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试图聊聊写作:首先,把你的读者当人

赞同,坚持自己有时真的会很辛苦很寂寞,却也不希望因产出而产出,或许频率不同每个作品的受众有多有少,却也记得保持初心吧。读者值得尊重,也请勿应付来之不易的懂得。

染血圣剑:

*个人观点,片面偏激,满篇私货,毫无卵用。


*文中所有还在世的人物及其作品均已打码。



故事得从三天之前说起。
一小说网站编辑和我的朋友说,你这文章可能数据会不太好,因为比较难懂。
我的朋友表示,怎么会不好懂呢,我的文字挺通俗的呀。
当时他给我转述这事儿的时候我也想,我的朋友是挺通俗的呀,讲什么就是讲什么,不意识流,不后现代,不象征主义,也不说自己喜欢奥威尔和卡尔维诺(喂),怎么就会难懂了呢。
结果别人编辑是说,现在看书的人低龄化,你文字虽然通俗但是设定不常见,人设也冷门,数据好不了。

说起来其实就是这么回事,编辑也没有说我的朋友写的不好还是怎样,他陈述的就是一个事实。
受众的确就是低龄,的确就是愚蠢,他们不愿意去理解新的概念,稍微和套路不一样一些的设定,会被说难懂,一个普普通通的音译名字,会被说完全记不住,就连把“金丹期”“元婴期”说成“破空境”“道胎境”,都会被打成“影响阅读体验”。
那到底我准备说什么呢。
我准备说,把你的读者当人,而不是“数据”。
你的读者有脑子,有思想,有自己的理解,不是需要被你的小心机小套路牵着走的傻子。

很多时候,我们会考虑使用一些技巧,使得自己的文比较好懂,这是个常见的关于“如何应用设定”的问题。
比如我们展开设定的时候要循序渐进,体现设定的时候最好先考虑“读者需要对这个概念了解到何种程度”,不要连续出现太多需要解释的名词。
然而,要是仅仅是为了“有人看”,为了迎合受众,我们就要放弃原本的设定去照抄网上已经用烂的设定,就要制造快速反馈、装逼打脸、要蹭热点,用好多流行词汇,要让角色隔几章出来插科打诨制造笑点,又要动不动撒点糖卖点福利打个擦边球。
我连个“恕我直言”都欠奉,要是如此,那和贩卖焦虑的鸡汤公众号有什么区别呢。

让我讨论一下所谓的“成年人爽文”。
知乎的“推荐”版面现在充满着“毁掉一个熊孩子是怎样的体验”、“你最爽的一次报复经历是什么”、“有哪些迅速打脸的例子”这样的问题。点开一看,多的几万赞,一般的也有两三千赞。
知乎推送这些并没有别的目的,就是增加流量。很难想象我在这里讨论怎么写文,会有两万个人出来对我表达赞同。为什么能吸到流量,原因很简单,因为看殴打熊孩子爽啊。因为它是个快速反馈链啊。因为它不用理解新东西啊。
在知乎的眼里,你不是一个有自己的思想和理解的人,而是它的广告大数据。对于盈利机构来说这也是基本操作,就不展开讨论了。
但是,对于普通的文手来说,当他试图写一篇东西的时候,想的不是“我要描绘什么”、“我要表达什么”,而是“他们看了会不会爽,会不会给我点热度”,那其实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所以说,要把你的读者当人。你和你的读者通过文字形成某种交流,他是你素未谋面的朋友,不是你的一个稳定产出赞的机器。

我的朋友说,不想去理解新的概念,是为无意识的蠢。知道许多人不想去理解新的概念而让作者在旧的概念里反复打转,是为不自觉的坏。
网文有许多的规矩,许多的套路和许多的禁忌,是因为受众蠢。编出这些条框,让各种新人作者去按照这些套路写的人,可以说是坏。谈论文字的时候,谈论的就是文字本身,结构,修饰,节奏,技法;不是去讨论你应该迎合谁,应该去蹭热度写小段子,或者你的主角应该是个屌丝而不应该是个英雄。到处都是这种人,往大了说,会导致整个圈子劣币驱逐良币,能被众人所知的都是《甄○传》这种东西;往小了说,被这种思想影响的作者,会自废武功,只会写些被嚼烂了的老梗。
就连此时此刻,我想了一下最近什么用词火,记起来那个“肥宅快乐x”系列九宫格图传得还挺广,点开某位女士的主页,果然写了“肥宅快乐○球”。
科科。
虽然我特爱diss她,但我就不在这里恶意揣测她的写作动机了。
写作的本质是自我表达。
希望大家可以,不被“我的文到底有多少人看”的迷思束缚住,去表达自己的思想。
希望大家可以,创造新的东西,讲述自己的故事。
希望大家可以,因为自己喜欢写而去写,永远自我成长。

让我想想,怎么样做一个不那么像鸡汤的结尾吧。我是不喜欢王小波的,因为我的阅读品味比较low,喜欢通俗一点的东西。但总是被“男人不可不读王小波”这句话搞得很烦,我姑且也读了一些他的作品。他喜欢在形式和结构里玩,虽然不太好懂,却也没本末倒置。
但是我能感觉得出,他的每个字都在呐喊他不自由。
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的。

谢谢。

评论(14)
热度(149)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