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异坤】绯闻中毒 04

※ 娱乐圈ABO / 双明星设定

※ 主异坤 / 副毕侃

※ 当分手已久的顶级明星第二次成为伪装情侣要如何破镜重圆

※ 前文链接:01-02  03

※ 本更有车有甜


04


“王子异刚来公司的时候特别可爱。”

“傻乎乎却又很实诚,没有现在帅,总是会把长一点的发尾束在脑后绑个圆圆的发髻,每当跳舞会小幅度地晃来晃去。其实我开始对他印象也不算太深刻,但还蛮有好感的。因为他总会在练习的间隙来找我,问我师兄你要不要喝水啊,师兄我买的这个小零食特别好吃,师兄公司楼下饺子馆的外卖我帮你打包,师兄你的手过敏我这儿有很好用的膏药 …”

挺烦,蔡徐坤边走在演唱会通往后台休息区的专用通道边和助理小葵有一搭没一搭地聊,明明想吐槽脸上却掩不住的怀念与惋惜,跟个小妈妈似的。

我听公司同事都说王子异人蛮好,小葵左右旁看确认没人后才小小声继续说道,但讲真坤哥我还是很费解,按他当时练习生低你一届的批次,为什么会跟你一起出道啊?咋还能组CP呢?

“矛盾就在这里 …”

蔡徐坤低下头,笑容渐渐在面庞上消失了,或许一开始我就不该答应公司这么做。

如果没有这种错误的开始,如果能在正确的时间相遇,或许他和王子异不仅能成为真正的朋友,运气再好一点或许还能跨越朋友,或许他们会有美满的未来 ——

如果一开始蔡徐坤主动找上王子异,不是因自身身体状况同公司斡旋失败而被硬迫接受的骗局。

还没出道那会儿我很努力,到现在蔡徐坤反而可以装作不太在意地讲出来,但也是太疲惫所以身体不好。

“我训练满期即将出道,为保证能够再多拢一波人气,公司将我送去某档选秀栏目走过场。”

我跟栏目组签好约,蔡徐坤盯着脚尖暗下眼眸,但是没想到临进组去录节目前出了点意外。不算大却也不小,当即就得解决耽误不得的那种。

“因为之前很努力训练紊乱了身体节奏,我的腺体好像对抑制剂产生了特殊的反应 … 一切抑制剂,无论任何牌子于我而言都失效了。”

你知道那有多可怕吗小葵,蔡徐坤的喉音更低沉了些,也就是说我可能会在节目组随时随地的发情,严重一点会像动物园里的兽物,完全控制不住的那种 …

然后何总就说从公司新的练习生里挑出一个陪我一起去,前提是为了保证亿奇在那档栏目的绝对优势,我俩必须互相标记,并且在公司的培养下学像连体婴一样毫不分离。

我思考了一天一夜,蔡徐坤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小葵在青年的眼里看到很繁复的、糅杂很多的情绪 ——

“在思考一天一夜后我在公司给我意见表上写到,我选王子异。”

啊,刚入职没多久心绪尚浅的助理小姑娘心直口快,那坤哥你岂不是从头到尾都在骗他 … 抱歉坤哥对不起坤哥我又讲错话了!

你说的没错,蔡徐坤却完全不在意她顶撞般地摇摇头,我是从头到尾都在骗他。

但是为了能够成功的骗到王子异,我首先要说服的人却是我自己。


亿奇娱乐家族演唱会的后台休息室并未将蔡徐坤与王子异分至一间,可在助理小葵刚刚为他打开门锁后,蔡徐坤却叫她再掩上,似乎是临时改变了想法。

虽然今日舞台上已道歉过,但蔡徐坤依旧觉得心中恻隐难平,还是希望能够当面再同王子异稍微交流些许。

青年在小葵的指引下来到搭档所在的休息室,门并未关紧还是开着的 ——

我帮你们看着,这回他的助理小姑娘倒是脑筋灵光的很,坤哥你想跟他说啥就赶紧进去哇!

蔡徐坤笑笑再探了半个身子进去,甫一抬头就望见了伏在桌面上安静休憩的王子异。

他好像很少见到这样的王子异。男人的整个面孔都埋在手臂搭就的四方里,外套随意却也整齐地挂在靠背椅,和蔡徐坤身着白西装情侣款的黑色衬衫上,大半块后背都被汗水打湿了;王子异就那样安静地趴伏在那里,肩膀随着粗重的呼吸微微颤抖,如同一座亟待分离崩析疲惫而脆弱的山脉。

而这样的他的搭档,蔡徐坤只看一眼即觉得心痛又难过。他以为走不出的是自己,未曾想过还有放不下的王子异。

子异,蔡徐坤想了想却还是走上前将手掌搭上男人肩膀,你不舒服吗?

唔,好像在他的掌心覆上肩部皮肤的一瞬间,王子异长叹口气,没事,感觉后台有点闷而已。

“今天的舞台告白环节我很抱歉 …”

“虽然咱俩提前也知道,但我还是想跟你说句对不起,让你想起了某些不好的回忆。”

并不是叫你宽容我,蔡徐坤斜靠上王子异面前的木桌,曾经已成过去,以前所有的错误我都认,但现在我真的不会这样做 …

“可你我还是同意这样去做,不是吗?”

蔡徐坤我不会怪你,王子异的目光略过青年移向屋内那盏敞亮的吊灯,我们都没错,只不过所有关于我们的重头再来仍是重蹈覆辙,你明白吗?

比如我给你的标记,甚至不用蔡徐坤背过身他都知道,眼穿那人今天舞台表演所穿的镂空内搭,颈后白皙皮肤上的那块小小的粉红被透露地再明显不过 ——

而在七年前,在它的原位上,是有一抹很别致却也很小的酒色火焰状纹路。那是王子异给蔡徐坤的标记,而与此相应在他的脊骨上方,也有爱人为他植下的玫瑰。但凡标记双方有一位率先撤销标记,王子异曾听他家族德高望重的大家长提到过,那另一位也会随之自动毁除。

年少的王子异很喜欢那朵玫瑰,他也曾以为他的玫瑰永远不会消失。

但七年前不愉快的记忆告诉他,现如今二次得见为实的景象告诉他,他的玫瑰真的不见了。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再去找寻他的玫瑰,眼前铺天盖地的,都是那团并不会令他开心的粉红色的雾。

王子异突然就很想退掉何文邀请他来与蔡徐坤再度伪装情侣的七百万,或者说,以这样轻易的数字去接下如此这般的艰辛险阻,以及他几乎都不知道他的难过在其他人眼中是不是愚蠢透顶 ——

希望蔡徐坤不是,或者哪怕只有蔡徐坤一个人认为他不是傻瓜,那都很好。

蔡徐坤,于是王子异在沉默许久后拿挎外套再从座椅上起身,不好意思我今天有些失礼了。

“一会儿演唱会结束你直接去庆功宴,今晚我不回公寓。”

蔡徐坤哑口无言,之前他的心才被男人几句亲昵的“坤坤”所暗暗捂热,可在王子异的想法里,他们共同居住的那个地方竟然连“家”都称不上吗?

从头到脚的,蔡徐坤切身实地地感受到自己体内的每一寸血脉都在变冷。

也没有人知道,在王子异带上门离开的那一刹那,青年用微乎其微的喉音低低地回他一句:

他说好,你早点回来,我会给你留门。



城三环外,某家地处偏僻的私人会所制建筑。

进入需确认指纹密码锁,再在门唐打开后由专有侍者引荐进入;这代表它并不是普通用来消遣娱乐的酒吧,而是专供名流商贾面会谈情的独特静处。

王子异坐在高立而实厚的吧台前,眼睛若有所思地凝向他对面的白衣调酒师;阿郁,男人的一只手臂拂上顶住额头,我真的很累,感觉快撑不下去了。

呵呵,被叫作阿郁的调酒师淡然地摇晃手中的雪克壶,所以你来我这儿喝一杯解忧茶么?

我不喝茶,王子异苦笑着摇摇头,我今天喝酒。

阿郁顺势推一杯加冰的威士忌过来,那不醉不归,今天我请你喝个够!

没有犹豫,王子异端起玻璃杯将酒液一次灌了大半下去。冰冷的威士忌从食道流向心口,仿佛感受不到任何甜意,回味在舌间只存有淡淡的苦涩。

“他很可能认为我这次回来是为了那七百万,对不对?”

七百万,王子异径直咬住下唇作哭笑不得状,哪怕是在七年前我都根本不缺那七百万 …

何文找到我就说了一句话,王子异将剩余的半杯威士忌一饮而尽,他说蔡徐坤需要我。

“所以我就回到他身边,没别的原因 …”

“只因为他需要我。”

但子异说实话,阿郁将威士忌瓶拿过又给他倒了满杯,能够和他再在一块儿你其实很开心不是吗?

我一直在想对于蔡徐坤我是不是太贪心,王子异的喉音渐渐地蕴起情绪,从开始能够靠近他就很满足,再到后来能跟他标记,我甚至幻想过能和他结婚再成家立业 …

第一次同蔡徐坤标记我们这班朋友就劝过你,阿郁无奈地耸肩道,可当时深爱他的你根本听不进去。

“讲真王子异我挺佩服你 … 为什么要选择去爱一个明星呢?”

白衣调酒师眼神温悯,虽然我的这间店接待过不少所谓来自“云端之上”的顾客,但我从未想过去爱上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人。哪怕都是云朵,你我之间也漂流地很快,缘分说过就过。

因为我爱他啊,隔着吧台昏黄的灯光,阿郁无法判断是否是王子异眼圈红了,就现在,我还爱他啊。

“七年前蔡徐坤说他需要我,所以我坚持,我不放弃。”

“在他的演唱会前夕,我费尽千辛万苦地赶回来,只为确保他一句不会放弃。”

然而我看见了什么,王子异的酒一杯接一杯不停歇地喝,我在那个能容纳一万人演唱会上,跟着所有观众一起,清清楚楚地看见蔡徐坤的身上已经没有了我的标记 ——

而我多想告诉他我在乎的并不是标记,我最在乎的是他对我的看法。

他甚至都没有跟我商量过这件事情,王子异越说越激动,言语间已带有微微的鼻音,哪怕他能考虑过一次和我共同分担这些困难 …

蔡徐坤不相信我,王子异又推回一个空杯给阿郁,可我也不想他只相信他自己。

“他那么瘦,又容易过敏,又不会做饭,他怎么那么笨啊。”

就这样的一个人,王子异的眼角盈盈的泪光闪动,每次拒绝他之前我都想,没了我他怎么生活?

可子异你也得认清事实,阿郁叹口气递枚手帕给男人,有没有你他都能过得很好 …

我根本不想听见他跟我道歉,王子异用手指拨弄杯中的冰块转动,这会让我觉得我的一切做法,过去的,现在的,都失败极了。

“阿郁你懂吗,就是那种当你最深爱的人站在你面前,却又一次亲手扒开你伤口的那种感觉 …”

我很累,王子异的一滴泪渍湿了手帕上的月见草印花,如果再发生,我可能不会有第三次的勇气去承受了。

别难过,阿郁新调一杯蓝色马丁尼赠予王子异,浅蓝代表你的心情我的朋友,但我期盼的是能够让你重新拥有希望 ——

只要你诚,只要你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李希侃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被朋友叫来这里听大提琴顺带喝酒。

这酒吧地处的偏僻,进门麻烦,消费还极其昂贵,朋友究竟是被灌了多少碗迷魂汤导致脑筋坏掉才来这儿的?李希侃很费解,李希侃非常不懂了。

借着朋友盯大提琴师优雅外貌的份儿,李希侃连忙找个理由出来透气。

真烦,就连找卫生间他都可能在过道及前堂逛了有十分钟,逮着这高贵地方他下次可是再不会来的。

可特别巧,就在李希侃出了卫生间刚准备再寻朋友卡座的那会,他一转身即看见了坐在吧台前的王子异。那肯定是王子异没错了,李希侃还专门探直瞳仁看了好几眼,怎么他此时不应该在亿奇的庆功宴上吗?跑这儿来喝啥闷酒?难不成又跟蔡徐坤吵架了?

拆伙算了,李希侃觉得自己肯定是被毕雯珺影响到才老说跟他一样的口头禅,咋就不能好好处呢。

哎老毕,既然带了手机李希侃必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跟毕雯珺吐槽的机会,我有瓜还你了!

啥瓜?如果是西瓜哈密瓜请你自己吃,毕雯珺似乎并不买他的账,我家不缺水果!

我!看!到!王!子!异!了!

李希侃激动地打字都一顿一顿,就在有个酒吧里面,他正跟调酒师聊天呢!

等,等会儿 ——

你跟谁去酒吧玩的,这回毕雯珺的重点却越抓越偏,还有你见到王子异那么激动干嘛?想踹我再跟他搭吗?

胡扯什么呀,李希侃可委屈,我就陪几个朋友来散心,碰巧遇见他的呀。

“李希侃你傻不傻?那还不赶紧拍,拍清楚点儿!”

毕雯珺闻言稍稍放心,再多一想却觉得他搭档的反应神经可能弧到了月球背面,多拍几张我们好反击他和蔡徐坤啊!

有啥好反击的,李希侃撇着嘴拍了几张依稀能辨出人影却也很模糊的画面给毕雯珺传过去,我觉得人家也不坏 …

那李希侃我问你,毕雯珺直截了当戳他痛处,你下周还想进禁闭室吗?一待两天不给吃饭的那种?

我不想,李希侃慌忙又对着王子异和调酒师所在的方向按下几次快门键,我再不想进禁闭室了!

那就多拍,毕雯珺给李希侃继续留言说,拍完都发过来吧,给不给公司上交我再想想。


点我继续

点我继续备份

AO3备份(点进按Proceed)


待到王子异遣醉且完全清醒,已经是当天的下午:

他的头有点痛,但他想他的脑筋更痛,因为蔡徐坤的房间早已被他俩难以抑制的情浓所作弄地一片狼藉。蔡徐坤还在睡,跟王子异从前养过的小猫似的,还爱扒着他睡,必须整个人被他圈在怀里才乐意;王子异听了一会儿青年微微浅浅的呼噜声,便也放弃了提前起床的想法,将他往怀里堆了点让他更好趴,手指慢慢滑过蔡徐坤的额心和鼻尖。

怎么总惹到他哭,王子异看着他的恋人眼眶还有点发红发肿,以后得让他多笑笑才对。

男人的手指继续蜿蜒着,移到蔡徐坤的嘴角帮他向上弧,坤坤要多笑笑 ——

你干嘛,他不弄还不好,一弄蔡徐坤彻底就醒了,你弄得我脸上好痒喔。

“不饿吗小懒猫?”

王子异宠溺地捏捏他的脸颊,再拍拍他又酸又痛的腰,还是你已经“吃饱了”?

才没有,蔡徐坤给王子异这么一逗又瞬间红了脸,那你赶紧去煮饭,我超饿!

但是起床之前你先给我拿块毯子,蔡徐坤却又口嫌体正直地揽住王子异的脖颈继续紧紧地靠他怀里,空调开太大没你我冷。

青年总顽皮地动来动去,因此王子异在他头顶染后再长出的新发中瞧见了什么异样;男人伸手就给他拽掉,惹地蔡徐坤狠狠掐他胳膊一下,不拿就不拿别戏弄我嘛 …

你把我拽秃了,蔡徐坤好演技,或者比他还优秀地委委屈屈,他晃着王子异合上的拳头不放手,快打开给我看看你拽掉我多少根头发!

就一根,王子异却越背越后面执意不给他看,我要收藏起来当宝贝的。

我不管,蔡徐坤就板着脸继续装可怜望着男人,他知道王子异最受不了这个,我就要看!

于是王子异没辙,只得把手心打开了。只见他手掌中握着的,是一根细而微长的白头发,不仔细看几乎无法察觉;我都跟你说了没什么,王子异偏颈蹭蹭蔡徐坤的脸颊,你看你还非要知道。

你这几年肯定见了很多年轻貌美的Omega对不对,蔡徐坤作颓丧状去挠他下巴的胡茬,你是在嫌弃我老了不好看了 … 

没有啊,王子异转头在青年脸颊吻下一记,无论多少年过去,你在我心里都是全世界最好看的Omega,永远不会变的。

瞎说,蔡徐坤明明想怼他却还忍不住开心地笑出来,那你还拔我白头发 ——

而或许他们发现了,也或许他们还未发现;在王子异的脊骨顶端,在蔡徐坤的后颈,一朵玫瑰和一束火焰相依而生,淡淡地透在两个人皮肤表面,若隐若现。


Tbc.


PS:这更比之前多了三千以及没有什么虐是一辆车解决不了的,还有必须是HE啊怎么可能不是HE!如果喜欢的话请读者老爷评论小心心小蓝手给点这个熬夜三点补更的可怜人 … 心情好的话下更全程发糖!还有其实大家想看怎么样的糖都可以放评论里我会看看合适挑一下放进去的


评论(34)
热度(871)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