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又平静如水

【毕侃】傻子

※ 现实向

※ 一发完



这个世界上有人撒谎,有人想自由 …

而我什么都不要,和你一起去做爱情里的傻子。


毕雯珺觉得他跟李希侃一点都不熟。

比如快到节目尾声他俩才互相加了微信,比如他俩在选手们的微信群里不曾上下搭过话,比如在比赛结束后的四个月行程的很多次重逢里,他俩只打过两次照面;比如每次李希侃发朋友圈的时候,他也只会看情况点个赞,也不会说去故意评论什么“今天天气很不错”之类的 ——

毕雯珺做不到的,他比任何人都心知肚明。

所以真的,真的一点都不熟。

组合的造型师在给毕雯珺整理妆发,鬓角往上弯了很好看的小卷,镜子里男人英俊的面容依旧星眉剑目。

可鬼使神差的,就在他玩着玩着手机的时候,那个戴着口罩神秘兮兮的化妆师弯下腰跟他说,你认识李希侃不?

认识啊,毕雯珺陡然间像被戳中暗藏的小心思似的,就是不怎么来往。

喔,化妆师闻言难免有些失望,我以为你俩还不错来着,还想跟你打听事儿呢。

啥,毕雯珺的好奇心却被他这一句话引出来,他怎么了?

李希侃纹了新纹身啊,化妆师感叹般星星眼地摇摇头,超级好看的纹身,想问问他在哪弄的呢。

啥?李希侃纹了新纹身吗?但是朋友圈没见他发过啊?

这不符合白羊座的李希侃,毕雯珺一边暗戳戳腹诽着,一面安慰化妆师道,没事有机会我帮你问问他 …

毕大帅哥诚不欺我是善良人!

化妆师可高兴了,顺道又帮他捋捋领子旁边的弯角褶皱,那谢谢你!

不用,毕雯珺摆摆手跟人礼尚往来,举手之劳而已。

李希侃真是小魔鬼,就因为别人嘴里提到一句他的新纹身,让毕雯珺惦记的整场活动的休憩间隙都在神游天际。

是怎么样的纹身?为什么要纹新纹身?他谈恋爱了吗?

毕雯珺好烦啊,直到活动结束连带和队友工作人员一起回到酒店,用冷水洗了三遍脸,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都是“李希侃的纹身”。

还睡什么,干脆别睡了,午夜三点依旧被折磨的毕雯珺如是说。

哎,他直起身子点开李希侃的微信对话框,开始想打一个逗号,后来变成一个笑脸,再后来变成一个最近网路红火的表情包,然而都放弃了:

李希侃,毕雯珺在整四点的时候终于把消息发出去,最近还好吗?

然而消息才发出去五分钟他就后悔了,可惜的是既没法修改也没法撤回。

没事儿,毕雯珺想着,我只是帮朋友问一下他的新纹身而已 ——

只有一句话,用词妥当语义贴切,结识间再正常不过的互相问询而已,无须担心。

也根本不用担心啊,毕雯珺为自己的胡思乱想苦笑,本来就连“普通朋友”也算不上而已。



自打那场耗时许久的比赛结束后,毕雯珺和李希侃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泰国的行程里。

小面摊上碰上的,况且在那座小的不能再小的城市里,那天还下着雨。

他和黄新淳坐在沿街小摊边吃一碗热乎乎的汤面,再抬头的时候,隔壁两张桌外,看见熟悉弯弯眼的某人和助理。喂,毕雯珺也没什么避忌的就挥手唤他,过来一起吃啊!

然后黄新淳就很坏,然后李希侃就坐到他旁边了,然后毕雯珺给李希侃要了一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

我看到你有说你也在这里,毕雯珺笑笑,就没想到没等找你倒先碰到了!

咳,李希侃反倒不像在节目录制期间那般活泼,哎就很巧嘛。

毕雯珺揉一把他毛茸茸的头发顶,待几天?

今天已经拍很多,李希侃小口小口吃着面条回答,可能明后天就走了吧 …

结束后见面的机会是真少,毕雯珺叹气,但能碰到之前的朋友也蛮好,今天先碰到你,以后有一个算一个吧。

黄新淳早早地吃完面不想等他俩,便拉着李希侃的女助理央求道,姐姐能不能和我在周围逛逛?

助理说好啊,然后两个人越走越远消失在街道尽头的小拐弯。

老毕,毕雯珺才懵一会儿发现李希侃也吃完了,那咱们也去逛逛?

行啊,毕雯珺起身把手机和充电宝都装进背包,那咱们也去走走!

没有揽肩,他们甚至都没有走得很近,就那样一前一后,慢慢缓缓地,走到了因为阴雨天空颜色很寡淡的,没那么明媚的海边。

李希侃穿的拖鞋,露出圆滑又白皙的脚趾,踩在沙滩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老毕,李希侃的声音很轻,我曾经真的很想当明星,现在却又没那么大的想法,就很奇怪。

很正常,毕雯珺安慰他,出道了谁压力都大,我也是。

我,嗯,李希侃转过头来,有点长的刘海被海风吹地乱飘,我没想过很多事情会受限制。

“不能跳自己喜欢的舞蹈,不能交自己喜欢的朋友,不能做自己想要做的事。”

我看过很多励志传记,李希侃又说,大家总讲如果真正成功就能不再失去了 …

“可什么才算真正的成功?”

“我感觉我一直在失去,好像就没有停止过。”

你太消极了狐狸,毕雯珺还是没忍住喊了他的绰号,再停下脚步等待青年走到自己身边,没有失去啊。

比如我,毕雯珺还扮鬼脸逗他开心,比如你就没有失去我。

乱讲,李希侃锤他一拳,谁知道越过越久以后咱们还是不是朋友!

你欠我的柠檬茶!还有三包小零食!都还没还!

会给你的,毕雯珺干脆大喇喇地向从前一样再把他揽到怀里,等哥哥混好了有什么不能给你!哥哥的肩膀借你哭!

只是他没有想过李希侃真的会哭。

在那一天异国清清凉凉的海边,李希侃就那样木木地抵在毕雯珺肩头,无声而沉默地流着泪,温热的水珠晕染开来,湮湿在毕雯珺的胸口。

毕雯珺从不喜欢看到他任何一个朋友不开心,虽然他并不懂得为什么此时此刻他对李希侃的怜惜已经超过以往任何一次负荷。

李希侃啊,毕雯珺说,你别难受了…

李希侃啊,毕雯珺也说,我不是还在这里吗,一切都会好的。

其实当时的毕雯珺并不清楚他能不能够给的出承诺,但他认为,只要说出来的保证,那肯定是必须要遵守的。



他们的第二次见面是在组合的某次地推城市活动里。

很恰巧,很刚好,偏偏在同一天,偏偏在同一个城市。

由于之前私下见面被知道的缘故,毕雯珺已经快被工作人员念叨到焦头烂额。在交手机之前,他还变着花儿的给李希侃改了个根本认不出来的备注,然后放放心心地再去工作。

那天活动也结束的很早,而他们的行程安排是第二天的车,毕雯珺心想又可以偷偷跑出去 ——

只是这次的城市很大,要和李希侃偶遇真的很困难啊。

他假装借了队友的手机心不在焉地刷微博,在确定那人的大概位置后又很惊喜。

好的嘛,并不远,还是可以想办法。

可李希侃似乎当天就得离开的样子,碰面很困难,毕雯珺也就想了办法混到应援的粉丝里。

他高高帅帅的很醒目,就算戴了帽子口罩应援的小姐姐也一直问他,你是谁的男朋友吗?

不是啊,毕雯珺给她这么一搞反倒不好意思了,我是某位粉丝的哥哥!

那你妹妹一定很漂亮,应援的小姐姐就笑,是漂亮Girl!

毕雯珺听到曾经李希侃拿来调侃过的话也笑,对啊是啊他很好看。

李希侃多红啊,好看的礼物那么多,毕雯珺甚至不知道他究竟能不能收到他送他满满一包的柠檬茶和薯片,都够还上一年了吧?

毕雯珺也不清楚他这样做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是作为一个粉丝,作为一个朋友,或者再作为一个为他加油打气的人?

可毕雯珺也不想去理会 ——

都没那么重要,他想做就去做了。

但李希侃可能没有收到那份礼物,因为毕雯珺等了一天一夜都没有响起预料中微信熟悉的提示声。

毕雯珺在高铁上戴上眼罩叹口气睡觉,没良心啊狐狸。

还是做回“普通朋友”就好了,他想,再不济好歹也是“认识的人”。

也或许李希侃那天在海边需要的人并不是他,换成别人也一样 ——

毕雯珺并不是他的风帆,只是他碰巧溺水时抓住的浮木罢了。



你怎么不睡觉啊。

你怎么不睡觉啊,李希侃在四点半的时候回他了,精神好大喔。

是问他的新纹身?还是问他有没有谈恋爱?

不行,后者太八卦了。

我朋友说看到你的纹身很喜欢,毕雯珺干脆也不再多想,想问问你在哪儿弄的?

李希侃很快发了一张微信名片过来,这里。

呃,毕雯珺觉得自己不探究到底这好奇心是要失眠一整夜,你纹的什么?

就普通字母,李希侃说话简洁明了连表情包都不带,内容属于个人隐私吧。

行,毕雯珺看情况知道也没法再多聊,那多谢了。

与还在节目录制期间的日日勾肩搭背不一样,现在的他早已对李希侃的冷漠习以为常。

他甚至都不想去问为什么李希侃会变成这样。

毕雯珺自己都跟李希侃说过,时间会改变太多东西的。

改变一座山川,改变一条河流,再改变一些人,太轻而易举了。

他也总是嘲笑,或者说因为李希侃某几次对他片刻的依赖而给他带来的微小希望 …

毕雯珺和李希侃之间的距离从未接近过,也会越来越远的。



农夫山泉的推广是他们的第三次见面。

否极泰来是真理,毕雯珺不得不信了,当你对一件事情完全的不再抱有希望的时候,可能恰巧还会得到不那么坏的结果。

他在后台化妆间再见到的李希侃,这次他俩离得一点都不远,十多米的很近,走走就到了。

李希侃在换衣服没有看到毕雯珺,造型师帮他撩衬衣下摆的时候,那个新纹身就露出来了。

虽然不太清楚,但毕雯珺依稀能辨别出来,是个不太熟悉的单词“Behaven”。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单词,他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不好装完全的不认识,于是毕雯珺走过去唤他,用调笑的口气问道,李希侃啊,最近还好吗?

还行,李希侃没有应承也没有拒绝,只是面色很淡然的,就还好吧。


我看到你的纹身了,毕雯珺也没搭他话,那个单词意思我查不到,文化人给解释一下?

没看完那会儿,毕雯珺又叨叨,我还以为你为了感谢哥哥我纹的名字 …

“就是你的名字啊。”

这回李希侃却很快地承认了,去掉两个字母的话,你当成是你的名字也没错。

去掉的是H、E,李希侃说,你知道HE是什么意思吗?

毕雯珺有点懵,李希侃一个会说“Alpha很帅”的人,居然问他,你知道HE吗。

于是毕雯珺很会聊天的地回答我不知道啊。

是HE,李希侃也没那么详尽地跟他解释,就是说两个人在一起特别好,比如我和你就不是HE。

不是,毕雯珺觉得这天没法聊了,我们咋就不能好了?

本来就是,李希侃拂他肩膀一下,我们好不了了。


毕雯珺突然就觉得很愤怒也很委屈。

那些在雪夜一同走过的路,那些在便利店里买过很便宜的小零食,那些他揽过李希侃的怀抱,还有他唯一珍藏的,唯一一次李希侃对他流过泪的肩膀。

不熟,对啊,陌生,是啊,可为什么每个瞬间李希侃都要忘记,每个瞬间他都要记得呢。

从前毕雯珺不晓得自己到底喜不喜欢李希侃,可这一刻他却是无比确认地笃定着。

我可能是真傻,毕雯珺长叹一口气,鼻尖微微有些发红,对不起李希侃,一直以来是我打扰你 …

没想到李希侃踮起脚尖去摸他的后脑勺,再把毕雯珺的脸颊按在自己肩膀上。

“老毕你累吗?”

李希侃依旧声音很低地开口,我很累,我不想再做傻子了。

那个纹身对我来说是代表曾经拥有,李希侃的语速很慢,而你就是我的曾经拥有。

当你喜欢一个人,当你和他的任何接触都变成错误,当在你跑得很慢的时候,他已经越跑越快,当你的喜欢已经变成他的负累 ——

那你还会不会继续了?

我不会,李希侃的言语间隐隐约约透出鼻音,我更希望他能够幸福。

但李希侃,毕雯珺偏过头问他,但你能保证以后被人欺负了都不会再哭吗?

我不哭啊,李希侃摇摇头,绯红的眼角衬地他的瞳孔很漂亮,我也不知道找谁哭。

还有你怎么老开这种玩笑,李希侃软软一拳并不认真地锤在毕雯珺背上,老设想我柔柔弱弱的…

“我是多坚强的男人啊。”

他说的很轻松,但莫名地毕雯珺却一点也不想笑。


如果你保护不了自己,那我不同意。

李希侃呆呆懵懵地听见毕雯珺再覆他一句,你不能一个人做傻子。

诶?

“你不用一个人做傻子,有我陪你。”

想自由也没事,毕雯珺把李希侃紧拥入怀,有我陪你。


他明明看见了他的影子,却告诉自己,心底从未有光芒真正来过。

可他依旧闪耀,可他依旧炽热,可他仍是他心中难以忘怀的独家记忆 ——

所以他决定陪他去做一个想自由的傻子,他再也不想撒谎了。


END


PS:纹身单词是个中古英语现在已经不通用了

评论(11)
热度(364)
  1. 文乃的幸福理论Tethys 转载了此文字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