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又平静如水

【毕侃】租个男朋友过七夕吧

※ 现实向ABO

※  一发完

※ 真的超甜不甜可以打作者(误)

※ 腹黑剪辑师×呆萌节目策划的吃干抹净之路


01


日烈蝉鸣的夏令工作日下午,奇异果电视中心三楼,开着空调干净凉爽的栏目剪辑室内。

刚把之前送来的样本母带拼完导出软件生成,见时间还早,手头又没新活儿,无所事事的毕雯珺拿过抽屉里的IPAD打开,顺手划了剪过已上线的最近一期节目看来解闷。

他明明把节奏调整地很清爽,才开了个片头毕雯珺都感觉要窒息了,后期是怎么画蛇添足给它加成这种花里胡哨的少女心质感的?什么品位?

顶着满屏乱冒的爱心和粉红色滤镜,毕雯珺强撑精神愣是又看二十分钟。

嘉宾他都见过,毕雯珺直接开2倍速播放,蒙眼选人这种神一样的展开太套路;也罢,高个子都想直接把APP关掉,不是被人央求下强行帮忙,他一个纪录片频道的剪辑师头子来这种恋爱节目淌什么浑水 ——

可惜毕雯珺的IPAD或许心情不好,并没那么灵敏,在关掉之前他即看到一条橙红色的,极其扎眼明显的VIP弹幕悠悠然飘过:

这么魔性的发展节奏,那个人的语气仿佛能透过屏幕面对他说,为啥奇异果的孤儿剪辑还不下课?

呵呵这届观众就乐意乱扣锅,毕雯珺眉毛一挑,额头上青筋叮叮地蹦着,除去策划设计的BUG情节问题,还要保证百分百过审核,你能看到的画面来之不易,为甚要求这么多?

五分钟后,恢复平淡面色的毕雯珺以管理员身份进入APP后台,悄无声息地把那条抱怨的弹幕删掉了。

你好,毕雯珺拨通内线电话愠怒着声音说,对,帮我找一下“爱情陷阱”节目策划组的李希侃。

老毕,哎,听筒另一端的李希侃似乎才午睡起来不久,什么事儿找我呀老毕。

我第二次的后悔同意帮你接手这个烫手山芋,毕雯珺叹口气道,我刚认真看了一期,请问你都在搞什么?

我,李希侃咕哝着喉咙似乎还在打瞌睡,我没搞什么 …

“AO组的嘉宾,你弄什么‘爱的定向越野’,这是Omega能做到的吗?”

“这都不说,AA组的嘉宾百分之八十都是室内下厨的镜头,是想两个Alpha比拼厨王争霸?”

李希侃,毕雯珺咬牙切齿的,你脑洞大我不管你,能不能别连累我?

啊,李希侃懵懵懂懂地问,怎么了吗,我看官博下面这两期评价还不错哇。

请你有空在我司APP上看看弹幕,毕雯珺都冷笑了,损到我一天到晚九十九个喷嚏都不够打的!

哎呀老毕别生气嘛,李希侃这会才回过神,咱们节目相关不也经常骂我傻叉策划嘛…

“我跟你一样?”

呃,李希侃小心翼翼地想了想,那不一样?

总而言之你别在乎啦,李希侃可奉承恭维地又说,要不,要不我多请你吃几顿饭行吗?

标准我也请不起太贵的,李希侃真的不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就按之前七夕的那个?


七夕,别提七夕,再提七夕毕雯珺都想晕过去了;

再见李希侃,毕雯珺在血压升高怒摔座机的前一秒挂掉电话,当我什么都没说。



02


在李希侃进入奇异果电视台实习之前,毕雯珺都觉得自己简直是堪比奇异果员工榜首的高富帅了。

他个子高,家境好,年纪轻轻即坐到剪辑组号令头把交椅,一路开挂的人生简直不要太顺畅。也可能因为已拥有太多,毕雯珺对谈情说爱都不怎么看好在乎的,连拿三载年终奖都在依然单身:

于是每年奇异果分配新的实习生,上司都跟他说,你这么好的Alpha,看上哪个Omega我就往你那儿分。

可惜三年内毕雯珺未有过任何一次心动,因此上司每每的好意都是不了了之。

今年实习生再分配的时候,前一夜毕雯珺刚加了通宵的班睡过头,待等他再来人事部,即被告知所有年轻漂亮的女性Omega已经都被别的部门要走了。

随便给一个吧,毕雯珺其实也不算太失望,不给也行,我那儿人也还算多 ——

给,人事经理把新一份的档案表格递到他手中,再摆摆手让旁边坐着的小男孩儿过来,还有个候补的。

哥哥你好,这个叫李希侃的小家伙嘴还挺甜的,我叫李希侃,我会努力工作的!

好吧,毕雯珺感觉他态度还不错,那你跟我回去,公司有档新节目刚好缺人手。 

李希侃长得可爱又机灵,眼睛弯弯笑起来特别暖,倒也很快同毕雯珺组里的同事们打成一片;也就这样挺好的,毕雯珺每天拨一页电子日历在想,等到明年这会儿,一定会有他心仪的Omega出现的…

如果没有七夕他天杀的手贱,如果没有李希侃勤恳地兼职打工还真的来赴约了。


临近七夕的前三天,毕雯珺的上司热情高涨地给他推荐了个AO相亲软件:

试试吧,上司说,互帮互助在上面租个对象回家过节。

哎小毕,上司又揶揄他,我可听说你爸妈催你好多次了啊。

好好好,毕雯珺在上司殷切地目光中把那个APP下载下来,再注册好;我爸妈是在催啊,毕雯珺也是真实的烦恼,非要我今年七夕带人一起吃饭呢。

那就租赁一个,毕雯珺完全不知道身为他长辈的上司为什么鬼点子这么多,能过一关算一个。

也行,毕雯珺也不乐意再央求同事找麻烦;我就用系统速配吧,毕雯珺很没当回事的点完应征信息就把手机扔一边了,随意来个姑娘帮忙,我也不想再挑了。


无独有偶,偏偏就是这么“幸运”,自诩老谋深算的剪辑组大佬还是被速配软件坑了。

毕雯珺觉得这个软件的交互设计师一定脑袋有些不灵光,把提醒标示设计的又小又不醒目,不然他怎么会错过系统告知“很抱歉已无女性Omega可供速配,限期内未拒绝将自动转为无限额速配”;无限额就算了,给他速配的男性Omega还没有真人照片,就连认证用的头像,都是一只手绘卡通狐狸。

有没有搞错啊,毕雯珺找来找去都没找到放弃入口,只得私信软件客服:

【Biiiii】:你好,请问已配对的拒绝选项在哪里?

【花田】:已自动为您转接客服【花田01】号为您服务。

【花田01】:您好先生,依据花田的APP使用规则,已配对成功的用户在三分钟内可进行配对对象的更换及放弃服务,因为您已经逾期26个小时,系统视为默认,所以是无法拒绝的哦。

【Biiiii】:… 我还非去不可吗?

【花田01】:您好先生,关于约会及租赁服务请同您的配对对象自行协商,我们无法介入的哦。

【Biiiii】:… 好吧,你们还能干点啥?

【花田01】:您好先生,请您不要说脏话,会遭到系统封禁的哦:)

毕雯珺白眼一翻,再见都没说就把配对软件关上了,这么奇葩的服务上司还给他推荐莫不是自个儿投资设计的吧。没办法,高个子平复一阵心绪之后又把软件打开,如果不必受到系统抵扣违约金的惩罚,那他还真得联系那个配对对象看看。

【Biiiii】:你好,我是与你配对成功的Alpha配对对象。

【Kan】:啊,你好!

【Biiiii】:我来是想跟你交流一下,我本来想租个Omega姑娘跟父母一起吃顿饭,但是系统故障我没来得及拒绝你的配对,所以想来商量,咱们能取消配对吗?

【Kan】:对不起,不可以。

【Biiiii】:… 为什么???

【Kan】:这个软件配对成功会有一笔奖励的恋爱基金,我现在还在实习手头有些紧,真的很需要它。

【Kan】:所以我必须要跟你约会,对不起。

【系统提示】:花田用户【Kan】已退出本次聊天。

这下毕雯珺算是彻底郁闷了,感情这软件的用户比他之前遇到的客服还奇葩。

怎么办呢,毕雯珺伏在桌前不断的叹气。同公司企划部的郑锐彬走过来,问他你怎么啦昨天没睡好吗?不是,毕雯珺乏力地回答他,我是即将经历一场噩梦。

想开点,郑锐彬耸耸肩膀,搞不好是伪装成噩梦的美梦呢?

别美了,毕雯珺用力一掌拍在郑锐彬胳膊上,有这时间取笑我,你还不如去找隔壁朱总监吃饭呢。



03


而话虽如此,虽然口头上嫌弃的不行,可真正赴约那天,毕雯珺还是身体正直地穿的特别帅。

倒也没西装革履,身形高大的他只是穿了一件普通的立领休闲衬衫,袖子是挽起来的;下身他挑了条简单的素色长裤,搭配起来倒也颇显干净清爽 ——

只有一点不喜欢,就是他俩会面所需要的信物,一枚看起来幼稚无比的长颈鹿胸针。

他配对的Omega品味也太奇怪了,毕雯珺都不愿在想今天出门前是压了多少次想去强行取胸针的手,什么自己戴长颈鹿他戴狐狸,难不成是幼稚园老师啊。

也是带着些疑虑的期许,毕雯珺杵在原地等了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后,他没等到别人,却等到了自己的新同事李希侃。

你,毕雯珺再三确认了李希侃T恤胸口上别着的狐狸头胸针,你是“Kan”?

嗯,李希侃显然也被高高大大,完全遮住他身形的顶头BOSS毕雯珺吓了一跳,是是我是!

你这太坑爹了朋友,毕雯珺舒口气又恢复高冷,本来我在过滤选项里面选的就是女朋友,结果给我配对的不仅是男朋友还是你,究竟是有多倒霉?

也不倒霉的,李希侃低下头小小声地玩手指,好歹我是Omega …

这也不是你解释的理由啊,毕雯珺仿佛脑内气压再度升高了些,既然是熟人,毕雯珺大手一挥,那客气话不说好聚好散。

不行,李希侃见他要走,连忙委委屈屈地拽住他衣角,那,那你先确认收货。

哎,毕雯珺简直哭笑不得。他闻言又转回身来,略有玩味地盯着李希侃,那你给我做女朋友了吗?

没,李希侃的脑回路简单的让高个子心疼,我没有 …

那这样吧,毕雯珺又用目光上下打量了李希侃一遍;李希侃现在的头发是深棕色的,没他刚来实习时候的西瓜头那么毛躁,略微长了一些,温温顺顺地沿在额头鬓角。

这样吧,毕雯珺点点头,痛定思痛地伸手搭在李希侃肩头上,一会儿陪我爸妈吃饭,你头上能不能戴个小发卡?或者耳环什么?胸部是平了些没错,但我好歹还能解释你是女的 …

李希侃给窘得汗都渗出来,不,不能。

哎,毕雯珺眉头第三次皱起来,怎么继续谈,你看你根本不讲基本法。

我不想戴发卡和耳环扮女孩子,李希侃小眉眼望毕雯珺的样子可委屈了;但是我会跳女团舞,李希侃发旋处有一撮呆毛竖起来,如果你想要的话,可以跳给你看!

赶紧打住我们还是去吃饭,这下毕雯珺不仅仅想摘胸针,他还想找点工具撬开李希侃的脑壳帮忙他矫正矫正这清奇的脑回路:

就这样吧,毕雯珺彻底的认命了,就你跟我去和爸妈吃饭吧,但是别张嘴,啥都别说。


因为本来和李希侃就是租赁关系,也是假的契约情侣,所以毕雯珺精明地没有挑选昂贵的景观旋转餐厅,而是另选了一家性价比还不错的法国菜。

也出乎毕雯珺意料的,虽然他父亲在看见他的伴侣是男性Omega后沉了一阵脸,但母亲却明显很满意李希侃伪装的寡言乖顺模样,倒也没遭到太多的为难。

雯珺,毕父见毕雯珺把盘里的鹅肝划了一半多分给身旁的李希侃,你终于学会如何照顾人。

也不算,毕雯珺也只得应付地笑笑,他现在长身体需要 …

天晓得,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毕雯珺铁定不会这样开口形容:

他的“长身体”只是为了表明李希侃年纪较他尚小,并无诸多引申义;可他的父母显然再次会错了意,尤其是与毕雯珺最为亲近的他的母亲,喜悦之情霎然间流露溢于言表。

小侃,毕母明明五分钟前还在叫李希侃“小李”,出来吃饭累不累啊,等下叫家里司机送你回去。

阿姨不用,李希侃谨记毕雯珺要求的寡言少语原则,连解释都不敢解释,我不累;啊不对,他恍然发现自己莫名被毕雯珺瞪了一眼又求生欲很强地迅速改变答案,不对,我累!

雯珺这就是你的不对,毕母直接起身过来揽李希侃了,小侃现在又不是一个人!

滚蛋吧,毕雯珺无语的头顶都要冒烟;是啊,碍于父母在跟前他又不能发作,你们也别吓他,毕雯珺也只能绝望地顺着事态发展说,毕竟吓着两个人不好,是吧 …

毕雯珺,他爸爸拿银勺子恶狠狠地敲他手背了,怎么说话的!没礼貌!

呵呵,毕雯珺此刻已然身心麻木到被打完几下都不觉得痛了,他目光都是凝滞的,对不起对不起。

老毕,反射弧极长的小白眼狼李希侃这才反应到高个子被斥责,连盘里剩下的鹅肝都顾不得吃了;老毕,李希侃拿饭店给的擦手用的小毛巾给毕雯珺捂上,疼不疼啊 …

不疼,毕雯珺略有微妙地挑了许眉毛,再呲了下牙:

李希侃,还算有良心,可以确认收货。



04


因为李希侃在七夕饭局上的表现还算合适乖巧,所以周末假期结束之后,毕雯珺也就相应地在速配软件APP上给了好评;他不仅给了好评,还给的五星好评,恋爱奖励金发到账的那天听跟李希侃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说那家伙乐的眼睛都眯缝儿,也罢,毕雯珺想,从此以后继续进水不犯河水吧。

当然,如果他的梦想能够成真,焦急盼望他成家立业的毕家父母就不那么做的话。

李希侃,谁是李希侃啊?

一周五个工作日,一连四天,毕雯珺家的司机都跟铁线喇叭似的杵他们办公那层前台吼,毕夫人给你送滋补汤来了!

有病吧,开始毕雯珺还跟李希侃一块出去拱他家司机走,次数多了他母亲不乐意,还打电话数落他,毕雯珺就干脆连去也不去,只让李希侃自个去提溜保温桶回来。

哎老毕,李希侃怎么能这么傻的,当着他面咕嘟嘟地喝完不说,还能挑鸡腿杏鲍菇出来给他看,你真的不吃呀老毕,那我全吃完啦?

好,毕雯珺摆摆手,无奈地在一众吃瓜同事殷切地目光中将脸埋进怀抱的母带堆,都吃完吧乖。

嗯嗯,李希侃甜甜笑地更白目可爱了,你妈妈做饭真好吃!


作为最有恒心且韧性十足的金牛座,毕雯珺的母亲天天不重样的,持之以恒的送了一个月滋补汤。

而时间一久,就连毕雯珺认为消息没那么灵通的上司都在午休喝咖啡的时候问他,什么情况啊你?

没啥,毕雯珺眉毛一挑,脸部肌肉不自然地抽搐,就公司同事乱传我跟新来的小李而已。

这么简单吗,上司抽搐地抿一口蓝山,但是,上司欲言又止,我听企划部的小郑讲这次绯闻惊动了你父母,莫不是你和李希侃未婚先 …

这个八卦的郑锐彬!

小毕,上司面目陡然恢复严肃道,年轻人冲动干点什么都正常我理解,但是真的超出计划外也要对人负责啊。

呵呵您多虑了,毕雯珺冷淡地又给自己要的那杯炭烧加两枚糖块,您担心我的话 …

您担心我的话,毕雯珺眸色一厉,倒不如看紧企划部的郑经理让他多注意些,毕竟隔壁司条规严明朱总监又年薪百万,如果因为意外小生命的诞生突出纰漏引到我司追责 …

算我没说,上司看到腹黑火力全开的毕雯珺赶忙开溜了,哈哈哈哈哈小毕你开心就好。

都一帮什么见风就是雨的人呢,毕雯珺摇摇头叹口气,拿起咖啡杯刚对上嘴唇饮下就要扔杯子了,靠这个天杀的甜度 …

没天理,毕雯珺边把剩余的甜咖啡倒进下水槽边想,太没天理了。

自从李希侃来奇异果台实习,他有过到一天正常的生活吗?

没天理啊。


但诚然李希侃虽然傻,但却不笨,工作倒也努力上进,教的东西都学的很快,也从不拖延进度。

在电视台工作,难免因为突如其来的加播减播会加班,但李希侃从不抱怨,相反的不仅每次最后一个走,翌日早晨还能精神满满的再准时来交工。

唔,尽管李希侃是男性Omega并不符合毕雯珺的择偶标准,可他也难免会想,如果李希侃真的是个姑娘,这么盘靓条顺又努力的姑娘的话,真让他收了也没问题。

也可能因着这种奇怪的好感,毕雯珺私下里有偷偷帮李希侃不少忙:

李希侃分属的策划组拉不到赞助,他就暗底里联系自己学院曾经同班的富豪同学小王前来投资;

李希侃策划的节目内容太多超出时常,配给相关的剪辑师不想多剪,毕雯珺弄完手头的纪录片即又把沉甸甸的几卷母带拷贝过来重新帮他做,弄好了再给他放回去 ——

还有诸如此类等等他做的,远比李希侃所知晓的要多更多。

毕雯珺的刻意关心,毕雯珺的慷慨解囊,也渐渐地被与他相处已久的同事们看在眼里。

老毕可是不要太装,郑锐彬某天约隔壁公司美术总监朱正廷吃饭吐槽都要翻白眼了,你知道他们组现在都在说什么吗?

朱正廷就耐心地听他抱怨,再叉块小番茄喂过去,说什么?

他们组老大不就老毕吗,郑锐彬嗷呜一口咬掉了水果,他们都说,现在李希侃就是奇异果二组第二把交椅呢。


有哲人曾说过,一件离谱的事儿被没名堂地念叨久了,早晚也会成真的 ——

可能真没在指毕雯珺,却也在说毕雯珺。

李希侃实习入职的第二个月半,奇异果二组空降某位富家少爷实习生;而他的人品家底毕雯珺早在他报道之前就了解过,甚至不如他家一半产业好,怎么安排到此恬不知耻空降的?

毕雯珺倒也不想管,自感他对这种辛苦环境待不了多久,也就随手安排个闲职给他做:

却还真如高个子所料没错,这位少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工作不干,轮番勾搭组里唯三的三位女性Omega员工,被他喝止后不说,继而转变口味去勾搭李希侃了。

你饿不饿啊,累不累啊,新来的整天提着零食和外卖咖啡围着李希侃转,稍微休息会和我说说话嘛。

对不起,哎,李希侃很为难,小脸都涨的通红,您先让一让吧,我手头还有工作要忙,等我空闲了再聊好吗?

有什么好忙的,富家少爷面色不悦开了,叫别人帮你做;要多少钱,他掏钱包出来,要不我雇人帮你做?

别这样好吗,李希侃闻言明显有些生气,这是我很珍惜的工作 …

是我好奇你到底想怎样吧,那个登徒子直接上手去拽他手腕扯,你一个男性Omega装什么清高?觉得自己很受欢迎?要工作没有足够能力,要家事厨务不如女性Omega,你得意什么?能被我看上是你的福分知道吗!

不是的,李希侃辩驳的声音都急切起来,我靠我自己的努力工作,我不觉得丢人 …

不觉得丢人,富家少爷变本加厉了,到你这个年纪还没订亲的Alpha,是准备孤独终老孑然一身啊?不识好歹的东西!

“我看不识好歹的人是你才对。”

毕雯珺掐灭手中的烟头,自不远处的吸烟区越走越近,谁说他能孤独终老的?

李希侃,毕雯珺干脆过去环上李希侃的肩头,下颌向他的脸侧越靠越近;李希侃,高个子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他薄薄的耳廓,突然就要自己过一辈子,你有没有问过我?

“我就是他的Alpha。”

还有你,毕雯珺再转向那位不知轻重的实习生时,目光阴沉极了,我已经向人事部递送驳回你来工作的推荐函,也就是从今天开始,你可以不用再来奇异果二组上班了。

毕雯珺,富家少爷慌神,为显镇定连尊重的职位称呼都不叫,径直呼他大名,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你就这么退我!

抱歉我真没兴趣了解令尊的是谁,这次毕雯珺的眉毛是在轻蔑地挑了,能让我都不知道的,唔,毕雯珺浅笑,估计也是值不得什么分量的人 …

空降实习生句句被怼无言以对,又碍于毕雯珺的绝对压制,只得恻着脸气愤地离开了。

好啦,毕雯珺把环住李希侃的手臂放开,你安全了小家伙。

就,他刚想要走,手指却被李希侃忽然地牵住了;那个,李希侃的脸又红,这下却是略显心动的粉红色,你刚才说是我的Alpha的话,算数吗?

我也没别的意思,李希侃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我想我总有一天憋不住的 …

“毕雯珺,我是真的喜欢你。”

“不是同事间的喜欢,也不是朋友间的喜欢,是我想拥有你的那种喜欢 …”

傻不傻,毕雯珺敲他脑袋一下,你傻不傻?

李希侃这回却没那么聪明,以为被自己被毕雯珺拒绝了,刚想抽手回来,却被毕雯珺反向一拉,整个身体都咣地撞进他怀里 ——

“你是我的Omega,算数。”



06


待李希侃坐镇主策划的第二季“恋爱陷阱”制作完毕,毕雯珺早已跟他结婚领证很久了。

如今的李希侃不再是实习生,反倒因着自己的优秀才能愈加向上,待遇直逼奇异果二组的组长毕雯珺;但毕雯珺反而毫不在乎,即便郑锐彬天天损他就快吃软饭他也打哈哈过去,小侃越来越好也是我希望的啊。

至于那位给李希侃二次下套的富二代实习生,毕雯珺则是毫不手软地通过业内关系牵制了他:

哎你们听说了吗,同事们私下聚餐的时候有人提到,之前来的很跋扈的那个登徒子,听说一去第二个公司报道就给调往南非拍猛兽了呢。


而随了毕父毕母心愿的他们的第三代,也在某年秋天顺利的降生了:

他的两个爸爸也算新手也不算新手,恋爱节目也交档别组去做,新的一档是由李希侃作策划,毕雯珺主剪辑的新的美食栏目,卡司强大赞助美满亟待开播。

爸爸,他们的儿子李衷意聪明伶俐,又在双方父母的照顾下很快就会跑会跳会说话了,爸爸,帅!

说起来有个事情我得跟你交待,某天晚间散步,推着婴儿车的李希侃脸笑地红红的,其实你有被我坑 …

就你那脑回路,毕雯珺抬头放下逗儿子的摇铃,说说你怎么骗到我?

你七夕配对软件的那个客服,李希侃不好意思了,也是我在兼职,其实是可以拒绝的 …

哦,毕雯珺低头继续晃摇铃,我早发现了。

李希侃大吃一惊,什么时候?

大概发现七夕租到的人是你,毕雯珺抬头笑得非常愉快,就再也不想戳穿…

而且我也没瞒着啊,毕雯珺摸摸孩子粉嫩嫩的小脸蛋,我已经用儿子的名字告诉你了。


“… 李衷意?”

笨蛋狐狸,是“中意你”啦。


END


PS: 写甜饼使我嘴角疯狂上扬,排版使我嘴角疯狂下坠 … 照例那啥挂了评论/私信

评论(23)
热度(937)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