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异坤】是答案茶员工不是忽悠

※ 现实向AU甜饼

※ 一发完




01


蔡徐坤是答案奶茶的大学生兼职员工。

无论芝士奶盖,红豆布丁,还是樱花大吉岭,他都能熟练地信手拈来;而且每次做完一杯新奶茶的时候,他都会用心地在答案贴纸上用金色记号笔写下祝福语,一来遵循老板主设的卖点,二来能在每位客人在杯托许愿揭盖时给予别样的幸福感和惊喜,何乐而不为呢?

加之不仅做奶茶手艺高超,蔡徐坤长得好看人也亲切,来来回回在N大附近的奶茶店上着单日班,照顾得到生意倒也蛮兴隆,服务积分攒的高,老板承诺能这样继续保持下去一个月,即给他升迁网点的代理店长。

蔡徐坤闻言很开心,干活干得也更卖劲努力 ——

只是青年没有想到,他的奶茶事业升迁的光明大道,竟然会被一份买一赠一的乌龙奶茶阻断了:

或者说不能仅仅只怪罪那两杯该死的、被拿错的乌龙奶茶,也该怪罪跟他轮换值班的,比蔡徐坤小一届的学弟黄明昊。


蔡徐坤特别清楚地记得那天是黄明昊主动给他打的电话。

蔡徐坤哥哥,总爱以自己英文名自称的他的学弟说,你能不能帮我做两杯乌龙奶茶我一会儿来拿?

哎Justin,刚好店里不太忙,蔡徐坤顺手取来两只新杯子边往里装茶包边揶揄他,哪个学院的小姑娘这么倒霉又被你看上了?

怎么讲话呢,黄明昊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高了一点儿,而后又突然降地默默梭梭的,蔡徐坤哥哥,黄明昊跟做贼似的和他说,不是我看上小姑娘,这回是有人看上我!

就体院的范丞丞!还是个男的!我心里卧槽卧槽的!

我在学校论坛见到过人发他照片,蔡徐坤开始往两只塑料杯里灌牛奶了,挺帅的不是吗?

你不懂!Justin急急忙忙地拒绝掉他的立场,他天天找我玩儿!还非要扯着我在咱们家奶茶杯托上许愿!太恐怖了!

按我来说黄明昊,蔡徐坤搅拌勺在手里飞速地搅动,你就不该绑个辫子在学生会联合汇演跳什么极乐净土;这下好了吧,蔡徐坤又说,自己惹出来的孽缘自己处理咯。

哥哥你好过分,Justin又搁边上同他卖惨,我是在帮身为会长的你忙诶!你怎么能涨别人志气呢!

哎不跟你多聊了,Justin喉咙突然就愈压愈低,他又来找我啦!总之,黄明昊再跟他强调一遍,我跟你说的两杯乌龙奶茶上写的答案,你清楚了没?

我当然清楚,蔡徐坤已经把两杯奶茶封好口开始往上贴答案胶纸了;快挂掉吧,他一边写一边嘱咐黄明昊,我记得的,你说明得写“谢谢惠顾”和“你想得美”…

好啦,蔡徐坤把两杯制作完成的奶茶放进打包袋,再系了漂亮的蝴蝶结放在取茶台前等待黄明昊来拿。看样子今晚会下雨,蔡徐坤正了正制服的鸭舌帽,望一眼天边的那抹灰云,如果两小时后生意不超过一小时五杯,那就早点下班好啦。

嗯也对,如果Justin那天能早点出现,如果他能够早点下班的话。



还有多久到公司?

隔着N大一条街的十字交叉路口,红灯下某辆豪华的黑色奔驰车,王子异面色不悦地问前座的助理,进城的高架还不能走吗?

嗯,呃,少爷,助理拿着IPAD查导航的手开始微微颤抖,据前方反馈实施情况来看,好像是这样的…

也没事,王子异叹口气,路况如此的确也不能怨得他人,顶多自己再挨父亲一顿批评;那我想问问,王子异抬眸再看助理,车上有水吗?我有点渴。

对不起少爷,他的助理仿佛就要钻到前座脚踏垫下面去了,这是前两天刚从董事长车库调的新车忘记装…

好的吧,王子异干脆扶额,那你可以在路边停一会儿,让我去买一杯?

不用不用少爷,助理浑身筛糠似地眼睛睁得老大老大的,我去买!我去帮您买!

所以,就在那样的一天,王子异的黑色豪华奔驰车,唰地停在距离蔡徐坤工作奶茶店十米远的泊停点了。


蔡徐坤的眉毛挑了一下。

黄明昊是不是在忽悠他啊,看着一个穿着西装带着细边眼镜的上班族朝奶茶店的方向越走越近,蔡徐坤不由地想,听说范丞丞家境不错,可他学弟这么快就卷入豪门恩怨了?

再细瞧那走近了的上班族严肃的眼神,蔡徐坤真的丝毫不怀疑下一秒那辆车里就会下来一位浑身珠光宝气的贵妇人,会给工作案台上丢一牛皮纸袋的钱,再附言“开个价离开我儿子吧”。

这Justin都在搞啥啊,蔡徐坤指甲抠进手心里皮笑肉不笑地应付着,欢迎光临您您您想喝点什么?

乌龙茶,上班族瞅一圈选中点单中央的,要快点做我们路边不能停太久车。

那款买一送一的呢,蔡徐坤又顺手从柜里抽两个空杯,那您稍微等几分钟,我给您打包哦。

还好不是来找事的,蔡徐坤舒口气转身再开一遍加热机温奶,乌龙茶包,他记得柜里最后的两枚乌龙茶包被黄明昊的那份用掉了;哎先生您能换一个口味吗,蔡徐坤又转过去,我们蜜桃和白桃的口味都很不错…

… 可以吗先生?先生?人呢?

是的,当蔡徐坤再转身的那刻,两杯奶茶的钱端端正正地放在柜台,那辆神奇的黑色豪车,和那个奇怪的上班族,皆不见踪影了。

卧槽,蔡徐坤愣了会马上就扑到取茶台,他不是把Justin的那份拿走了吧!

还真是,青年悻悻然地靠着木椅子坐下,然后给黄明昊发短信乌龙没料我给你换白桃味道;看样子那位上班族不像他大学附近的小朋友赶潮流,蔡徐坤也只能求神明保佑,应该不知道揭盖的地方有答案纸可以看的。


无独有偶,另一边厢向着进城高架行进的车上,助理兴致勃勃地摇着两只奶茶杯,少爷少爷这个不是一般的奶茶哦。

我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王子异伸手从他手里拿过一杯。另一杯你喝吧,王子异刚准备拿吸管戳即被助理拦住,少爷你揭开盖子看看,有好运的!这个杯托上还可以写许愿字!

王子异的大拇指按一下奶茶杯托厚厚的瓦楞卡纸,他的助理为什么总是会懂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不想驳助理的兴致,王子异只得依照他说慢慢去揭那看似很普通的答案胶,那你的是什么?

很普通的“谢谢惠顾”啦,助理摊手道,不过很快又情绪满满地,少爷你这次回国入职不是很想获得董事长的认可吗,一定能得偿所愿 …

直到助理意识到,王子异的表情不能再明显地凝固在答案被揭开的那秒:

以后还是别买这家的奶茶了,王子异眼角的神经一抽一抽地;他写的啊,王子异斜过未启封的奶茶杯给助理看,他写的金光闪闪的四个大字“你想得美”。


于是晚间的天空幸运地没有下雨,可蔡徐坤的心里却被突降一场超级大暴雨:

就在下班之前,他在店里接到致来的反馈讯息,听声音应该是下午那位上班族;他问他的工号,蔡徐坤答是0802啊,只听得答录机对面顾客无情地宣判,好的0802号,那个声音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鉴于你在点单中恶意嘲讽顾客,我决定行使我的投诉权利,并且给予你们网点差评…

你个大忽悠!

等,等会儿?啥玩意?

就两张答案贴纸啊,蔡徐坤欲哭无泪,况且那是你自己拿错的!

是的,他的店长升职,他的加薪之路,在收到他奶茶职业生涯所收到的第一桩恶评及投诉后,全泡汤了。



02


当王家的司机第二次地把车抛锚在N大隔壁那条路的时候,王子异由衷地觉得他爸爸雇佣的这位员工可能是有些路痴:

但这次闲暇在等的时光好在是清净的,因为他的傻瓜助理被外派公干,要一周的期限才能够回来。

可到底等待的间隙是很无聊;先修着我去买杯咖啡,王子异敲敲车窗跟司机说,我顺道多带一份你也辛苦。

在告知司机之后,王子异绕着N大周围的街角又走了两圈;而不知道是因为蔡徐坤的运气不好,还是因为他老板选的店面位置太过显眼,当王子异走到第三圈的时候,却还是直直地冲着他们那家答案奶茶来了。

今天的王子异没着正装穿的很休闲,但他却戴了墨镜 ——

而王子异并不知道的是,自打收了兼职打工的第一单投诉之后,蔡徐坤仿佛对所有戴眼镜的顾客都有阴影:他刚帮柜台边的两个中学生小姑娘榨完柠檬汽水王子异就杵那了,给蔡徐坤吓得连忙一哆嗦,又结巴道欢迎光临您您您想喝点什么?

两杯美式谢谢,但他面前这位冷酷帅哥倒是不像之前的上班族那么多要求,打包带走就行。

好的,蔡徐坤给他找了零,再忙不迭地去弄咖啡搅拌器。为保证不再生事端,蔡徐坤这回连答案奶茶标准的贴纸塑料杯都没用;他垫钱给王子异拿的高级纸杯,可再不能因为写的祝福语被人误会而再遭一次投诉了!

而屋漏偏逢连夜雨,蔡徐坤万万没想到,就他之前还给了微信优惠的两位小姑娘,竟会当着王子异的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哎你说我能买到百分九演唱会的票吗,扎马尾的对丸子头说,我感觉这次巡演好火的我可能抢不到诶。

我给你笔,丸子头从包里掏一支记号笔递给小姐妹,你写在杯托上许愿,再看看答案搞不好就能成功了!

她俩的声音并不大,但巧在王子异耳朵特别灵;我的这个杯子,王子异在看到蔡徐坤封打包袋的时候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跟别人的不一样?

呃,就,蔡徐坤赶忙呵呵呵笑着打哈哈,您要的咖啡本来就不一样嘛。

哦这样啊,王子异垂眸沉思想想,而后又把钱包掏出来,那也来两杯跟她们同款的!

先生,虽然可以赚到更多的佣金,但蔡徐坤明显很为难了。先生,蔡徐坤没有急着做,您这个咖啡本来就是大杯的,如果您自己喝的话,不建议您再多要哦。

我不想喝,王子异耸肩,再从旁边的吸管卡槽抽出两根吸管拿在手里,我就想玩玩那个贴纸。

大哥,你真想玩的话我把一盒都送给你玩好不好啊?

蔡徐坤当然没说,因为他看见店铺路旁出现了那辆,之前投诉他的上班族好像坐的很熟悉的黑色豪华轿车;越看越熟悉不提,那车还朝着奶茶店所在的方向打了两声喇叭,王子异马上就转过去挥手致意了。

先先先生,蔡徐坤吓得第三次结巴,恭喜您成为本店今日的幸运顾客,这两杯答案奶茶免费!算店里送你的!

怎么回事,王子异露出不解的表情,可我刚才买咖啡你没说有活动啊?

忘记了,蔡徐坤整个人跟切了三十二倍速似的装茶包灌牛奶拌奶茶,人事儿一多忘性大嘛呵呵呵 …

于是王子异拎着四杯饮料离开奶茶店的时候有点懵,什么情况他不过是想自己来点单下这种奇怪的奶茶而已;罢了罢了有活动他就受着,司机开车门王子异给他递咖啡的时候还在想,虽然他家很有钱,但能省一点也算蛮好的。

而今天奶茶杯盖的祝福语是“恭喜发财”和“万事如意”,比之前也好多了。

少爷,司机也觉得他家雇主今天仿佛开心地有点着迷似的,有什么事儿让您特别高兴?

没,王子异抿一口手中的冰美式,脑海里不由地浮现出卷卷头发的蔡徐坤掩在鸭舌帽下脸红窘迫的可爱模样,没啥,我是不是还挺讨人喜欢的?

并不,当然不想立刻被解职的司机也没敢说,大部分时间都在板脸的他家雇主超凶好吗。



黄明昊见过蔡徐坤哭,也见过蔡徐坤笑,但的确没怎么见过蔡徐坤如此可怜兮兮地央求人。

季节末尾的员工聚餐上,他的好学长喝过啤酒抹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拽着老板的胳膊不放,老板求求你让我和Justin换班行不行啊行不行 …

行行行,老板哭笑不得地答应,这可空留黄明昊一个人郁闷了:

蔡徐坤哥哥,所以他把蔡徐坤堵在从卫生间回来的路上,你没醉吧?你没真醉吧?

Justin我劝你乖一点,蔡徐坤眼神迷茫地打了个酒嗝,啥,啥都别说,学长我能有今天都是拜你所赐。

我被坑都没怪你呢,黄明昊超委屈,你那天帮我做的,给范丞丞的白桃奶茶都写的啥啊?

哈,蔡徐坤眼睛稍微眯了一点,我写的啥?你说我写的啥?

我是要拒绝他的呀!

提起这个扎心无比的黄明昊直接就急了,我叫你写“你想的美”,结果他打开,答案纸上写的就是“如你所愿”!这下范丞丞彻底误会我也喜欢他了!

手误手误对不起哈,蔡徐坤不理他,干脆扶着墙继续往前走,不过范丞丞人挺好家庭也不错,你不亏啦。

蔡徐坤哥哥,Justin见他真醉也不想跟他再争了,那一会儿范丞丞来接我,叫他一块送你回去吗?

别,青年摆摆手,我不想当电灯泡,我自个走就行 …

结果就他们聚餐的那晚,他当真自个走了 ——

黄明昊跟范丞丞开开心心地去游车河,店长也被赶来老婆凶巴巴地架走了,只有他一个人是孤孤单单的。


蔡徐坤背着背包,再沿着步行道慢慢向前,头顶的星斗一颗颗亮亮的,特别闪耀。

他不够努力吗?他不够优秀吗?

如果肯定的话,为什么他的朋友身边都有“他”或“她”,轮到他,就要留下他一个?

肯定是被扣钱扣的他才这么伤心,蔡徐坤越想越气,干脆挑了盏路灯直接坐在路沿石上了。

他要努力工作努力学习再赚更多,青年不忿地咬咬牙,在此之前,感情都是不值得一提的。



03


王子异最讨厌开晚会了,因此他觉得他爸爸公司那些老古董般地董事们真是非常的冥顽不灵。

比如这次,他参加完最后的投资会议已经过晚上十二点;我爸的车我自己开回去,王子异很善解人意地放司机回家休息,你可以下班了。

王家的别墅很大,在临近N大的附近的区域。而不知为什么王子异开着开着,即又绕到离那家奶茶店很近的位置;他刚想到前面的转弯区绕走,就看见坐在路沿石上的蔡徐坤。

哎,王子异连着按了两下喇叭,蔡徐坤才把头抬起来,你是之前卖奶茶的那个吗?

上班了他给他写有偿答案但下班了不是,本着这样的叛逆思想,蔡徐坤凶巴巴地回应他,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走!

这样啊,王子异车窗又摇下来一半,但是看你好像醉了,你家在哪儿,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不去谢谢你的好意,他觉得这个蔡徐坤冷漠地跟白天戴咖啡色小帽子软萌的奶茶弟弟一点都不一样,请走吧快走吧 …

好,王子异车窗又摇上去,可有句话想想我还是要跟你说,男人眨眨眼,刚才你旁边的草丛有只大老鼠才跑过去,特别肥特别大特别黑那种 ——

说时迟那时快,蔡徐坤哐地就跳起来,这位大哥好的别介我跟你走!别丢下我!妥妥的!

咳好吧,王子异笑了,那上来吧,我送你回家。

很神奇的,那晚没等到跟他说地址在哪儿,蔡徐坤就窝在后座舒适的真皮靠垫上睡着了;王子异找不到他的家,又怕动作大把蔡徐坤弄醒,就开着车始终在那一片区域环环绕绕。

但或许王子异自己也没发现,当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走走停停间,他已连续五个小时没怎么从驾驶座上下来过。


那天过后蔡徐坤非常歉疚,为表还报连会员卡代金券都送了王子异好几张:

而王子异这位富豪,表达友好的方式都相当简单粗暴,临着蔡徐坤每次当班的那几天,都是找着点单表一整面的点,再叫蔡徐坤杯杯都给他变着花儿地写答案出来。

作弊啊作弊,黄明昊见着蔡徐坤当班的日绩点表搂住范丞丞的手臂一个劲儿锤,蔡徐坤哥哥!太过分了!

过分对过分,范丞丞龇牙咧嘴地安慰他道,轻点儿喂轻点儿。

不过那个王子异挺笨的,Justin又说,感觉男人也不会追,女人也不会追 …

怎么讲?

快夏天了嘛我和学长一起当班的次数比较多,他明明看起来挺喜欢学长的,但每次也是要完了奶茶就走,那么多啊他助理帮他一块提,也没见他多跟学长怎么互动。

学长挺好的对吧,黄明昊叹口气,但他每次都借口送他七大姑八大姨,明明就是来看学长的!

还有一次就前两天,黄明昊感觉他简直要为蔡徐坤操心到不行,就旁边有个小美女问他要一杯!他也给!蔡徐坤哥哥脸黑了不少呢!

没办法,范丞丞偏过头跟他抵住,但在王子异讲清楚之前,谁能保证他对蔡徐坤真的有意呢?

人的感情在确定之前啊,范丞丞难得变这样博学模样,答案都是很难说的。



不同于范丞丞与黄明昊之间的突飞猛进,王子异与蔡徐坤的关系始终在高地间摇摆,为这不能不归功于王子异独特的佛系口嫌体正直。

连出差回归的助理都看出来他没事儿就爱指挥司机往N大城区那里跑,即便不买奶茶,远远地在车上望着蔡徐坤他都很乐意 ——

少爷啊,被强拉硬拽一起来闲到长草的助理说,你想跟人说话你就去吧,我和司机大哥不会笑你的 …

是你们不敢,王子异墨镜压地更低了;不过,王子异好像想想又有点不太开心的样子,近来我挺经常买他那家店的,可他隔三岔五就不高兴,这是为什么?

呃,助理思来想去小小声问男人,您是喜欢那位奶茶小哥?对他有好感?

好感是真有,谁曾想王子异的脑神经比他想象中地更简单,但我看上去像喜欢他么?

原来他是因为这个不高兴啊,王子异坐在后座手指抠着侧扶掩饰不住的沮丧,那我少来一点好了,他应该就不会生气吧。

不,不是,助理感觉实在不能对他的雇主太有求生欲,因为太有隐晦意对于恋爱经历为零的他家少爷来说无异于失去电波的外星人交流。

不是,助理长叹口气跟王子异正色道,如果您再不主动,我确定您和您的心上人会彻底凉凉了。

凉凉?王子异不解地问,你的意思是让我下次再去买饮料多加点冰吗?

少爷啊,助理无语的白眼都翻好几个,我是叫您多主动一些!

蔡徐坤在奶茶店打工,王子异一本正经地答复他,我每次去都买好多,还不算主动吗?

还可以多做点别的事,助理耸耸肩拍王子异肩膀一把,比如出去逛逛走走玩玩,哪个不比你天天耗在这奶茶店对面的马路上强 …

也行,这回王子异倒是很快地领会了,那这种约会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也没特别需要注意的,助理自诩为军师却也没多聪明,就他想做什么你就跟着做什么就好!

这样啊,王子异思忖片刻终是咬咬牙点头,什么都做他就开心?

当然了,谁碰到这种人傻钱多的追求者不开心啊。


蔡徐坤哥哥,跟王子异的助理一样的,黄明昊也开始和他的学长吹耳边风了:

蔡徐坤哥哥,你看最近王子异都不常来诶。

他不来归不来关我什么事,蔡徐坤没好气地把鲜奶筒又刷了一遍,他不来我还少写点字,不担心被投诉!

你看你这个想法就不对,Justin眯着眼笑地狡诈,你得给人机会,是不是?

像你给范丞丞那种?

恕我直言Justin,蔡徐坤一记背肘击中他,不知道是谁一个月之前还跟我哭喊自己宇宙头号直男绝对不可能被掰弯呢。

你看看你这偏见就很严重了,黄明昊脸急扑扑地红,我那哪叫弯,那是真爱!真爱好吧!

好的爱情大师,蔡徐坤拿着清洁布开始擦出茶台,那说说你有何高见?

我觉得就是你和王子异互动太少,提到这Justin可有经验,他王子异不主动就算,你也不主动怎么行。

喔,蔡徐坤这下都懒得转身跟他说话,那我哭哭喊喊地去抱人大腿,再天天没事儿哀怨高富帅你看看我岂不是更奇怪?

怪不得说你笨呢,黄明昊从工作制服兜里掏出来手机刷开,蹦极听说过没?

抱歉,蔡徐坤迅速地就拒绝了,老年人没兴趣玩这种刺激的动作!

我跟丞丞之前有去看一部电影,黄明昊还真的找给他看,里面有句台词,如果想要一个人爱上你,就去蹦极吧。

那万一他没爱上我,蔡徐坤转过身来眉头都快打成结,我岂不是白白就被吓出毛病了?

就咱们这边欢乐谷那水平能吓到谁啊,Justin摆摆手指,最主要的是一起心跳!范丞丞也不敢!我强迫他的!虽然他上来之后把我揍了一顿 …

好巧,黄明昊还未说完就随即转话题,你看看谁来了!

蔡徐坤循着他手指的方向再看过去,即见到点单台前没有戴墨镜的王子异。

喝不完的话就别点那么多奶茶了,蔡徐坤上前把点单表收起来,我也心疼我们的原料,况且离下班也还早。

呵呵呵说什么呢蔡徐坤哥哥,黄明昊这会儿当起来超级助攻了,有我呢!你今天下午没事儿!对吧没事儿!

我不,我,蔡徐坤有点不可置信地去摸Justin前额,你是发烧了吗?有病早点吃药啊。

子异哥哥,来去之间黄明昊小眉眼挑地可带劲了,那个,你,你不想表示点什么吗?

我有欢乐谷的套票!范丞丞买的!我全抢过来了!

虽然知道眼前这位小朋友是好意,可他也能自己买;但本着助理讲过“说越多,错越多”的原则,王子异愣是一声不吭地接过Justin手中的那沓蓝色券纸,谢谢,那蔡徐坤我们走吧?

走,走什么,蔡徐坤直接傻眼了,连工作制服上的围布都是黄明昊帮忙掀掉的,干啥去啊?

王子异露出少见的阳光微笑,继而抖了抖手中的那沓券:

“约会。”



04


真的,他们不该来欢乐谷,他说真的。

自打检票进入园区后,蔡徐坤方才晓得好像王子异的兴趣和他自己相差还蛮大的。他想玩的项目很多,王子异也没有异议地一一陪他去玩了,但好像也并没有显得很快乐。他指东王子异定不会朝西,他指南王子异定不会朝北,时间一长,蔡徐坤也就挺委屈地有意见了。

你在看什么?

蔡徐坤才买冰淇淋回来,就见着王子异很全神贯注地仰目作端详状,啥这么好看啊?

没,王子异隔老半天才回过神来,刚才看飞过去一只鸟,羽毛很漂亮。

好的吧,蔡徐坤更生气了;大热天的,他顶着大太阳去排队买冰淇淋,这位和他玩不进去不说,居然还杵这儿兴致勃勃地看鸟。

吃完我们就走吧,蔡徐坤看着王子异默默把蛋筒的卷纸帮他撕掉再装口袋里,你又做什么啊?

没找到垃圾桶,王子异递冰淇淋给他又开始剥自己的那只了,我想你也没地方扔,就先帮你装着。

哎,莫名地蔡徐坤心里有多出那么些感动;王子异,所以蔡徐坤问他,那你还想玩啥?你说,我都陪你去玩!

我对这个不太介意的,王子异拿张纸巾擦擦头上的汗,是你想玩什么我都陪你去就行。

今天的园区指南上讲蹦极可能有奖品纯金玫瑰,蔡徐坤翻小册子给男人看,不过那个我也有点害怕,咱们还是别去了吧 …

蹦极?蔡徐坤感觉到王子异的脸上似乎闪过一抹尴尬的神色,他把蔡徐坤手指的园区指南手册拿过来,你真的很想要那个纯金玫瑰吗?

有一点点啦也就,蔡徐坤不好意思地揉揉眼笑了,虽然也就没那么好看是吧。

好,王子异把指南手册卷成筒状起身,那咱们下一项就去玩蹦极。


而不知是王子异高估了自己的心理素质,抑或是他低估了蹦极给本就怕高的自己带来的压力难度,蹦极项目旁边有个热身用的准备高台,仅是教练带着在上面试了两次,他竟全都失败了。

要不,待王子异第二次再上来,蔡徐坤一摸他手心里全是汗,你要不要紧啊,咱们别玩了吧!

没事,王子异挥挥手臂示意教练再来第三次;没关系,只是王子异的眼眸里充满掩不住的疲惫,既然都来了,我就多试试吧。

于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都没有成功。

真别玩了,蔡徐坤见王子异明显体力透支到走路都走不稳,咱们说好别玩了,行吗?

还未走到与教练的约定位置,王子异即感觉到外光暗一阵白一阵的;金玫瑰,王子异眼中的世界开始打旋,我还没拿到金玫瑰,男人随即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园区医生检查无误,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把晕倒的王子异架到长椅上,再让他的头枕在他大腿,蔡徐坤很难过地给王子异的助理打电话,子异晕倒了,需要你们也进来一下 …

怎么回事,助理讶异地问,你都带他玩什么了?

蹦极,蔡徐坤的声音很小,子异试了很多次蹦极都不行,然后就 …

天啊,助理是明显地很震惊,他没跟你讲过他很怕高,是不能够玩这个项目的吗?

也都怪我,助理自感失言又安慰蔡徐坤道,是我劝他什么都别跟你说。



少爷一家人都很好,我和他一起长大的。

午夜凉风习习的郊外,王子异吃过点药在车里睡,助理和蔡徐坤倚靠在车后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他从小就怕高,特别怕的那种,两三岁放桌子上都能哇哇哭。”

“现在好很多了,但也没见会去玩那类东西的。”

“你可能会觉得他家境这么好,所以对什么事情都不会很认真吧?”

但其实不是的,助理摇摇头,因为少爷对什么事情都很认真,所以不熟悉的人看起来会觉得他冷酷,熟悉的人怎么说,觉得他笨笨的,爱和人较理 …

就你看,助理又说,子异不懂得跟别人似的用套路去接近你,就天天去买奶茶。

你说浪费原料,他就都分给我们喝,喝不完的就自己喝,讲真他没那么爱牛奶的。

后来你不又说别老杵那扎眼,我们就不去买,开车停在店附近就行了;他可能也没意识到他喜欢你吧,助理就笑,但能做的他都做了 ——

不能做的他也做了,不是吗?

如果你能给子异同等的爱就去回应他,助理起身向后愈走愈远,但如果你做不到的话,就在他彻底为你着迷之前,别再和他走近。

蔡徐坤拂一拂鼻尖,绕到车辆后座,望着依旧熟睡、五官柔和舒展着的王子异,有滴泪自眼角滑落至下颌。

他不想要那朵金玫瑰,蔡徐坤俯身将吻印在王子异的脸颊,他只想要他的心 …

王子异能做到这样多那样多,可蔡徐坤又能为他再多做什么?

而他做的不好,或者说在他能给出更好的答案之前,是不是他所做的与他不合契的一切,都是在伤害他呢?

蔡徐坤无言以对,只得将盖在王子异身上的外套再往上掩了点,而后懊悔地离开了。



05


在此之后的蛮长一段时间里,王子异都没有再在蔡徐坤的眼前出现过。

讲真你们那天到底发生了啥,偶尔同班的时候黄明昊也问他,咋就突然不联系?

没什么,Justin觉得蔡徐坤明显比从前沉默了许多,继续做事吧,我不想说。

蔡徐坤依旧在打很多份工,也依旧会在每一份答案奶茶的贴纸上用金色笔写下多种多样的祝福语。有甜蜜的,有逗趣的,也有顾客要求表白的,却再也没有那份独特的,专属于王子异的答案了。

在他空闲的周末,蔡徐坤也有申请欢乐谷的义务员工,单单挑选蹦极一个项目。刚开始失败很多次的体验让蔡徐坤也完全了解了当时王子异的感受,怕吗,或者说不怕,不怕是因为有他在身边的。


又是一个周末,蔡徐坤在和教练谈笑之后栓好绑带,可还没跳,即被脚下一根缠绕的长带绊倒了。

而突然的,一个黑影冲过来抱住他的腰,待蔡徐坤舒展口气后才看清楚,是王子异,也穿着和他一样的装备,脸上带着担忧的表情将蔡徐坤托在怀里,也亏是被男人托住,蔡徐坤才免于和地面来一次重重地“亲密接触”。

傻瓜,蔡徐坤直接笑开来,你抱着我干什么;可不等王子异答,蔡徐坤却也很快地明白过来:

王子异是以为他要直接跳下去,才冲过来死死地环住他保障安全的。

这些日子我一有空就过来练,王子异方才放开蔡徐坤,然后傻乎乎地同他笑,比以前进步了很多不会再晕,但太高的好像还是不行 …

你再等等,王子异还是没说过喜欢他,可这衷情的告白却比任何一句情话更动人,我会拿到金玫瑰送你的!

不,蔡徐坤揉揉他的脸,再掐掐他的耳垂,以后都别跳了。

我也做不到,你也做不到,很多人都做不到,咱们都不丢人。

而且,蔡徐坤的泪涌出来再被王子异用手背小心地抹掉,就算你什么都不做:

“就算你什么都不做,我也超喜欢你的。”



王子异和蔡徐坤正式在一起了。

老板有点惊恐,因为狡猾的黄明昊开始偷偷盘算起如何鼓捣他的两位学长夫夫把店买下来,以便他能够多多耍滑头地上班;不行哦,然而已经升到店长的蔡徐坤拒绝他了,努力工作好好生活,这是基本信条哦。

偶尔不忙的时候,王子异也会和范丞丞一起过来帮忙兼职:

而或许是被范丞丞的直截了当所熏陶,日子久了,王子异竟然也能结结巴巴地跟蔡徐坤表白了。

我,我,这句话第一次被王子异说出口的时候,蔡徐坤正认真地在写下一枚贴纸。喏,蔡徐坤把封好盖的奶茶递还给王子异,这杯是答案,也是我送你的。

王家少爷连忙兴致勃勃地揭开盖,熟悉的四个大字再次映入眼帘 ——

“你想得美”。


END


PS:真不是安利奶茶 …

评论(38)
热度(990)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