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异坤】城市灯火

※ 现实向 / 有车一发完

※ 给  @坤坤不困 姑娘的点梗



你见过一座城市夜晚的灯火吗?

明明灭灭,在漆黑的夜里星星点点,在高速公路和沿街的鳞次栉比间漂浮,看上去很寂寞却也很温暖。

而你不知道,在我想念你的时候,你就是我整座城市唯一的灯火。


蔡徐坤还蛮喜欢这种布景的霓虹色。

明黄的,靛蓝的,浅紫的,在布景道具师的巧手下精心地布局摆弄,明明是偌大的拍摄场棚之间,竟也被真的增添出几分迷幻味道;他穿着附有暗浮印花的衬衣,动作柔软地伏在玻璃搭筑的透明梯台上,镜头下的青年即为无价的璀璨商品,亦是最昂贵的世间珍宝。

孤独不是良药,蔡徐坤带着刚刚好的笑容举杯,代言果酒的香味好像从嘴角溢出来一样,我陪你醉好不好?

点到即止,一底封镜,躬身感谢后被经纪人披上长风衣的蔡徐坤恢复淡然而疲惫的面容。还有没有通告,他揉了揉眼睛,而后声音又略带不好意思地变得更小,我有点困 …

下半夜没有了,经纪人查过IPAD日程表后告知道,明早的行程是五个小时后,摄影棚在郊区来不及赶回去,但你可以在车上先睡一觉,可以吗?

好的,蔡徐坤把长风衣的兜帽扣上脑袋,那我先过去休息一下。

他绕着走从后门离开拍摄区,途经漂亮的拍摄场地,那霓灯搭造的精致场景,蔡徐坤没忍住掏出手机来拍了一张;他原本想直接发给王子异的,思虑过后却又发在了组合微信群里,多好看的灯火,蔡徐坤配了两三张图,再附言道。

凌晨三点半的时间,群里空空荡荡的无人回复他,终日为巡演奔波辛劳的孩子们应该都在甜甜美美地睡觉。

哎,蔡徐坤摇摇头也是无奈也是自嘲地笑,好像不该现在发呢。

他的步子愈发加紧,很快地便在棚外的停车场寻见了工作室那辆黑色的保姆车,拉开门闩抬腿跃上去,再在躺椅上把身体铺成一个瘫软的形状。蔡徐坤还从前座拿了薄毯过来,圆圆绕绕地裹一圈,在这座雨后北方城市略带寒意的夏夜,感觉自己像一只瑟缩在南国的,格格不入的茧。

蔡徐坤不开心。

或者说近来的蔡徐坤,都未有哪天感觉到自己有很开心。

他感觉王子异好像在疏远他,不管有意抑或无意上的:他只在组合群里跟他说话,在共同寝室中反常的沉默,以及蔡徐坤这次单独行程前敲开他的房门和他告别,也没有如从前般得到一杯温温热热的薏仁水,而是睡眼惺忪的王子异,朦朦胧胧一句应允的“嗯”。

蔡徐坤觉得累,但却不好向王子异开口提出,是否他已经厌倦他们的感情 ——

他已经很久没有伏在王子异肩头,也很久没有在王子异笨笨的、不会撩人的行为后被逗地不顾形象地捂着嘴笑,再轻轻巧巧地点点那人胳膊,再跟他说一句“Missing u”。

出道成团以来,蔡徐坤晓得很多事情都有了变数。

但青年觉得自己没有变,王子异也没有;但蔡徐坤却不能够很清楚地确定,是否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发生变化了。而得到确定的结果会很残忍,他并不想提前。

思来想去,蔡徐坤偷偷地敲开王子异的微信,再给他发了句话,你还在睡吗?

今夜的灯火很美,虽然没有得到答复,蔡徐坤却又添一条过去,我也睡了 …

淡灰色的薄毯被拉高覆到鼻尖,他开始不太明白为何自己本已化蝶却又想要装作一只茧。


点我继续

点我继续备份

AO3备份(点进按Proceed)


蔡徐坤在保姆车上醒来的时候,天才微微亮。

用薄毯裹着让他出了一身的汗,蔡徐坤拂掉眼罩,望着渐白的天际和依稀可见的星斗,他的手指有些缓慢的、也有些迟疑地搭在前座放有手机的兜袋上。

梦里有了慰藉,青年的指尖触到苹果手机冰冷的外壳;他可能,或者说在这样一个自我满足的早晨,会让他好像不再能够劝自己用力去接受那样一个不会太满意的结果。

蔡徐坤的心脏咚咚地跳着,眼神黯淡地按开触屏,显示收到来自王子异的七条信息。

收到了,很漂亮。这是第一条。

练舞没能及时回,但你怎么不睡觉呢?这是第二条。

蔡徐坤抽抽鼻子,眼睛有点发酸。

是拍广告遇到不开心吗?第三条的附图是王子异在他们公寓外拍的,很不清楚但也能看出努力拍了很多次的路灯景象,他说我也拍给你看,所以你不要不开心好不好。

好像你睡着了?也好,多睡会儿,你太累了。这是第四条。

工作群看到你的广告路透照,很好看,就是你太瘦了,有空我得养的你胖一些。这是第五条。

给你拍完夜景忽然地我就失眠,王子异说反正这边天也快亮了。经纪人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挺不好意思说想你的,虽然你从来不嘲笑我笨。这是第六条。

第七条隔了两个小时零五分钟:

在赶行程的车上眯了一小会儿,王子异还是那样傻傻的,实实在在地给他解释道,就那么短的功夫,我梦到你了。

“梦里的你怎么跑的那么快啊,我怎么叫你也不回头。”

“但我还是追,一刻不放松地追着你跑。”

“那条路很远很累,路途上有很多看不清面孔的人,好像都在叫我放弃。”

“可我不想,我喜欢你,我想要照顾你。”

不知道现在的你在哪里,王子异在短信的末尾说,但努力去做喜欢的事吧,无论怎样我都会陪伴你。

蔡徐坤不知为何眼泪就也根本止不住地顺着鼻尖留下来,会让他很没有面子的,嘟囔着鼻音给王子异打了电话过去。

别撒谎,蔡徐坤红着眼眶凶巴巴地朝那头要求道,你答应我的!

不哭,怎么哭了呢,不再有疏离,王子异温柔亲顺的嗓音如同瞬间治愈他的药,他说好。



如果靠近一点,如果能再靠近一点。

他可能会搭住他的肩,再把脸颊妥帖地靠在他宽阔的肩膀上。

不可以,他听到很多声音。

好的,坏的,很多很多个方向传来,是关不掉的频率,他们都在说,不可以。

蔡徐坤把手伸向王子异,而男人回握住他,他们所拥有的,是同一片城市中最美也最璀璨的灯火。


“爱我吗?”

“我可以。”


END


PS:必须跟点梗的坤坤不困姑娘滑跪一下我把你点的诱惑夜店梗写着写着歪了。。。写着写着想到诱惑的感觉就不自然地弧成“诱惑且寂寞”然后变成了现实向 … 抱歉土下座ORZ  下次情节顺好了写个更好的给你TvT

评论(27)
热度(564)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