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又平静如水

【异坤】绯闻中毒 06

※ 娱乐圈ABO / 双明星设定

※ 主异坤 / 副毕侃

※ 当分手已久的顶级明星第二次成为伪装情侣要如何破镜重圆

※ 前文链接:01-02  03  04  05


06


王子异及其工作人员甫一抵达国外剧组安排下榻的酒店,在粗略地拾掇了几件箱中的行李后,甚至还未来得及喝几口水,他就想给蔡徐坤打个电话报平安了。

但想想到底还有时差,现在致电过去肯定会吵到他的恋人不能好好睡觉,男人便又打开房间内的电视漫无目的地看着。蔡徐坤也不是小孩子啊,事实上在冷静了几多分钟后王子异也忍不住取笑自己的迫切,应该也不用每每事无巨细地报告吧 ——

可王子异不仅这样做了,还做的特别细致认真,连掐表都准准地指到蔡徐坤国内时间的闹钟就赶忙拨号码过去,怕扰着起床气还专门压低了喉咙,问坤坤醒了吗?

“醒啦,唔,你在哪儿呀刚刚到吗 …”

蔡徐坤的声音还有点没有完全清醒的软软的发懵,我早就给经纪人叫起来了现在在保姆车上呐。

我在《ZERO》剧组安排的酒店里,王子异大概地跟蔡徐坤复述一下之前提供的片名,现在这里是晚上,助理问过大概是明天开始拍摄吧。

你呢,王子异笑笑又问他,吃早饭没有?

早饭是不可能有的,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青年肯定在那头拧着鼻子跟他耍横,你几时见过你不在的时候我吃喔。但也别担心,蔡徐坤连忙又补一句,小葵带了牛奶我将就着喝喝就行。

好吧,王子异按亮屏幕看了下通话时间,估摸着或许还能让他的恋人在保姆车上再睡一会儿,那就跟你报个平安,没啥事我先挂了?

挂吧挂吧,和好之后蔡徐坤总鬼马地跟他装委委屈屈的不开心,但是忙完了记得再打一个给我。

没问题,王子异也是乐呵呵地给他应承上了,那我等着你那边先挂机?

都好啦,蔡徐坤扮作敷衍可却还是乖乖地听他的挂掉电话,那子异拜拜啰。

酒店卧床的斜侧方有一面嵌墙的花边镜子,待王子异收了线再把手机放置床头充电,再走过那里想要烧壶水泡茶时,他才发现他的表情一直是笑着的 ——

他的眼里是满满的温情,嘴角也是很自然地上扬着。

王子异认为或许是蔡徐坤真的拥有一种魔力,不然为何缘由每次但凡与他相遇,自己都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这样如释重负的,世上万物都不及那人珍贵重要的表情。


由于电影《ZERO》的投资及建模投入耗费重金,因此剧组很快便以极为专业的速度迅速进入了拍摄。

而在其中王子异饰演的是男主角,身份是一名时下热门题材的仿生人ZERO;因着主人既孤独又寂寞被领回了家里,却因主人后而找到人类伴侣被抛弃。但在故事的结尾,当他的主人被薄情的伴侣所伤害,ZERO却再度返回家中,忠心而诚挚地保护着那个曾经将他弃之不顾的人。

王子异的戏服也很好看,整体是银灰色,边嵌蓝色的,用以标明和人类区别的仿生人条纹状标码。

男人舒了口气,再睁开眼睛,左眼前覆着的自动瞬息镜瞬间打开。第一场拍摄开始了。

这部电影的女主角EVA的扮演者是近来屡传奥斯卡提名的新人,在剧中的造型梳着及耳的短发,发色是跟太阳一般灿烂到发白的金黄。她穿着红色的短裙,在ZERO第一次被送入家中的时候优雅地坐在屋中,如同一朵娇艳而盛放的花朵,却不是王子异心中真正的玫瑰。

您真美,王子异按着台词的进度循步渐进地说,您好,我是您订购的仿生人ZERO。

ZERO,女孩子踮起脚尖揽住他的脖颈,再给仿生人一个轻轻甜甜的拥抱,请在以后的日子,和我一起生活吧。

他扮演的ZERO说好,可王子异的思绪却好像不受控制地回到七年前,他被通知和蔡徐坤组成搭档的那天。


“师兄你 … 你好,我是亿奇的二期生,我叫王子异!”

王子异一紧张就结巴,遇到喜欢的人更结巴,尤其他面前坐着的还是他最喜欢最崇拜的偶像蔡徐坤。

别紧张我都知道,蔡徐坤见他这么窘迫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之前你不是给我送过小零食什么的,都有印象记得你的。

我可能不太会照顾人,尽管偷偷地买了好几本菜谱可王子异却还觉得自己笨手笨脚,但师兄我可以帮你提箱子!或者,或者,王子异才说过又觉得口不择言了,我还能帮你在节目的寝室里收拾收拾房间 …

你可赶紧打住,蔡徐坤轻轻地锤他胸口一拳,你是作为搭档跟我一起去选秀节目的,咱们是朋友又不是助理,别这样见外了!

好,王子异低下头很快地红了脸,那,那师兄有什么事就说,我都会马上就赶来帮忙的。

“天天师兄师兄的我也没多大吧?”

叫坤坤吧,蔡徐坤歪歪脑袋想想,我记得之前看过资料我也就比你大两岁,你这样叫应该也没问题?

坤坤,王子异依旧结结巴巴地有样学样,坤坤师兄?

“都跟你说了把师兄去掉啦!”

蔡徐坤装作驳斥却也没真的跟王子异生气,就叫坤坤吧,我听着习惯没事的。

好,王子异的脸却在他的连番逗弄下变得更加红了,坤 … 坤坤。

好的子异,蔡徐坤年少而又青春的面庞洋溢着温暖的光彩,那么在以后的日子里,请你多关照啦。

而七年的时光如白驹过隙,此时此刻的王子异甚至不知该是去叹人生如戏还是戏如人生 ——

还是前者好了,起码他可以拥有自主权去选择好一点的结局。



与王子异和他的团队在国外按部就班地拍电影不同,在王子异离开的短短几天里,蔡徐坤愈发地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变成一只由亿奇与何文联手追赶着的,不断旋转的陀螺。

他很红,他与王子异的再造“复合神话”很红,由此带来的高人气被公司紧握争分夺秒地榨取:

新的代言,新的综艺节目,新的网剧客串,新的舞台演出。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周五,在平常人眼里是幸福的,即将拥有可以放松身心的,可以拥有自主时间的周末 —— 可对蔡徐坤而言,那天晚上在某上星卫视的建台十周年汇演,是他当天所出席的第五场演出了。

没有太多时间吃饭,蔡徐坤逮着空儿扒的几口都是公司提供来补充精力的营养餐。

其实在候场的时候他都有点站不住,因此青年只能不断地去用指甲抠自己的手心,哪怕把它抠地发痛,都在潜意识里千万叮嘱自己不可以懈怠晕倒。


“我该说你是天生的情种么?”

几天前,就在与何文会面的例行行程讨论会上,他的老板很直接而刻薄地问道,还是说你太容易动情,每次都能假戏真做?

我没有,蔡徐坤应答的声音不大却很坚定,无论七年前还是现在,我都是真的喜欢王子异,你不用质疑了。

可别拿王子异当你耍小聪明的挡箭牌,何文却冷笑道,你得清楚他不知道但我明白的事情多了去 …

“你早都知道在公司为你做了消除标记手术后,你的身体出了问题,不是吗?”

“虽然在公司的捧红下你拥有众多粉丝,但无人知你可能再也无法被标记 … 除了人气,大多此类的走向都是孤独终老一生。”

所以你套牢王子异,何文望向蔡徐坤的眼眸很有深意,他真可怜。

我有在治疗,蔡徐坤咬住嘴唇,靠近了却能看到青年的面目肌肉明显地在微微抽搐,哪怕只有万分之一能被治愈的几率,我都想和他在一起 …

“那你怎么不问问他的家人想不想他和你在一起呢?”

“永远在他面前装作乖巧可爱,装作他最喜欢你的样子,让王子异对你越陷越深,据我所知上一次你们分手前他都差点跟他的父亲断了父子关系,你会不会太自私了?”

蔡徐坤,何文永远能在把他桎梏到鲜血淋漓后再轻轻巧巧地略过,但单纯作为商人,我没有不放过你的想法。

只要你完成亿奇本年的绩效计划,何文看似斯文得体的笑容是那样令人厌恶,我就叫媒体把嘴巴闭得紧紧的,没有人会知道你的秘密,王子异也永远不会知道七年前你找他搭档的目的,如何?

好,蔡徐坤从那人办公室的软椅上起身的那刻已是全身都在颤抖,那你必须得答应永远保守这些秘密 ——

“永远别让他知道这些秘密,求你,拜托了。”


坤哥,坤哥,在后台偶然遇见来一起演出迈睿的李希侃拍拍蔡徐坤的肩膀,刚才演出你没事吧?

没,没事,已经卸妆完毕的蔡徐坤扣着帽子仰躺在后台的大沙发上,脸色已经较之前的苍白微微缓和了些,嘴唇也有了稍许血色,没关系的。

我刚才站你两米开外都觉得你可能站不住了,李希侃从背包里掏了支棒棒糖递给蔡徐坤,也别太辛苦了,咱们艺人也是普通职业,别把身体搭进去不值得 …

啊,蔡徐坤伸手过来结果那支包装很精致的糖,谢谢你。

凭心而论,蔡徐坤还挺喜欢李希侃这个孩子。

顽皮却温顺,有点莽撞却也善良,外形也很清秀好看,或许就算几年前的自己再来跟他比,都不及他的年少可爱呢。诶,蔡徐坤想着想着便顺口调侃他,怎么今天没见和经常和你一块儿的毕雯珺?

“你说老毕呀 … ”

老毕嘛,李希侃挠挠头再眨眨眼睛,老毕被罚很多 …

才说半句他便知好像透露什么不能说又断掉,老毕最近比较忙嘛,坤哥你知道悦华和你们亿奇有的一拼,业内著名的两个周扒皮哇。

虽然粉丝有时候会评论什么我们更自然之类的,聊着聊着李希侃却也打开话匣,可我和老毕还挺想跟你和子异哥一样相处的。不用照着公司剧本演,也不用天天由着反馈舆论再改变策略,人与人之间哪怕就算只是搭档也可以拥有正常的情感交流,难道不是这样吗?

到底还是孩子,蔡徐坤苦笑,却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会让李希侃变得沮丧的话。

努力吧,蔡徐坤摸摸李希侃毛茸茸的发顶,只要诚心的努力,说不准想要得到的都会拥有。

反正公司都是大猪蹄子,李希侃耸耸肩把背包放膝盖上,咱们还是咱们自己,不在工作时间内我爱跟谁好跟谁好,他们管我们那么多嘞!

呵呵,蔡徐坤给这顽皮的小孩子逗得忍俊不禁,李希侃你真的很有趣。

我不有趣,李希侃手背蹭蹭鼻子,却突然想到什么新大陆似的凑脸过来,坤哥你看过你和异哥的同人文吗?

我经常看我和老毕的!那个才有趣!

“同人文?什么是同人文?是帮我俩做安利吸引粉丝的文章吗?”

也算是吧,李希侃老神在在地掏出手机点开一个文包,随便挑了一篇递给蔡徐坤,我觉得这篇还蛮好看。

真的吗,蔡徐坤直立起腰脊,眼睛盯准屏幕逐字逐句的往下看起来 ——

他想收回之前说过的话,李希侃一点都不可爱,他可能真的无法和这孩子做朋友 … 能把这一个文包的同人文都全部看过了,该得产生多大的心理阴影啊。



时光辗转一月过去,王子异参演的科幻巨制电影《ZERO》的拍摄也渐渐进入尾声。

历经了最难扮演的,仿生人ZERO被主人EVA抛弃所孤苦漂泊的片段,再到后来,亲眼所见主人EVA因为得不到新的爱人怜惜而暗自神伤的片段,快到结局ZERO挺身而出去保护EVA的那场戏,王子异却是连着NG几次都找不到感觉。 

对不起,王子异一听到导演KEVIN喊CUT就赶忙过去鞠躬,很抱歉我这种状态不能很好地诠释您想要的表演 …

倒不是这个原因子异,导演揭开帽子揉了揉头发温和地笑,我倒觉得是你有心结在这里,对吗?

您不愧是执导了很多佳作的大师,王子异垂眸再点点头,我确实有点不太认同剧情,仅仅在这部分。

“ZERO虽然是仿生人,虽然不能够拥有人类正常的情感,但也是能体会到快乐和痛苦的。”

“EVA给了他生命,给了他一生中最大也是最好的快乐,却在遇到新的心仪对象之后抛弃了他 …”

我不觉得ZERO能够这么快就释怀一切重新再去爱上EVA,王子异叹气道,起码在他还有记忆的情况下,不该这么快。

那子异我问你,导演的蓝眼睛也眯得弯弯,在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人的生命是在完全循序渐进的吗?

不,王子异在旁边的靠背椅坐下,再拿一瓶水递给KEVIN,我认为世界上不会有这样的人。

所以你都这样说,导演喝口水再问道,为什么要为你生命中的每一次相遇去等待一个循序渐进?

“想要牵起一个人的手就去牵,想要爱一个人就去爱,你的人生不需要这样那样的顾虑。”

“缘分永远存在于当下,不要刻意地去因为什么而总是克制,在你拥有感情的那一秒倾力去爱你想爱的那个人,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我知道你是很理智的人,KEVIN宽厚的手掌抚在王子异的手臂,但即便你已经习惯在拥有幸福的时候去仰望结局,也请你相信,那会是好的结局。

我给你抛一下,KEVIN从口袋中拿出一枚硬币,如果是有字的那面,你就相信我的话可以吗?

好,王子异深呼吸一口气,整块手掌覆住面庞等待结果,好。

古铜色的硬币被高高抛起再应声落地,旋转几个圈之后给出了答案。是很好看的,用花体装饰的字母那面,写着一个会让人幸福的词语“LOVE”。


在导演的开导释怀下,最后一场戏很顺利地表演完成,电影《ZERO》的拍摄正式告一段落。

不似终得曙光的工作人员们留在杀青的鸡尾酒会上开心庆祝,王子异在男主角致辞后便早早地离场。他的西装口袋中装着那枚他认为很“幸运”的,由导演送给他的硬币,男人很开心也很快乐,他甚至想明天就去街上找一家首饰店,将这枚硬币穿孔做成项链再送给蔡徐坤 ——

之前所有的犹豫在豁然开朗的那一刻变得很可耻,他决定再也不去犹豫。且作为蔡徐坤的爱人,他永远想与他同享自己的幸运。

而无独有偶,正当王子异拿门卡刷开房门的时候,他的手机显示收到了一封新邮件。

是个没有见过的邮箱地址发来的,再点进去似乎也基本显示匿名,整封邮件没有附言,只有一张图片附件。在等待附件下载的那几秒男人还不以为然地按开走廊灯,直到那张图片附件清晰而彻底地显示在他的手机屏幕上 ——

那是一张由手机靠近拍摄的体检报告,是七年前蔡徐坤的体检报告,在结论一栏用着清晰而明显的字体写着“应激性标记障碍二期”。

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有人把这个发给他?那个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略微镇定了自己有些慌乱的情绪,王子异将附件下载下来,又将发件人的名称截图,继而在打包发给好友后拨通了她的电话。

“阿郁,对,是我子异。”

有个忙可能需要你帮一下,王子异咬紧下唇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冷静,东西我都已经发给你。

“请你在查到结果的第一时间就通知我,谢谢你,拜托了。”



在王子异通知蔡徐坤自己可能会回来的前一天,蔡徐坤惊异地发现他脖颈后的火焰状标记消失了。

他知道它很快就会消失,也做好了它会消失的准备,可无论如何青年却也没有想到会比医生告诉他的预计日期再早两个星期。

怎么办,方才结束当天最后一场演出的蔡徐坤手指颤抖地几近捏不住背包带,他该怎么办?

咦坤哥,助理小葵见他演出结束后还杵在化妆间发愣不走,便上前去用手叩叩青年的后背,你在想什么呐?

小葵很少见到过,她也没有想到过,蔡徐坤再转身过来的时候,眼眶中竟已盈满了泪水。

“怎么了坤哥?是不是何总又欺负你了?”

“咱们不跟他计较!”

小葵慌慌忙忙地从一旁的桌上拽了几张纸巾过来帮蔡徐坤拭去眼泪,你有什么不开心都跟我说呀别老一个人憋着!你受不了的!

标记消失了,蔡徐坤颓然地坐在靠背椅上喃喃道,我的标记又消失了…

化妆师,化妆师,小葵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拿起外套就往外冲,我记得团队的化妆师还没走,我这就去找她!她可以帮你再画一个,坤哥你千万别急啊!

于是在那天临近夕阳的下午,在空空荡荡的亿奇艺员后备间里,蔡徐坤袒露着后颈一整块光洁的皮肤,再由化妆师用特殊的颜料一点一点地将那抹熟悉的,会让他感到温暖的火焰重新而虚伪地画上去 ——

他万念俱灰,他心跳如鼓。


当晚下班还算早,可在蔡徐坤打开公寓门,看见比自己预期中提前回来的王子异时,他却感到惊喜又惧怕。

惊喜他对自己的热爱,惊喜他真的能如约提前归来;害怕他发现自己藏匿已久的秘密,害怕他会真的因此头也不回地离开。

子异,蔡徐坤的声音里有他自己无法察觉的颤抖,你回来啦。

嗯,王子异方才洗过澡,全身满是沐浴露柑橘淡淡的清香,他依旧笑得很温柔很暖,他还向着蔡徐坤张开手臂,他说抱抱坤坤。

好,蔡徐坤带着鼻音将自己的脸颊贴上王子异的肩膀,我很想你,子异。


那天因为我洗过澡,所以手还是带点湿润的。

坤坤不知道,当我拥抱他的那刻,指腹蹭过他颈后那块标记的时候,那里有点晕开了。他也不知道,其实在我洗澡之前我就已经发现,我脊骨顶端的玫瑰也消失了。

他颈后晕开的那块皮肤是浅淡发红的一片,很像七年前我看过那抹粉红色的雾。

坤坤抬头问我怎么了吗,他的眼神很惊慌也很害怕,我连忙安慰他说没有。

坤坤也依旧跟我开玩笑,他说子异你怎么提前回来啦,我都没有准备好。

他真的好可爱,世界第一的,绝顶绝顶的可爱。

何文真是个混蛋,他们怎么照顾他的,怎么我才抱他一下,他就又瘦了这么多?

他的手腕和尖下颌已经瘦到让我心疼,甚至让我怀疑自己为什么要出国拍戏,为什么要离开他那么久。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再去画那块已经消失的标记,虽然我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似乎让他很不快乐。

所以在晚饭之后我问他,我很认真地跟他说,我说坤坤,等今年年底咱们的营业合约结束了,咱们就结婚吧。

他低头,他沉默了好一阵,我真的不想总看见他这样眼睛鼻子都红红的画面:

子异啊,我的恋人边流泪却也边笑着跟我说,对不起,我不能跟你结婚。


深夜,在安抚蔡徐坤睡下之后,王子异打开了书房抽屉中许久未用的日记本,缓缓地写下了这段文字。

而就在此时他的好友阿郁致电过来,告知男人已经查到了匿名邮件的附件结果。

发件人隐藏了IP可能还要过几天给你,阿郁边说着边将一份解析报告传给王子异,这份体检说明显示蔡徐坤得的是Omega中并不常见的一种病,经常被人误认作是取消标记之后的常有反应。

“但是那个反应会在取消标记的一个月内消失,而据我所知蔡徐坤在这七年中一直都在治疗,也就是说他并不是取消标记后惯有反应遗留过长 …”

换句话说,阿郁叹口气,你知道他这个病在所有病例中绝大部分是由什么引起的吗?

“是在被人强迫着取消标记时不断反抗,所以留下的心理和生理的双重障碍 …”

“而在现有的ABO体系治疗病例中,这种情况能够被治愈的可能 …”

有没有可能我都不会离开他,握在手中的笔杆已经被王子异掰出了裂痕,可能性是多少?

万分之一,阿郁在听筒那段默默地说,微乎其微。


Tbc.


PS:没有PS真的很累了




评论(37)
热度(646)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