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异坤】做个梦给你

※ 现实向 

※ 人工智能AU / 一发完


01


蔡徐坤是在凌晨两点钟被司机送回家的。

站在那块高级小区的别墅公寓前,他很突然地就有些困,带着疲惫掏出钥匙,轻轻地打开了那扇没有惊喜的门。

屋内灯火通明。

一个身着白色圆圆护体甲,脑袋也圆圆,有着蓝色会发光眼睛的机器人坐在餐桌前,见他来了起身再铺开满桌的饭菜。您回来了,机器人用着系统自带的合成语音说,请您吃饭吧。

好,蔡徐坤把外套挂上玄关的金属勾,我一会就来。

青年趿着拖鞋走进洗漱间,眼神略带茫然地拧开水龙头。

透明的水束顺着管口均匀地流出,没有左扭加热按钮渐渐地变暖,在十二月南方的冬天里,让洒在他手背上的温度有些冰冷刺骨。蔡徐坤抿唇,抬头即望见镜中卸去舞台妆后苍白且倦怠的面容,不由深深地叹了口气。

蔡徐坤拉开身后第二个抽屉隔间,从中掏出一副眼镜戴上。

这也并非是普通的近视眼镜或墨镜,奇怪的浅紫多边形边棱张牙舞爪,在临近太阳穴的位置还有两枚小小的按钮;蔡徐坤隔着镜片对镜子里的自己眨眨眼睛,而后不带犹豫地将按钮按下。

又一阵蓝光闪动,像是机器人会发光的蓝色眼睛,又似乎不像 ——

但他再睁眼,却在瞬间便拥有了他许久未得到的,不一样的光明。

来,拥有漆黑头发,梳着小小圆形及手可握发髻的高大男人立在餐桌旁边,贴心地帮他拉开座椅,还温柔地笑着同他摆好各种餐具,来,他说你赶紧吃饭。

嗯,蔡徐坤朝着那方向点点头,唇边绽开今日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好。

子异,蔡徐坤朝厨房越走越近,你说什么都好。


编号0713是在一个月前被送到他家的,既是陪伴,也是友人送给蔡徐坤的礼物。

功能还不完全,朋友在把机器人快递过来的时候给他邮件了好几份说明书。但很重点的一个功能,朋友在电话里强调,只要输入照片再把配套眼镜戴上,它就能变成你想要见到的人;当然有视频输入更好,它甚至能从语音库里合成你要的腔调。

喔,事实在被送的后两周内编号0713都还在积灰,蔡徐坤实在不太信这日新月异的科技产品。

可就在有天收工很早,吃完午饭他无聊,顺手去储藏室拆了这大物件再开启开关,机器人的眼睛咣地就亮起来了。您好,机器人尚未被调试的嗓音是机械而干涩的,我是编号0713。

七一三,也是听过它这句话后蔡徐坤笑了,我之前认识一个人,他的生日也是七月十三号。

您好,机器人有些笨拙地点点头,那要帮您联系他吗?

不,蔡徐坤的眼神黯淡了几抹,不需要,你联系不到他的。

不仅是编号0713联系不到他,就连蔡徐坤也联系不到他。他和王子异分手有多久了呢?

好像是七年,蔡徐坤扳着手指头数,七年的时间,他和王子异百忙之中仅有过几次的会面,间隔两千五百五十五天。

请输入我的姓名,机器人程式化地重复着,并在输入完成后点击确认 …

在机器人手心打开的小键盘里,蔡徐坤一个按键一个按键缓慢地输入B-O-O-G-I-E,按键音如字母显示发声,如同很多年前他认识的一个人,会用这种奇怪而独特的方法向他做自我介绍,你上还是我上,我上吗那好 ——

可惜那只是过去,可惜如今的蔡徐坤只拥有一个用以代替的编号0713,再没有真正的Boogie。



02


在来到蔡徐坤家的第三个月,某天晚上编号0713如常充电时,收到某项新的更新指令。

是模拟眼镜以及它本身触发算法的一个新版本,机器人收到后即认真阅读安装说明,确认无误后他拔下充电电源,走出房间通知蔡徐坤用以得到他的允许。

又是很晚的半夜,客厅的挂钟都快指到十二点。

电视没有开,蔡徐坤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喝一杯早已凉掉的牛奶;他的目光永远冰冷而凝滞,编号0713不懂,为何但凡是眼镜被取下,蔡徐坤竟是从未开怀笑过的。

您好,编号0713走到蔡徐坤面前,圆圆手臂的白色外壳显露出一行黑色的说明字符,系统下发有关于模拟模式的新版本,需要您进行更新确认,请问您需要我进行更新吗?

哦,蔡徐坤方才回过神来抬头望机器人一眼,是什么样的更新?

是模拟模式自动开启,编号0713一边循环手臂上的说明演示一边解释着,也就是如果您需要我进入照片设定的“Boogie Mode”,在本次更新后无需再佩戴模拟眼镜,可设定时间轴在每天的某一时段定时开启。

我也在网络评分上搜索过版本反馈,编号0713又说,暂时还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不用佩戴眼镜?每天定时开启?

这仿佛一个不切实际的童话,蔡徐坤不禁苦笑,是让他每天收工回来,以更便捷的方式就能见到被他设定好的,虚假的王子异吗?

有点讽刺啊。

“我再想想 … ”

蔡徐坤摆摆手拂掉了机器人手臂上的确认要求,身体后倾靠上沙发扶手。他的眼眸定定地望着天花板,眼角有一丝丝微微发红。

编号0713就站在离他身前不足一米远的地方,在没有模拟眼镜的世界,白白圆圆的它从来都不是王子异。蔡徐坤努力了很久没让眼眶中酸涩的那滴泪流出来:

“让我再想想吧,好吗?”

好的,编号0713的蓝眼明光闪烁,一切以您的意愿为基准。



蔡徐坤是明星,所以在白天他总是很忙很忙,很少有回家来的时候。

而在他不在的这些空隙,编号0713会做家务,会收拾房间,会将别墅中的每一处打扫的窗明几净;编号0713也会在一周中抽出两天去打理别墅外的花园,虽然相处时间短暂它仍不知道蔡徐坤喜欢什么花,但它认为比起光秃秃的草坪,芬芳郁郁的花海更能让终日沉闷的蔡徐坤开心一些 ——

是的,至少开心那么一点儿。

可编号0713高看了自己的实力,或者说知识方向来源于系统储存百科的机器人缺少实际经验,它偷偷地试了很多次,但不知是买的种子还是种植方式的问题,它的花儿总是又小又枯萎,没过几天便凋谢了。

编号0713感到很沮丧也很内疚,它并没有勇气拿给蔡徐坤看,只能一次次地将凋敝的花儿放进花园后的杂物桶里。

“需要帮忙吗?”

就在编号0713某天仍在笨拙地为它的种花事业而钻研的时候,一个跟它差不多款式的,也是圆圆白白外形的机器人在它的花园外停住脚步,看你好像不会种花的样子,请问需要帮忙吗?

编号0713上下打量一番,发现它只是普通的同款机器人后即也消除了戒备,好的谢谢你。

“虽然说你的种植方法也有问题,但主要原因不在你。”

那个机器人蹲下身用机械手指抚摸花园里的泥土,再用指尖揉过一旁尚未使用的种子。这个小区里的土壤并不适合栽种这种花,机器人又说,如果非要种植的话,我和主人也在这个小区居住,可以送你一些适用的泥土。

“真的吗?”

谢谢你,编号0713如释重负般地开心起来,我跟你去取!

不用客气,陌生机器人同它贴以手心的感应器致意,顺便帮个忙而已。


陌生机器人的主人应该是个花匠,编号0713想着,不然他怎么这样会种花?

离蔡徐坤家不远的某栋别墅外的花园里,漫山遍野地,种着满满而馥郁的玫瑰;不是很浅的淡红,也不是很深的酒醉,而是那种很鲜艳的、很炽热的红色玫瑰。

我的主人很喜欢花,那位机器人道,你明白我们的系统并不擅长这个,所以平日里只是打打下手罢了。

呃,编号0713看着它按开密码门,再跟着它走入进去,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是编号0802,一直向前的机器人并不回头,我的主人叫我Kun。

“K-U-N,是这样拼写的。”

Kun,编号0713认真地记下来它的名字,我叫作Boogie。

“B-O-O-G-I-E。”

好的,编号0802将满满的一桶土和种子帮它装好,那以后方便的话,我们也可以多交流园艺?

好的,编号0713鞠躬向它致谢,乐意之至 ——

作为模拟的,作为蔡徐坤心中从未成真过的那方幻梦,编号0713从未想过当它再抬起头的那刻,它会在不远处的门前望见真正的王子异。

不是它假扮的,由系统虚伪设置的Boogie,而是让蔡徐坤魂牵梦萦的,能够在戴上模拟眼镜之后真心实意对它笑的,真正的王子异。

Kun,那个男人站在门廊呼唤它的同伴,你在做什么?

您好,编号0802朝他挥挥短短的手臂,我在教邻居种花,很快就能答复您。

Kun,K-U-N,而编号0713的主人就叫作蔡徐坤 ——

不由自主地,机器人即想起了蔡徐坤设置模拟模式那天,令它印象深刻的画面。



03


“是只要带上眼镜,就能看见我想要的人吗?”

蔡徐坤站在编号0713面前犹豫不决地问它,是只要我戴上眼镜,你就会变成他吗?

是的,编号0713扬起手臂,用手心里的显示屏又为它的主人播放了一遍演示视频,理论上来说只要您戴上眼镜,机器人同他确认,在您的眼中我就是任何您想要看到的人。

但有前提,编号0713又拨出说明书的最后一行给蔡徐坤看,您必须输入照片以供系统进行情景模拟,这是基本要求。

你,蔡徐坤咬住下唇沉默些许,而后又突然下定决心似的,你等我一下吧。


那是编号0713第一次见到王子异,也是它头一回看见如此青春年少的蔡徐坤。

他是非常英俊的男人,身材挺拔剑眉星目,而它的主人蔡徐坤,在那张照片里则是微眯着眼睛靠在王子异怀里,脸上却洋溢着如今极为少见的喜悦与满足。

“你能变成他吗?”

我是指我戴上那个眼镜之后,蔡徐坤低垂着面孔吞吞吐吐,能看到你变成他吗?

我的更新已经完成,编号0713默默地将那张照片扫描入程序,再递给蔡徐坤新配发的模拟眼镜,您可以戴上它试试效果。

毫无疑问编号0713的系统更新是非常成功的,仅是从蔡徐坤颤抖着的肩膀上,它即知道它已经变成王子异。您好,编号0713抬起头再度与它的主人对视,请您为新模式命名 ——

“Boogie Mode。”

在你是他的时候,蔡徐坤的手掌按在编号0713光滑冰凉的圆壳手背上,你就是Boogie。


画面回到眼前,很突然的,编号0713就想为他俩做一件事。

你能帮我个忙吗,本来拎着小桶的圆圆机器人都准备走了,它又转身唤住编号0802,不只是种花?

什么忙,编号0802偏偏脑袋的样子很迷惘,可是除了种植玫瑰,我什么也不会做的。

编号0713打开传感传输器,用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即将蔡徐坤设置的那张照片传给编号0802。

这是真正的Boogie,它跟它的同伴说,我想或许你的主人,也想要见到真正的Kun …

我同意,编号0802传回给它同样一张年月已久的照片,我想他们仍是深爱对方的。

“要不要来一场逃亡?”

实际上编号0713觉得很矫情,一定是蔡徐坤演过的文艺电影它看多了,可它却还是说出口:

“来一场逃亡,不为我们自己,为他们的爱而逃亡?”

好,编号0802点点头,可我不知道怎么做。

就这样,编号0713朝着白白圆圆的机器人耳语一番,编号0802便慢慢地走到了王子异面前。


主人您好,编号0802用很平静的语气向王子异请求,我想向您请假外出。

我的同伴,它的手指指向花园另一端眼睛不再发光的编号0713,我的同伴的内置零件出现了损坏,为避免下一步恶化导致使用系统紊乱,请允许我送它返回生产中心维修。

这样啊,王子异思忖片刻后倒也是同意了,行,你去吧。

路途遥远可能我需要些时日才能回到您身边,编号0802继续说,如若方便也劳烦您将这件事告知我同伴的主人,非常感谢您。

这都不是什么困难事,王子异问道,他住在哪里?

编号0802不再回答,只是默默递出一张硬纸卡片,上面写着“A区17号”。

好的,王子异拍拍机器人白色的盔甲肩膀,那你去吧,尽早回来就行。


而直到它们坐在所要去“逃亡”的车上,编号0802才发现它的同伴有偷偷拽了一朵园里的玫瑰带出来。

编号0802一边发动汽车一边帮编号0713把眼睛周围关掉的霓灯再打开,揶揄道你的行为很不应该 …

送给你,编号0713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段粉色的丝带,轻轻巧巧地扎在玫瑰枝,谢谢你能帮我。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做。”

编号0802收下了那朵玫瑰,驾驶着汽车缓缓驶出小区。

“之于人类而言,我们并不懂得幸福是什么 …”

“我们只是想给予他们幸福,从任何算法的理论意义上都是,仅此而已。”



04


那天的蔡徐坤依旧很晚才回来。

他的新电影刚刚制作上线,好说歹说逃不过投资方的应酬,硬是被灌到酒醉七八分,方才被放回来。

公寓前的路灯很暗,所以蔡徐坤看不清倚靠在门前的王子异。Boogie,蔡徐坤揉揉眼睛用力地看他,你是忘记带钥匙吗,怎么会在这里呢?

你不乖,蔡徐坤站不稳身体左右摇晃了两下,还是背着我更新系统了 … 

没想到Kun那位所谓同伴的主人,竟然是他!

在彻底看清楚蔡徐坤面孔的那刻王子异完完全全地惊住,但碍着酒醉的蔡徐坤实在令他担心又无法脱身离开,王子异到底还是在他又一次腿软之前挎住了蔡徐坤的肩膀。

你醉了,王子异从蔡徐坤手中拿过对不准锁孔的钥匙帮他开门,我送你回家。

开什么玩笑,蔡徐坤想象往常一样拍拍编号0713的肩甲,可怎知却拍到温温热热的肌肉,你一直都在我家啊。

你的升级补丁手感不错,红着面庞的蔡徐坤浅浅地笑出声,比原来的模拟VR升级很多!

他是醉了吧,王子异挎着蔡徐坤在玄关帮他脱外套,换拖鞋,想着等把他照顾着睡下了再走 ——

可是王子异不晓得为什么在他不在的日子里,蔡徐坤已经学会喝这样多的酒。


他扶着他走得很慢,可还没到卫生间,蔡徐坤就吐了。

红的白的透明的酒液,他吐了自己一身,吐得身上的白衬衫都脏了,也沾染到王子异的裤脚上。

Boogie,蔡徐坤的指甲攥进掌心里,苍白的脸颊流过豆大的汗珠,去拿些胃药,我很难受 …

先送你去躺下,王子异干脆手臂掠过那人膝弯把他抱起来,胃药我一会就去找。

Boogie,男人一边摇晃着向卧室走,一边蔡徐坤的耳朵靠他的胸膛越来越近,你怎么会有心跳啊。

“我记得机器人是没有心跳的,Boogie。”

以后不要再喝那么多酒,可在今晚他的编号0713却答非所问,你身体受不了的。

知道吗Boogie,蔡徐坤大口大口呼吸着,今天你真的很像子异 …

他的“机器人”突然停下脚步,沉稳而有韵律的心跳声回荡在他耳畔,你记得王子异?

“我永远记得啊。”

我永远记得,蔡徐坤的手指点在王子异的手臂无意识的描绘着乐符,喉咙喑哑着不成调,你说的爱我 …

很老的一首你不知道的歌,他从前的恋人说,多好笑啊。


蔡徐坤卧室的床很软,铺了两层的席梦思,王子异才刚把蔡徐坤放下,那人就仿佛软沙一般陷进去了。

他的衬衫上依旧沾着很浓重的酒气,王子异就从床头取了睡衣来帮他换。蔡徐坤太瘦了,他边解纽扣就边想,这样瘦骨嶙峋的身体陪着苍白的皮肤,他看上去竟比自己离开之前更脆弱 ——

他依然美丽,只是变成了一桩让人不得不小心对待安放的易碎品。

因为胃部的不适,蔡徐坤甚至不能安静地躺着,王子异便赶忙又翻开置物柜帮他寻来平时常吃的胃药。

蔡徐坤的家里早已不用马克杯,他即随意地取了一只玻璃杯,混上半杯热水,将药丸攥在手心一起递到那人的唇边。

你吃吧,怕吵到他王子异还刻意压低了声音,吃了药就会好些的。

Boogie,蔡徐坤的眼圈红了又红,显而易见他在很努力的憋泪,我能不能叫你子异?

“就一晚 …”

“我就叫你一晚的子异,明天你还是你 …”

没关系,王子异帮他把额头那缕汗湿的额发拢好,都可以。

“我就是王子异。”


于是那晚的蔡徐坤做了一个梦。

一个有些甜美,又很安稳的梦。



05


而与此相反的,那晚的王子异彻夜未眠。

安抚酒醉的蔡徐坤睡下后,很反常的,他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掏出手机,搜索了很久的机器人行为说明。

无法彻底放下的蔡徐坤让他心疼,因此他想给他曾经的恋人,或者说他自己做个梦 ——

在编号0802归来前的日子里,他就是编号0713,他也是Boogie。

客厅的挂钟一秒秒的过,王子异的手指也跟着视频中一下下的学。也由着曾经学过街舞的缘故,他很快领会了个中要点,天才蒙蒙亮,他已经能大概模仿出一个机器人般大致的运动了。

您好,在太阳彻底升起前男人去洗漱间抹了把脸,镜中映出他带有血丝的眼睛,我是编号0713,我是Boogie …

他不说他是真正的王子异。


蔡徐坤头痛欲裂地从宿醉中醒来,觉得他的编号0713变得有些超乎寻常的接地气。

蜂蜜水,醒酒汤,甚至连早饭都是以前从未见过的清淡口味。

Boogie,蔡徐坤拢了拢睡乱的头发走下楼梯,怎么你还没有变回来啊?

系统更新延续了时长,王子异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撒着谎,可能您还需要再等待一段时间。

你倒是会自主创新了,蔡徐坤笑笑抬手去指王子异的三七分发型,他这样真的很好看,很帅气!

好的,王子异其实有那么一丢丢得意想要露馅的,谢谢您。

那天的蔡徐坤破天荒地吃完了一整碗的早饭才被保姆车接走出工,临出门前还蛮开心的向他道别,我走了啊子异。

那个笨蛋还是叫错了,可王子异却也并没有指出,他现在明明是机器人Boogie啊。

再见,望着蔡徐坤的背影,王子异用口型叫了一句“Kun”,再在他转身的那秒向他挥手,祝您一切顺利。

这个梦太美妙,待到蔡徐坤完全离开后男人合上门就在想,美妙到他好像也不愿逃脱了。



待一切收拾妥当完毕后王子异回到隔区的家中,他喝了整整一壶水,熬夜的学习和饥饿使得他有些筋疲力尽。还要不要回去呢,男人背靠在木椅上,他还究竟要不要回去?

但答案是很显而易见的:

在只有几小时的午间补眠后,在蔡徐坤就要回来天幕欲黑的下午,王子异拿着钥匙又回到了蔡徐坤家中:

他不光带回了自己,还带来了很多他和编号0802一起种的花园里的玫瑰。

而动了想法的不仅仅是王子异,还有反常地在六七点钟就回到公寓的蔡徐坤。

他回来的时候王子异还在做晚饭,熬了一锅很香的酱汤。他爱过的男人就那样背对他站着,背影特别挺拔好看,连他搅动长勺的样子都特别地有韵律。

Boogie,蔡徐坤穿着拖鞋轻轻地走到男人后方停下,我回来了。

多可惜是机器人不是王子异 ——

如果是王子异的话,蔡徐坤想,他应该会忍不住去拥抱他的。

晚饭吃得也很开心,除却因为太急而卡到蔡徐坤有点尴尬地打嗝,再被王子异妥帖地捏捏耳朵拍掉。

他真的很像人类,蔡徐坤的耳垂被揉地红红的,该是怎样的材料才能拥有如此触感的手指皮肤啊 …

细腻的,温暖的,能给他力量的。

喝完最后一口汤,蔡徐坤的视线方才察觉到桌沿边的那束玫瑰。用浅黄的旧报纸包裹着,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

Boogie,蔡徐坤转过头去问王子异,谁送的?

王子异的眼睛很缓慢又有节奏的眨动,是您的邻居。

挺有心,蔡徐坤浅浅地笑,我确实很喜欢玫瑰。

“您现在不喜欢玫瑰了吗?”

不,蔡徐坤摇摇头,我依旧很喜欢 …

“是你变成的那个人,他不再喜欢玫瑰了。”


可能你不好奇我俩的故事对吧,蔡徐坤又给自己倒一杯水,但我想讲。

“我以为我和他不会分手的 …”

蔡徐坤的手指在薄薄的玻璃杯壁上点点,我以为我们永远不会分手的。

我跟他说过我是狮子座,蔡徐坤苦笑,我还跟他说,狮子座想要的东西谁都拿不走 …

可他,可他,蔡徐坤重复道,他不就拿走了我的心么?

Boogie你是机器人你不懂得人类,蔡徐坤又说,人类很可怕。

“我以为我们能够排除万难的 … 真的以为过。”

当时绝大部分人都不看好我们在一起,蔡徐坤的鼻尖发红,包括我的父母,我的公司,我的朋友。

“Boogie你不清楚,当全世界都说你和某个人不合适 … ”

“我的意思是如果全世界都那么说,你真的会怀疑的 … ”

他很好啊,可我怎么办,蔡徐坤的睫毛氤氲着水珠,我就天天跟他吵啊,冷战啊。

然后你猜怎么着,蔡徐坤的眼泪滴在桌面上,变成一滩圆圆小小的水珠,在我跟他最后一次吵架之后,他拎着箱子走了,电话微信全换根本找不到联系方式。

“世界这么大,我能去哪找他?”

不管你是谁,突然地王子异就低声插了一句,皇冠我不给 …

在网络上,很快地王子异便反应过来解释道,我在网络视频上看过你们曾经的表演。

“所以我跟他说我不要他的皇冠啊,虽然他皇冠也给我了。”

一杯水喝完,蔡徐坤起身,桌上的那滴泪已经被他悄无声息地抹掉了。

很久以后我明白一个道理,蔡徐坤慢慢把椅子推进去,我根本不需要他的道歉,只需要他还在就好了。

“人类很贪得无厌对吧 … 所以如今我只有你。”


可能他,明知不合适,可今晚王子异却想很认真地跟蔡徐坤聊一聊,可能他并没有你想象中那样不喜欢你。

我是说,王子异抿唇,我是说你曾经爱过的那个人。

如果你是他Boogie,蔡徐坤摇摇头笑了,你会原谅我吗?原谅一个总是反复无常去伤害你的人?

如果我是他我会,王子异抬眸,目光凝在那人身上,因为我认为他还爱你。

Boogie你没有心所以你感觉不到痛苦,蔡徐坤避开他直视来的目光,我让他难过太多次了。

“谁说的?”

王子异上前握住蔡徐坤的手腕,将他的手掌直截了当地按在自己胸口上,谁说的?

蔡徐坤的手掌隔着皮肉抵住男人的心脏,噗通,噗通,跳地稳健又有力。如果不是梦的话,如果不是这虚拟的程序,他该是有多么像一个人类啊。

“我拥有王子异的思维,拥有王子异的外表,在你能感知到的范围内我还拥有王子异的心。”

所以在版本结束之前,王子异缓缓地放开蔡徐坤的手臂,就把我当做他吧。

“我就是王子异。”



06


蔡徐坤公寓前光秃秃的花园被王子异种上了很多玫瑰。

就在白天蔡徐坤不在的时候,王子异偷偷地拿来了种子,把培土和种植用具一起带过来,一株一株地亲手植栽。起初蔡徐坤看见的时候它们还是嫩绿色的小苗,待到后来天气变暖,已经能收获一个个小小鼓鼓,颜色浅淡的花骨朵了。

而在王子异的要求下,蔡徐坤也不再用指代机器人的称呼“Boogie”来唤他,而是换成了让他更为习惯的“子异”。每当他浇灌着园内的花朵,每当蔡徐坤坐在门口的靠背椅上安静地看他,王子异都觉得他们好像已经真正地再在一起 ——

哪怕是借助假扮智能AI的方法,也都无所谓了。


他也会想念那两个善良的机器人,编号0713和编号0802。

它们依旧没有回来,就连王子异也不知道它们现在在哪里。但如果没有这个机会的话,很多次王子异也在想,他或许再也无法与蔡徐坤相逢,甚至再也不能爱他了。

王子异开始由衷地希望这个AI版本能够保留地久一点:

可以让他永远是编号0713,可以让他永远是Boogie,可以让他永远是王子异 ——

可以让他永远地,出现在蔡徐坤的视线里。



蔡徐坤是在某次行程结束返回公寓的路上接到那通电话的。

智能AI中心的人致电来向他道歉,由于系统定位编号0713距离他路线及时长过远,经查证后已确定为机器人走失,现已同其同伴一道寻回,问他是否要更换接替新型机器人或者接回家中。

两个,蔡徐坤不由地惊诧道,可还有一个是?

还有一个是编号0802,智能AI中心的客服说,据系统查询后属于您同区域B区71号的王子异先生 …

客服还有再说什么话蔡徐坤都未听进去了。

保姆车方才在他家门口停稳,蔡徐坤便焦急地冲下去,头也不回地直寻B区71号 ——

他需要一个答案,是这些时日困惑他已久无法解答的难题,他马上就要得到这个答案了。


B区71号公寓的门没有关好,只是轻轻掩着,所以蔡徐坤没费多大力气就将它推开。

他看见王子异靠在沙发上睡觉,桌上是几个空的,吃的很干净的外卖盒:

扮成蔡徐坤的机器人太累了,只要是蔡徐坤在的情况下他便不能吃饭不能喝水,约莫连合眼的机会都很少。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却凭借着某种毅力在这段辛苦的时间内,在每一天的早晨都对着蔡徐坤元气满满地笑。

王子异也不是铜皮铁骨,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天天地瘦下去。也为了不让他担心,每当蔡徐坤跟他说起这个,他却总调侃说,是系统的修正功能出了问题 …

蔡徐坤拉开背包掏出备用的模拟眼镜,再戴到眼上看王子异的时候,镜框屏幕清清楚楚地显示着五个橙红色字母:“Human”(人类)。

明明他的计划一点都不完美,明明还有这么多纰漏,蔡徐坤的覆在眼镜下的泪再也无法抑制地流下,自己怎么就发现不了呢。

慢慢走上前,蔡徐坤弯腰,把大拇指抵进男人手心与他相握。

唔,好像是要苏醒,又好像是在梦呓,王子异低低地唤出一声,坤?

子异,蔡徐坤的吻落在他的唇上,我在。



END


PS:就 … 没有感言喜欢的话留个评论吧读者老爷


评论(91)
热度(789)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