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毕侃】再一起

※ 现实向 / 一发完

※ 当2020年的李希侃遇到2015年的毕雯珺

※ 给 @是甜到牙疼的冰激凌 姑娘的点梗

 

 

 

01

 

都2020年了,你怎么还喜欢毕侃啊?

是2020年5月20日,麦锐组合签售会上,李希侃对自己的一个粉丝问到。

那个粉丝是个小姑娘,除了签售专辑也没拿什么东西,格纹背带裙上穿了件素色的绘字T恤;也是看到衣服上的字李希侃笑了,很简单的两枚英文字母“BK”,他曾经见过不少次,某种程度来说,甚至印象很深刻。

别喜欢了,李希侃摇摇头,也没再说什么,唰唰给那女孩儿签了一行字:

学业进步,事业有成,恋爱美满,李希侃一气呵成写得特别顺,临交到人手里却又补一句,看开点。

看开点,别喜欢那些虚无的东西,都是假的!

姑娘跟他脾性应该差不多,同没答什么,朝他鞠个躬眼眶红红地离开了。

助理见日头更盛,扭了瓶矿泉水给李希侃打开;小混蛋又干啥坏事儿,带着黑框眼镜的经纪人暗地扭他背脊一把,咋就把人粉丝整哭了?

对啊,助理再拿扇子出来扇扇,小心明天一登微博咔咔头条声讨咱们不尊重粉丝…

没,李希侃打断她,却不讲真话;她说她见到我太激动,李希侃一本正经地打哈哈,我就说没关系下次再来,她就哭啦,真没事!

成,经纪人听罢方才略松一口气,咱们这两年不容易稳固住人气,你注意点啊。

晓得,李希侃眯起弯弯的狐狸笑眼又接过一张又一张粉丝递来的专辑逐个签下,我心里都有数。

他心里都有数,包括怎么面对粉丝展露自己最愉悦的角度;他的笑眼,拥有在他成为小狐狸的那一天,却也在某一天伊始,让他再也不是小狐狸了。

 

签售会完毕的第二天是个阴沉沉的工作日,组合行程暂时放缓,难得让李希侃可以有个机会安逸地睡大觉。

五星级酒店高级客房的遮光窗帘掩的严严实实,屋里安静地只剩呼吸声;可李希侃明明已经换了全套睡衣戴好丝绸眼罩,闭上眼睛却还是女孩儿衣衫上看到的两枚字母浮现脑海,扰地他怎么都睡不着。

青年烦不胜烦地翻出手机看时间,早晨六点半,不出意外他的队友都应该还沉浸在梦乡。

靠,鬼使神差的,李希侃把微信打开,朝某个有着幼稚卡通人物的头像发信息,起了没?

整整过去十五分钟对面才悠悠然回复,有且仅有三个字,正在忙。

李希侃的心里没来由地一阵烦闷,噼里啪啦又打一串字过去,忙就别联系了吧!

忙就别联系了,李希侃又絮叨叨地说,反正分手了;你以后无论什么节目直播也别cue我,青年一句接一句,老给粉丝幻想她们也挺累的 …

不知道发了多少,只知道待李希侃再回过神,微信屏幕显示即红通通的“消息已被对方拒收”。

毕雯珺不喜欢跟他吵架,从一开始就是——

从一开始他跟他吵,毕雯珺也压根儿不跟他多皮扯,每次都是直接拉黑了事儿的。

行,李希侃苦笑着叹口气,到底我也习惯了;他再切换短信聊天端口给男人发imessage,干脆你也别拉回来,反正也没多少感情。

手机他是不会砸的,成熟后的李希侃精打细算到令人发指;是厂商赞助的IPHONE10,经纪人来分那天刚好他出晚工,待到回来队友也留最丑的颜色给他,还是李希侃最不喜欢的基佬紫。

哎,李希侃心知毕雯珺也是根本不会回短信,太了解。

上午又不出工,还有很多时间可以闲,李希侃便又点开网页刷。他心很大,或者说又是给磨炼的不在乎,什么黑料红料,不过过眼云烟罢了。

虽这么想着,李希侃还是在豆瓣上发个帖子,分手还被EX拉黑了怎么办?

广大吃瓜群众可比毕雯珺热情踊跃多了,一分钟不到就有好几个人回复他;等等地铁赶上班吧可怜人,最赞老成在在地说,不拉黑难不成等复合啊?

复合是不可能复合的,李希侃一看又不高兴了。他把手机锁屏,再把自己藏回被窝里,只露毛绒绒一截浅金色碎发在外面,再也不可能复合了。

 

“猴子会住在树上,而你却住在我心里。”

二十五个月前,那个空前盛世的偶像元年里,廊坊简陋的练习生宿舍中,与毕雯珺初遇的李希侃,曾用当年很流行的“土味情话”这般同毕雯珺告白过。

从节目分开后毕雯珺变得很红,行程也很忙,一年一多半的时间都是在微信红包里见;毕雯珺很直爽也很大方,后来总是五千二五千二的给他转账,却来不及一条条点开李希侃给他发的语音,都在说“老毕老毕我想你了”。

先前毕雯珺也是会回他个“嗯”,可到后来也再没有“嗯”;李希侃发三四次,毕雯珺可能会回一次,急了还会跟他说,真没空聊,你实在有事儿打我私人电话好吗?

沧海桑田,也是很久很久以后李希侃才明白的,没有什么能抵得过时间,包括自己视若珍宝慎之又慎的,与毕雯珺短暂的限时爱情。

 

迷迷糊糊地李希侃渐渐睡着,可恍惚间他却又见着了那位穿着“BK”印文T恤的女孩子。

李希侃想他肯定在做梦呢,便揉揉眼跟女孩儿说,别来啦,你快回家去吧,毕侃都是假的!

小姑娘点点头,也没走但还问他,那你心里怎么想呢?

他的心里,他的心里,李希侃计较着,他的心里都是毕雯珺,问他又有什么用;毕竟在梦里没有偶像包袱,李希侃还就挺蛮横的,我希望时光倒流!永远没有毕雯珺!

如果时光倒流的话,李希侃的长睫毛变得湿湿润润,我再也不想遇到毕雯珺了。

“我再也不想遇到毕雯珺了,我好难过。”

可以,小姑娘朝他笑,身体化作光点消失在空气中:

别难过李希侃,那个小姑娘最后跟他说,一切都会如你所愿的。

如他所愿,李希侃的意识愈发渐入黑甜;那就如他所愿,让他与毕雯珺,在彼此交纵的轨迹里消失吧。

 

 

 

 

02

 

在被毕雯珺用习题集握成书卷敲头的那一刻,李希侃真的很想叫牛魔王来跟他一块看上帝。

啥情况,李希侃摸摸自己上身的夏令校际制服再伸直腿看穿的挺展的黑色三叶草运动裤,头顶上的切叶风扇吱唔唔地转,搞什么啊!

别睡,染成黑头发的毕雯珺依旧不给他好脸色,一会班头再来,我可没空和你一起罚站。

毕雯珺,李希侃愣了三秒,似是找到救星似的,我认错认错都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骚扰你了;不就分个手又没找人暗杀你,李希侃急的脸都憋通红,放我走吧我下午还有通告呀…

李希侃你在说什么胡话?!

毕雯珺的手掌探他额头跟前摸了一下,不烧啊。

既然没生病就别装,毕雯珺比李希侃遇到过的任何一个老师都严厉,少跟我扯赶紧做作业吧。

谁他妈,李希侃话才出口又咽回去,若是把毕雯珺惹生气他根本打不过更何况此处势单力薄;我没有,李希侃只能软乎乎的,拖着奶音问他那我再说几句话行吗?

这哪儿,李希侃在毕雯珺如同遥望智障般的眼神边问边抽自己,还有你认识我吗?

这是抚顺高级中学,毕雯珺看毕转眼到作业回去丝毫不想理他,你是李希侃,我认识一周的转学生新同桌。

哦,高个子精准吐槽功力此情此景分文不减,虽然你是温州人,但普通话还挺标准,勉强交流的来。

天呐,李希侃却是实实在在地呆住:

那你,那你这个表,李希侃干脆不问毕雯珺,直接拖他手臂过来看,只见信息齐全的电子表上,明明白白用黑色数字码显示着“2015”年。

天呐,李希侃眼前一黑都要晕倒,他到底是被那个小姑娘施了啥魔法,完蛋!

李希侃,毕雯珺却好像没想理他慌慌张张的样子,今天中午碰到你姐姐说晚上的飞机走,刚好我舍友分去别班空出床位,行李就顺便帮你拖宿舍去了。

好,李希侃几近欲哭无泪,到底是多过分的设定,不仅让他跟毕雯珺同桌,连寝室都要住一间的吗?

还说帮他,帮他再也不遇见毕雯珺;谎言,都是骗子,把他这只可怜巴巴的狐狸,硬生生推进了狼窝。

 

两周过去,因着寻路未来无门,李希侃竟也慢慢地适应下来这种第二遍的高中生活:

除了抚顺的天气,李希侃有点搞不懂,跟他家乡温州的夏天并不太像,明明是夏季,早晚却还需要盖外套,确实有些凉的。不仅如此,以及李希侃怀疑他根本没在拿主角剧本;高中时代的毕雯珺比跟他恋爱后期还要更冷漠,不弯不说,隐隐约约的苗头显示,他可能还偷偷交女朋友了。

如果按他们的朋友范丞丞的话来讲毕雯珺真是很Bad,怎么能这么早就勾搭小女孩儿呢?

不行,李希侃好气啊,回到过去不占优就算,别报复不成,转头再被毕雯珺扣下盆满钵满的狗粮,既完全又彻底地输掉了。

于是李希侃做了一个决定,一个符合他白羊座冲动又傻乎乎的笨办法:

他要去追求毕雯珺,再把他掰弯之后狠狠地甩掉,让他这辈子都直不回来——

而且,李希侃还想,如果计划成功,毕雯珺高中就遇见自己的话,那上大学,包括当明星之后肯定非常恨他,也不会给他买吃的,也不会对他好,更没后面那些让人烦心伤感的事儿了。

好嘞,办法立下李希侃即叹了口气,却又欣欣然想,早处早断,好像也没什么错误。

 

毕雯珺暗恋的女孩儿叫朴可悦,如爱情公式范本设置般有大大的眼睛,长长的头发。

在未来当爱豆的李希侃当然能不费吹灰之力跟她比拼,可若做着这中学时期乖乖巧巧白皙细瘦的李希侃,混在芬芳的娇艳花朵中比小草更平凡,哪有十足的把握去赢呢。

但李希侃也是不会放弃的,毕竟从未来穿越的他,应该会比现在身边任何一个人都要更加了解毕雯珺;再者说了,他们之间曾发生过那么多浪漫又有趣的事儿,也都可以拿来用…

李希侃觉得这种曲线救国一点都不丢人,实力不够,勉勉强强套路来凑嘛。

 

 

然而白羊座的李希侃,料想和实际的差距略有不太精准。

虽然他和毕雯珺既是同桌又是室友,奈何二十二岁的李希侃实在和十八岁的毕雯珺无甚共同语言,他睡觉毕雯珺做题,又是转学生,平日除了课程及生活琐事交流并不多;毕雯珺又有自己的朋友,每到周五的短假总会三五一堆一齐吃饭出去凑伙,落下李希侃孤孤单单的一个。

经常的,李希侃就会在寝室边热牛奶边掰指头想,过去和未来的毕雯珺咋都那么不是人啊,总让他愈发地寂寞寂寞。

所以忍到第三次的时候,李希侃跟毕雯珺开口,他问你们吃饭能不能带我一块去?

可以是可以,毕雯珺犹犹豫豫欲言又止的样子,可你,高个子再三跟李希侃确认了,可你确定你真的能吃?

太小看他了,李希侃鼻孔冲着天花板就回答他了,未来几年的娱乐节目他啥啥都吃过,还会怕什么!

而诚然事实总是打脸的,无论风水是否轮流转,李希侃想他都不应该乱立Flag。

原来毕雯珺和朋友们一起去吃的,是学校周边很有名的特产“抚顺麻辣拌”;对于毕雯珺他们北方人来说或许并不算什么,可那特意加麻的辣度,对于南方人的李希侃而言,无异于直接灌辣椒汤差不多。

周五吃饭,李希侃坐在毕雯珺旁边,毕雯珺暗恋的女孩儿朴可悦坐在他俩对面。

李希侃明明没夹多少,可第一口下去脸就通红通红了;毕雯珺想拿水给他喝,但李希侃瞅着朴可悦一口接一口不带停的,心里莫名就很上火。

这个根本不能吃辣的温州人,把那些带着麻味的蔬菜一筷接一筷的往嘴里塞,眉眼都被刺激的变形了。可人小姑娘依旧吃吃喝喝谈笑风生,闲暇还跟毕雯珺开玩笑,说别欺负你朋友不能吃辣啊!

李希侃可郁闷了,嘴巴胃袋都又难受又气,最后一口硬生生吃下去,好家伙,眼泪都逼出来了。

同学们见状嘻嘻哈哈笑成一片,毕雯珺到底良心发现没跟着笑帮他打圆场,毕雯珺还拿瓶水跟他说,你没事儿吧李希侃?

没事,李希侃吸吸鼻子,眼泪哗哗地流着,就只是被辣到了嘛。

李希侃觉得挺丢人,又觉得自己好像有点玻璃心;明明他已经二十二岁了,实在不可能被这群十七八岁的小孩子戏弄一下就哭唧唧的——

还是说,还是说他认识的另一个毕雯珺,曾几何时把他保护的太好了?

李希侃没来由地就有些伤感,还是别想,都没结果。

 

没拿主角剧本的李希侃,想当然,他也是没有主角光环的。

他才吃了一次辣,别提,回去上吐下泻不说,三天之后,连他的后槽牙都因为上火的缘故肿起来。

李希侃就想,那个喜欢毕侃的姑娘肯定爱毕雯珺比自己多,不然为啥给他设定的这么倒霉。很伤感的李希侃,牙疼根本不停的李希侃,身体很不适,连想缠着毕雯珺的劲儿都没了:

毕雯珺就天天看李希侃从床上再赖到课桌,表情总是病恹恹的,叫他去食堂都不去,趴在角落里小小一只,特别没名堂的让人感到心疼。

嗯,男孩儿不能用心疼,毕雯珺反复思索,却还是开口问李希侃,你真的不想吃点什么吗?

李希侃的脸本来就小,这么又病又心情不好一折腾几近能显出颧骨般憔悴;他特别有气无力地回答毕雯珺,你忙去吧,我什么都不想吃哦。

行,毕雯珺也是没辙,想想还是拿饭卡走了。哎,他却是还留一句,那想到吃啥了给我打电话啊。

李希侃还是趴在那儿跟小动物团窝似的,嗯嗯你快走啦。

那天的晚饭,毕雯珺打了两个肉菜,却吃的一点都不香。

他觉得李希侃好奇怪啊,有时爱对着他软兮兮的撒娇,有时却又冷静的不像他们这个年龄段儿的。心情好的时候可劲拉着他谈天说地,心情不好不舒服的时候根本理他不理…

毕雯珺想不通,毕雯珺食盘里的土豆条都被他捣成土豆泥。

也是在那天晚上,李希侃请假回寝室休息,毕雯珺便偷偷地翘了一节晚自习,去买了消炎药和青菜瘦肉粥。高个子拎着塑胶袋心情紧张到不行,却还是装作若无其事什么都没发生过。

啊,他开门进来即望见下铺的李希侃揉揉眼睛,今天下课好早啊。

嗯,毕雯珺相当自然地接他话尾,是挺早的;他再伪作很顺便地把消炎药和即食碗拿出来,多少吃点吧,我们几个顺手带的。

你们几个,显然李希侃更希望是他有专门去买;是谁啊,李希侃还是给面子的趿着拖鞋过来了,到底是哪几个?

就,毕雯珺搓搓手,语气结结巴巴的,就朴可悦他们…

话一出口毕雯珺就在想李希侃可能会生气,而后续的确也印证了他天蝎座神一般的第六感,李希侃本来才稍稍灿烂的小脸的确瞬间转阴了。

我不吃了,李希侃都已经把勺子拆好了,突然牙又疼,不想吃!

小侃,也不知道为什么毕雯珺就突然这样叫他了,毕雯珺跟小家长一样哄着他说,你多少还是吃点儿——

李希侃想想又是毕雯珺跟他早恋对象一块买的就更难过,不要了,他预备继续爬回自己的小狐狸窝待着,我真的一点都不想吃。

那起码把药吃掉,毕雯珺真的好烦啊,毕雯珺还坐到他床尾来了。

这样成吧,毕雯珺叹口气拍拍李希侃的小腿说,你把粥和药都吃掉,我换一个条件去帮你完成,好不好?

嗯,李希侃亮亮的黑眼珠转了三转,不晓得又想到什么鬼点子,也行!

我牙疼,紧接着李希侃就非常不要脸地扯住毕雯珺的手臂,我想你帮我呼呼。

牙疼?呼呼?

啥玩意,毕雯珺愣了,哎等会儿你牙疼我怎么呼呼?

你亲我一下,这刻的李希侃反倒一点不脸红,还特别大方端庄地跟高个子解释,我勉强当做呼呼了!

你呼呼完我就吃药吃饭,李希侃又说,奶音夹着鼻音浓浓的,我不骗你哦。

毕雯珺想他肯定是被李希侃套路了,早就哐当地栽进这只狡猾狐狸的陷阱,不然怎么真的会把嘴唇凑过去;他亲亲地挨了李希侃脸颊一下,十八岁的毕雯珺尚且未学会如何正确的亲吻别人,可也就是这一下,竟也带着回忆悄然间烙印进李希侃的心里:

即便未来的毕雯珺不是他的,可过去毕雯珺的初吻,还是由他得到的。

“李希侃,你怎么这么流氓啊…”

一分钟后,毕雯珺脸红红地亲完李希侃,然后找了个借口也把李希侃的暖瓶拎走去打水。李希侃坐在小木椅子上,一口一口吃完毕雯珺买来的粥,会有点凉,却将五年后失去的温暖再还给他了。

 

 

 

 

03

 

一起住了两个月,毕雯珺认为李希侃好像还是没那么过分的:

比如李希侃其实不会非常任性,或者更准确点来说,他会比较有理有据地流氓。

不知道李希侃哪来的学习天分,学堂测验堂堂睡也基本能拿到不错的分数;而比这更神奇的是,对于高中男生们都热衷的体育彩票,李希侃预测比赛结果准确到几近封神,每天来他们宿舍咨询如何买彩中奖的各路同学络绎不绝,可是实实在在地又把毕雯珺愁了一波。

喂,李希侃看着毕雯珺关上门又把他一个好哥们儿挡出去,你吃醋啦?

未来的毕雯珺很少吃醋,自我安慰一点他不太表现的来吃醋,多数是李希侃见到和他传绯闻的小姐姐就郁闷的牙痒痒。

李希侃,2015年的毕雯珺倒是没那么深沉,他脸红一阵白一阵的,你别自我感觉太良好好吗。

哪有良好了,李希侃的笑眼总是弯弯地很好看,就开心啊我家老毕这么宠我!

那啥,你,毕雯珺整个耳根后面都发红,别乱说,谁是你家老毕啊?还有我才多大你就叫我老毕啊?

嚯,李希侃见他这样玩心更甚,那叫你老公你能接受?

别,毕雯珺哐当一声连搪瓷洗脚盆都扔地上了,还是老毕吧,就老毕。

好嘞,李希侃卷张面巾纸揉成纸团再朝毕雯珺砸过去,老毕老毕老毕…

在某一段期间的一个比赛训练营里,他也这么叫过未来的毕雯珺。当时很肉麻的啊,老毕,我毕,雯珺哥哥,再到比赛结束,再到他俩分手,再到毕雯珺开始要求他准确称呼自己“毕雯珺”。

 

年少的兴趣总是蓬勃多样,譬如毕雯珺对朴可悦暗恋的持续性甚至不如李希侃预想的长久。

我哪有暗恋人家,事实上高个子解释过许多次,我就是说过一次她漂亮!

喔,李希侃边陪毕雯珺拿体育器材边揶揄他,你们这个年纪说漂亮就是喜欢啊,比如你就不说我漂亮…

小侃,毕雯珺没头没脑地又悄悄冒他昵称了,你是男孩子为啥老计较这个?不应该我说帅你才开心吗兄弟?

呵呵,李希侃冷漠脸,一只篮球朝毕雯珺后背嘭地砸过去,我是漂亮Girl。

而出乎很多人预料的,身强体健个子高的毕雯珺,虽算半个篮球校队主力,可较真来说他对篮球的兴趣远没有那么大;比较萌也比较反差的,他在看过某次校际联合汇演后爱上了悠悠球:

圆乎乎的,带一根线的,转起来会嗡嗡响,却也是在周边的男孩儿女孩儿中没那么受欢迎的。

因为未来的毕雯珺玩悠悠球的技术溜到不行,所以李希侃并不会想到十八岁的毕雯珺玩球的技术能这样烂到发指——

挑角,勾线,收球,根本是没法完全地连接起来的。

未来的毕雯珺总在边给李希侃教学的时候边揉他头,感叹徒弟太笨了师父教不了;而此刻李希侃真的很想从时间缝隙里再把他拽回来看看,从前的你不也是这么笨的吗?

不是这样啦,毕雯珺又失败了很多次后,李希侃叹口气从他手中拿过悠悠球,我给你演示一遍你注意看喔。

于是毕雯珺就认真盯着:虽然李希侃的演示过程并没有多少花式动作,但是扬线摆手间行云流水非常顺畅,待到球身嗖地收回手中,高个子的眼瞳都几近看直。

好棒啊,毕雯珺微张着口作惊叹状给他鼓掌,失敬失敬从前是我小看你…

没什么,李希侃从指间把绕线取下再把球还回去,有人专门教过我而已。

嘿嘿嘿,毕雯珺闻言即特别殷勤地凑他过来,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

能,当然能,李希侃想着,就是不知道你俩见面会不会互相把对方吓死。没啥啦,所以他赶忙打哈哈圆场,就一个普通朋友,很久不联系了。

唔,毕雯珺有些遗憾地摇摇头,却也蛮开心地再拍拍李希侃肩膀,原来我们小侃身边藏龙卧虎的!

兄弟,李希侃也学他,眉毛一挑装一本正经,谁是你家小侃啊?

哎吗,毕雯珺给他逗得又窘又无奈地笑了,你啊你啊,我真给你气的脑袋疼!

穿越来的李希侃,偶尔也会在这种时候觉得,命运是很无解的。比如如果毕雯珺没有教给他悠悠球,另一个角度的自己也会给毕雯珺教悠悠球;就像缘分的交叉点会是永恒存在,而预计的分离轨道也会持久相似。

 

 

 

 

04

 

2020年的爱豆李希侃会说很多“土味情话”,即便他也没想到几年前的高中生们也能兴致勃勃地玩这手。

可能也是面临高三,年级即将分班的缘故,学生会私下在学生之中有办“告白日”活动;这有啥好啊,老人家李希侃一点兴致都提不起来,不就给个机会,让平日里怂的要死的哥们姐妹都去试试表白么。

李希侃也没兴趣跟毕雯珺Battle:

同样的一个上午过去,毕雯珺的桌膛里满满当当二十封情书;其实不算很惨,他也有,两封…

未来的我很帅诶,李希侃默默在心里腹诽,再对所有觊觎毕雯珺的女孩子都翻个白眼,你们都选这个渣男,你们就后悔去吧!

哎,毕雯珺才去换过纯净水回来,他就好像没事人一样问李希侃,今晚吃什么?

李希侃刚想回答他你先处理掉卓膛里被塞的二十张饭票吧,毕雯珺的第二十一封情书就又被递来。

有点危险,是朴可悦。

毕雯珺,高个子都没拆呢朴可悦就开口了,今晚八点校门口的水吧等你,我有话想跟你说…

卧槽,李希侃差点就眼里喷着火跳起来,你这语气不给拒绝啊;他再转头看看毕雯珺,毕雯珺的脸又红了,跟他要求他亲自己那次差不多:

好啊,毕雯珺的回答就像两把带着尖刃的冰刀扎在李希侃的胸口上,晚点等我吧。

也就是听完这句话,李希侃真真正正地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他想起未来的毕雯珺有一次也是这样的:李希侃前脚落地签售,毕雯珺的团队后脚跟着来了;他想说时差可以见一面,奈何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毕雯珺。两天后他在微博小号随意浏览的时候才看到,毕雯珺明明有行程空余,他俩明明可以见面的,却被拍到宁愿在酒店楼下逛街都不曾回复李希侃留言一条过。

那次为表歉意,毕雯珺又给他发五千二百块的红包;李希侃收掉红包买了一大堆零食,用糖分补充自己缺失的精神营养,不哭不笑也能自我娱乐。

看来哪个模式他都很惨,李希侃削着削着就把铅笔削断了,好歹以前没感情,还有红包呢。

 

夜晚的李希侃特别开明,给毕雯珺参考装扮地帅帅的让他去赴约了:

在这个时空的他还是高中生,又不能喝酒,李希侃就有买一小盒费列罗去天台散心。

坐在石阶上吹着风,李希侃其实真的很想再见见那个女孩子;那个五月二十日的签售会上,穿着“BK”T恤,眼眶红红在他面前流泪的女孩子。

我这么笨,李希侃拆一枚巧克力球塞进嘴里,你们为什么老骗我毕侃是真的?

你们骗的多了,李希侃嚼啊嚼再把甜腻的糖块嚼碎,如同在下咽自己破碎的心似的,骗多了我真会信的。

他特别忙我知道,但是当艺人的谁不忙呢?他总说再等等他赚钱,赚够了我们就去周游世界,但是谁又知道还需几年?我没那么好看,也没他身边的一些同事那样优秀,我真的很没有安全感,我需要他给我安全感,哪怕吵架都行,我不想要钱。

很可笑对吧,李希侃自言自语间抹一把泪,但他只会给我钱,所以我跟他分手了。

分手就分手呗,李希侃的眼泪彻彻底底地溃决,他就不能学一下挽留,为什么要说“好”啊?

还把我拉黑,我一开始就该先把他删掉!

呃,突然身后有声传来,李希侃,你,你删什么?

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李希侃转身过去,然后就看见了穿的帅帅的,十八岁的毕雯珺。

我的妈你这是给谁欺负了啊,毕雯珺焦急地冲过来,连系好的小西装扣子都挣开了,你哭什么?

我 … 我没 … 没哭!

李希侃必须给自己颁奖打脸王,显然他哭到打嗝儿连话都说不好了。

如果你是因为朴可悦的话,毕雯珺挠挠头舒口气,虽然我也不知道为啥要跟你解释这个。

如果是因为朴可悦,毕雯珺又重复一遍,我去见面是有跟她说清楚我不喜欢她,我有喜欢的人,叫她别耽误时间了。

靠,李希侃哭唧唧的更心碎了,合着毕雯珺除了这小姑娘还藏一个?怎么就让他这么惨呢?

毕雯珺你话说明白,李希侃到底也不管面前是未来还是过去的毕雯珺了,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给个确切答案不行吗?

毕雯珺开始脸红,然后面颊再变得更红;他憋了好一阵,才小小声地回答李希侃一句:

我现在没觉得哪个姑娘好看,但我觉得你漂亮。

李希侃小笨蛋,头脑转不过弯儿,明明自己说过的话都忘记;滚蛋,他把毕雯珺给他擦眼泪的纸团都往毕雯珺身上扔,你他妈哪个时候的你都不喜欢我——

毕雯珺亲到他嘴唇的时候时间应该是没有静止的,因为李希侃看到一枚流星在夜空划过。

这样,毕雯珺很认真地看着他说,这样算不算喜欢你了?

李希侃笑了又哭,哭了又笑,毕雯珺啊毕雯珺,如果我不是来自未来就好了。

 

我们第一次相遇是在2018年1月,毕雯珺边帮李希侃擦脸颊李希侃边说,在一个网络电视节目里面。

听起来有点玄幻,可能是看到他心情并不好,毕雯珺没有取笑,不过我现在没啥当明星的想法。

也没啥,李希侃吸吸鼻子,未来的你也总叫我小侃,叫我小狐狸,都一样的…

哇,毕雯珺在他旁边坐下来,也剥一颗费列罗吃,不过我觉得“小侃”比较好听。

随你啦,李希侃想想却也觉得不能够再给毕雯珺剧透什么;总之你不用担心咯,他觉得毕雯珺应该会挺想问的,你以后发展的很好很棒,有钱又长得帅,什么都不缺哦。

我倒没好奇这个,毕雯珺坐地离李希侃更近,长长的胳膊把他拢进怀,未来的我对你好么?

或者说,毕雯珺换了个方式又问,未来我们怎么样?

我们都挺好的,李希侃苦笑,却很快又打起精神跟他装鬼马,我们还有CP名,叫“侃毕”!

对你好我就放心了,毕雯珺点点头,却又咬住下唇思忖道,CP名是啥,还有为什么你在前面啊?

就是一个称呼,李希侃咯咯地笑着骗他,为了表示你对我的尊重…

好的吧,毕雯珺倒也不跟他再争,那这样的未来我还蛮期待的。

李希侃又有泪花涌上来,却强忍着憋回去,怎样的?

如果是有梦想,有小侃,并且还能跟自己爱的人一起拼搏努力的未来,毕雯珺的表情天真又明朗,多值得让人期待啊,对不对?

 

三个月前,当2020年的李希侃第一次遇见2015年的毕雯珺时,他曾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把他掰弯了,再让他这辈子都直不回来——

可是他现在却不这么想了。

李希侃想帮他追那个姑娘,看他美满地结婚生子;

李希侃也想跟他说,你好好幸福吧,别弯了,也别再遇到我。

你的未来,再也不会有“毕侃”这个词让你烦心了;有关这个词的回忆,让它只属于我。

闪耀的明星毕雯珺,只会有钱有房有开心,什么都不会缺的。

 

 

 

 

05

 

没来由地犯困,近来十有八九李希侃总是在补觉的。

闭上眼的时候,眼前总会闪现零星的记忆片段,渐渐的李希侃明白,是时间需要他离开了。

某天一个精神还算不错的下午,天空有很美丽的余晖,教室里空荡荡的,除了他和毕雯珺再没有别人;也是第一次的,李希侃很放心,就那样轻轻地靠在毕雯珺的胸膛上。

老毕,李希侃的指尖在高个子的掌心画圈,如果我回到未来,你会想念我吗?

会的吧,毕雯珺把下巴压在李希侃茸茸的发顶,但也不需要等太久,我会努力再和你相遇的。

这个给你,李希侃支起身子,从笔袋里拿出一枚有点长的挂链耳环,什么都没剩下,我也就从2020年带来过这个。

原来我有一对的,李希侃依旧眼睛弯弯眯眯地笑,我送了你一只,后来你搞丢了,我就天天跟你闹。

然后你就没办法啊,你还宠着我嘛,你就又去订做了一对一模一样的;你留下有“K”的那只,我留下有“B”的那只。我们也吵架,我把你送的东西都寄回去,你又给我寄过来,唯独你没还给我的,只有这个…

给你,李希侃却没再告诉毕雯珺未来这耳环已经不再是一双,算来自未来的礼物吧。

小侃,毕雯珺望着怀里的李希侃睫毛闪闪,似要再次睡去了,能告诉我怎么再能找到你吗?

当明星吧,李希侃意识游离前轻轻地说,当明星你就能看见我了。

小仙女啊小仙女,李希侃在梦境里,对着那个模糊的女孩儿背影喃喃道,别遇见,但我也不想报复他了。

“经历过这么多,我好像忽略一点;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爱上毕雯珺的。”

“ … 这不是他的错。”

 

李希侃如同一阵过境的风一样在毕雯珺的生活里消失了,仿佛根本就未出现过。

他们的学籍表,他们的毕业照,他们一起嘻嘻哈哈合作过的涂鸦板报,李希侃教他玩过的悠悠球,随着李希侃的销声匿迹,全都没有了。

 

毕雯珺没有自怨自艾,因为李希侃很早就跟他说过,有没有想过你的未来没有我呢?

在填艺考志愿表的时候毕雯珺觉得他有在遵守他跟李希侃的诺言了。在那时他有跟李希侃信心满满地说,没关系,那就让我留在回忆里改变一切,再与你在一起。

乐华娱乐的星探找上自己仿佛是意料之中的,他递了张名片再拿出IPAD,同学我们观察你很久了,有没有兴趣当明星啊?

毕雯珺木木然地坐在咖啡厅,看着男人拿起IPAD一张张地给他划介绍资料,目光却被某张一闪而过的弯弯笑眼所胶着。

我可以签,毕雯珺抬眸将碳素笔转过一圈,但是我想问,李希侃在这里吗?

他不在这里,星探愣了一下,却又想到什么似的很快笑了,但我认识那个孩子,不用多久,你们很快会相遇的。

 

 

 

 

06

 

李希侃再醒来的时候依旧是2020年5月21日,可不一样的却是,他不在原来的酒店房间了。

靠,他欲哭无泪地摇摇没信号的手机,再朝着天花板央求道,我好累啊别戏弄我了小姐姐!

什么小姐姐小哥哥的,卧室门啪地被打开,刚洗完澡的毕雯珺穿着睡衣走进来,耳朵上的挂链耳饰亮晃晃的,没睡饱就再睡一会。

毕雯珺,不是,李希侃眼睛都睁好大的,你怎么在这里啊?

小侃天天调皮,毕雯珺干脆坐下来重新把他掳怀里,再直呼我名字小心我老毕也不让你叫,你干脆天天叫老公好了…

卧槽,李希侃心里突然腾起一种奇妙的预感,那,那你知道“侃毕”吗?

不告诉你,毕雯珺一个抢身把他压下,我只知道“毕侃”是真的…

Ourlove is real.

 

 

END


PS:BK  IS RIO 所以怎么就又一万字了= = 希望喜欢。BGM余佳运《再一起》。

评论(42)
热度(1090)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