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异坤】倾心

※ 现实向ABO / 一发完

※ 当多金Rapper与超级明星结婚了

※ 《愿者上钩》  同设定续篇 / 蜜月车有 




 

01

 

在人生的前十六年里,王子异从没想过追星。

可在十六岁生日过后,这位年轻气盛的Alpha有了变化;他仍固执地不去追逐明星,他只追蔡徐坤。

或者说,当王子异开始喜欢蔡徐坤的时候,蔡徐坤还不叫蔡徐坤。那时的蔡徐坤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如同八月的雨后携着彩虹缱绻的艳阳,他叫August。

而说起王子异与August的第一次相遇,可能还真得归功于那么一点点神奇的缘分。

 

王子异的家族从商,家中两男一女,上有兄姊关怀,从小到大到底也是安逸舒适。

可到十六岁属性明显分化之后,小小少年的生活可就没这么舒坦了:他的哥哥姐姐都是Omega,检测报告拿到手沉甸甸滚烫烫,只有他一人是Alpha。那会的观念远没有王子异成名后期那么开化,作为更有行动力的一方,必定会被父母长辈属意继承养家。

因此从哥哥身上接过重任,由艺术学院转投商科的王子异,当时的心情有多崩溃显然是不言而喻的。

他开一辆小车,把宿舍的各种乐器都往回家拉;幼儿时妈妈送的手风琴,他的掉了漆的吉他,刚学没多久的尤克里里,诸如此类等等,一概而全地被封进打包纸箱里。合上汽车后备箱的时候,车盖嘭地落下发出沉重的响声,无言间更将王子异胸腔低落的气压抑至谷底——

这都是命,王子异安慰自己,他从来都是特别听话的小孩,从来不忤逆任何家长的决定;至于自己的兴趣,王子异想,也只能待到将来成功之后,来日方长地发展发展了。

载着满满的心事,王子异的红色小车在校园的行车道慢慢行驶,怎知突到一个转弯,竟然啪地撞到一个东西;像是人影,又不是人影,却就那样轻飘飘,哗地就倒下地。王子异吓坏了,连忙刹档下车去看,怎么样有受伤吗没事吧?

没事啦,是个看上去和他一般大的黑头发少年。

没事,他拍拍身上的尘土,手腕再用力拽一拽把一旁的人形立牌扶起来;是它倒掉了,少年不好意思地跟王子异笑笑,你没撞到,我也没事啦。

你这个,王子异定睛一看,人形立牌上印着的模样和少年非常相似,是你本人吗?

是啊,少年腼腆地挠挠头,我被公司通知来这边演出,但是你们学校太大了呀。然后就迷路,少年越讲声音越小,过了演出的时间我也没找到表演地点,但也没有人联系我,兴许是大家忘了还有我的表演…

有点可惜我练了好久,他额头的黑色碎发被汗水沾地湿漉漉的,再伸出指头有些委屈地指着那只有点点破损的立牌,我还按照公司的意思把它带来宣传嘞。

哎,王子异听他说完,有点心酸又有点好笑,问道你是艺人吗?

是,提到这个少年黯淡的眸子哗地亮起来,我叫August,我是艺人哦!我出道一个月了!

虽然对演艺明星孤陋寡闻,可王子异多少还是见过同班级的女孩子狂热追星的样子,什么礼物啊花束啊,都会提前堆地海满,所以他很奇怪,怎么还会有艺人会亲自扛自己的立牌呢?

呃,王子异思来想去略感语塞,你的粉丝呢?

我看学校里偶尔有明星来,王子异对之前某次少女偶像的签售会还是有印象,同学都蛮热情的!

那是别人啦,August垂下脸,面上笑容也渐渐消失,我又不红 …

机会也不多,August的眼眶浮出泪珠,这回真的准备好久又没找到地方演出 …

可能是命吧,少年抽抽噎噎地在王子异跟前哭开鼻子了,我是不是红不了啦?

也不一定,王子异见状想了一大圈安慰August的方式,最终目光落在汽车后部的纸箱上找到了答案;我可以拿吉他帮你伴奏,王子异眨眨眼笑,但是太难的曲谱我不会 …

真的吗,August连忙用手背把脸上的泪渍抹掉,他的皮肤太白了,悄然抹泪的那一刹那会让王子异想到家里保姆养的小白猫;认识你真好,August咬着嘴唇傻乎乎地说,那你就是我的第一个粉丝啦。

夏日炎炎,或许August没有唱在调上,或许王子异的弹奏也错了很多节拍:

但在王子异的心里,却是他有生以来听过最美妙的乐符。

“不红为什么还要当明星啊?”

“… 为了梦想吧。”

 

 

没有留更多的联系方式,商科的课程也繁忙,待到王子异再度在微博上寻着August的联系方式时,他方才明白追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巧遇之后August又被经纪公司安排了几场商演,知名度较之前算是半打开状态;可粉丝还是太少了啊,王子异做着高数习题集,手机默默地背着家教老师藏在作业本底下,才几十个转发呢。

于是某天晚饭之后,王子异唬诈家庭教师身体不适,偷偷溜到姐姐房间去问,怎么才能捧红一个明星?

就买粉买转评赞吧,作为爱豆十级学者的姐姐说,但你也别买太多,如果互动跟不上,你喜欢的明星也会不开心的呀。

好吧,王子异皱皱鼻子,那我还能做什么?

花钱做应援和站子给她,姐姐越笑越诡异,我弟弟到底是看上哪个Omega小姑娘了?

但你现在很忙吧,姐姐叹口气又说,爸妈全部的希望都在你身上,哪有时间让你天天追着人跑哦?

也没有,王子异低下头玩手指口是心非道,我就喜欢着看看… 也不会太认真啦。

有的人幸运有很多人喜欢,王子异在心里默默地想,但如果他也离开,又有谁会那样认真的对待August呢?

他的August那么可爱那么优秀,值得全世界最好的回报,所以他不会走的。

 

可话虽这样讲,粉一个不红的明星还是很吃力的:

不仅仅要付出很多时间,还要付出更多的贯注与热爱。

譬如怕被August看出来,王子异偷偷用零花钱买了一百个小号为他打Call,经常切换到第五十几个就被家庭教师发现捉去打手板;没事的,王子异一边抚一抚红肿的手掌边在被窝里切换下一个,很棒August,他模仿着不同的语气跟他说,加油啊你会成功的。

 

六个月之后,August的官博终于发布小型见面会的通知;而王子异在商科的成绩也在努力中渐有起色,在奥数比赛中拔得头筹获得奖学金。

遗憾的是歌友会那天正逢期末考试,虽然王子异其实特别想去的。

或许他可以用奖学金做一些应援,王子异想想又有办法了。钱不多买不了别的,他就问姐姐又借了一些,订做个很精致、很漂亮的立牌给August送过去。很遗憾我没法去,王子异在August的私信口打了很大一段又删掉了,因为他想留着给少年一个惊喜,日后对他亲口说——

August,立牌后面用金色的签字笔端端正正地写着,你是我见过最棒的Omega了。

关于那场不大的见面会Repo还不错,起码王子异在考试空隔的间隙收图收地很开心;August把他的黑头发烫了,有点卷卷的搭在额角鬓上,还画了红棕色的眼妆,更显得稚嫩可爱。我好喜欢这个哦,那个曾经还在他面前哭唧唧的小朋友抱着他送的等身立牌,在视频里依旧笑得傻乎乎,谢谢这位有心的朋友…

在等我一会儿啊,那晚的王子异几乎是抱着手机睡的,等我有能力了,会送你更多更好的礼物的。

待到王子异放暑假,他放弃了游学的机会,早早地就收订一堆饰品鲜花用车子载到August的经纪公司门口去;为了显得更加正式,王子异还提前穿了给毕业典礼准备的西装,头发梳得干净又整齐,他还把给他伴奏过的那把吉他也带上,就算不能再弹给August听,王子异想,合个影也是很不错的。

红色小车缓缓驶入停车场,临到插拜访卡的时候,前台经理望着问询电子牌讶异地告诉王子异,企划组已解散,连同August也离开不再做艺人。

他走的那天还是我帮他提的行李,经理惋惜地叹一口气,长得好也努力的好孩子,可能就差那么一点点好运…

“企划宣发都需要钱,投资这么久不见水花,公司不愿再等也是情理之中啊。”

王子异彻底呆住,连同那一后备箱的礼物一齐被彻底关进回忆里:

August的微博停用了,他慌忙打开手机,截止最后日期的那张图片即是少年抱着他送的立牌和到场不多的几十个粉丝笑容洋溢地合影,配字没有再见,August说谢谢你。

 

无独有偶,或许是另方鸿运将至,王家的生意在同年的冬天取得了非同昔比的成功。

他们搬进了更大的住宅,父亲又购置架私人飞机,王子异拥有专属司机,再不用开那辆红色的小车。

可王子异不开心,尤其当他下课的时节总会在August的旧东家门口一遍遍地经过。

要是早一点就好了,王子异很明显地知道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但时间能不能刚好回去一点,让他再帮帮August?

只要攒攒钱,只要他拥有的更多,总能去看一眼。

但是,但是为什么,在他有了能力可以与他相见的时候,却没有August了呢?

… 他不接受!

无论他走的多远,无论他今后姓甚名谁,他都要把他和他的梦想一齐找回来。

 

 

02

 

王子异你太感性了哈哈哈哈哈。

蔡徐坤靠在王子异肩膀上听他讲完,一边搓着张纸巾跟十几岁似的哭唧唧一边笑王子异,你怎么那么感性啊混蛋!

我又不知道去哪找你,王子异剥了个荔枝塞进蔡徐坤嘴里,光是私家侦探可能都找了五六个…

我没有消失啦,蔡徐坤嚼着荔枝肉嘴巴囫囵不清的,只是换了个公司去练习。

他们说Omega柔弱体能不好签什么,说到这里青年眉头又皱一块,然后再出道之前我家人想办法改了资料,蔡徐坤无奈道,就用Alpha的身份回来了…

但是,蔡徐坤精神抖擞地跟王子异强调,吃了抑制剂的我就是攻!我精神是在上边的!

好,王子异宠溺地摸摸他耳廓,继而不太好意思地拆穿蔡徐坤,只是我想说,你助理的抑制剂都是我找人提供的。

天呐,蔡徐坤马上坐起来,他简直要疯,怪不得助理不跟他一起站“坤异”非要站“异坤”,好家伙,原来早就被王子异收买啦!

我劝你求生欲强一点,蔡徐坤把纸巾都扔掉,眼泪全在男人昂贵的名牌衬衫上擦,有什么套路今天统统交待了!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王子异就坐在那把他搂怀里让他玩,也就是你再出道之后,我偶然在某次饭局听说你身体不好需要长期吃药,因为很担心深入了解了一下,才知道买的都是抑制剂…

你原来吃的牌子副作用太大,王子异点开手机给蔡徐坤看他的体检报告,我就想了点办法专门卖高买低卖最好的抑制剂给你;不然,蔡徐坤觉得王子异又在炫富了,你的助理用那个价格是绝对买不到最好牌子的抑制剂的。

嘁,蔡徐坤干脆闭上眼不看他,那你干脆一直做好人就行,干嘛跑出来啊?

业内朋友跟我说你可能要上恋爱节目了,王子异吃醋的时候总会憋笑,可对着蔡徐坤他又憋不住,原谅我真的只想对你好,却还是接受不了你喜欢别人…

所以啊,王子异又解释说,因为比我对你更好的人还没有出现,我就想,那自己上吧。

找理由,蔡徐坤眼睛微睁,显然已经被游说心动了却还不承认,你爱的就是August!你不爱现在的我!你明明对现在的蔡徐坤一点都不心动!

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王子异干脆拉着他的手腕让蔡徐坤从沙发上起来,跟我看看吧。

 

二人来到王子异私宅的书房,男人按开墙壁上的按钮,活动墙再转过来的时候,蔡徐坤看到满满一整面墙架的专辑与周边:

你还是August的时候没出过专辑,王子异踮脚拿下一个纸盒,里面装着August歌友会发售的明信片、一个干花做成的工艺花环以及一个三角形链坠,这是我想送你没能送出去的礼物。

还有你是蔡徐坤以后,王子异拿下一沓CD给蔡徐坤看,每次出什么,我都是一百份一百份在买。

怕被你发现,还得分好几个渠道买;当然不用再切换一百个账号了,但是百分百的心意还是想尽到的。

怎么说呢,王子异沉思一会语气变慢,而后很认真地对青年说到,我很普通,也没你想的那么强大。

“我只想对你好,但是跟你距离太遥远,所以不知道怎么才算是对你好…”

“不想你害怕,总想尽量站的远一些,只要能看到你开开心心的,我也挺知足。”

“所以我把我能想到的都去做一遍,应该也能算对你好了。”

但能和你标记确实有我的私心成分在,王子异认怂的时候乖乖的像小朋友,对不起。

傻瓜,蔡徐坤眼圈又红,凶巴巴地把链坠夺过来自己戴,挺好看的不丑嘛。

你这样讲我也突然想到个事儿,蔡徐坤戴好链坠转身给王子异看,那见面第一天你的西装是——

还是毕业礼那套,王子异略有羞赧地笑了,人生特别正式的第一次总想让你见到。没成功可我不服输,他比个大拇指给蔡徐坤,还是让你看到了。

蔡徐坤都愣住,那 … 那Rapper?

看你去上音乐节目,你和你的Rapper搭档挺亲近,王子异干脆脸红到耳根,就想说如果我也会,你可不可以亲近我一点啊?

你这愿望太简单了,蔡徐坤吸吸鼻子吧唧往王子异脸上亲一口,不仅能亲近,我还能直接亲你了!

况且我们标记也算是巧合,蔡徐坤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给王子异以及早已心动的自己找理由,刚好没带抑制剂,那种情况是吧,你控制不住也没办法…

其实,王子异彻底把脸捂住,也不能说是完全的巧合。

是剪辑组的小毕,王子异恨铁不成钢的原地蹲下了,他后来跟我说,是他嫌弃我进度太慢,故意让同事给错地图并且在那挖了个坑…

知道有坑是真的,王子异的眼神闪闪烁烁的,但我没想到你会带错抑制剂。

晓得悔改是好的,蔡徐坤哭笑不得地上前摸摸王子异的脑袋,但是亲爱的,你还是得睡一周书房。

还有,蔡徐坤阴险地眸色骤然一厉,你想办法把策划组的小李,就长得特别像狐狸那个,调来给我当助理…

呃,王子异噗嗤又笑出来,你怎么知道小毕和他一起的?

废话,蔡徐坤得意洋洋的,就最后一期你牵我手以后,休息时间我从卫生间出来,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我看见他俩在打啵。”

 

 

03

 

玫姐近来有一点忧伤,因为她觉得蔡徐坤满溢的幸福感实在是有些肆无忌惮。

好好拍广告别傻笑,经纪人拍拍蔡徐坤的脸颊让他把表情往回收一点儿,虽然你男朋友非常极其有钱但我劝你善良。

嘿嘿嘿,怎知她刚接个电话转过身蔡徐坤又笑开来;坤坤,玫姐无奈地挂断电话又跟他讲,别笑了乖,我们后天才去拍“爱情陷阱”第二季呢。

我知道,一早被王子异抖落包袱的蔡徐坤心知肚明,子异跟我提过,我都懂。

这么快“子异”都叫上了,玫姐的心口仿佛又被射中三支利箭,那你的抑制剂找助理买好没有?算算日子,玫姐拿出手机备忘录看看,应该又快到你发情期了。

没带啊,蔡徐坤语气坦然地仿佛像在说“今天的早餐是豆浆油条”,没带,某位大明星恬不知耻地又补充道,有子异在就行,我不需要吃抑制剂了!

好吧,玫姐觉得此刻给她把枪她立马就能瞬间饮弹,那请你俩请务必做好安全措施…

没问题,蔡徐坤拍胸口保证的速度之快让经纪人觉得更不放心了,我心里有数;如果你实在信不过我,蔡徐坤又说,那你也该相信王子异嘛!

我觉得你俩我谁都信不过,玫姐思来想去还是拨通了王子异的电话:

写保证书,对,经纪人面无表情地要求道,如果越界的话,你自己考虑违约赔偿的金额后面要多加几个零…

没事,蔡徐坤偷偷地在微信端口给王子异通风,你赔给我,我转给你,反正咱俩钱都是一块儿的!

玫姐仰天长叹,方才意识到恋爱后的小狮子逐渐变作一头没良心的小白眼狼。

 

 

“Falling in Love”二季开拍,作为一季人气最高的CP延续,蔡徐坤和王子异甫一出场就谋杀不少菲林,更别提出镜尚未满半小时就将狗粮撒到现场盆满钵满。

哎,让小助理给捏着背的玫姐望一眼互相喂冰淇淋都能喂十分钟的一对情浓鸳鸯,你能帮忙问问剪辑组成片能不剪那么甜吗?

小助理悻悻地去了,不到五分钟兴奋地跑过来回答经纪人,那个高个子好凶哦,他说不行!

好吧,玫姐想她下次务必要带多一些降血压的茶,不然迟早给任性的自家艺人和霸道的节目组气到犯高血压。

 

二季一期节目拍摄的间隙,王子异去拿食台区冰冻的果汁,才刚刚拿稳一瓶即被剪辑组的小毕拽进换衣间里。干什么,王子异手中还握着透明的饮料瓶,不在剪辑室待着你换工作了啊?

没有,小毕僵着面色说,这季拍摄能CUE到的我叫狐狸全部加进去,连这期海岛游都给你俩订的蜜月套房,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有权利向你交换条件…

王子异眉毛一抬,似乎很快就明白他的话中之意,你指小李?

对,小毕的脸白一阵红一阵,只要你开口,能做的我都做,但是不能调狐狸去给蔡徐坤做助理!

呵呵,王子异这下绷不住了,坏笑着揶揄剪辑师,那你在山上挖坑的时候考虑我的感受了吗?

三天的蜜月套房我去跟节目组申请,小毕叹口气苦大仇深地做决定,只能三天,绝对不能再多了!

 

 

近来蔡徐坤的行程不忙,王子异的家族生意也算淡季,有足够的时间参与拍摄,因此一天之后,海岛甜蜜行的摄制就浩浩荡荡地开始了。

或许是心情特别好的缘故,投资金主慷慨地为节目组包下一艘游轮。玫姐和小助理都晕船只能待在客房,无人管束的蔡徐坤方才自由一点,拉着王子异在甲板上悠闲地散步。

哎,走着走着蔡徐坤突然就瞄到船头,我们来玩杰克罗斯那个梗!

呃,王子异见着某位大明星又把相机往工作人员手里塞就感觉不太良好了,是我扮女主角对吗?

子异真聪明,恋爱之后的蔡徐坤总是顽皮兮兮的,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佳人相求,本心又软,五分钟之后,王子异无可奈何地站到船头的扶梯张开双臂;蔡徐坤从后面抱住他的腰,微咸的海风扑面而来。对,蔡徐坤转头跟工作人员交待说,就拿你的账号发,同步到“坤异”话题里去!

他可能是疯了吧,直男Alpha工作人员不明所以地迅速按着快门;他才拍几张,旁边经过二季新加入来吃瓜围观的新CP,问道这是又要拍摄了吗?

不,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地回答,这是他们的日常。

蔡徐坤不愧是大明星,天真的AO组钦佩地感叹,连AA都做的这么自然,好敬业啊。

 

 点我继续

 点我继续备份

AO3备份(点进按Proceed)

 

05

 

蔡倾心小朋友的出生是意外也不是意外。

在她出生九个半月以前,她的两个爸爸故技重施地又从某档恋爱节目提前下车了,节目组很崩溃,询问原因到把玫姐和王子异工作室的电话都打爆;演不下去了,王子异慷慨地掏着双份赔偿金解释到,不想再刻意地表现更多,因为我们真的在一起了。

在她出生八个月以前,她的两个爸爸偷偷地跑去注册登记,领到结婚证的那一秒,两只带着婚戒的指头挽好,两条微博同时上传至微博头条。

蔡倾心满月的时候,蔡徐坤的工作已经相对之前减到一半少;孩子很可爱,玫姐偶尔来家中探望也跟蔡徐坤讨论到,你也为他付出很多,玫姐又说,媒体已经知道倾心出生的消息,就算王子异财力雄厚还能再掩盖一段时间,你想过说出来吗?

说出来吧,蔡徐坤把吐口水泡泡玩的蔡倾心亲吻一记,没有什么不好的。

 

于是在蔡倾心三个月大的时候,蔡徐坤托工作室发了条微博,配图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合照,还有一封亲笔信:

我是蔡徐坤,也是August,蔡徐坤写道,在八个月前,我和王子异结婚了。

倾心是我和子异的女儿,感谢上苍让她又健康又漂亮,也是她的出生,让我拥有了更加认真生活的动力和勇气。子异爱是August的Omega的我,也爱是蔡徐坤的,伪装Alpha的我;也是他第一次的让我感受到,能被人这样认真的喜欢,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

如果你喜欢蔡徐坤的话,那么他今天将拥有三个新身份了:

曾经的August,蔡倾心的父亲,王子异的伴侣。

余生漫长,蔡徐坤在亲笔信的结尾写到,请多指教。

 

时光荏苒,两岁的蔡倾心既有王子异的沉稳又带蔡徐坤的活泼,已经相当伶牙俐齿了。

某日她父亲们的好友拿着糖果玩具来探望她,有个弯弯狐狸眼的叔叔问她,你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呀?

唔,蔡倾心在王子异和蔡徐坤玩味温馨的眼神中一字一句地答:

因为爸爸说过,当他第一次见到爹地,就…

就,“异”见倾心啦。

 

END


PS:所以我真的又写后续了


评论(32)
热度(1182)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