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又平静如水

【异坤】绯闻中毒 01-02

※ 现实向 

※ 娱乐圈ABO / 双明星设定

※ 主异坤 / 副毕侃

※ 当分手已久的顶级明星第二次成为伪装情侣要如何破镜重圆

※ 大概有甜有虐有车后期再抱俩娃(?)





01


很平凡的一天,似乎又是一个寡淡又寂寞的夜晚。

在国内某知名论坛娱乐版块首页,零零散散地挂着几个被人快点到厌烦的帖子;好无聊啊,于是有论坛用户抑制不住难以抒发的闲情写了新帖,最近的娱乐圈实在食之无味,很久都没遇到过能够屠版的大新闻了!

是啊,很快地有几个同类网友跟帖道,我现在连论坛APP都懒得打开。

他们就在水帖里慢慢悠悠地闲聊,不知不觉间翻了四页,待到翻过第五页,一个陌生的ID出现了。

“明天会有大新闻,只是今天时候未到尚未爆料而已。”

大新闻?你是指某某鲜肉摘下新代言还是某AO明星夫妻又生二胎啊?

楼主见怪不怪却仍忍俊不禁,直接回复那人要是不爆你岂不是村网通?

“知道七年前亿奇娱乐的两张王牌么?”

“他们就要复合了。”

扔下没头没脑的两句话,陌生人就这样神神秘秘地又匿了。

两张王牌,在他消失后很快有人跟他的回帖,你是指七年前亿奇推过的那对明星情侣蔡徐坤与王子异?到底是不是啊?

卧槽,楼主忍不住把这个回复截图编辑在了主楼还附言道,如果明天这个消息是真的,咱们版块起码得屠版少说一周 …

翌日清晨,一组由风行直击拍摄的最新路透照片流出,主贴加粗置顶飘红,原本稀少的回复迅速增添过连翻九十九页,主版清一色的科普、议论及情史整理,仿佛路人粉丝全情狂欢的娱乐盛况:

七年前亿奇娱乐旗下的歌手蔡徐坤与演员王子异,曾经以情侣身份出道而各达巅峰的那对顶级明星西皮,承载万千观众对于“偶像元年”的思恋与记忆 ——

是的,爆料很准确,在分手七年后,蔡徐坤和王子异二度复合了。



而这桩事件的起因,则得从一个月前亿奇娱乐的季度财报会说起。

小蔡,在例行的数据公示完成后,亿奇娱乐的总裁何文面色不悦地将蔡徐坤与其经纪人留下,你上次参与的服饰推广成绩很不理想啊。

前两天厂商找到我主动加了违约金,何文又说,他们打算下半年不找你继续合作了。

状态不好我可以理解,他的老板何文一贯强势,可你再这样低迷下去,公司好不容易拉到的对赌投资很可能在明年都化为泡影 …

我知道,蔡徐坤沉眸咬住下唇,所以我最近已经在写歌的。

来不及,何文甚至不给青年留下任何余地,新专辑的制作周期太长,赶不上我们安排拼盘演唱会的场地计划。但别担心,何文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我们还有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哪有办法?

蔡徐坤叹口气,指甲都深深地按进掌心里,难道公司想要他三十天写出十五首歌吗?

“你什么都不用准备 …”

隔着偌大而宽敞的木质办公桌,何文向着坐在他对面的蔡徐坤划了一柄钥匙过去,你只要准备这个就好。

不是,蔡徐坤握住钥匙,再从靠背椅上起身,您的意思我没有太懂 …

“我把王子异邀请回来了。”

王子异的航班今天就会抵达,何文细长的眼睛在无框镜片下闪着熠熠的寒光,我的意思是,你们合体。

不,不是,怎么能这样 ——

被蒙在鼓里的蔡徐坤完完全全地震惊到了,他先是转头看一眼与自己朝夕相处许久颇为亲近的经纪人,却又在对方歉疚的目光中恍然明白什么;不,这个,蔡徐坤忍不住直接拒绝道,没跟我沟通过这方面的计划我不 …

小蔡,何文手中所持IPAD上关于他的下势走向曲线仍旧历历在目,你得知道你现在还是亿奇的艺人。

退一万步讲,他的老板很熟悉地翻开财报账册的某一页给蔡徐坤看,今年对你的投资不仅没有盈利,甚至从某种程度来说还给公司造成了亏损。

如果你想继续当明星,何文合上账册开门见山,就得拥有绝对的曝光率 ——

你以为这些,是你写几首歌,演几次音乐剧就能做到的吗?

“你做不到。”

如果没法完成的话,何文的手指叩向桌面发出嘀嗒的声响,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你和王子异复合。

也不需要你们做什么,何文假扮循循善诱,只是在对赌投资结束前的这半年里住在一起,你可以继续唱你的歌,他也可以继续演他的电影,有什么不好?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第一次我们这样做的时候你们感情还非常好,那么再做一次也不难吧?”

又不是仇人,何文边讲着边上扬嘴角,我只是帮你们延续“友情”而已。

“那就半年。”

沉默许久后,蔡徐坤终是开口应承道,这次就半年六个月,多一天都不行 ——

好啊,何文闻言面目皆涌商人精明而愉悦的弧度,你尽力去做就好。



计划已定,剧本写好,而接下来的工作,则要靠两位实力强劲的明星共同编造演绎了。

继“异坤”情侣复合的新闻在国内各大周刊头条刊载,及伙着网路各大论坛屠版造势一周多之后,第二组路透照片又在亿奇的授意下由风行直击放出,愈战愈勇地再撩一波热火。

蔡徐坤穿着黑色的连帽卫衣,和王子异戴同款的口罩,浅淡的金色发尾由着帽檐露出;他的手掌也未有无处安放,而是被王子异紧紧地握着手腕牵住,与其同型同色的G牌圆领T恤无时无刻都将所有权宣告 …

路人们乐得惊叹,粉丝们狂欢吃糖,这段日子他俩出场即同框,更别提数不胜数的各色情侣装。

大家都很开心,可蔡徐坤不开心,他想王子异也不开心。

就比如王子异牵着他手的时候,蔡徐坤得说左转,对,右转,嗯直走的那条路有记者 ——

都是假的,听着闪光灯在耳边咔咔地作响蔡徐坤就在想,有什么是真实的呢?

第一次伪装情侣差点当了真却还是假的,而有了第一次的上层基础,第二次还有可能成真吗?

他想都不敢想的。

喂,蔡徐坤还在发蒙,即听见身旁王子异唤他,快到公寓门口你侧过身些,按剧本我得抱你一下 …

这背本实力,真不愧是得过奖的演员!

好,蔡徐坤连白眼都不想翻,瞅着大门越来越近便马马虎虎地往王子异怀里撞,这样行不行?

还成,王子异并未给他很高赞誉,一只手开完公寓门一只手揽他进去,比之前那次好多了。


何文这次还算做了个人,这是蔡徐坤打开这栋公寓房间全灯控的唯一想法。

客厅很大有两组沙发,电器一应俱全,厨房是开放式的,带阳台的大卧室两间,哦对,甚至还照顾到王子异和蔡徐坤不同的AO取向,连卫生间都有两个。

我说,蔡徐坤简直要捂着脸笑了,这简直一升级豪华版大学男生寝室啊。

我觉得挺好的,王子异拉过门口自己的黑色行李箱循着玄关走进去,每样东西都分开,省的合约再结束和你说不清楚。

和第一次伪装情侣一点都不一样,喜新厌旧的王子异这回连箱子都不帮他提,蔡徐坤的红色印花箱子孤孤单单地杵在门口不挪窝,甚至还因着顶灯昏暗的黄色灯光而透出几抹凄凄惨惨戚戚的味道。

自己拿也没事,蔡徐坤悻悻地走过去拉起箱子,没有他的七年里,日子还不是在照常过啊。

这次公寓的卧房很好也很宽敞,蔡徐坤把带来的衣服都挂上了,衣柜里还余留很大的空隙。床头放着精致的雕栏灯和香薰机,就连床板上铺着的席梦思,都是最新上市的顶级豪华款 ——

这一切,到底还是跟七年前不一样了。

七年前刚出道那会儿,蔡徐坤和王子异的小公寓只有一间两个人住的卧房,经常停电停水不说,储物柜都是很小很挤,以至于他和王子异经常互相穿错衣服。夏天的炎热酷暑,冬天的冰冷刺骨,背靠背他俩一张床,偶尔冻得受不了还得抱在一起 …

都是回忆啊,蔡徐坤想着想着肚子就饿了, 即开门去厨房寻找吃食。

而因为一起生活过,他和王子异的生活规律还算相当一致。青年才把冰箱门打开,即见王子异穿着睡衣走出来;喔,王子异看到他扬了扬手中的乐扣饭盒,你自己做吧,我吃健身餐!

行,蔡徐坤从冰箱里抽了一束面和几根青菜,那我自己煮面。

开火,煮水,下面,这看似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蔬菜面,却对缺乏生活常识的蔡徐坤来说无碍于上青天。从前他和王子异一起搭伴那会儿不常吃外卖,大多是王子异看了食谱变着花样做给他俩吃。当时的伙食多好啊,蔡徐坤还记得被王子异喂了两个月胖了十斤给公司勒令减肥的搞怪事件,现在看来却怎么离得那么远呢。

也不算太出丑,蔡徐坤用筷子按一按面条,好歹煮软了。

青年再看看客厅里对着健身餐大块朵颐的王子异,咽了口水打算给这面条里再加一个鸡蛋。不能太可怜,蔡徐坤想着,太可怜就丢份儿了。

牵着念着,鸡蛋就跟鸡蛋碎壳一起啪嗒打进小锅里;蔡徐坤再拿一个,怎料比第一次还用力过猛,蛋黄蛋白也跟着碎壳一起奔进锅中。得,别吃,刚好,蔡徐坤边按掉电磁炉的开关边想,他明天就跟助理说天天送饭过来,省的让他干看王子异自个吃。

你,来厨房水槽涮乐扣盒的王子异望着蔡徐坤无奈的背影哑然失笑,你这是在煮面?

对,蔡徐坤没好气地转身过去白他一眼,怎么你无聊到连我不会做饭都要嘲?

我以为这么几年你学会好好照顾自己了,王子异走上前拿起小锅,再把煮坏的食物倒掉,看来我期望过高,你并没有做到。

我今天给你做一次,须臾间王子异已经把小锅拿到水槽洗涮,明天再叫助理送吧。

“加点肉丝,加点鸡蛋,加点小葱 … ”

你现在的习惯我不知道,王子异抬头看蔡徐坤,别的还吃吗?

吃,蔡徐坤想着他不要理王子异,却仍是委委屈屈地应答,我还要加香油和醋!

行,王子异又把身背过去,那你去客厅看会电视吧,不用二十分钟应该可以吃饭了。


蔡徐坤很久没吃过王子异做的饭。

就这样普普通通的一碗面,他却坐在沙发上,端着碗吃了很久很久。那样大的客厅里,蔡徐坤坐一张沙发,王子异坐另一张,他们既不对视,他们也不说话,他们沉默无言地相对着,就好像两颗毫无交汇的、平行着的比邻星。

蔡徐坤很不喜欢这样,再次强造曾经断结的关系会比第一次相识相交更牵强。

王子异,蔡徐坤喝完碗底早已凉透的汤,我知道你不开心,我也知道你不愿意。

如果你实在不满,蔡徐坤把空碗放在面前的矮桌上,我明天就去找何总让他澄清我们的关系 ——

“本来你也早已不是亿奇的人,和我们,和我,都没有关系 …”

你想多了蔡徐坤,王子异偏头,目光凝视青年,这只是交易而已。

何文请我用了七百万,王子异不再温润的眼眸里掺杂些许蔡徐坤看不透的东西,我刚好缺这笔钱,所以我来了,的确和你无关。

蛮好,蔡徐坤的心口就好像被丢进几颗小石子似的硌地生涩,那我们这次也要好好合作,嗯?

他故意背过一只手去,竹筷打地白瓷碗沿嗒嗒地响,蔡徐坤不想让王子异看到他因失望情绪低落而微微颤抖的手臂。

“七年前你对我的爱已全是骗局 …”

王子异默默地捻起面前的小杯茶一饮而尽,而如今的你我依旧在制造新的骗局。蔡徐坤,王子异的声音变得很低沉,你还想要我有什么期待呢?

你没有变,王子异蘸着紫砂茶具溢出的茶水在桌面上画了个圈:

“你没有变,你一直很聪明。”



沉默而又微妙克制,可是互相陪伴的戏码还是要演下去的。

时间不紧不慢地过了两周半,在临近第三周的周末清晨,蔡徐坤接到助理小葵打来的行程告知电话。

今天行程不多坤哥,小葵在电话里跟他说,大概就是咱们之前代言的服饰品牌的地推剪彩而已。

行,蔡徐坤在衣柜里挑来挑去,选了一套灰色格纹西装,那我穿正式点吧。

还有啊坤哥,蔡徐坤明显听出小葵在电话那头欲言又止的,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让王子异跟你一起去?

诶?为什么?

蔡徐坤略感摸不着头脑,为啥要叫上他?

况且他晨跑之后就出门了,蔡徐坤又跟助理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啊。

“因为今天的推广有点特殊 …”

尽管吱吱唔唔还带犹犹豫豫,小葵到底将实话说出来了,因为今天的地推剪彩,不止你一个人。

何总应该跟你提过他们要换代言人的事情,小助理越讲越委屈,可品牌方真过分,看着最近“异坤”复合的新闻大势,偏要你一起去 …

而且新换的代言也是两个人,最近很火的限定组合“BK”,蔡徐坤仿佛都能透过通话孔感受到助理小葵的焦头烂额,如果王子异不和您一同出席的话,肯定会被媒体逮住大做文章乱写的!

搞不好,搞不好被发现你俩关系并不亲近 …

所以坤哥拜托,小葵一连重复了好几遍,我就给王子异打一个电话,就叫他帮这一个忙,你看可以吗?

行吧,蔡徐坤思来想去也觉得小葵的看法不无道理,那你联系他吧。

一个小时过后,公寓门铃应声响起,蔡徐坤换好皮鞋再开门,并未看到回来因活动重新置装的王子异,却等来了形单影只的助理小葵。

诶,蔡徐坤边从匙盘里把钥匙递给小助理边问,王子异呢?

王子异,王子异 …

马尾辫小姑娘的眼眶又红起来,坤哥,咱们不和他去!他太记仇了!

等等,蔡徐坤皱眉咬住下唇,他怎么讲的?

“王子异说他还有别的事要做,来不了了 …”


02


待商谈完从何文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王子异将那张薄薄的浅绿色支票叠进钱夹,不得不再一次感叹何文真是精明的商人,行风处事同七年前卑鄙的如出一辙。

从前他不懂事故,要说真正对立的唯有高高在上的亿奇娱乐总裁何文一人。

可如今的王子异不仅要直面何文,更可能需要斡旋面对的不只是何文,还有曾经让他倾其所有付出真情的蔡徐坤 —— 而这,才是真正让他失望的。

依旧身着普通而简单的黑T恤,王子异压低帽檐拉高口罩,掏出手机给楼下等待着的经纪人沈怡拨出电话,之前那部电影还有镜头要补拍对吗,男人条理清晰地询着,那等碰面你就跟他们沟通吧,我有现在有时间可以过去拍 …

许是因为亿奇早已修整了内部的办公楼,又或许是王子异离开老东家许久早已不再谙知其构造,他按照以往记忆中的路线再走回,竟然并未到达下楼的电梯口,反而在环环绕绕间站在了亿奇本部艺员的练习室门口。

行,王子异摇摇头苦笑,到底倒霉该着走过路过都躲不过。

也不是没人知道,有人知道,也可以说七年前亿奇的老员工都知道,他和蔡徐坤是在这里相遇的。

彼时的王子异并不出挑,而蔡徐坤则是他优秀的前辈师兄,总是站在练习生舞群的第一排。杵立门前放眼望去,那人的面容青春而精致,会比他见过的任何一颗星星都要更加耀眼。

而七年前的王子异并不妄想与其比邻,他只想接近蔡徐坤。

但说不上幸运抑或不幸,王子异接近过,他成功了,再在即将抵达幸福的彼端被他的爱人抛弃 ——

那是他演过最技艺拙劣且漏洞百出的戏码,却赔上了此生他最情真意切的,再也不会有过的感情。

王子异会觉得这是一场梦,起码说起来,回想过,好像就没有那么痛苦了。


哎,王子异刚打算向过道指示的另一个出口走,即看见两个后辈艺人从练习室中走出,蔡徐坤也是勇气蛮大的。

怎么突然提到他?他今天不是去参与品牌地推剪彩吗?

尽管并不是很想听,可那两人的闲谈话语却无比清晰地传入男人耳中,你以为蔡徐坤乐意啊。

何总也是绝了,紫衣的女孩儿向身旁的粉衣姑娘耸肩,你知道品牌方实际上请了两组嘉宾吗,另一组可是比最近他和王子异更大势的AO限定组合“BK”啊。

说起来也搞笑,紫衣又说,我还没出道那会儿,我以为毕雯珺和李希侃这辈子都不会同框了 …

“毕竟他俩的公司悦华和迈睿曾闹到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感觉给那CEO两只棒球棍,他俩分分钟都能抄家伙打起来!”

那是从前,粉衣无奈地叹口气,今年经济形势不景气,谁豁的出去谁红,悦华和迈睿就是抓住了路人粉丝思维惯性“绝对不可能同框”这点来个反其道而行凑了限定,他俩不火谁火啊。

所以蔡徐坤咋想的?

现在估计全公司上下都知道他拿不到下半年的代言,紫衣边说着边灌了一口水,何必今天还去给毕侃二人当陪衬?

周刊明天会怎么写我不知道,紫衣继续事不关己的絮絮叨叨,但是肯定网嘲预定。

要我想来也是,粉衣挎上紫衣的胳膊渐渐走远了,就算何总把王子异请回来又如何,远水能解近渴么?

“况且新闻透出去快一个月都不见王子异主动配合,也别复合,我看他俩好聚好散算了 …”

王子异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背靠在贴片的蓝色墙壁上,眉头越皱越紧。

他真的不想再管蔡徐坤,理智也告诉他的确不应该再管,可很莫名的,他心里的那道坎究竟还是过不去 …

王子异还是不能接受别人伤害蔡徐坤,哪怕一丁一点,但凡被他知道的,他都接受不了。

小沈,待王子异走到电梯口前到底还是给助理沈怡又致电,今天的电影补拍镜头先延一延吧。

“对,亿奇这边有点事,就帮个忙。”



蔡徐坤感觉有点尴尬,不,应该说是相当尴尬。

虽然这服饰品牌方之前有过多多少少不合适的操作,但好歹今天活动现场也算给足面子,后勤站台工作人员配备齐全,连到场的媒体都给安排座椅排得整整齐齐;可他和助理究竟还是心绪太乱没估摸到,本次品牌地推临近七夕,连邀请嘉宾的伴手礼送的都是对戒,完完全全一十足的情侣活动啊。

抠话筒,主持人一把镜头转向旁边毕雯珺和李希侃那对蔡徐坤就紧张的抠话筒。

保佑王子异千万别在同城被媒体拍到,蔡徐坤神游太虚地想着,眼睛也不由地越眨越快,不然舆论肯定一边倒向连这小小的地推活动都不陪他来,过后公司还不知道怎么解释呢?

“坤坤?坤坤?”

他还没回过神,可主持人那边被CUE到镜头又转过来,想什么呢?

嗯,不愧是经验足的成熟艺人,蔡徐坤用五秒的时间快速整理了思路和言语,就快到七夕了嘛,在想大家都会给各自的爱人送什么礼物 …

他话音才刚落,毕雯珺和李希侃就迅速地把手牵上了,还是十指交扣,顿时谋杀了一波热度与菲林。

行吧,蔡徐坤无奈地连气都不想再叹了,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每一秒都见招拆招地让他变作下一秒的背景板;其实背景板也不错,蔡徐坤干脆自暴自弃了,哪怕当个背景板也有版面,好歹他好看啊。


中场休息的时候,助理小葵偷偷摸摸地跑过来跟蔡徐坤耳语,下半场我们溜吧坤哥。

为什么,蔡徐坤才大口大口地灌完一瓶水,这不也就最多半小时就结束了吗。

我刚坐在媒体区收到消息,小葵说着说着头又低下来,品牌今天就要换代言人,就一会剪彩完 …

“也就是他们会公开宣布让你把代言转交毕雯珺和李希侃,肯定会被说闲话的,多欺负人啊!”

喔,蔡徐坤闻言哑然,随即却也释怀地笑了,没关系,多大点事儿。

我经历难过的事比这高了去,蔡徐坤努力上扬嘴角保持愉悦的表情,这并不算什么。

有个人曾经是他的粉丝,后来成为他同公司的师弟,也成为他的搭档,再后来成为他的另一半,最后成为他的陌生人 ——

蔡徐坤也曾和他一同走过枝繁叶茂的花路,却在路的尽头只剩下他一个人。

得到的太多,失去的也太多,现在的蔡徐坤好像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

因为他是蔡徐坤,他永远无往不胜。


再次站到代言品牌站台上时,蔡徐坤看见毕雯珺和李希侃已经把伴手礼的对戒戴上了。

很漂亮的两枚指环,样式简单却也精致,圆形的小粒钻在他们的手上发着亮闪闪的光,就像他们的青春和此刻诚挚的感情一样。而蔡徐坤,青年不禁低头望向自己的左右手,他只能分开两枚戴给自己,既然身边没有情侣陪伴,也算引领个新时尚吧。

待工作人员拉直剪彩用的绸缎,蔡徐坤就知道下一秒即将降临的修罗场 ——

没别的,他只求媒体能把他拍的稍微好看那么一点,如果实在拍不好那就写好一点,他和公司真的不想再颇费心力的到处申删了 … 很累,真的。

嗯?是什么情况?

蔡徐坤手中的金剪刀杵在绸缎上半天没见旁人下剪,难道这还得留个悬念保持一会儿吗?

哇,他还没发现,可他身旁的李希侃眼尖却看见了;坤哥,李希侃的动作也和他一块凝滞,你看门口站着的是你男朋友吗?

蔡徐坤抬头,方才望见站在会场门口的王子异。

先是最后一排的媒体发现了,接着所有媒体的镜头都对过来,就连主办方都大吃一惊;太意外了,主持人连忙应急地改了串词,子异是来探坤坤的班吗?

差不多,穿着齐整一套白色西装的王子异丰神俊朗,顺道等你们结束接他回家。

能请您也上台吗,主持人往后移了移在站台上空出一个位置,可别让坤坤一个人孤单在这里呢。

好,王子异三步并作两步跨上站台,待站稳后随即向蔡徐坤伸出手掌,还不给我?

给啥,蔡徐坤眼睛都瞪大了,你要什么?

戒指啊,只见王子异取下蔡徐坤左手那枚大一点的戒环戴在自己无名指上,这样才合适。

我真服气,李希侃偏过头悄悄地跟毕雯珺说,我觉得这个代言今天悬了。

悬就悬呗,毕雯珺不知不觉把手搂在他肩膀,咱们还有很多代言,怕他俩作甚。

你放手,本来李希侃想凶他的,可碍于在场媒体太多没好意思发作,想被多罚钱吗?咱们每天的互动数量可是公司规定好的!你多出来了好多你知道吗!

切,只见毕雯珺把李希侃搂地更紧了,特殊情况特殊对待,他再瞥一眼旁边礼貌手的王子异,谁赢还不知道呢。

“请问还继续剪彩吗?”

王子异倒是率先提出来,因为我耽搁了活动流程真的很抱歉。

没有没有,主持人连忙吩咐工作人员再度拉起绸缎打圆场,那我们现在开始剪彩 ——

随着金剪清脆利落地剪断彩绸,王子异的吻又轻又温柔地落在蔡徐坤左脸颊的痣上;干什么,蔡徐坤小小声地跟男人呓语,你这太过分 …

“还想要代言么?”

“… 想。”

那就配合我,王子异的喉咙压得极低,也是蔡徐坤刚刚好可以听见的程度:

“他们不敢,但我们可以。”


借着王子异的出格举动,在场的所有媒体都沸腾了,品牌方也因此三度变更想法,将下半年的代言再度交到蔡徐坤的手上 ——

王子异很神奇,直到和他一同离开的时候蔡徐坤的脸庞都还在发烫,从前良顺如天使,怎么如今却变得顽劣似恶魔呢?

蔡徐坤也很惆怅,他好像真的搞不清楚了。

由于是周末,两位助理先行离开,蔡徐坤倒也不再避嫌,坐在副驾驶和王子异乘同一辆车返回公寓。

哎,待车载CD放完两首歌后,蔡徐坤方才在一个红灯转角问王子异,你今天是来帮我的吗?

不管是不是,蔡徐坤的手指拨上挡风窗前的摇摆公仔,是个白白圆圆的丸仔头,品牌代言能留下是好事,谢谢你了。

别多想,王子异回答他的语调依旧温柔又冷静,是我今天恰巧遇见何文他要求我才这么做的。

啊,蔡徐坤的心情瞬间低落下来,却也在意料之中,那改天我见到何总再跟他亲自道谢吧。

可能因为开车不方便的缘故,王子异无名指间和蔡徐坤的同款指环还没取下来。暖暖的阳光照在上面,明明是七八月灿烂的炙热,折射在蔡徐坤眼里,却仿佛童话中落进加伊心口雪女王的魔镜碎片。

雪女王说,我没有朋友,我也一直都很孤单,你是在可怜我吗?

不,不是的,加伊却说,因为很爱你,所以留在你身边,希望看见时时刻刻的你都能够幸福。


与这边厢王子异与蔡徐坤的再度相视无言不同的是,自活动结束后被悦华和迈睿两个公司各自领回的毕雯珺和李希侃,反倒悠闲地坐在保姆车上互通着微信。

哎老毕,李希侃故意刁钻刁钻地去损他,今天代言没拿到杜总不扣你钱么?

你们杜总,李希侃分分钟抓住悦华软肋不放松,简直一周扒皮加财奴!

当然扣,毕雯珺反倒一副不是很在乎的样子,我直接扔了五千块给她,反正条约规定超出限度互动一次罚五百,没到十次吧,还算我多送她了。

不过今天蔡徐坤和王子异真的厉害,毕雯珺都不用想即知道李希侃在屏幕那头肯定又星星眼,不愧是曾经最当红的王牌艺人情侣!

“那很可惜,他们也只是曾经了。”

李希侃还没说完,毕雯珺即冷冷地冒出一句,说白他俩实在太刻意。

如今的AO组合大多属于营业大家心知肚明,毕雯珺又说,异坤二人这样刻意又卖力,倘若贪得无厌妄想抢光所有人的羹食,未免也太自视甚高 …

你我胜在自然狐狸,毕雯珺振振有辞道,难道你没发觉在王子异亲蔡徐坤的时候,蔡徐坤其实并不乐意么?

“我见过人说一次谎,要再把同样的谎言说第二次的话,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蔡徐坤想给他公司安排的这所公寓起名叫“冰窟”,因为自打住进来之后,他和王子异隔三岔五就会冷战。

继三天各吃各饭各睡各觉的日子过去,第四天他俩终于没法冷战,因为王子异生病了。

发烧,还是没理由地发高烧,体温直接飙升三十八度七。

蔡徐坤其实挺费解的,王子异一直很健壮,还坚持每日晨跑,莫非是近来太热晚上睡觉空调设得太低,怎么就能发烧呢?

但不做为情侣,也不作为搭档,仅是作为同处一屋的室友,蔡徐坤还是在犹豫了半个小时之后扭开了王子异卧室的门。

哎,蔡徐坤把手中拿着的水杯放在男人床头,你要不要吃点药啊。

没事,王子异眼睛都是晕乎乎地半睁着,脸颊都烧得红红,额头渗着细密的汗珠,我多躺一会儿就好了。

那你躺着吧,蔡徐坤斜斜眼睛作势要走,再这么倔等你病危我都不会帮忙打120的。

你,王子异勉勉强强挤出的笑容居然让他有点心疼,我没了谁陪你营业啊?挖坑自己还先跳吗?

我就这么倒霉,蔡徐坤干脆又在床边坐下来耸耸肩,就你这深坑哥哥都得陪你跳两次,你对得起我吗王子异。

“说好不许跟我杠啊,听话。”

来,蔡徐坤一只手伸到王子异背后帮他往床头挪一挪,又新垫了个枕头。来吃药,蔡徐坤的握着药丸的手掌都递到男人嘴边了,你看你多大牌面啊我一个当红明星给你喂药 …

咳咳,王子异眉头舒展开来又咳嗽两下,那我还真得谢谢这位大明星了。

哎我发现几年不见你特别贫嘴是不是,蔡徐坤咣地一个指锤砸在王子异脑门,却是轻轻柔柔的力度,你都跟谁学的,还是把以前的丸子弟弟还给我吧。

蔡徐坤,王子异在吃完药后难得有闲聊的心情再跟他多说话,其实今天在品牌活动我还有句话要讲,但没找着机会,也就没说出来。

啊,蔡徐坤傻乎乎地眨着眼问他,那你想说啥?

想说我是你仇人吗,调侃到这蔡徐坤自己都没忍住再度笑出声,那你估计出不了会场就得被何总雇的保镖们干掉。

我是想说,王子异抬头,眼眸在室内昏暗的自然光下重新变得温存且柔软 ——

“你之前不是提过七夕礼物吗?”

“我当时想说的是,或许那天我会在剧组,没法给你真正的惊喜和礼物 …”

“我今天来了,就是借陪伴当做珍宝,提前送你一份不算贵重的七夕礼物。”

这不像你,蔡徐坤抿唇却笑地很牵强,这不像你王子异。哪怕是我认识过的丸子,都不会这样讲的。

这才是原来的剧本,王子异重新躺下,眼睛微微缓缓地又闭上,何文沟通后亿奇编剧给的,一个字都没改的营业剧本:

“所以你今天在活动现场听到的,每一句都是我的真心话。”


Tbc.


PS:存稿够的情况下应该是日更吧,也不长六七八章就完了


评论(34)
热度(1311)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