒。

喂,蔡徐坤仍旧不敢抬头,他捏了捏王子异的手臂,这下大家会不会都觉得我们在搞基啊?

王子异倒是一贯地乐观,小鬼应该不会多想吧,我还蛮相信他的。

蔡徐坤吸吸鼻子再刷开手机锁屏,显示您的群组【白汾酒罐】推送了一条新消息。

【Ghost】:就 … 原来你们都知道是坤异啊?

【真福西西】:8012年了为什么还有人问这种问题?

这下蔡徐坤彻底蹲门背后不说话了。

 

 

痛定思痛地在队友们怜爱的眼神中郁闷了几天,蔡徐坤决定不能和王子异坐以待毙。

哎,他在某天中午工作休憩间段故意挑了个和王子异独处的空隙,我想跟你谈谈?

行,他的好室友倒是没受甚多影响的反应正常,你直接说好了。

“你别老那么深情的看着我 …”

蔡徐坤结结巴巴地才把一句话吐出口,为了保证大家不多想,也为了证明咱俩的笔直性,你得盐一点啊!

王子异的眉头蹙起,“盐”是什么意思?

就是对我冷淡些。蔡徐坤倒是教导的起劲,比如采访综艺啥的别人再跟你问我,你就回答“不知道”、“可能吧”、“不太清楚诶”懂了吗?

唔,王子异又把蔡徐坤给他的几个回答来回颠倒念一遍,好的我记住了。

 

好巧不巧,两日后百分九男团便接洽了一档高热度的综艺新栏目。

蔡徐坤专门挑离王子异最远的站位,游戏环节基本不分一队也无互动,访问环节王子异也非常知趣地都将相关问题推拨回去,一切进行地比他想象中更顺利…

但他绝对没想到的是,节目组会在栏目录制尾声的时候拿出个心愿箱进行队友之间的真心话大比拼,抽到名字的一方要向被抽到的一方进行真情告白,并且还不能拒绝的那种。

与游戏进行顺序不一样,心愿箱是从王子异那头先开始抽的;王子异把手伸进箱口里摸纸条的时候,蔡徐坤的心都提到嗓子眼:

千万不要是他啊!

结果不知是仙女教父作祟还是他自己点背,王子异抽到的还真是他。

呵呵,王子异把纸条叠好还给主持人笑了,刚才说不能不答是吧?

“坤坤 … 怎么说,比赛的时候我们关系就蛮好。”

“就他很可爱,有这么可爱的朋友也是我的幸运吧。”

嗯,主持人又拿着话筒继续加问王子异,那你觉得蔡徐坤哪里让你比较欣赏呢?能说具体一些吗?

“怎么都好吧 … 我觉得他哪里都很好,我都欣赏。”

王子异依旧语速慢悠悠地,说完最后一句即比了个“OK”的手势,再将手中的话筒递给下一位队友,我想我回答完了。

而蔡徐坤这边则完全愣住,说不清心里是一种懊恼还是甜蜜的情绪;他和王子异之间被人误会的关系又被蒙上一层,他应该是会生气的,但他却完全表现不出来一点厌烦——

他是喜欢的。

完蛋,蔡徐坤低头去抠左手的指甲,抠完再抠右手的指甲,他怎么能够喜欢呢?

毕竟只是魔法,又不是真的。

 

 

 

 

05

 

那天节目录制结束蛮迟,待到他们再回到公寓已经很晚了。

蔡徐坤进去自己的房间换睡衣,无意之间看着墙上的日程表居然未在今日画勾;好嘛,他就知道,果然是因为今天没有给王子异封印亲吻的缘故才让男人莫名其妙的感性,什么真实的感情啊爱啊好感啊,都是根本不存在的。

没有察觉出自己不太开心的情绪,蔡徐坤未卸妆即又在客厅里遇着刚挂好衣服的王子异。

你过来,青年跟他说,早晨忘记亲你了现在补上。

王子异闻言乖乖地把脸颊凑过来;可蔡徐坤估计也忘了因为唇色太浅淡化妆师给他补了唇红的缘故,一个吻印下去,竟会在男人的面上印出弯弯的橘色唇印下来。

对不起啊,蔡徐坤摇摇头捂住前额叹口气,我忘记把唇膏擦掉了。

没事,王子异却根本没再去蹭左脸颊被唇红印出的痕迹,反倒再拿食指点点右脸颊,你可以再亲一次!

什么鬼,他的木讷好友是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会撩的?这还是他认识的王子异吗?

但今天是星期三诶 …

即便蔡徐坤抑制不住脸红但好歹能勉强使自己冷静,咱们约定好双日才能亲右脸。

就我跟你说,蔡徐坤把王子异推开的时候耳尖都发红,你不能不知足啊Bro!

我知足,王子异也笑开来抚他肩膀一把,我和你开玩笑的。

好啊什么时候连王子异都能逗他了!

蔡徐坤这下狮子座顽皮的本性被完全激发,径直上前去拽着王子异的领边晃,你厉害了长本事了都敢这样忽悠我吗!

王子异也边后退边开怀与他打闹,谁叫你又可爱又笨的。

二人推推搡搡间一着用力不慎,王子异向沙发后倒,蔡徐坤急忙前倾去抓;待到王子异整个身体陷进沙发里,而蔡徐坤的脑袋砰地嗑在男人宽广的胸膛前,他才发觉确实有什么不对劲。

王子异的心脏噗通通地跳,擂在他耳畔像羊皮的小鼓,又密实又有安全感。

嘿Bro,蔡徐坤知道此时此刻不该抖什么不合时宜的机灵,可他还是说出口了,我能过会儿再起来吗?

“… 我觉得这样很舒服。”

王子异的手指顺着他颈后软软的碎发挠上来,好。

因魔法而着迷的根本不是王子异吧,因为陷入爱情的那个人是他啊。

 

 

即便新的月假只有半天,蔡徐坤依然偷偷摸摸地乔装打扮去逛了次街。

他真的有扫码,又背着周锐买了好几瓶同样润肤乳;用完了就不再买,蔡徐坤有些心虚地想着,但在有限的时间里,他确实想要王子异多一点爱他。

回到公寓恰好没有人,蔡徐坤便坐在浴缸边沿上拆润肤乳包装;可一个还没拆完周锐就在白光一闪中出现了,依旧带着土拨鼠式样的系带帽子,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敲里妈,周锐给蔡徐坤翻个白眼,你当我很闲吗买这么多瓶摔!

哇,蔡徐坤吓得差点把手中的剪刀也一齐丢出去,你跟谁学的啊!不许说脏话!

我是网上冲会浪与时俱进好吧。

周锐再打个响指,蔡徐坤买的手中的剪刀和润肤乳一并消失了。

遇见我是你的运气,仙女教父干脆在香皂托上盘着腿坐,但你见过谁能一直拥有好运气?不能太贪心啊年轻人!

“我知道的 …”

周锐没想到蔡徐坤根本没反驳,甚至会认同他的说法。

你说这个魔法的期限只有一个月对吧,蔡徐坤低下头用手掌撑住脸,昨天睡前我又看日程表,他能喜欢我的时间也就还剩两天了。

你看我们只放半天假,蔡徐坤说,子异又讲他有事要出去,想去做些什么纪念一下都不可以。

是我傻吧,蔡徐坤努努嘴勉强还是露出一个笑容,他眼角亮亮地跟周锐说,但你是神仙你不能笑我啊!

笑你干嘛,周锐难得也作惋惜状,我没心情天天虐人类谢谢。

哎,蔡徐坤打起些精神来和他斗嘴,不过你真的跟我一个朋友长得好像,以后再有机会介绍你俩认识。

滚,仙女教父也没回好口气,你也快叫了我一个月周锐!

蔡徐坤咯咯咯地笑了,笑的很甜很用力,笑到眼泪涌出来。

 

他没想到王子异会在天黑之前带回来一只小狗。

王子异拿着个深色宠物包跟做贼似的,关好门才把包包拉链拉开掏出一只棕黄奶白间色的奶狗柴犬;我跟后勤姐姐借来玩的,王子异一只手据着小狗,另一只手再从背包夹层里面掏了个手套给蔡徐坤:

坤你好容易过敏,王子异还催促他戴上,所以咱们不好养,只能借来玩一天啦。

蔡徐坤突然就想到几天前他俩一块看电视节目,他看到宠物栏目中别人的小猫小狗羡慕地不得了;他那时还跟王子异说,从比赛那只小猪后我就没见过小动物,好想再摸一次啊…

他没想到王子异真的记住了,也没想到王子异真的会带一只小狗回来。

傻不傻,蔡徐坤戴好手套再把小狗接过来抱,但我觉得你今天的举动值得我亲两下。

王子异可开心,连宠物背包都顾不得放好,福利这么好的吗?

他未反应间蔡徐坤的唇已经贴上去,得我明说几次啊老实人…

 

“周锐,你可以让他没有这段记忆吗?”

“… 我试试看好了。”

“那你呢?你也想一起忘记吗?”

“不要吧 … 我想留着。”

 

 

 

 

06

 

这个月的最后一天到来,好像也没蔡徐坤想象中的那么伤感。

出门跑行程之前,他有跟王子异说早安,然后也在男人的左侧脸颊亲一下;夜晚行程结束,待他回来的时候王子异也未睡下,两个人靠在沙发上聊了一会天,而后王子异跟蔡徐坤说,想想明天早晨你会亲我右脸,我现在都好开心!

哈哈哈,蔡徐坤苦笑再刮他鼻子,你真的笨又傻。

我亲你那么多天,蔡徐坤把胳膊搂上王子异脖颈,连直男的尊严都没了。

所以啊,青年皱皱鼻子,用食指点点自己的嘴唇,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

王子异笑着亲他,是真正地去亲他嘴唇而不是脸颊;王子异也亲的很用力,那咱俩就别做直男了吧。

那晚临睡,蔡徐坤把墙上钉着的亲吻日程表取掉叠好塞进抽屉底下;他比谁都清楚,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过了今夜,现实生活将再也没有魔法。

 

第二天早晨醒来,王子异果然又如常地按时按点在做早饭。

Bro,蔡徐坤迷糊着眼边刷牙边喊他,我今天虚想吃两个鸡蛋行吗。

正式坐下吃早饭的时候,蔡徐坤才把包着的蛋黄划开,就发现王子异一直在看他;哎哎你老盯着我干嘛,别看我,过两天行程有和少女爱豆的小姐姐合作你看她们去…

坤坤,怎知王子异出人意料地点点右脸再作委屈状,你说话不算数,你今天还没亲我啊。

蔡徐坤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一朵又一朵粉红色的蘑菇云,轰轰地在他心底放起礼花。

“啊 … 那好吧。”

 

 

 

 

07

 

我是仙女教父,就是你们都觉得很像周锐的那个。

第一次与蔡徐坤遇见的时候我还不是爱神,那会儿职位比较低,只能管梦话。

什么直男不直男,其实第一次和王子异认识,经常失眠的他就说过“这么好的人,要是属于我该多好”…

可惜之前我实在管不了啊,哭唧唧。

阴差阳错的第二次润肤乳事件,我又和他见面了,这次我决定帮他一下。

偷偷利用之前的本领,我进到王子异的梦里面,我就去拜托他,你愿意喜欢蔡徐坤吗?

坤坤很好,王子异回答我,很多人都喜欢他。

不是的,我还得费心跟他解释,你或许没有懂我的意思。

我是说,像个爱人一样地去喜欢他。就是如果有一天他老了丑了,不能够像现在一样年轻好看能唱能跳了,你还能够坚持恒心不变,一如既往地喜欢他。

王子异这人挺爽快,没犹豫多久就答应下:

没问题,我本来就爱他。

… 好的没我什么事了,我真觉得蔡徐坤有赚很大:

接下来的他们根本不需要加成魔法,我还是去找周锐聊聊天吧。

 

 

END


PS: @机智的猫二。 这个人总吐槽我写文写的周锐助攻如同仙女教父,所以我就真写了一次仙女教父。本次涉及香水是范思哲的爱神,比较浓甜的香味,就想写一篇甜甜的文(香水瓶很好看)。BGM推荐Chris Spheeris的《Eros》整张专辑的纯音乐都很好听就不挑单首了。


评论(57)
热度(1176)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