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异坤】愿者上钩

※ 现实向ABO

※ 剧情车有 / 一发完

※ 不装A的O不是正经ABO

※ 当多金Rapper和超级明星一起参加恋爱节目

※ 续篇 《倾心》


  

 

01

 

你可能疯了吧?

蔡徐坤在机场VIP室窝了半天等飞机,还是没忍住摘下墨镜问经纪人,你真的没疯吗?

没疯,他的经纪人玫姐将他拧过来的鸭舌帽扭正回去,行程太忙你已经一天半没洗头,如果不想被前线拍成表情包的话听我句劝矜持一点。

我没问你这个!

蔡徐坤闻言皱了皱眉毛,唯唯诺诺地又把墨镜戴上,我说的是那档新节目!

哪档啊,玫姐揣着明白装糊涂,你是指单周还是双周,我记得你好像没有常驻诶?

就那档恋爱节目,蔡徐坤朝着远处的粉丝微笑地招招手,背过面来跟经纪人再言咬得牙痒痒,就这个行程来的“Falling in Love”!爱情陷阱!

喔,玫姐处变不惊,扭开保温瓶再喝口水,之前你天天嚷嚷着恋爱,投资敲定开拍你还不乐意啦?

我很乐意啊,蔡徐坤语气委屈极了,新染的金色卷发都茸茸翘翘地没有生机了,但是你们搞什么设定啊?我,我,蔡徐坤想想更委屈,我昨天在微信群看到企划一晚上没睡着!

瞧你那心理素质,玫姐无奈地摇摇头道,多大点事儿?不就是让你和Alpha搭档吗!

她不说还好,一说可就戳到某位大明星痛处;喂喂喂,蔡徐坤这下彻底崩不住想要闹了,但是我也是一个Alpha啊!大家都有Omega给我找Alpha是怎样!

要不说你工作繁忙,都不注意行业新形势呢。

给你看,玫姐从背包中抽出一部IPAD,指纹点开解锁划开网页的最新头条给蔡徐坤,看到没?

“最近因为Omega促进同盟的努力,议会通过了Omega平权法。”

“你是Alpha我也就不跟你解释具体条例了。但是其中第十七条,就这里,有阐述为了保证Omega体质的休息权利,一个娱乐节目中的Omega不能超过嘉宾总人数的百分之八十。”

所以呢,蔡徐坤挠挠头,他更不解了,所以我怎么就变成那百分之二十的?

本来不是你,玫姐合IPAD,但是跟你搭档的女明星临时有事弧了档期呗。

哼,蔡徐坤俊美的脸庞皱的苦兮兮,临时有事有什么事啊我长得这么帅…

谁知道呢,玫姐耸耸肩再摊手,可能害怕言行不当会遭到女友粉攻击吧。

你别乱扯姐姐,蔡徐坤才不信她,反倒打开手机翻微信聊天记录给经纪人看,但是栏目组告诉我是有备选的!而且不止一个!

是有啊,玫姐凝神后再叹气,国家级举重选手,身高一五七体重一七五,你实在想要我现在沟通换吗?

呃,蔡徐坤在脑海中稍微构想了一下模型,然后尴尬地对对手指,那还是别了吧。

坤坤,玫姐拢了一下耳后的碎发,我并不觉得你找Alpha有什么不好。

“按你现在的程度来讲,人气满分实力充足,如果搭档太适合了反而会成为阻碍。”

“如果说找个Alpha,本来气场就不相吸,八期节目拍完大家好聚好散,有什么不行的?”

莫不是,玫姐眼含深意欲言又止,你是真的想恋爱了?那可万万使不得啊。

我没有,蔡徐坤咬住嘴唇开始玩手机里的小狮子钓鱼APP,我就是想问问嘛 …

别担心了,玫姐到底也带他好几年,跟自个儿弟弟似的摸摸青年头顶,我听说那个Rapper挺好处,行内见过的朋友都说特别佛系!

蔡徐坤不信,蔡徐坤觉得他的经纪人又在扯淡——

他在国外上过几年学,电视录影中看到的拉普歌手大多凶神恶煞大金链,胳臂扬起来都有脖子粗,和热爱优雅蓝调的蔡徐坤压根对不上一点频率,怎么能够谈恋爱呢?

完全不能够吧,不能行,使不得;这年头,蔡徐坤都不知道这是他今晚叹的第多少次气,钱难赚,戏难演,连当个明星都要完全倚靠十全十美的职业道德了。

登机了,小助理跑过来,不动声色地往蔡徐坤衣袋里塞了枚口香糖,再招呼一众工作人员赶紧收拾东西走啦走吧;这个大概能撑三天,小助理趁乱偷偷摸摸地靠近蔡徐坤耳语道,到了拍摄地我再给你找!

好,蔡徐坤剥掉口香糖的包装纸,拿出一粒胶囊塞进嘴里咬碎咽下,那你可得快点啊。

 

众所周知,超级明星蔡徐坤曾入围“最想成为的十佳Alpha”,人气演戏歌艺都是一顶一的好:

只是很少有人知道他曾是个Omega。当他还是Omega的时候,他是August,一个很努力,却并不受欢迎的Omega;一个上进,赤诚,倾其所有却无人问津的Omega;一个无法与他现在光芒万丈的Alpha身份所媲美的Omega。

睡吧,蔡徐坤在头等舱宽大的座位里把自己罩入薄毯,嘴里还有最新型抑制剂残留的回甘。

晚安,蔡徐坤缓缓地闭上眼再对着心里说,晚安,August。

 

 

 

 

02

 

在看到穿西装的王子异的那一刹那,蔡徐坤实际上是很懵的。

玫姐去安排工作室人员食宿,没跟他一块进来,所以他在偌大的接待室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王子异;搭话之前蔡徐坤还有点害羞地想,奇异果栏目组给安排的保镖这么挺拔这么帅的?

你好,所以王子异很有礼貌地伸出手掌跟他握手问好的时候蔡徐坤惊呆了,完全不像他想象的Rapper啊。

也没说太多,略微交谈几句王子异即被另一组编导唤去门外;小助理倒是拾掇完了,贱兮兮地从后方的敞门跑进来同蔡徐坤笑,我都打听过了,哥们情况贼乐观!

什么乐观?乐观什么?

哥们家里搞石油的,小助理的眼前都仿佛瞬间腾出一排印币符号,贼有钱!

呵呵,蔡徐坤特别没有感情地跟着一起假笑,只是共同录个节目而已,他富不富跟我有什么关系…

有缘的话身进豪门,小助理非常没有有求生欲地叨叨,哥你从此就可以走上人生赢家的光明大道了哇!

不是,蔡徐坤眉毛一挑,小朋友,蔡徐坤也开始笑,怎么你觉得我现在不是人生赢家吗?

喔,小助理连声都不发,连忙链上嘴巴结结巴巴作闭口状,哥你超棒…

超,超级棒。

 

为了提前让入驻嘉宾们熟悉对方,节目组安排他们两边晚饭是一起吃的。

蔡徐坤的团队坐了圆桌的一半,王子异的经纪助理坐另一半;两边公关品酒高谈阔论,可蔡徐坤汤都喝两碗了,愣是没能跟王子异说一句话。

哎,哎,蔡徐坤用胳膊肘撞玫姐,我多少敬人家个酒吧?

人不急你急什么,玫姐慢条斯理地剥着鱼刺云淡风轻的,非要我们主动多丢面儿啊。

山不来就我,我便不去就山,蔡徐坤其实不太认可他经纪人的这种做法的;但比他行动力更甚的,他们团队的公关猪队友却先一步出手了。

唔,工作人员笑眯眯的,听说王先生擅长RAP啊?能不能给我们来段B-BOX?

不能,在王子异右边带着墨镜始终沉默的,不知是保镖还是助理发话了,少爷一会还有视频会要参加,现在不方便太费喉咙,希望理解——

沉默,今晚五星级酒店的尊贵包间比肖邦更沉默。

蔡徐坤嘴里的茶都喷出来,少爷少爷,当演港澳豪门戏吗?

玫姐,蔡徐坤小小声的又扯经纪人一下,其实我本来对他印象还挺好的;也不是,蔡徐坤偷偷地说,但感觉一点都不像Rapper啊?还谈生意?

跟你透露过情况了,玫姐面部表情晴转阴转晴,他家做生意,可能王子异比较商务吧。

喔,蔡徐坤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准备再夹一只丸子放进碗里。可就是那么巧,王子异也正好起身夹,两双筷子啪嗒就碰一起了。

都给你,王子异却不像他的工作人员那么凶,马上撤胳膊回去,还微微腼腆地笑着,你吃!

于是蔡徐坤便顺水推舟地吃了两只丸子,感觉既尴尬又撑得慌。

王先生,他还是没忍住拿起高脚杯站起来,跟您敬个酒吧,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啊,王子异也连忙跟蔡徐坤把杯碰了,能跟蔡先生您这样的明星合作也是我的荣幸 …

枉顾玫姐怨念深沉地把青年的小臂都掐红一片,蔡徐坤觉得这顿饭他好像吃的一点都不开心。

本来他同意来上这种节目就是放松心情,哪知道会这么严肃堪比商业会谈啊?扑街,蔡徐坤放下酒杯即又拿了拼盘装饰的萝卜雕刻来玩,眼神既寂寞又空洞且无语凝噎——

他可能跟综艺节目有仇吧,真的。

 

 

 

 

03

 

考虑到要照顾各位艺人繁忙的档期安排,“Falling in Love”栏目录制紧锣密鼓地开始了。

灯光开射,摄影机架起,第一场开拍的便是五组搭档嘉宾共同出镜选择对象的情景,也是一个让蔡徐坤万分扎心的情景:

背过的台本不能改,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一个又一个美丽可人的Omega小姐姐被人挑走,他心里难免会感到有些遗憾的。虽然他的真实身份也是Omega,蔡徐坤边搓手边委屈,但是能跟温婉漂亮的姑娘们合作,他也是很乐意之至的啊。

小蔡,小蔡,临场那边挥手示意他动作,该到你和子异的部分啦!

喔,好,蔡徐坤连忙一个哆嗦,再赶紧对镜头展露一个刻意万分的假笑,让我猜猜那个幸运的人是谁呢?

台本是写好的,所以他想也不想地直接推开第五扇门,就见着王子异捧着束玫瑰花傻乎乎地站在那儿。

呵呵,蔡徐坤假笑地都有点吃力,这束天杀的玫瑰花是谁想的,敢不敢拉出策划来让他揍扁他。

呵呵,良好的职业道德使得蔡徐坤保持着微笑把花接了过来,其实更像是抢,挺好看的哈…

王子异依旧三七分头发穿着西装,蔡徐坤也穿了西装;流程过完五对嘉宾一齐排排分着座,其余人倒真像是来相亲的,而蔡徐坤从栏目工作人员不明所以的窃笑中都能意识到他俩有多格格不入,仿佛正在进行等待宣誓的婚礼现场。

哎,镜头摇到别组的时候蔡徐坤有点无聊,偏过头问王子异,你现在是不是还挺后悔和我搭档的?

没有,王子异低头把沾在西服布料上的一块金粉纸片掸掉,我跟你一样,也是提前就知道的不是吗。

看到别组的Omega那么漂亮,蔡徐坤嘿嘿嘿笑着揶揄他,咱俩个Alpha搭档 …

真没有,王子异转过身朝蔡徐坤侧了一些,面庞微微羞赧道,我真觉得就你也挺好的!

胡扯,蔡徐坤还就挺不信的,而后还任性地拍了王子异大腿一下;他可没注意到,蔡徐坤少有这般色令智昏地傻透了,他的这番偷摸举动被另一组镜头声情并茂地记录下来,还加了滤镜飞速地添完花絮,当天晚上就被节目组官博首页置顶轮番宣传。

还说我呢,玫姐可能跟他扔了有一百个白眼,说了注意别被套路你不听,我看你才疯了吧?

蔡徐坤自知理亏,也不好跟玫姐多理论,工作室短会参加完就跑房间里宅。

坤坤好帅啊,又A又帅,他拿IPAD看粉丝评论心情才稍微好一些了;节目效果抱走我家Alpha不约,蔡徐坤又刷到几条双方粉丝的热门赞,苦笑也没那么严重啦。

因为离睡觉时间还早,蔡徐坤又往下划了几条,稍微有点笑不出来:

是一个卡通甜筒头像的账号,手速贼快地贴了一张他拍王子异大腿的Q版手绘图,附言我觉得节目播出之后“异坤”可以了解一下。

别吧,蔡徐坤怔住了,他觉得给这个想法点赞的1314个网友是不是傻。

他们的公开身份是两个Alpha啊,蔡徐坤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又不是两个Beta;况且就算他是隐藏的Omega,蔡徐坤又叹,那也保不准王子异能是他合适的Alpha,万一他也是隐藏的Beta …

Omega是不可能的,蔡徐坤想想王子异小臂的肌肉发达都笑出声,那得是多可怕的Omega啊!

“策划老师我是蔡徐坤 … ”

某位大明星思来想去却还是发了条微信出去:

“我有个想法你能不能了解一下?”

 

运气不错,那位策划勉强算是蔡徐坤的墙头粉丝,隔天便把改好的台本交给他。

之前是我们考虑不周,策划还乐颠颠地跟他说,坤异,我跟他们通过气了,坤异妥妥的!

 

 

隔两周后,第二期拍摄是喜闻乐见的CP共同下厨戏份。

蔡徐坤早就把改过的台本背得滚瓜烂熟,美滋滋地杵在案板跟前切番茄和辣椒;子异啊,他心情好的都不叫他的搭档“王先生”了,今天午饭吃青椒肉丝和番茄炒蛋好么?

行,王子异有点懵,他不知道为什么节目组会委婉地要求他穿粉红色。

好,王子异无意间瞥了眼蔡徐坤挂在室内景玄关的粉蓝外套,那你小心点别切着手。

而或许是蔡徐坤对自己的厨艺太过自信,又可能是王子异在家务方面的技能过于满点,在蔡徐坤连续呛翻两次锅之后,王子异大方地在栏目组无可奈何的暗示下接手过来。

蔡徐坤,王子异也会觉得还这样叫显得生分,可他也不知道怎么正确叫蔡徐坤好,你喜欢吃甜一点还是辣一点?

辣一点吧,蔡徐坤才因更改台本而生的小信心就被发挥不佳的厨艺浇灭了一半,我喜欢吃辣的。

一顿忙碌过后的正午,二人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吃顿饭了。

可能本来就是休息情节,所以这段台本并未提示很多要求动作,仅标明由搭档自行发挥即可。蔡徐坤为了找回自尊心,也为了按住站不稳的“坤异”,竟拿起勺子主动要求喂王子异吃第一口。

这样,王子异一如既往的腼腆,这样进展太快了吧?

哪里快,蔡徐坤看着节目组的隐藏镜头偷偷摸摸地摇过来心里就窃喜,人隔壁AO组都送手工巧克力!

喔,王子异想想也对便点点头,特别乖地伸头吃完蔡徐坤喂的那勺饭,毕竟他们有吸引力在。

你这样说我就不开心了兄弟,蔡徐坤心底闪过一丝微妙,匆忙把抬起的手撤回去,我们也有荷尔蒙啊。

呵呵,王子异是怎么学会和他初始如出一辙的假笑的,也是。

 

午饭吃到一半,蔡徐坤感到略饱就放下了碗。

怎么,王子异神情略带关心,今天的菜不合口味吗?

没有,蔡徐坤摇摇头解释道,我需要保持身形啦,多出标准一斤公司都会扣钱;哎,蔡徐坤掩嘴躲着镜头只拍小小声给王子异做口型,是不是觉得他们特别黄世仁?

嗯,王子异笑,但是你很瘦了,所以希望你能再多吃一点。

如果你能多吃一点,穿着粉色卫衣的王子异果然不似穿西装那么正经还有点萌,我给你表演B-BOX。

我不想看那个,蔡徐坤嘴上拒绝着,可还是把剩余菜盘的菜拨给自己,肉片拨给王子异;就这个,蔡徐坤两条手臂向右一斜,你会不会这样摇摆啊?

哈哈哈那不是摇摆,王子异这下绷不住笑开来,顺口给蔡徐坤演示几句,那是Swag!

了解了,蔡徐坤眨眨眼又把那姿势做一遍,SwagSwag;他刚把碗端起来准备再扒几口饭,哎,却突然被王子异唤住了动作。

蔡徐坤,王子异还是那么直愣愣地叫他,又把自己碗里的肉片挑给他,你那边的西蓝花给我吧。

呃,镜头架在那里,蔡徐坤也不好当面拒绝,只好端着碗由着王子异挑。好了,王子异挑完再跟他笑一下,看你好像更喜欢吃肉,蔬菜就留给我吧。

快吃,蔡徐坤还呆着,被王子异指尖点点手背才回神过来,哦哦好的。

神呐,青年一边往嘴里塞肉丝,心里还因男人的细心莫名生出那么一丢丢的感动,他的爱好有这么容易被看出来吗?看来下次需要伪装一下!

但总而言之,这顿亲自做的午饭,总比之前那次气氛尴尬的“商务会谈”要好多了。

 

节目第一期已播,第二期预告方才上线。

同苦等更新的粉丝没甚差别,窝在回赴行程高铁上的蔡徐坤连觉都不补,登录微博小号兴致勃勃地翻阅着官博最新评论。同他预想的一样,粉丝和节目观众讨论热情高昂,且很快地分为“异坤”、“坤异”两派。

二期花絮一出,以他为主导的“坤异”人数呈压倒性优势,看得蔡徐坤心中暗爽嘴角疯狂上扬。

坤坤,玫姐仿佛开上帝视角的幕后BOSS一般闪现,再把他手机没收过去,你皮这一下很开心哈?

快!睡!觉!

好啦好啦,蔡徐坤连忙认怂作揖把眼罩戴上,我这就睡啦。

这边厢的青年睡得香甜,可旁边的玫姐却有些发愁起来。就她带过的艺人来讲,绝大部分小孩动心的瞬间,都是缘于对自己组CP产生兴趣的开始。

只是有一点,玫姐实在想不通啊;就那么一点,她实在苦恼了:

怎么两个Alpha之间也能滋溜出火花的吗?

 

 

 

 

04

 

三个月悄然过去,又连录两期节目后,蔡徐坤对王子异的初始印象有了很大改观:

比如王子异其实不是非常正统的Rapper,但是说唱算是他很有兴趣的爱好;他也不会天天商务地穿西装,性格也不无聊,充其量有些慢吞吞而已;不仅细心,王子异还很贴心,精致生活的同时不忘带他一同养生,经常录制现场蔡徐坤眼上敷着人家给的贴嘴里喝着人家泡的茶,心里都会暖洋洋的。

哥,小助理望着蔡徐坤每次来跑恋爱节目的嘴角都不仅仅是疯狂上扬了,如果没限度的话,他觉得这位大明星的唇角弧度能咧到耳根后去,最近抑制剂没有效吗,我看你两天都问我要一次?

而蔡徐坤只顾开心却也没特别留神日子,想想却也察觉不出什么毛病,没事那你多买一些吧!

于是在“Falling in Love”第五期的拍摄现场,吞了双倍抑制剂的蔡徐坤准时准点地出现了。

他们今天的行程是一起去游乐园,王子异在路上还没来,蔡徐坤便倚坐在节目组置下遮阳伞的靠背椅上等他;他手里攥着的是自己之前海外行程给王子异带的一对袖扣,也没给助理拿着,小小方盒子也就被青年一只攥在掌里,盒身的丝绒布都沾上了微湿的汗。

蔡徐坤没有谈过恋爱,所以他看不出来此举有什么不正常…

又或许在场除他之外每个人都能多少感受到,某位大明星的逐渐投入与邻居组甜笑相拥Alpha的Omega们没什么两样。

哎,玫姐举着小电风扇推一把小助理,你觉不觉得咱们坤好像块望夫石?

历经沧桑的小助理求生欲很强,头摇的跟拨浪鼓,不,不像!

我就奇了怪了,玫姐的拧紧了眉头,他怎么能对Alpha感兴趣的?我觉得那个王子异也就一般帅而已啊?

还是,经纪人突然冒出古怪的想法,其实坤坤是Omega?或者王子异是?

怎么可能,险些被戳破事实让小助理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完全不可能嘛。

 

一小时后王子异及团队抵达,节目录制拍板开始,台本一番蔡徐坤即又再次体会到了栏目组的丧心病狂。

说好是来游乐园培养感情,但玩乐项目完全不是由他俩自主选择的;栏目组给了两张票,上面有两个选项,一个跳楼机一个鬼屋,摆明是细心查过资料后再来为难人的。

要不去鬼屋吧,今天的王子异有点发烧,蔡徐坤也不想跟工作人员一块整他,但你在门口就行,我一个人进去!

没事,王子异摆摆手跟他笑,跳楼机好了,之前聊天不是说过你很想玩。

蔡徐坤很担心王子异,不由分说即跟栏目组要求与他一起乘了一趟跳楼机;全程却是一点高兴没有的,因为王子异恐高且身体不适,才刚从游乐设施上下来,就跟着助理去找卫生间呕吐了。

要不别拍了,暂停期间蔡徐坤去找导演商量,子异实在不舒服能不能等一等啊?

这个,导演明显十分为难,场地应该不好再借… 要不你跟王子异商量一下,多拍些近景好了!

行,蔡徐坤朝着远处向他走来的王子异挥挥手,我跟他沟通看看。

 

坤坤,王子异的脸色其实还是不怎么好的,刚才我走过来看到拐弯的地方有卖棉花糖,你想不想吃?

不想,蔡徐坤拍拍自己旁边的座位示意他坐过来,你发烧我们可以明天再录,反正我后天才有行程赶回去就好…

不用不用,王子异却是笑着回绝他了,也就着点凉,吐一下反倒舒服多了。

你别逞能啊,蔡徐坤第一次亲昵地搭一只手拢到男人肩上,身体养好了再说别的,你倒下我就落单,你可不能抛下我。不会的,王子异轻轻拽他胳膊一下,再很礼貌的只抓到青年手腕,走吧,我去给你买棉花糖。

 

以往蔡徐坤在别人演的电视剧,或者他演的电视剧,都觉得跟他搭档的小姑娘会有点傻透了才会握着这种胖乎乎跟云朵似的糖:

而此刻蔡徐坤比她们都傻的捻着根木棍乐颠颠地和王子异分享一朵糖,心中的甜意镜头里外都挡不住的滋滋向外蹭出来。

子异啊,蔡徐坤晕晕地觉得特别奇怪,为什么王子异身上好像有股跟他吃的那款抑制剂差不多的味道,像黑巧克力,又像薏仁糖水,甜中却又些发苦?没有香水哦,王子异看他左右嗅嗅仿佛拆穿他心思似的,可能是煮多了茶染上的吧。

唔,蔡徐坤吃完最后一口棉花糖抬头再看王子异,浅浅的发色衬的他眸色特别亮,就很奇怪——

好奇怪,真的好奇怪啊。

几台摄影机明明还在对着他俩露,可蔡徐坤的思绪却愈发愈迷惘;子异,莫名的吸引力推着他向王子异靠更近,我好像觉得头晕。亏着王子异察觉出不对,赶忙伸手去扶他,蔡徐坤即叩咚撞进男人怀里,鼻血蹭了那人胸膛一衫一裳。

完蛋,蔡徐坤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连眼泪都掉,幸好王子异侧过手掌给他挡上;我还没送你袖扣呢,蔡徐坤迷迷糊糊地伸手去口袋里掏,却感觉心中的那份燥热又更甚,诶我的袖扣呢…

你这个,眼见着工作人员越走越近,王子异俯身到蔡徐坤脸颊边低声耳语道,会不会是抑制剂的反应?

不是,蔡徐坤的肩膀开始颤抖,他可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拆穿伪装Omega的事实,在我外套右边的口袋里,蔡徐坤的眼泪越渗越汹涌了,求求你拿给我 ——

好,没想到王子异比他更快地找到了伪装成口香糖的那盒药,掰一颗藏在指缝里,在工作人员几近触到蔡徐坤的那一刹那小指一推塞进青年口中,再委婉解释道是我没留神撞到坤坤让他流鼻血的,真对不起!

对的,慢慢镇定下来的蔡徐坤赶忙接过湿巾抹一把脸庞,对啊是有点疼,所以没忍住哭出来了嘛…

因为第五期录制那天出了很多诸如此类的变故,节目便比以往更早的结束,王子异那边还有事务需要处理就没留下来一同吃饭,仅仅在离开的时候给蔡徐坤知会了一下。

辛苦你了,蔡徐坤隔着十米发短信给王子异,也谢谢你不戳穿我,虽然我衣服也没赔,袖扣也没送。

没关系,王子异在门外跟他摆摆手,也未再回复,却是轻轻地对蔡徐坤说出一句口型:

“不用担心,我会帮你保守你的秘密。”

 

 点我继续

点我继续备份

AO3备份(点进按Proceed)


06

 

奇异果台的“Falling in Love”恋爱节目有关蔡徐坤及王子异的这组录制完毕,在后期制作三周后同节目其余CP一齐放出最后一期,虽然依旧是遭人诟病的孤儿剪辑,但也挡不住广大CP党及围观群众对两位“Alpha”之间甜蜜共处的浓浓吃瓜热情。

站不稳攻受不是问题,就连小助理也切微博小号偷偷地评论,重点是有第二季啊!

第二季,什么第二季?玫姐冷淡地接通奇异果台招商引资组打来的接洽电话,对不起我们不拍真的不拍;你可好好考虑,对方乐得连嘴都合不拢,双倍出场费!

天呐,玫姐的眼前突然闪过一连串的钱币符号,可我们艺人行程真的很忙,她依旧装高冷吊胃口说,你知道蔡徐坤Delay一天多少钱吗?

不怕,那边不知是换谁又接了电话,声音很慢很沉稳,只要他愿意,我买他的档期。

好,好吧,经纪人挂掉电话哭笑不得,CP粉花钱看爱豆谈恋爱这么大手笔的吗?

 

时间拨回到六个月以前。

也是在奇异果台同样一间会议室里,王子异的面前坐了两个小朋友。

我姓毕我是剪辑,高个子的那个挂着脸比他更严肃;我姓李我是策划,矮一点有弯弯眼睛的那个连忙递名片说,我们是奇异果“恋爱陷阱”节目组的…

请问,请问,姓李的那个小小声递上企划书,请问您有兴趣投资我们的节目吗?

好,王子异笑笑示意他俩坐下再把文件接过来,可以投资,但我选August。

诶,姓毕的那位眉毛一挑,您的意思是…

“我选蔡徐坤。”

 

 

 

END


PS:是的我写ABO了祝还能过节的小朋友六一快乐

评论(40)
热度(2208)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