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又平静如水

【异坤】快把我哥带走

※ 现实向ABO

※ 一发完

※ 当自恋的心理医生Omega遇到高冷的英俊邻居Alpha

※ 给 @小脑斧吗  姑娘的点梗



01


蔡小葵是个不太一般的网路写手。

还在念书的她,碰巧考到与表哥蔡徐坤同市的知名N大,为着更加方便惬意,也就借住在身为心理医生的,独立公寓宽敞广阔的表哥家中。而与别的作者每次下笔前需要翻阅海量的相关资料不同的是,蔡小葵的每一次更新,灵感都来自她的表哥蔡徐坤 ——

或者说不仅仅是蔡徐坤,还来源于蔡徐坤的生活。

蔡小葵的这位表哥,身高一米八二,肤白相美气质佳,在外对人亲切和善,常年占据他所供职的那所私立心理医院最受欢迎医生榜C位纹丝不动;可蔡医生的患者们不晓得的是,蔡徐坤的朋友们也不知道的是,只有蔡小葵所了解的,他的哥哥蔡徐坤,在家中可是绝对说一不二恶魔般的存在。


譬如洁癖。

蔡小葵曾有抱朋友的猫来玩两个小时,待到蔡徐坤回来之前迅速送走,扫地拖地吸尘器都上了唯独落下两根猫毛,在被归家的蔡徐坤发现后强迫着写保证书并大声背诵,成功地将勤奋的日更选手蔡小葵载入断更史册并跌出榜单一周,费了老大劲狂更一月才追回。

譬如自恋。

即便去掉亲戚滤镜,蔡小葵都觉得她哥哥长得是真不错,尤其戴金丝边眼镜的时候,显得特别俊美且温文尔雅:前提,可蔡小葵后来却后悔了,前提是我还没发现那副眼镜是他配合造型用的,只有框没镜片。而不仅仅是眼镜,蔡徐坤上班所穿的每一套衬衫西装皆会在每日清晨亲手熨帖至严丝合缝,纹理褶皱间甚至容不得一丝纰漏 …

如果我哥的裤脚跑线他是绝对不会去上班的,资深同居亲妹蔡小葵如是说。

譬如极其毒舌以及爱好替人做决定。

蔡小葵是个Omega没错,她也刚好自得其乐,完全没因身份产生过什么后顾之忧的。但自考上大学同表哥合住之后,蔡徐坤便以“长兄如父”的概念自居,强行要求蔡小葵为满足家族期望尽早找寻Alpha配对。脾性耿直的蔡小葵当然不同意,为此可没少受蔡徐坤冷嘲热讽过。

楼下的花都授粉两次了,蔡徐坤坑自家妹妹可是坑的既高明又理直气壮,我看我家的花是不会开了!

蔡小葵气急,可碍着住在表哥家里吃他的用他的却又无可奈何;但好在蔡徐坤根本不屑顾及她的连载以及个人博客,所以被蔡小葵以“Kun”的身份在网文中大行狗血且恶整,也算偷偷给哥哥报复回去。

太太啊太太,很神奇的蔡小葵偶尔也会收到类似的评论说,Kun好可爱好可怜啊能不能给个HE?

呵呵,蔡小葵往往会抽着嘴角再叉掉页面,CP不会有的发糖不会有的要让以她哥做原型的人物HE是绝对不可能的 …

直到三个月后,蔡小葵捶胸顿足悔不当初地删了这条给蔡徐坤立下的缘分Flag。


而缘分的开端不仅仅因为蔡家有两个Omega,还因为财大气粗的蔡徐坤又买下隔壁空置的房子:

多加一条,蔡徐坤看着蔡小葵编辑招租帖注意事项时提醒到,暂时只租Alpha押一付三,不是的话就别打电话了。

你干嘛,蔡小葵被自家兄长为难配对多日的紧张神经又绷紧,我我我不找对象!

别自作多情,蔡徐坤下一秒依旧言辞狠厉扎心,我新订的电冰箱需要免费的劳动力来帮忙搬而已。

好好好,被怼到无话可说的蔡小葵委屈兮兮地把蔡徐坤的新要求加上去,你看看这行了吧;蔡徐坤瞟两眼即出去接电话,于是她还偷偷地在折叠信息里又添一行“内有猛兽欲租考量”,哼,蔡小葵想,你这回别想租出去了。

可无独有偶,蔡徐坤的机运好得令人震惊,当天晚上蔡小葵即收到站内信,对方不仅爽快且言语用词简洁明了,是Alpha单身作息习惯良好无不正当AO关系,不用押金直接全款,请问可以拎包入住吗?

呃,这下蔡小葵傻了,那个,您有没有看完全折叠信息?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不用,对方发个圆润的官方笑脸过来,你看我ID。

好家伙,这下蔡小葵算真正地心服口服了:标准的系统自带头像下,一排红色鎏金的SVIP昵称极为醒目,上书“驯兽师Boogie”。

会玩,神级会玩,不愧是开了会员的SVIP级别玩家。

所以关掉网页后,蔡小葵由衷地叹了口气,她究竟是遇到了怎样的哥哥和怎样的邻居 ——

这天杀的幸运E啊。



02


蔡徐坤从未遇到过长得如此好看和行为举止如此奇怪的病人。

呃,为了保持镇定,青年不由地伸手扶了扶金丝边眼镜;那个,蔡徐坤面容和煦嘴角温暖地柔声问道,您能再把您的症状描述一遍吗?

也没啥,他的病人相当言简意赅,就是没有发情期。

我现在二十八岁了,那人又重复一遍,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Omega心动过,也没有发情期。

这个男人长得相当帅,肤色健康眼睛有神,白色潮牌T恤露出的手臂肌肉遒劲,看体检表是叫王子异,就连名字都很好听;可惜是个中看不中用的Alpha,把人上下打量一遍后蔡徐坤不由地惋惜,真是有点暴殄天物哇。

嗯王子异,蔡徐坤连挑眉毛的姿势都温柔极了,对于你的这个症状我这里估计无法处理,可能需要你去隔壁医院看看内科呢。

不,王子异仍旧回答地简单极了,我查过我生理没问题,我感觉我有心理障碍。

哈?是你感觉你就有吗?

蔡徐坤的嘴角情不自禁地抽动,哦这个样子啊,那能说说你有什么心理障碍吗?还是遇到过不好的事情?

没有,王子异的回答欠揍地让他有点想打他了,可王子异依旧傻乎乎地说,怕高算吗?

… 不是特别严重的话那是恐高不算。

我只是觉得我不会心动,王子异很是一本正经地坐那里,可对于花花草草我都有感情。

… 谁关心你今天爱上哪盆花明天恋上哪棵草。

哦还有,被打开话匣的王子异似乎是关不上了,我好像不会生气,我朋友都说我特别佛。

… 你佛不佛跟我有什么关系!

呵呵呵王先生,蔡徐坤非常有职业道德地从头到尾陪着笑脸,万幸这一小时还有五分钟就过,这谈心时间马上要到,请问您有什么想总结给我说的吗?我日后也好对症下药。

唔,王子异好看的眼睛眨了眨,你这一小时多少钱来着?

一小时一千五第二个小时起两千,蔡徐坤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翻番价,如果因需推迟别的病人诊疗三千 …

怕了吧,怕了就赶紧走!

这样啊,就在蔡徐坤以为王子异拉椅子是要起身离开的时候,男人自休闲裤的口袋中掏出钱包递给他银行卡;你挺有趣的,王子异笑笑,现金没带多少,那刷卡聊个够吧。

二十六岁的优秀心理医生蔡徐坤,从未想过能和某个病人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再从日出聊到日落 —— 而就在遇到奇怪的王子异的这一天,他全都经历了。 


能不跟踪我吗?

蔡徐坤有点生气地靠边停车,开下窗户皱着眉头朝后面的黑色保时捷喊道,我已经下班了!

可能你误会我,也跟着他相继泊车停下的王子异依旧淡定脸,我也走这条路回家。

蔡徐坤给他堵地语塞,再左看右看瞧瞧行道上停下围观看热闹的路人,感觉自己的小宝马被一辆保时捷跟踪好像真的有些离谱。

不好意思王先生,蔡徐坤低头给他道歉,那请您先走吧!

王子异倒是如他之前所说般脾气很好并未生气,车灯闪闪即先开走了。蔡徐坤舒一口气靠上坐垫,车窗才缓缓生气,手机就叮叮咚咚地显示他妹妹蔡小葵打来的电话了。

哥你什么时候回来,蔡小葵声音软软很疲惫的,我好想吃晚饭啊 …

五分钟,蔡徐坤板着脸挂好档踩下油门,就这种事你都要打电话告诉我?

当然不是,蔡小葵马上求生欲贼强地解释,我是想说,你买的电冰箱提前到了就在楼下我搬不上来!

哎,蔡徐坤摇摇头翻一下租房APP自动发的手机信息,怎么新的租客还没到吗?

我给他打电话了,蔡小葵在电话那头无聊地都开始抠包冰箱的泡沫纸玩,他说他刚有点事情堵路上 …

行吧,蔡徐坤看一眼时间再将通话键按掉,那我十分钟以后到。

Alpha们太没用了,蔡徐坤边开车边想,总是不需要的时候到处跑需要的时候总是见不了;

蔡小葵也太没用了,蔡徐坤边想边叹气,竟然连个能主动帮忙的Alpha都撩不着。


如果有可能的话,蔡徐坤真的很想在今天买一张彩票。

偌大的小区楼下,没长腿的电冰箱,和有着跟他一样大长腿的妹妹蔡小葵,都跑得不见踪影了。

蔡徐坤在小区的花园里等了二十分钟,给蔡小葵打了不下十个电话,始终占线无一接通;半个小时过后蔡徐坤有点慌,拿了钥匙就往楼上跑,就算电冰箱丢了,好歹他还是要把妹妹找回来的。

电梯里没什么人,蔡徐坤一路紧张着赶到家门口,拖鞋都没换即用钥匙戳开门确认蔡小葵的安全:

但他没想过,他也真的没能想到过,他粗鲁的妹妹蔡小葵,竟然能以如此文静的姿势坐在沙发上给人削苹果;小葵,担忧方才放下的蔡徐坤不再顾忌外人当即给了妹妹一记爆栗,你是有什么头等大事不能接电话?

呵呵呵,蔡小葵手伸进沙发缝里抠半天才把自己的手机抠出来,就掉进去了嘛呵呵呵。

蔡小葵一边傻呵呵地笑,她旁边的男人即跟着转身过来了:是王子异,是他行为举止奇怪的病人王子异,是被他误以为跟踪狂的豪车主王子异,是蔡徐坤今天完全不会再想的,能遇到第三次的王子异。

你,蔡徐坤吓得钥匙都从手心里滑掉,你来干什么?

喏,王子异特别熟悉顺手地指厨房的方向给他看,按说好的搬电冰箱啊。



03


作为碰巧还是租下他家隔壁的邻居,王子异的到来让蔡徐坤产生了深刻的危机感。

身处租客,王子异的作息时间不仅比蔡徐坤要求的更准时,每天按时按点摆弄他那些花花草草,还能在晨跑后顺手帮他和蔡小葵带早餐;王子异也不会天天都吃外卖即食,厨艺赞到可以去餐馆打工,偶尔还会多做一半分给他们;王子异的耐心极其持久温柔,同一道课设作业能在蔡徐坤濒临崩溃的边缘给蔡小葵不重样地讲解三四遍,再成功收获他那见色忘兄的妹妹一箩筐的星星眼。

对,王子异是说过他性格冷淡,可在相处两周之后,就连吹毛求疵的蔡徐坤都不得不承认这可能是他唯一的缺点了。

哎,所以有天送餐盘回去给王子异的时候蔡徐坤不解地问,就没有什么能让你生气的吗?

好像没有,王子异的微笑依旧保持着严谨的弧度,应该是没有的。


而更让蔡徐坤所不能接受的是,自打王子异出现之后,他那深陷宅系文化不食人间烟火的妹妹蔡小葵,似乎也随着隔壁阳台的花儿陷入了漫长的思春期。

别看上他,蔡徐坤不知道跟小姑娘旁敲侧击过多少次,他跟你不合适!

但与自家兄长之前日日恨不得把自己早早嫁出去相悖的,蔡小葵疑惑极了,不是你说让我找个Alpha吗?

我看子异哥哥就很好!

而且多符合你的标准呀,蔡小葵扳着手指头给他数,长得帅个子高又有钱 …

他在外形方面是没什么好挑,蔡徐坤咬咬牙不情愿地应着,但是他那方面有点问题 …

有什么问题?我没看出来有问题啊?

哥哥,蔡小葵就着靠背椅踹了他一脚,我觉得是你要求太高了!

忒不识好歹,蔡徐坤恨恨地瞪回去,我都是为你好!

那你就接受子异哥哥吧,蔡小葵嘿嘿嘿地傻笑,我觉得子异哥哥什么都好,你好我好大家好 …

不,好的只有傻乎乎的蔡小葵和神经兮兮的王子异,此刻的蔡徐坤感觉相当地不好。

Aoi,蔡徐坤直接念了蔡小葵的写手马甲予以警告,在我处理完一切事情前你都给我安分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拿我设原型泄愤;还有,蔡小葵被他吓得都不敢说话了,你上周更新的那章倒数第二行有错别字,有空记得编辑改掉。

哥哥太可怕了,最新码字的章节里,蔡小葵咬着嘴唇给Kun加了一段言不由衷的夸辞:

Kun真是和太太形容的一样可爱,很快就有他的人物粉回复了,以后会有Kun的CP吗?

像Kun这么好的人,真想看到他被好好对待宠爱呢!

不,不会的,蔡小葵中指点着键盘一个字一个字的敲,Kun不会有CP的 ——

他。永。远。都。是。单。身。狗。


眼见劝说蔡小葵无望,蔡徐坤倒是没有灰心,转而将对象变为在诊疗室里,与他每周一谈的王子异。

你离我妹远一点。

嗯,王子异眉头皱起,你说什么?

听懂装听不懂,蔡徐坤的钢笔帽哒哒哒点着桌面,我叫你和我妹保持距离。

我和小葵也没走很近,王子异摇摇头顺带耸肩,我想是你顾虑太多了。

我都知道,蔡徐坤沉思后又抬眸,但我妹妹真喜欢上你就很难办。这样,蔡徐坤在手旁的草稿纸上演算几行数字,你以后别那么温柔亲和,诊疗费我给你打八折 …

八折啊,蔡徐坤想想心都在滴血,他们医院顶级的VIP都只有八八折,这已经是他能开出的最低条件了。

呃,可惜某位医生忘记他的病人是很轴的王子异,你是觉得我付不起诊疗费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王子异还打开手机APP给他看,我又预存了很多,完全到下个月底都没问题的。

我不是跟你探讨有没有钱!

蔡徐坤给他蠢得直扶额,那你说,你跟我说,怎么样才能离我妹远一点?

第一次问诊我就跟你说了,王子异不厌其烦地又给他解释一遍,我没有对任何Omega心动过。

但我也不想第二次和你重复问题不在你,蔡徐坤的牙齿咬地咯咯响,是我妹对你心动了!

呃,王子异似是有些为难地沉默一阵后开口,你学过相对论吗?

蔡徐坤无奈地回他以白眼,听过没深究并不懂!

其实我对你们兄妹都是一样的,王子异拿着手臂肘跟他比划,你要我离小葵远一点,男人的另一只手指侧过胳膊弯下滑,那是不是说我和你应该离近一点?

如果我和你走得近,王子异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那小葵就会相对显得和我远了?

即便这在蔡徐坤从前看来定是漏洞百出的歪理,可此刻彷徨迷茫的他又好像找不到更好的解决方式;试试吧,蔡徐坤眼前的焦点凝聚成一根直线,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

我们试试吧。



04


蔡小葵好像不太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哥哥会跟隔壁的王子异那么熟的。

以往绷着面子,晚下班硬叫外卖的蔡徐坤,现在开始主动拉着她去王子异家光明正大地蹭饭了;不光是蹭饭,她哥哥还能边吃边检查病历IPAD,还不等她说你注意点吧别蹭衣服上,蔡徐坤即目光直直地盯到王子异面前那盘排骨,我想吃那个。

好,王子异很顺手地就准备往他们兄妹方向推,那放过去。

不用,蔡徐坤凶巴巴地把盘子推回去再傲娇地抬着眉毛,来你喂我!

惨不忍睹,相当地惨不忍睹,蔡小葵碎成一地的心更加惨不忍睹。她眼睁睁地看着王子异听话地剥完了排骨块,再用筷子分成了肉丝,还陪着点蔬菜缀到勺子里,真的一口口给她哥哥喂完;不行,蔡小葵悲愤地不乐意了,子异哥哥我也要吃!

蔡小葵恕我直言你今年十九岁了,蔡徐坤眼睛一斜便止住她,是没长手还是没长脚?

那你,蔡小葵把餐桌锤地咚咚响,那你都二十六岁了还硬叫别人喂!

不不不,蔡徐坤的食指摇摆地极其有韵律,你问他,青年把话题抛还给王子异;我从不强迫任何人做任何事情,蔡徐坤顺带抛了一个非常有深意的眼神给男人,你问他愿意不愿意?

嗯,蔡小葵尚带希望的目光在王子异犹疑却又瞬间确认的表情中越变越低,我愿意。

饱了,蔡小葵两口扒完饭后丧气地起身,嗝,我全饱了。


还不仅仅只有吃饭。

在蔡小葵十九年的人生里,还有她自认为蔡徐坤二十六年的人生里,蔡徐坤是非常不喜欢运动,与诸如足球篮球等等项目也是绝对的绝缘体。

足球,呵呵,她还记得他俩都小的时候蔡徐坤连小皮球都不跟她抢的,生怕弄脏自己的新衣服。

然后,对,就在蔡小葵心里是这样的一个人,现在居然主动要求和王子异一起看世界杯了。天啊,蔡小葵在收到蔡徐坤发的要求买下酒菜的时候就顺手在超市里买了一张彩票,这太难得了。

晚饭过后,三个人一起坐在王子异家的布艺长沙发上,用他新买的大屏电视一起看足球。

好无聊啊,才播了两个等场广告蔡小葵就已经开始打哈欠了,看这架势,蔡小葵唏嘘,他们仨中间唯一能看得懂球的应该只有王子异吧。

可到底是年轻见识少,她再次被她的哥哥蔡徐坤震惊到了。

热,蔡徐坤开始解衬衣的扣子,再很随意地推身旁王子异的肩膀一把,你有背心吗?

有,王子异起身想给他去窗台拿,我刚好有新的你换吧。

等,等下,自诩观阅无数兄弟情作品的蔡小葵也是不懂了,这什么展开什么操作?

喏,蔡徐坤直接把上身的衬衣完全解下来递给他,帮忙洗一洗,谢谢了!

于是在此后的五分钟里,此后的十分钟里,蔡小葵都在盯着她哥哥雪白的肚皮发愣。哥,蔡小葵抑郁地戳他膝盖一下,我发现你还是没有腹肌诶。

嗯,这回蔡徐坤倒是很爽快地承认了,不过子异有。

等会?他怎么不叫王子异了?直接叫子异可还行?哎不对再等会?他怎么知道王子异有腹肌的?

然而并没有人去回答可怜的蔡小葵,有的只是她的毒舌亲哥哥和曾几何时暗恋对象英俊邻居的相视一笑。

秀吧,蔡小葵找了个理由又跑了,你俩可劲秀吧 ——

不要停,继续秀,秀足一百八十天。


所以在那一周不知名写手Aoi太太的更新里,有心的读者会发现,但凡涉及她们的人气小天王Kun的情节,都被暧昧地加上了CP走向。

虽然看着很甜,那个非常忠实的读者又给蔡小葵评论了,但是能从太太的文字中感受到淡淡的忧伤是为什么?因为作者失恋了。

哇抱抱太太,怎么失恋的?

悔不当初,蔡小葵头埋在键盘上颤抖着敲字,兄妹阋墙。




06


很喜闻乐见的,蔡小葵觉得她哥哥蔡徐坤真是很没脸没皮了。

对,没脸没皮的不止是她哥哥蔡徐坤,还有她曾经的暗恋对象,他们的邻居王子异。

我哥夜不归宿之后我就知道他俩铁定搞一起去,蔡小葵恨铁不成钢地在微信群里跟小姐妹吐槽,但是让我吃了一个星期的外卖啊!能不能忍!是不是亲哥了!

他以后还是你哥,标记之后王子异依旧特别温柔地对蔡小葵安慰道,不过 …

不过什么,蔡小葵一脸冷漠,这么快就宣示主权了吗王大少?

我是想说,王子异摸摸蔡小葵毛茸茸的脑袋笑了,你以后就有两个哥哥啦。


与此同时的两周后,Aoi太太的连载顺利完结了。

没有人能想到,也没有人能猜到,从故事最初一路苦大仇深的幸运E主角Kun,居然在结局时峰回路转般地成功跻身天选之子,抱得帅哥香车回家一个不少。

太太,只是那个经常留言的读者又评论了,恭喜完结,但是你的倒数第二行还是有错别字哦。


而另外一个没说过的故事,蔡徐坤不知道,蔡小葵也不知道:

是在一年前,他们所共同去过的某家花房里。

因为小时候的重感冒,王子异的嗅觉都不太灵敏,几近分辨不出很多香味;家里想了很多办法去治疗,所以王子异会养很多的花,用来逐步区分以及锻炼嗅觉的进一步延伸。

“我抱着花走出来的时候,刚巧遇着他走进去。”

“我已经很多年无法分辨出任何味道。”

“可他与我擦肩而过的那一秒,我闻到了,是种很甜的,很特殊的香味。”

“也就是那一刹那间,我被治愈了。”

“感谢他的出现,让一切变得刚刚好。”


盛夏午后,蔡徐坤趴在王子异胸前刮他鼻子,满意吗?

王子异的拇指温柔地抚过青年嘴角,满意。


END


评论(37)
热度(1084)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