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异坤】绯闻中毒 07

※ 娱乐圈ABO / 双明星设定

※ 主异坤 / 副毕侃

※ 当分手已久的顶级明星第二次成为伪装情侣要如何破镜重圆

※ 前文链接:01-02  03  04  05  06

※ 本更又有糖有车,初次标记篇


07


“坤坤,坤坤,你等等我!”

行啦,好啦,蔡徐坤只得慢悠悠地把脚步停下,再望望身后不远处身负大包小包气喘吁吁的王子异,你别慌别急,我就在原地等你好不好?

和王子异一同被亿奇娱乐派遣来参加这档选秀节目,蔡徐坤感觉自己好像生出一只小尾巴:

不是宠物,也不是别人,而是一个比他小两岁的叫做王子异的小尾巴。

栏目组的训练楼和寝室之间离的蛮远,规则较为严苛又不许用手机,所以往往都是由选手们互相叫早的。而老奸巨猾的何文偷偷找工作人员使了个后门,将蔡徐坤与王子异安排到了唯一的二人间,自此开启了蔡徐坤每天睁眼即与王子异四目相对至再睡觉的残忍画面。

天天相处都不是事儿,如果王子异不会添油加醋地做这做那,天天相处绝对不是事儿。

但显然蔡徐坤将现实设想的太过美好,不知是因他们老板的硬性要求,抑或王子异对自己的偶像滤镜过于深厚,自打进入这里生活拍摄后,王子异即像个管家又像个爸爸似的把他照顾起来了。

譬如去食堂吃饭,餐盘是永远不用蔡徐坤自己端的,且但凡哪道菜被他多瞄两眼,肯定会跺地菜格里满满当当的;譬如去练习室练习,替换的衣物王子异的包里永远有两件,保温杯里永远都是当天新榨的果汁和薏仁水;譬如仅仅从寝室到训练楼的这么一段路程,王子异都不曾让他拿过任何东西,搅的蔡徐坤每次出门都是两只手空落落的无处安放,只得插在兜里。

有人陪其实挺好的,开始蔡徐坤还强迫着面带微笑进行自我安慰,总比一个人SOLO强吧?

可到底他还是高傲的狮子座,时间一长,他俩的关系难免被别的练习生当做谈资而导致流言四起,这就让蔡徐坤越来越无法接受了 ——

像说他是巨婴,说他身为Omega自带Alpha来参加肯定有猫腻,更有甚者直言蔡徐坤和王子异即是亿奇娱乐与节目组勾结意欲强推的双冠军。

本来作为经验丰富的长期练习生,蔡徐坤是不会有这些困扰的;但在又一次在食堂吃饭旁边桌丝毫不避嫌地对他和王子异加以大肆讨论时,青年终究下定决心要找他的搭档谈一谈。

谈一谈,顺便洗个脑,再叫他别对自己这么好,太尴尬了。

于是晚上回到寝室,王子异才打了两壶热水回来,即看见蔡徐坤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

师兄,王子异赶忙把两只热水瓶挨着墙根放下,再挺着背脊站的直直的,你 … 你有什么事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可能跟你说了一百次别叫师兄叫坤坤。”

蔡徐坤叹口气,招呼王子异在自己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弟弟你到底啥时候才能听话呢。

坤坤,王子异记性不行倒是眼色很快,但表情却在被蔡徐坤揶揄的一瞬间变得很沮丧,我惹你不开心了?

没有,蔡徐坤抿起唇角再抓两把他脑后盘起的小发髻,我是有事儿想跟你商量商量。

“以后你可以对我好,但别对我那么好,能做到吗?”

我们现在毕竟是即将出道的艺人,蔡徐坤说的煞有介事有板有眼,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目光之下,让人说太多闲话也不好 …

行,王子异垂下眼眸开始弄手指,对不起师兄都是我不好影响到你 …

没有啊,蔡徐坤大喇喇地伸长手臂去揽他,可王子异的肩膊又宽又厚青年根本揽不到怀里,因此他能装模作样地又换了个姿势去拍拍他安抚道,别多想我只是建议,况且在寝室的时候你还是可以想怎样就怎样嘛。

好的,王子异朝他点点头,可以往亮亮的眸子却还黯淡着不高兴,我知道了师兄 …

我这可是说一百零一遍了,蔡徐坤苦笑后掐掐他的脸,你是不是故意气我不长记性?

“啊?”

“别叫师兄,叫坤坤啦。”


而在此之后,在寝室外,蔡徐坤和王子异还真有在避一段不长也不短的嫌。

王子异对于蔡徐坤的意见心领神会的还算不错,似乎也比他想的更聪明,在两人白天分开活动的第一个星期蔡徐坤就发现了,他的搭档那在练习生中的人缘走向简直是日渐增高接近爆棚的好。

因为在亿奇训练的日子里顺道锻炼过厨艺,王子异做饭很不错,偶尔会借食堂的小厨房给朋友们开开小灶,讨得缺油少水的练习生们的欢心;且作为分化后愈加挺拔英俊的Alpha,舞台演出的每一套制服穿在他身上都如画册模特一般合适,也扰的参加节目的另一小半Omega们心神荡漾。

蔡徐坤很正直地认为自己一直当王子异是弟弟,无论在亿奇娱乐,还是在这档节目里,本来就是如同兄弟般的情谊。

况且他也长得好看,蔡徐坤从来不服输,节目组里喜欢他的Alpha也不少,没必要因这种事情在意。

白天的时候他俩在一个组就打打招呼,不在一个组就互不吭声;蔡徐坤觉得自己就还坚持的挺好,并在此过程中轮番和悦华及迈睿的同僚们打成一片,日子虽不如从前舒心倒也还算快活。

蔡徐坤和王子异只在晚上回到寝室才说话,他们也只能在晚上说话,但他俩却都没有想到,因为一件不太愉快的小事的契机,他俩竟然差点连一个寝室都住不成了。

倒也不算特别严重的事情,起因是某个Omega练习生给王子异送了一束花,而他的搭档不仅没有拒绝,还拿了回来。

蔡徐坤也不是没收到过礼物,但他的礼物都是交由工作人员过手之后再拿给节目组后勤保管,从未拿回来过;可王子异这次却不晓得是没找着助理还是铁了心去为爱吞秤砣,竟然把偌大一捧花光明正大地拿回来了,还是蔡徐坤最不喜欢的粉红色。

喂,蔡徐坤越看那束花越不顺眼,又一次进门后甚至碍眼到连口罩都不想取,你能不能拿它出去?

怎么啦,王子异的语速依旧慢吞吞地很温柔,他还跟生闷气的蔡徐坤傻乐,放桌上不是挺好看的嘛。

真丑什么品位哪里好看了?

蔡徐坤努力咬住嘴唇才没能让自己直接爆发,我花粉过敏,请你拿出去。

好好好,王子异挠挠头再把那束花丛花瓶里抽出来,又专门去房间里的储物柜拿出两张旧报纸给它包好,那晚一点我叫后勤哥哥帮我拿去存着吧,再挖点水晶泥,我可以每天给花喷喷水 …

谁给王子异送的?他这么上心?一个几天花期的东西都要存?

我说子异,蔡徐坤半是笑半是气地怼他,你怎么不干脆做成永生花啊?

“那样可以存好久,你都可以拿回何总办公室摆!”

坤坤你办法真多,青年越气恼他的搭档反倒越不知趣地说反话,等会我就给后勤哥哥些钱叫他帮忙 …

“是不是恋爱了?你是恋爱了吗?”

和我说实话,蔡徐坤起身向着王子异越走越近,你参加这档节目就是为了来撩Omega的吗?

坤坤,王子异起初以为他的师兄在开玩笑,可越听却越不是那么回事,你这样说是不是有点过分 …

“我哪里过分了?身为前辈我连说句话的资格都没有吗?”

王子异,蔡徐坤讲着讲着脸都涨红了,如果说之前你所表现的一切都是在作假,那你的确让我失望透顶。

“讲真的,我很后悔和你成为搭档。”

是啊,他真的后悔向公司要求和王子异成为组合,蔡徐坤想着,去找这样一个无知又滥情的人结成同伴,明明顶着是以亿奇同期练习生的名目参加节目,最后却拆伙成为别人的A和O,好让两个人一起沦为大家的笑柄吗?

不值得,蔡徐坤的心里氤氲着难言的很失落的情绪,就当他多一次看走眼好了。

“我不知道因为什么惹到你不开心,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跟你道歉 …”

我去静一静,丢下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后王子异就关门离开了,留下蔡徐坤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寝室里愣神。

可以的,蔡徐坤又讶异又恼火,连长吁一口气都觉得费神,明明就是他的错还要硬怨上自己?

但在当时自诩为很聪明,自诩为经验丰富的蔡徐坤,却并未意识到他在那刻难言的情绪在社科辞典的普遍概念的学名里,有很大概率都会被解释为“吃醋”。


王子异的脾性看似温和实则很犟,连到小半夜宿舍楼这边多数寝室熄灯,他都没有回来。

说不担心是假的,但又不想轻易地就去找他认怂;可在后勤工作人员清点人数不足的几次拜托下,蔡徐坤究竟还是无可奈何地披上外套拿着手电筒去了。倒也不能完全地说他是无可奈何,或许还有心底里那愈长愈多,挥之不去的恻隐。

他们录节目的那会儿还是寒冬,随着夜晚的渐渐更深,天空开始默默地飘起淡淡的雪花。

光脚穿着拖鞋,也就睡衣再加一件羽绒外套,蔡徐坤拿着柄手电筒在雪地里摇摇晃晃地行走;子异,子异,蔡徐坤小声唤着,他都围着宿舍楼快转两圈了,王子异究竟躲到哪里去了?

不算太倒霉,终于在蔡徐坤转转悠悠第三圈到棉拖鞋都几近完全湿透的时候,他看到王子异了。

一点都不像个大人,王子异跟个小孩子似的,杵在宿舍楼后的某个角落,蹲在那里拿个小木片边刮边堆雪人;他也不说话,撇着嘴巴的样子委屈极了,眼角鼻尖耳朵都红红的,甚至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已经哭过。

“王子异?是王子异小朋友吗?”

王子异小朋友,蔡徐坤一步步挪过去,还得柔着嗓音哄他,别闹脾气了,跟哥哥回家好不好?

我没事,王子异看样还在生气并不太领情,反倒又把身体往里缩了缩,外面很冷师兄你快回去 …

别理我,谁都别理我,我就想一个人孤独地过。

子异你看你,蔡徐坤都要给他气笑了,索性也蹲下来陪人一起玩雪,那你不走我也陪你在这冻着咯?

“哎呀你别拿!”

蔡徐坤以为是他破坏王子异的“杰作”弄地那人发急,怎知王子异迅速把他的手捧起来再赶快用衣服内里擦干净,你的手容易过敏不能碰雪!明天还想不想上台表演了!

你倒知道我明天有表演,蔡徐坤白他一眼,却也没把手从他怀里抽出来,那还不跟我回去?

你生我的气,王子异抬头看青年一眼却又很快低下,我回去 … 我回去惹你不开心。

“我没有不开心,你乱跑我才不开心。”

你这个年纪喜欢上谁我也能理解,蔡徐坤叹口气摇摇头,我只是觉得节目还在进行中不太合适 …

我没有,王子异闻言这才肯抬头好好看他,坤坤你误会我了!

我没有想收别的Omega的花,王子异的声音很小却很真挚,我也跟他说我不可能去做他的Alpha。但他跟我说这种花能许愿,王子异亮亮的眸子闪闪,我就想拿回来许愿 …

笨蛋弟弟,蔡徐坤笑得都快捂不住嘴,那给哥哥说说看,我们子异想许什么愿啊?

“我想许愿 … 我想让你得第一名 …”

我想让你得第一名顺利出道,王子异边讲边拿了块小石子把雪人最后的两只眼睛塞上,这就是我的愿望!

让他出道?那王子异自己呢?他怎么不选他自己?

不是,所以蔡徐坤没忍住问他的搭档,那你 …

能和坤坤一起出道最好啦,王子异很腼腆地笑了,但是如果没法出道也没事,就当个工作人员陪着你。

想得美,蔡徐坤其实有被他感动到心扑通通地跳,但为了掩饰他只好起身轻轻地用脚踢王子异腿一下,说什么胡话呢!别想跑,你必须和我一起出道!

哎呀坤坤你的鞋都湿了,王子异点点头,方才注意到蔡徐坤被冻的红通通的脚,我们赶紧回去!

那个夜晚雪下得很大,回程的路途并不远,但执意背着蔡徐坤的王子异却走得很稳很慢。

对不起,直到伏在那人背上,双腿双脚都被他的搭档小心掩在大衣里,蔡徐坤终究是不可抑制地生出些内疚,我不该跟你说那么重的话 …

没关系,王子异把他又往肩上驮了驮,坤坤是很好的人,我知道坤坤是为我好,我永远喜欢坤坤!

子异,蔡徐坤给他的小朋友夸地脸又开始发烫发红,要不然我们别避嫌了吧?

再有一周就要过年了,蔡徐坤把头埋在王子异的肩颈舒舒服服地躺下,反正咱们都在这 …

“别避嫌了,咱们一起吃年夜饭好不好?”


其实王子异也不太喜欢吃饺子,但他相当享受和蔡徐坤一起包饺子的过程。

在第一个不在家人身边,由蔡徐坤和其他练习生陪伴着的新年里,王子异第一次很热闹地跟蔡徐坤坐的很近很挤,再在大家都喜气洋溢的氛围中开心地包饺子煮饺子;节目食堂的肉馅其实也不太好吃,但因为那天他心情特别好,所以吃了很多个,最最开心他还喂了蔡徐坤一个。

哇,年夜饭吃完后王子异还跟蔡徐坤坐在一起看别人表演节目;你快看啊坤坤,每一个节目都能让王子异把手鼓掌到生疼,他们好棒啊!

“我也很棒,那你一会儿也夸夸我?”

蔡徐坤笑着从邻桌抓了把果仁塞进王子异手心,你可得使劲儿为哥哥打CALL!

行,王子异边跟他傻乎乎地乐边剥果仁,我给你的肯定比别人都更好!

还更好呢,蔡徐坤瞟一眼被搭档剥了快两分钟的果仁都叹口气,只得又抓回来一颗一颗地给剥开再喂进王子异嘴里,小朋友你几岁啊果仁都不会剥?

唔,给他塞一嘴果仁的王子异答非所问的吱唔,我觉得好幸福喔 …

“傻孩子,给你剥个零食就幸福啦?”

不只是,王子异灌了好几口水才能清清楚楚地说话,我觉得我今年特别幸运!

我喜欢上坤坤,还成为了亿奇娱乐的练习生,王子异的脸上满满洋溢着快乐,我还能作为你的搭档和你一起参加节目,还一起吃年夜饭 …

唔,王子异眨眨眼睛很感慨的样子,这么多这么多的幸运都给我,真不知道是攒了多久的福气啊。

他把他与他的相遇叫作“幸运”?他把他对他的举手之劳的友谊当作“福气”?

蔡徐坤愣住,他突然就想起何文曾给他的那张建议表,以及他在百般无奈下信手写出“王子异”的名字 —— 蔡徐坤会觉得自己很虚伪,似乎担当不起王子异对他这份几近于虔诚的喜欢。

幸运啊,于是青年在沉默良久之后撞撞王子异的肩,你觉得遇见我是幸运的吗?

没有丝毫犹豫,王子异马上就点头确认说是啊。

好,蔡徐坤便伸出一只手去和那人对拳而诺,我答应你,我很开心 ——

不想再利用王子异,从此以后蔡徐坤想从心底里彻彻底底地对他好,再给予他真真正正的幸运。


点我继续

点我继续备份

AO3备份(点进按PROCEED)


待到王子异再从书房走出,连日来的疲惫劳碌使得蔡徐坤已经靠在卧室的床头睡着。

他是想要等他的,王子异知道,他只是压力太大了,他也太累了。

蔡徐坤的脸颊较之前更削瘦,眼下也有微微透出的青色;他睡得并不安稳,可嘴角却含着难得地一丝丝笑,不晓得是否他会在梦中回到之前的记忆,回到让他们争吵的那束花,回到王子异背他走过的那场雪,回到他们青涩而笨拙的、想起就会令人感到羞涩的标记。

“坤坤 … ”

不想再管那些会让他引起梦魇的“障碍”,王子异的手掌覆上蔡徐坤的面庞,拇指循着他的脸颊,循着他的下颌轻轻地抚摸,不要害怕,要做个美梦啊。

“在这分别的七年里,我有好多好多话想对你说 …”

可能你看不到,王子异喃喃道,另一只手贴上自己心口的位置。

“我有好多好多话想对你说,都藏在心里了。”


Tbc.


PS:这更还挺长的写好久 …

评论(19)
热度(593)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