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又平静如水

【毕侃】大说谎家

※ 现实向虚构 / 一发完

※ BK101的稿子解禁了备份一下




01


这是在做梦吗?

当李希侃睁开眼睛,他正坐在某个不知名的黑暗角落,后背抵靠发凉的铁皮墙;青年手指摸索着起来,手掌每一次按上墙面,都会发出沉重而恐怖的闷响。

这是在做梦吗,李希侃呼吸急促,肩膀越加颤抖,这是哪儿?

咚,咚,咚,有声自近处传来,这回却不是他的手掌在敲击墙壁了;没有武器,愈发慌乱间李希侃将指节团成拳头,战战兢兢地向前畏探去,谁,是谁在那里!

没有人回答他,可只听着逐渐清晰的脚步声,便知那人走得更近了。

李希侃,青年望见的第一束璨地发白的明光,即是男人手持一枚便携电筒对准他,请别总是一惊一乍。

毕雯珺,李希侃的眼眸闪烁却又黯淡,原先攥地很紧的手指,也在无言下一根根放松:

“… 原来我不是在做梦。”

他许久不曾梦见他,也再不会做任何一个有关于他的梦。

在你醒来之前我已经到处看过一遍,毕雯珺自顾自地继续说话,暂时没办法,这里没有出口。

为什么?李希侃不由地走上前问他,什么叫没有出口?

这里是密闭的环境,毕雯珺不屑地瞥青年,确定中又夹杂几丝鄙夷,如你所见,方圆一周都是没有窗的墙壁,会说话的生物只有我和你。

虽然不清楚将我置于此是何目的,毕雯珺又说,但无论是不是你做的,李希侃我希望你知道,我们早已结束——

“无论你多努力,无论你做什么,我们都没有以后了。”

公司有跟我提过啊,李希侃咬住下唇,继而苦笑答他,我清楚两个男人没未来的。

但你也用不着过分阴谋论,李希侃的步伐退后,如果是我的计划,那么我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你。

你夺走了我的心动,拿去了我的感情,背叛了我们的誓言,让我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

除去痛苦,你觉得你还能够给我什么,不再忍耐,李希侃循着自己内心的想法说着,与我牵绊七年仍不彻底放开我的毕雯珺?


“他给不了你的,我可以给你啊。”

环灯盏盏亮起,四周不再黑暗,稚幼却又诡魅的机械声自他们头顶上方传来:

李希侃和毕雯珺一起抬头,即见着一把粗质吊绳的秋千缓缓荡起,一只蓝色的,戴着小丑面具的兔子伏在其上咯咯地笑,呐李希侃,兔子面具后的红眼睛眨眨,要不要赌一把?

我不赌,怕传声太小,李希侃用手扩弧同它喊道,请你帮助我们离开这里!

哇你真过分,小丑兔子把秋千蹬地更狠了,都说找你们来玩游戏,怎么能放你们走呢?

我赌,还未等李希侃答,毕雯珺即把便携电筒摁灭塞进口袋里;我赌,毕雯珺说,规则是什么?

毕雯珺我真喜欢你,小丑兔子再笑,声音又尖又利,人类有言“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相信第一个能过关的一定是你!

别废话,毕雯珺面孔冷淡间并不领情,快点讲规则,我没兴趣听别的。

唔好凶呢,小丑兔子的耳朵摇了摇,弯弯的红色嘴巴很快蹦出两颗兔牙,要不,我们来玩一场有关于说谎的游戏?

只有说假话才加分哦,兔子开始掰自己的小爪子数了,如果说真话,越是真情实感的真话,可是会倒扣好多好多分的哦。

这个给你们,小丑兔子耳朵一扬,一红一蓝两枚悠悠球即出现在李希侃与毕雯珺的手中;说谎成功悠悠球才会亮,它解释道,但如果你很诚实,非要讲真话,悠悠球就会“噗”地下坠哇!

时限,本来李希侃是犹豫的,可见到毕雯珺的好胜之心如此泾渭分明,不免也狠下心问,那标准是?

“一千分钟。”

一千分钟之内,小丑兔子和秋千随着逐渐变暗的灯光上浮,你们谁说的谎更多,积分更高,谁就赢啦。

千万不可以作弊哦,那双遥远的红眼仿佛两颗灼烧的火星,我会一直看着你们的!待小丑兔子完全消失,空间顶篷变作圆形的钟表面,毕雯珺和李希侃在须臾间被位移至互相的对角方向,二人身后的地板升起两把精致的雕花靠背椅。

请坐吧,那个又尖又利的机械音说,Party Time!

我最讨厌人讲真话了!



02


顶篷的原型钟表逆转进入倒计时,李希侃与毕雯珺的谎言游戏正式开始。

你先说吧,隔着挺远的距离,李希侃看不清毕雯珺脸上是什么表情;你先说吧,思忖间他将主动权优先交给毕雯珺,我需要想一想。

“我和李希侃关系很好。”

字正腔圆,毕雯珺的声音是那样的心安理得,甚至不带任何一丝的犹豫。

啊,李希侃眼睛睁大,睫毛颤动,他没有想到男人竟然会说这句谎话;却是符合事态规律,也符合如今沉着自用,万事为己的当红明星毕雯珺人设。

十秒钟后,毕雯珺手中的蓝色悠悠球发出光亮,证实谎言表述通过。

炽白的单光灯束自对面转移投射到李希侃身上,照地青年头脑发晕,几近睁不开眼。

李希侃努力地张开嘴唇,牙齿上下开合摩擦着,却不能够发出一句心里的声音。

毕雯珺和李希侃的关系很好吗?

七年前是的,七年后一切分崩离析,从前的无话不谈,变作现在的无话可说。


七年后的李希侃,到底来说,其实挺怀念他们刚从那档选秀节目出来的日子的:

那会儿虽然也管得紧,却相对来说宽松。两个兴趣相投的年轻人互相加了微信,虽然并不能够在明面上多交流什么,但私底下的碰触却很多;老毕啊,李希侃也会趁工作人员走神在直播里偷偷地CUE,我真不知道他在干嘛,能见到的话我问问喔。

跟粉丝这样说,关掉摄像头之后消息就马上发过去,你找谁开黑啊,带带我带带我嘛。

毕雯珺不冷漠,曾经的毕雯珺很温柔,也是很宠着他的。李希侃带着口罩小墨镜,背着双肩书包被毕雯珺带着各种私下吃喝玩,快乐的日子一天接一天,大概过了有三年,想来拥有的幸福也不少 ——

直到第四年开始,李希侃连续有二百多天未见到毕雯珺,直到他在经纪人的记录本上翻到,自己的行程被刻意与毕雯珺的行程避开的那秒。

别跟我理论,经纪人既委屈也无奈,悦华那边要求的,他们不希望被捆绑 …

好,李希侃唯唯诺诺地答应,手指却不自然地又敲开毕雯珺的微信对话框;秋天的夜晚已有微微的凉意,青年把胳膊缩进袖子里,下周巡演我在离你很近的城市,一块去吃你喜欢的饺子好不好?

八天后迈锐组合的巡演结束,毕雯珺仍没有回复,但下工没有吃饭的李希侃,却收到他托人送来的一盒热乎乎的饺子,还是李希侃喜欢吃的虾仁馅。

李希侃很珍惜,所以那晚吃得特别慢,临到饱腹,还专程发了一个仅毕雯珺可见的朋友圈:

胃特别暖,在那个叫SayKan的账号里他写到,心也是暖的。

所以为什么他们会变成这样交恶?明明他们曾经那么要好。


一个月以前李希侃也见过毕雯珺,是巧合,也是某座他们先后下榻的酒店里。

和他不同层,毕雯珺的团队也预定了户型类似的落地窗套房,视野开阔,采光又好,团队的摄影师便拿出单反拍几张硬照,随后交给男人上传至微博。那个时间的李希侃,为等录音盘腿在沙发椅中百无聊赖地窝着,被微博热门推送到了毕雯珺的图片博,一条热门评论映入眼帘,我记得某只狐狸好像也在?

李希侃眉毛一挑,刚点进评论区想要再刷一下,却发现很快地,那条评论被删除了。

不光是那条评论,但凡是仅有发狐狸表情包的评论,都被删除了。

他和他没有一点明面上的联系,在他的世界里,某种程度而言甚至不允许有他的存在。

九张图片上,穿着休闲套装的毕雯珺既高大又英俊,他的白西装那么耀眼,在那一刻,却似九根鱼刺,狠狠地扎进李希侃的心里,让他痛苦难言地如鲠在喉。

于是第二天传媒采访,同样有记者向李希侃提起毕雯珺的时候,李希侃面色冷淡地回绝了:

对不起请专注我的电视剧本身,李希侃不带任何感情地说,此类问题勿再提我也不会回答谢谢。

事后他的采访在粉丝中引起了些许小风浪,李希侃难免会后悔自己竟因一条微博就与毕雯珺置恼,是否有些太过孩子气 ——

又或许这样的形容并不合适,因为自毕雯珺不再宠爱他开始,已经没有人再能够包容他的孩子气了。


我和毕雯珺关系不好,李希侃喃喃道,却又突然意识到这是个谎言的游戏,并不能将真心话说出口:

不,不是,李希侃踌踌躇躇,念叨地结结巴巴的,我和毕雯珺关系好 …

十秒之后,他手中的红色悠悠球沿着吊线坠下一寸,用制动身体力行地证明李希侃的谎言表述失败。

感情用事,出师不利,李希侃的手心开始出汗,慢慢沿蹭到红色悠悠球光滑透明的外壳上:

才仅仅是第一轮的谎言之争,他就输了。



03


面对毕雯珺,李希侃从来不是优胜者;自第二轮到第十轮,再到连李希侃都算不清楚他俩究竟有对峙的多少句谎言,毕雯珺的游刃有余,毕雯珺的咄咄逼人,无一不似缚在身上的荆棘条越捆越紧。

它们了解他的痛处,深谙他的悲伤,划破皮肤的每一寸伤口,都仿佛不容留情般地致命。

毕雯珺说他是对李希侃有过异样的想法,但是在看明看透之后二人也有说清;当朋友没有什么不好,毕雯珺讲,如此有缘分,总胜过避而不见的情人。

毕雯珺说他听过李希侃的专辑,曲调明快歌喉悠扬,是他总在重复的曲目。

毕雯珺说自己是体贴的朋友,会记得李希侃的生日,再在每年都送去定时定点的祝福。

毕雯珺说哪有疏远李希侃,没有疏远李希侃啊,只是行程太忙太忙,如果不忙且有空的话,肯定会相见的。

毕雯珺说李希侃送给他的耳环没有不戴,只是有点旧他怕坏就收起来,如果看到新款,或者李希侃有了更喜欢的,他一定会买来送他一块戴的。

不像在说谎,就像在讲情话,毕雯珺说了很多很多,多到可能李希侃一辈子都没有这么拥有甜蜜过。

如果是真心话就好了,李希侃想,如果毕雯珺说的都是真话那该多好 ——

只是他们早已连朋友都不是,只是李希侃的分Part并没有在唱歌,只是李希侃的生日早在三年前就没有毕雯珺的祝福,只是毕雯珺与李希侃再不相见,只是李希侃曾送他念情的耳环,毕雯珺约莫有无数个日日夜夜再未戴过。

只是可惜在这光怪陆离的时刻,他想要听到毕雯珺说出口的话,全是假的。


而李希侃能说什么呢?

他的思维很混乱,脑袋又涨又痛,可能连基本的逻辑思维都拥有不了了。

从前还能聊聊的时候,毕雯珺总说他笨;我是笨啊,李希侃知福不愁地承认,可笨人总有聪明人疼爱,杀人有傻福你知道不知道啊?

所以如果问答重撤,李希侃会憎恨他的愚蠢吗?他憎恨的。

有关于毕雯珺的了解太密,有关于毕雯珺的回忆太多,因此他只能一个个地否认来说。

毕雯珺的悠悠球玩的不好,李希侃慢慢悠悠的,他一点不会很多招式,也从来没有教过我。

毕雯珺和我在封闭训练时联系的不多,他也不太细心,比如我爱吃零食,他也不曾陪我去便利店买过。

毕雯珺不能吃辣,无论是在选秀节目食堂,还是在后来我们私下的饭局里,他根本不抢辣椒罐,也不在无聊的时候坏心眼地强迫我吃,也不跟被辣地面红耳赤的我道歉的。

毕雯珺不喜欢我送的耳环,他觉得完全不好看,也没有超级开心地把他戴了很久的戒指回赠给我。

毕雯珺性格很好,有很多的好朋友,谁能被他认真对待捧在手心都会很幸运吧。只是在我们还联系的那些年里,那份名单里没有我。

李希侃的语速很慢,即便隔着远远的距离,他也能看出毕雯珺手中的悠悠球还稳稳拿在手心不断闪烁,而他的则被扯出挺长的一截绕线,看势头似会继续下坠似的。

有办法吗,李希侃的短指甲扣进手心里,好像没办法呢。


“停停停,李希侃你是不尊重游戏还是不尊重我?”

篷顶的倒计时戛然而止,小丑兔子从天花板的隔漏露了半个头出来;李希侃,小丑兔子的眼角倒吊有些愠怒了,还想不想比了,再不好好玩我就让你直接消失哦!

不是的,李希侃向后退了点,冷汗顺着后颈流下,我有在努力说谎啊 …

没看出你上心,小丑兔子的长耳朵又摇摇,说归说,但你为什么还差毕雯珺那么多?

还是,小丑兔子的红眼睛陡然睁大了,你刻意放水不尊重游戏规则?

我可以证明他没有放水,毕雯珺依旧冷淡着面庞举手致意道,李希侃我还是多少有了解,毕雯珺扫过对立方的目光淡然,他既软弱还蠢,没有能力也没有演技做那种事。

呵,小丑兔子嘴巴扁了扁,钟表计数声重新响动,那我勉勉强强再给李希侃一次机会好啦!

记住我说的话,天花板的隔漏合上了,如果你们谁作弊的话,我可是会重重惩罚他的哦!

李希侃将摊在靠背木椅,暂时地舒缓下一口气;但他心里的那块巨石却远没有放下,因为比之前更加残酷的,他与毕雯珺的进阶对决,又要开始了 ——

他有点危险,也比想象中更危险。



04


不是谎言让我说点题外话,毕雯珺深褐色的眸子凝转至李希侃,你认为手下留情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吗?

还是这么久不见,毕雯珺的眉头拧地更深,李希侃你对谁都是这么处处留情?

你多想了,李希侃咬住嘴唇低下头,我没有!

我是一个很公平的人,向来喜欢用实力竞争;毕雯珺的瞳孔如寒光,那么现在我停止说谎,你来多讲几个,好让我把之前占到人情的份额都还给你,行不行?

别,不知缘由的,李希侃依旧犹豫着拒绝,就算你的份好了,我不想多争。

怎么,莫非你蠢的连谎都不会说?

毕雯珺将手中的蓝色悠悠球抵在靠背椅的扶手上,在我面前就不必掩饰了李希侃,这种时候还装作慷慨地不去在乎你死我活?

我做不到,李希侃再抬头,眼角已有微微的泪渗出来了,我做不到。

你肯定会说,只要说我不爱你,说我从未觉得你十恶不赦,说我从未对你心动过,只要之前我们所有发生的,所有做过的统统不承认,统统背离事实就好,对吗?

但我做不到,一滴没忍住的泪自李希侃的脸颊流下,我真的做不到。

就算你有做那么多这样那样的事情伤害我,就算你不再喜欢我,李希侃的声音哽咽了,我放弃不了啊,我还是喜欢你的。

如果我的愚蠢可以救你的话,青年的整个视角都被低垂的刘海盖住,那就让我继续蠢下去吧。


自进入悦华,签下合约的那刻起,毕雯珺即私自地给自己的内心套上了牢笼,再不允许自己对任何人心动:

因此当他某天遇到李希侃,他甚至不知道那是幸运,抑或是劫难;毕雯珺还是毕雯珺,却不是从前心如铁石的毕雯珺,他对李希侃心动了。

李希侃弯弯的笑眼,李希侃喜欢吃的每一种零食,李希侃被他恶整吃辣时通红的鼻尖,李希侃送他挂链耳环后羞涩的耳廓。

对于他们的感情,毕雯珺也认真过的 ——

只是谁能够抵的过时间,时间他都不怕,却被一次次现实及资本的打击拍翻在岸了。

如果有多一点钱就好了,毕雯珺常常在连夜的行程活动后在保姆车上疲惫地跟队友说,如果我能多赚一点钱,我就把狐狸也签过来,可能就再也不用避嫌了吧?

我能光明正大地牵他的手,也能找个家居小厨房给他做我新学的炖菜,啊,毕雯珺也不是没有设想的很美好过,还有包饺子,每次都得出去买好烦啊 …

如今的毕雯珺自诩理性,但仍是痛恨将他一切美好碾碎的现实的;在某一天过后,他的心又被强制重新缚上了枷锁,沉重且冰冷,可能他再也打不破。

而与毕雯珺今日重逢的李希侃,那个人温柔依旧的眼眸,他再没能抚过一次毛茸茸的发顶,李希侃笨拙而无力的每一句所谓谎言,都像一滴滴滚烫的热流,顺着毕雯珺看到的,沿着毕雯珺听到的一切涌入他的心口,几近将男人心中的那把锁融化殆尽 ——

别这样了李希侃,毕雯珺却并未和他言说,别在把你自己困在我的心里了。

去找个好人,是男是女都好,任何一个对你好的人;不要再爱毕雯珺,他对李希侃而言不值得。


李希侃,毕雯珺沉默许久后发声,你是谎都不会说,对吗?

随你想,李希侃抚一把湿润的脸颊再擦干,我不想再跟你谈论这个问题。

那好,毕雯珺笑得好像有点晦涩,我教教你,如何?

男人漂亮的手指离开靠背椅扶手,蓝色的悠悠球重新被悬空了。


“我特别忙的时候李希侃也有来看我。”

“嗯,是哪一年呢?那天行程特别紧特别忙,我整天都在片场。李希侃偷偷地来探班,可还是被我发现了。”

“我在休息的间隙跟导演请假,再溜出去跟李希侃见面。李希侃伪装得可真严实真丑,墨镜口罩裹得鼻子眼睛都看不见,外卖带的是我跟他都很爱吃的那家饺子。”

“晚上李希侃没走留下来,我俩还一起躺草丛上看星星了。”

“李希侃躺在我的怀里跟我说想看我玩悠悠球,但我很久没练生疏了,我就跟他说,那下次吧,等到下次见面,我肯定有学会新花式给你看 …”

多美好的画面,可惜都是假的,那个夜晚没有星星,那天没有他俩约定好的悠悠球表演,那个在李希侃记忆深刻的日子里,也没有毕雯珺。

你总在说谎 …

没有下次了,还未等毕雯珺说完,他的话语即被情绪激动泪流满面的李希侃所打断,再也没有下次了!

对啊,毕雯珺是遵守规矩的好玩家,他仍在说谎;但不同于之前的,这一次男人所说出的谎言,是对李希侃伤害最深的一个。


三年前,也就是他们熟识第四年的开始,毕雯珺的片场。

李希侃与毕雯珺早已私下互相探班过很多次,因此这回,他也当做是很平常幸福的;老毕老毕你想吃什么,就去之前,李希侃还在微信语音里问他,就你很爱吃的那家饺子可以吗?

好,毕雯珺很快回复他,那下午四点,你在影视城后门2号出口等我哦。

以前毕雯珺很少说明白地点,这次却特别清楚;李希侃急着见面便也粗心没有再管,提了饭盒风风火火地开着车去找他了。

那天太阳很大,李希侃就提着饭盒站在出口扶栏处晒着,他等了很久很久,却都没有等到如约而来的毕雯珺;再晚一点的时候,他却等到了与毕雯珺同电视剧的某位不知名女演员,还有蜂拥而来避之不及的众多媒体记者 …

李希侃被拍到,拥有莫须有的绯闻在粉丝中掀起轩然大波,公司花了不少时间及财力方将此次恶意影响压过;也就是自那天起,李希侃没有怪罪谁的想法,毕雯珺的电话却无论如何打不通了 ——

一个星期后某杂志上的通稿白纸黑字地写着,与理智一同前行,毕雯珺并未如传言所说拥有外司亲友,不论感情,都是竞争者。

为保不多生事端,迈锐勒令李希侃再不得公开提及毕雯珺的名字;一把利刃被自己的爱人亲手由心口插上,他们再也不会重归于好了。

毕雯珺,眼泪淌着淌着,李希侃几近觉得它快要流干:

毕雯珺,李希侃说,没有容情的可能,因为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05


毕雯珺的“教学”真的很有作用,李希侃从未发现仅仅是在很短的时间内,自己竟也能成为如此优秀的欺骗者:

李希侃说服内心不再试图去爱毕雯珺,他把他摘落出心室,第一次给他陌生人的身份,将一切不属于回忆的东西肆意妄为地涂抹在语言的幕布,再去覆盖记忆。

他滔滔不绝地讲着各种言不由衷的话,毕雯珺也不驳,就只是安静地听着。李希侃手中红色悠悠球下坠的绕线在一次又一次红光的闪烁中渐渐缩短,待到李希侃说的口干舌燥想要停下来休息的时候,青年惊异地发现,他的比分已经与毕雯珺离得很近,就快要差不多。

继续说啊,闻着声音停顿,毕雯珺抬眸望他道,怎么不讲了?

现在比较平均,不同于一开始的犹豫,崩溃边缘的李希侃却愈发显的冷静,为保证公平,我想现在应该由你再说。

话音未落,很突然的,篷顶的时钟响声再次停下。


“暂停暂停暂停!二次暂停!”

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这回小丑兔子整个身体都倒挂出天花板的隔漏,不!准!做!弊!

平局不可能的,小丑兔子的面具都给气得咔咔嚓嚓地响动,我所创造的世界里,没有平局这回事!

如果你们执意平局,小丑兔子用力捶一下天花板,两块隔漏顶接连随着断裂坠落下来,跌至地板摔的粉碎,那谁都出不去!比这个还惨!会直接消失!

消失,毕雯珺的喉音提高了几度,他问道,是怎样的消失?

就是跟着我一起再去下一个空间,小丑兔子偏偏脑袋想想,这个空间留不下任何线索,存在会被直接抹掉!

那我想再问一下,李希侃说,消失了还会再出现吗?

可能几十年后,可能几百年后,随我心情,小丑兔子摊手,反正想与现实世界的人类二次相逢,估计是没什么可能啦。

哎不对,小丑兔子的眼睛又睁大了,我跟你们解释这么多做什么!

总之不可以再违反规则,须臾间它又从隔漏间消失了,再违反规则的话 ——

第三回没有豁免,又尖又利的机械声变得低沉且严肃,那我会直接给予惩罚。


李希侃,毕雯珺很难得的,很开怀地笑了,你想要赢得这场比赛吗?

是,李希侃捏紧手中的悠悠球,干涸的眼睛同毕雯珺艰难地四目相对,当然。

我也想,昏暗中李希侃看不清毕雯珺的动作,只知他将那只蓝色悠悠球把玩在双手中抛了几下;不过,毕雯珺的声音里有青年曾经熟悉过的情绪,应该到我的机会了吧?

毕雯珺伸直手臂,目光坚定地将悠悠球置于悬空,那我说了,请你听好:

这是他的必杀技,也是他一生说过最美丽的谎言。


我与李希侃第一次合作,毕雯珺的嗓音很温柔,仿佛回到了他们相遇那年的阳春三月,我还记得那首歌,是叫《半兽人》?

天天练习就走得近了,他当时染的特别浅的头发,圆圆的跟小瓶盖扣头上似的,特别可爱。

因为不熟所以他不常理我,我们只能在排练歌舞的时候说上话;郑锐彬说你到底受了啥刺激这么努力啊老往外冲,一半我想赢,一半为想见他。

后来跟李希侃慢慢地熟了,他特别给面儿,总夸我唱歌特别好听。

都会有虚荣心啊,那个年纪的男孩子怎么没有虚荣心。他越夸我就给他唱得越多,但是明明我唱了很多首,李希侃就顽固,死心眼地最喜欢我给他唱《追光者》,他说老毕你这么光芒万丈的,这首歌像我!

… 哪里像他,明明是我自己的心声好吗,是我主动去勾搭他的!

必须更像我,因为他就是我的光啊。

不在一个组的时候,怎么一块去吃饭?

我俩寝室在一层啊,我跟队友提前先去练习室排练,然后就能早点结束,然后我杵楼梯口等他。我这么高的个子多难伪装啊,靠墙边跟把梯子似的,现在想想挺好笑的,就为跟他偶遇,我在那杵了三个星期。


李希侃给我别牌子那天跟我说了一句话,毕雯珺继续讲,他说兄弟,你脸怎么这么红啊?

我开始觉得只是我想跟他玩,待到脸红一天还没好,我就告诉郑锐彬我完了,我好像喜欢上李希侃了。

李希侃太可爱,我对他的好感挡都挡不住,所以我想我就别掩饰,直接告白;可想是这样想的,真说出来,我还是挺怕的。

李希侃很喜欢吃便利店卖的一种小零食,有天晚上正好没有,我就想的好时机到了,就很心机地陪他去。

便利店门口的路灯怀了,却给我莫名的幸运感,就那样一个特别不浪漫的环境,我居然跟他告白了。之前李希侃还说我,那会儿我就特别想吐槽他,你的脸怎么也这么红啊?

结果很美好,他同意了。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他搂在怀里跟训练区乱逛,再恬不知耻地跟朋友们宣誓主权,李希侃是我的了!

我俩没能再幸运地住一间寝室,可是后来就隔一堵墙;我跟李希侃说我百度过很长的一串摩斯密码,但李希侃说他记不住,用最简单的:

五下是我,两下是爱,一下是他,五二一就是我爱你。

我和李希侃第一次接吻是在选秀节目结束的时候;那天很晚很晚,特别晚的没什么人的楼梯后座,李希侃抱着我哭了很久很久,然后再把他的一只耳环送给我,说他不想忘记我。

我亲了他的嘴唇,然后收下了李希侃的这份礼物;没有人知道我有多开心,李希侃也不知道,我回送他一只代表约定的指环,再跟他承诺,不需要忘记我,因为我会一辈子都对他好的。

李希侃再次崩溃了,他连话也说不出,并起双腿搁在椅子上,手臂用力地抱住膝盖:

你别说了,李希侃痛哭出声,求求你别再说,我认输还不行吗!我认输了!


不知不觉间,毕雯珺的讲述变慢,眼眶也慢慢变红:

我没那么爱钱,也没那么爱名利,我曾经只想与李希侃好好地在一起;被剪掉同框没关系,不能提及没关系,被外人不看好再阻挡也没关系 …

但我低看了现实,毕雯珺苦笑道,也高看了自己。

“我保护不了他,我还伤害他 …”

“李希侃没有毕雯珺的话,应该会过的更好吧?”

“所以我放弃了。”

他的心里还有很多话,毕雯珺不想李希侃知道,因此他没有继续再讲。

自毕雯珺话音停止的那刻,仅仅离这场“谎言游戏”的结束还剩一个小时;倒计时第三次地戛然而止,但这次小丑兔子却未出现,他与李希侃所存在的这个空间,突似遭到什么外力侵袭似的剧烈摇晃起来,篷顶的隔漏一片片随震动掉落,身边的照光灯一盏接一盏地熄灭。

李希侃,隔着很远,毕雯珺朝青年挥手同他说再见,他手上有很明显的,被悠悠球线勒出的红痕;我有守约,最后一盏灯暗掉的那刻,毕雯珺站在黑暗里和回忆一起温柔地说,我真的表演新花式给你看了。

当小丑兔子出现在眼前,毕雯珺再也不会被任何物什所强迫:

我们走吧,他弯腰把兔子抱在怀里;他再也不会为那天约了李希侃所内疚,再也不会被公司利用信息联系到记者造以构陷,再也不会因为反驳经纪人失败而被关禁闭,再也不会被锁进那辆他无论如何也看不到李希侃的,甚至不能够与他再说一句话,玻璃硬到打不破的保姆车 …

他终于可以做自己,不用再做一个被人操纵,被更多人期待着,却不属于他内心的毕雯珺了。


毕雯珺,李希侃在黑暗中喊着,他的双手摸索寻找,你在哪里?

毕雯珺,看不见自己流泪,可是水珠接连地滴在李希侃的脖颈手臂上,你回答我啊!

毕雯珺,光亮出现前李希侃还在喃喃地重复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毕雯珺我再也不要你说真话了,你回答我!



06


没有一千分钟的过渡,再回到现实世界的那个瞬间,李希侃的思绪是很迷茫的。

哎你快拍啊,经纪人撞他一下,别愣神了马上到你的镜头了;李希侃,经纪人用力掐他胳臂一下,你到底在发傻些什么?

痛吗,这是现实,确实会痛的;李希侃连忙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刷新微博搜索毕雯珺的关键词语,万幸之至,毕雯珺还是能够被搜寻到的。

或许关于小丑兔子的空间是个梦吧,李希侃摇摇头叹气,但也该是时候,他想,彻底地放下毕雯珺了。

重新站在镜头前,他依旧是那个活力满满,笑眼弯弯的李希侃;只是不复最初澄澈的纯净,他的内心早已千帆掠过。李希侃将手机放回插槽座,有些东西或许真的无迹可寻,无缘再续吧。

熟练而顺利地完成拍摄,李希侃方才走出影棚大门,生活助理走过,偷偷摸摸地扯扯他的小指,有个事刚刚知道,怕影响你心情,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讲 …

没事啊,李希侃颔首认可,想的话你就说。

毕雯珺,生活助理结结巴巴的,刚才业内群隔壁公司方面发了通告,毕雯珺 …

李希侃的心跳慢了一拍,陡然一惊道,什么时候的事情?毕雯珺他怎么了?

“就在你睡午觉刚起来那会儿 …”

“通告上说,毕雯珺失踪了 …”


就荷尔蒙交往原则来说,毕雯珺之于李希侃,可能不算是有多完美的爱人。

被他爱着,也被他伤害,李希侃曾无数次地想过,为什么不跟他干脆一刀两断呢?

可当毕雯珺每一次的,他那高高大大的身躯每一次的站在李希侃面前,再用明亮而温柔的眼睛注视着李希侃,他明白,他是都永远说不出那句“你走”的。

他想对他说,你留下来,别离去,然后我们再也不要分开。

李希侃也彻底明白了那场“谎言游戏”的结局:

那些手背上醒目的红痕,是毕雯珺用自己的技巧,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棉线缠在手中说了真话,再为他表演最完美的花式,骗了他最后一次 ——

但他现在在哪里呢?他还好不好?要多久,他们才能再遇见?

没关系,几十年,几百年,就算比小丑兔子说的时限更长,存在于这世上,全新的每一天,李希侃都会等待他;李希侃会一直等下去,毕雯珺也一定会回来。


他说他许久不曾梦见他,也再不会做任何一个有关于他的梦:

晚安李希侃,他永远不会与他的毕雯珺说再见 ——

你梦里有我。



END


评论(28)
热度(288)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