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异坤】绯闻中毒 08

※ 娱乐圈ABO / 双明星设定

※ 主异坤 / 副毕侃

※ 当分手已久的顶级明星第二次成为伪装情侣要如何破镜重圆

※ 前文链接:01-02  03  04  05  06  07


08


某天工作日清晨,亿奇娱乐办公楼顶层总裁办公室。

何文方才码好器具泡熟一壶茶,便瞧着王子异欣欣然地推开门走了进来。

哟,真是稀客。

突然想明白身价觉得七百万不够么,何文又拿了只杯子也给他斟茶道,可合同到底签了来不及反悔哦?

我从不为已成定局的事情周旋,王子异却又推杯回去,我来是想商量合约末尾月的行程罢了。

哦,何文眉毛挑起,眼睛里闪过狡黠的光,怎么讲?

“很多年没唱歌了,我想在年底办一场音乐会。”

“倒也挺保本没什么特别的,就唱我和蔡徐坤还在组合里的那些歌,如何?”

按你们公司的打算,王子异倒是将何文与亿奇娱乐股东的小算盘摸地很清楚,本来也会计划在我和蔡徐坤再次拆分前狠狠捞一笔吧。

你倒是很清醒呢,何文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成,你这个建议我会考虑,可行性很大!

但我前来也不光为这件事,王子异从随身携带的文件袋里掏出一份企划放在桌面上,这里有蔡徐坤共同参加的一档生活节目的邀约,拍摄周期就几天也不长,希望你也能同意。

“他最近状态很不好,我想顺道带他散散心,应该不过分?”

况且我听闻策划组也有邀请悦华迈睿联手的“毕侃”,王子异又说,讨论性和热度当然不在话下了。

你自然晓得把握分寸,何文一反往常地直接在批示处签上大名允诺,总之你俩现在生生相惜,如果他走势低落,你也得不来什么好结果 …

本来就是虚假的东西,王子异作轻蔑状地笑笑,需要什么好结果。

到底是富豪家的少爷翅膀长硬,何文将签好的文件封面合上,再望向男人的眼神颇有意味,这么说来我们都是聪明人,愚蠢的只有蔡徐坤一个?

倒也不能算笨,王子异起身将文件收回文件袋,再向何文致以不明所以的鞠躬,岂不枉费您多年的算计,我先告辞!

男人关上门,走出几步后再闭眼深呼吸,方才将胸口与心中涌动的愤怒压制下来。

亿奇娱乐,一座看似光鲜亮丽的造星工厂,却早在七年前便将他与蔡徐坤的梦想覆灭,再加以利用剥皮拆骨至一滴心血情感都不剩。何文也没有变,始终如一的商人,在他自带计量秤的眼里,利益与金钱永远为先,永恒地高过一切 ——

甚至用来加注的每一枚砝码,都是被剥夺殆尽的可怜人。

在走到楼下停车场某处僻静拐角,王子异拨通了好友阿郁发来的电话号码,是毕雯珺?

通讯那头的男声很惊讶却也迅速平复下来,挺快就把我找出来了,王子异你有能耐啊。

“我感谢你的举手之劳,却还是有个不情之请 …”

我会针对蔡徐坤的病况向何文提起诉讼,王子异压低喉咙声音明晰道,需要悦华下属医院的那位经手医生到时出庭作证,能帮忙搭个线吗?

我也就只能搭线,仅在电话里毕雯珺都觉得他对手的想法非常不可行,真来这手你搞不好得跟杜总沟通啊。

对,王子异不仅迅速认可仿佛还完全不计后果似的,你就直接说我问她借个人。

那行,毕雯珺见无法劝解也只得应承下来:

但话我先给你放这儿,毕雯珺说,那就算能谈下来,倘若杜总知道对方是你,代价也是很大的 …

“我不怕。”

我不怕,王子异斩钉截铁地重复一遍,他的语气很坚定,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该来的始终会来,七年前的我没有选择面对 … 我必须得解决了。”



盘腿坐在他们公寓的沙发上,蔡徐坤小口小口地吃着王子异给他切好的西瓜块,心情又忐忑又放松又奇怪。

他看着王子异蹲在地板,一件件衣服裤子铺好叠平地为两人收拾行李,想法实则讶异极了;公司怎么就突然慈悲心肠给他放假的?还叫他参加这种本来就是福利的旅游节目?还跟王子异一起?

子异,又吃了两块西瓜后蔡徐坤抬起头欲言又止地问男人,真咱们一块儿去吗?

没错,王子异笑着朝他点点头,还有悦华的毕雯珺和迈睿的李希侃,节目叫“四天三夜”,我们一块出国录一个星期。

啊,蔡徐坤不自然地又想到自己颈后渐渐消失的标记,没法天天画的话肯定得多带点什么给贴上 …

子异,青年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连拖鞋都不穿就光脚跑到卧室抽屉里拿了一大包膏药贴忙不迭地递给他,那把这个也装上,我怕,我怕有人受伤!

哎,王子异其实懂得蔡徐坤的用意,但为照顾他的情绪到底是没完全说出来,他问坤坤带这么多吗?

越怕被恋人发现蔡徐坤反倒越语无伦次吱吱唔唔了,他的脸颊一下子就变得很红,我就觉得多带比较万一更好 …

没关系,王子异只得宠溺地给人揉揉脑袋连忙安慰青年,你想带多少都行,不够的话我再给你装一只箱子好不好?

好,蔡徐坤拧着眉头这才平复了些心绪似的,谢谢子异。

虽然说是海岛比较热,但我还是给你多拿了几件外套,王子异一排一排的衣服卷数给蔡徐坤看,有厚一点的我记得你怕冷,还有薄一点的怕你晒伤;坤坤,王子异在全部又数一遍以后抬头问他,你还有什么想要没带的吗?我都帮你放进来?

是他爱的人,他始终这样会照顾人,始终这样温柔如水,始终这样善解人意。

始终对他这样好,蔡徐坤烦恼又自责地想,始终让他自私地不能对他放手,始终让自己对他充满歉疚。

我有点困,蔡徐坤手臂夹着个抱枕面色怯生地站起身,我想先睡觉 …

你去吧,王子异了然地跟青年摆摆手,困了就赶紧去,明早的航班我叫你。

好,蔡徐坤放下抱枕后慢吞吞地回了自己房间,临关上门前小幅度地摇摇手臂,那子异晚安!

也是他爱的人,他也知道他在怕什么,可他甚至尚不能够清清楚楚的、完完全全的告诉他,告诉他自己真的不会在意 ——

坤,王子异向着那扇早已关上的门轻声说,好好睡吧,别怕,我永远都在。

很快,再等一段时间,很快就不会再让你害怕了。

 


“四天三夜”这档生活旅拍节目的随行工作人员并不很多,过程中大抵多数都是放置隐藏摄像机的随意拍摄。蔡徐坤和王子异倒还乐得相处自在,两人对座头等舱垫个枕头就能头靠头睡了;可同去的毕雯珺和李希侃则很不一样,连分配座位都一个最先一个最末。

他们不也是情侣吗,蔡徐坤揉揉眼睛不解地问王子异,怎么私底下这么不熟的吗?

没,王子异又拧一粒青葡萄往青年嘴里塞,你最近忙可能没太注意到,那是他们双方老板早就约定好的,“毕侃”这对只能公开互动,私下超出会被计数罚钱。

扣多少啊,蔡徐坤眼睛都一下睁大了,这有点夸张的吧?!

听讲也没很多,王子异也跟他一块望过去继而无奈耸肩,忍得了的话基本控制在五千以内,对咱们的收入来说勉强还能负担。

年轻人会玩,蔡徐坤恍然间觉得何文好像没那么过分了;悦华和迈睿的新套路真是越来越多,他默默地想,要换在七年前他和王子异肯定接受不了。


在抵达国外海岛团队修整一天后,节目拍摄正式开始。

同王子异之前和蔡徐坤所说的一样,到了镜头面前,毕雯珺和李希侃的关系马上就腻歪到亲密无比;可当现场导演摆手示意结束,两个人却又迅速分开各自去找助理,貌合神离地仿佛一对根本不曾相识过的陌生人。

而或许因着悦华与迈睿的诸多顾虑,他们连房间分配都是完全分开的:

王子异和毕雯珺住一间,蔡徐坤和李希侃住一间,按节目组的官方解释来说,即是“为了合理避免艺人们在冲动之下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才出此下策。但王子异和蔡徐坤倒也没怎么去表示不满,因为本在公寓他们就大多各睡各屋;且分开住宿更有利于自己隐藏已经消失多半的标记,蔡徐坤甚至有一点点的庆幸,也希望在节目拍摄的期间一切能够顺顺利利平平安安,务必不要再节外生枝。


同去的四个人虽然只有王子异的厨艺尚且不做,但多少提点着教一教,毕雯珺也算能给他打很简单的下手了。海岛上节目组能给提供的食材很有限,多数皆是本地产的蔬菜和瓜果,两位Alpha便挖空心思去调试一些冷拌和甜粥,倒也将第一天的拍摄进行的顺利而满档。

因为不需要去太多帮厨,蔡徐坤反倒被李希侃拉着在岛上四处走逛游玩。

李希侃见什么都想买,经常走过一个摊子就买好几件,接下来再走再买乐此不疲;哎你别买那么多啊,蔡徐坤见他细胳膊手腕上都挂着大包小包就忍不住调侃道,以后又不是没有机会来了!

就想买嘛,李希侃又新拿一顶草编帽子往青年头上一扣,坤哥你戴这个贼好看!子异哥肯定喜欢!

他好看就好看怎么着还要王子异喜欢啦?哪个他喜欢的东西王子异说过不喜欢?

“真拿你没办法 …”

拿四顶吧,蔡徐坤点点头向小摊老板比手势,继而对李希侃无奈地笑,两顶我拿走,两顶给你和你家老毕?

坤哥你人真好,李希侃感动的瞬间星星眼,您老简直是天使!

喔不对,呸,李希侃恍然意识到说错话的红了脸,坤哥你不老你超级帅的!是我和老毕长得着急!

没关系的,蔡徐坤推推李希侃肩膀示意他继续向前走,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必在意。


临近晚饭,海边偌大的岛屋被浅橘色的夕阳所洒满。

蔡徐坤和李希侃两个人拎着买的满满一堆挂画装饰等当地特产,就跟两名真正的游客似的,甫一进屋就趴在沙发上再挪不动了。

李希侃我怎么说你好,从隔间厨房走出的毕雯珺时刻不忘他俩的“欢喜冤家”人设,你自己乱跑乱玩就算了还带着人一起疯,小心人王子异拿哑铃捶你!

我怕啥啊我怕,累到满身是汗的李希侃热极了,连T恤都撩很高露出小肚皮,有坤哥在我根本不怕喔坤哥?

子异怎么会那么暴力,蔡徐坤给他俩一唱一和逗地忍不住笑出声,我认识这么久都没见过他跟人动过手,他很温柔的。

很温柔?没搞错吧?跟人打电话那黑道大哥似的口气?

呵呵是啊,毕雯珺想到下午切土豆时只不过少切了点丝多切出几块土豆片,王子异即盯着自己那讳莫如深的眼神;等隐藏摄像机撤掉以后他还是得劝李希侃收敛点,这位面佛心黑的大佬是真的不好惹啊。

待到蔡徐坤与李希侃将便服更换完毕,四个人终于可以开始吃晚饭了。

海风微微吹拂,屋外的场篷餐厅中果蔬飘香,在自然与味觉的双重满足下,一切关于那座城市,关于那些星途,关于那些被阻碍的、拨拦不清的烦心事,似乎都没那么重要了。

“真想在这儿多待几天 …”

毕雯珺用筷子敲着瓷杯,回去还得罚钱,还得看黑魔仙脸色,日子简直没法过。

黑魔仙指谁啊,王子异顺道又帮他瞧了一圈周围没有节目组的暗收麦方才放心下来,你们杜总吗?

让我和李希侃组情侣的是她,毕雯珺叹口气苦笑道,现在又跟我说想拆的也是她。

“把人当什么?用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物品吗?”

“我们也有感知,我们也有感情 … 当有什么在两个人之间真正产生,忘记是没那么容易的。”

你们不也一样,毕雯珺拍过王子异的肩膀,再望向蔡徐坤,如果七年前你们没被亿奇强拆,肯定也比现在幸福。


“所以我还在争取啊。”

察觉到蔡徐坤犹疑的眼神,王子异的话仿佛在须臾间给了他一颗定心丸。当你失去过一次,王子异很认真且诚恳地说,那机会再来,你也就不会再错过。

总说你和李希侃不合适,王子异给毕雯珺倒一小杯甜酒推过去,都是不符心声的自说自话罢了。

“没有人能够决定两个人是否合适,除了他们自己本身。”

也对,毕雯珺点点头垂眸道,是我没担当,我也没用。

哎呀你们别聊这些高深的啦!李希侃见其余三人都沉着面孔连忙出来打圆场,换个话题好不好?

话说我挺费解的,李希侃挠挠头再把脸转向身旁的蔡徐坤,坤哥你俩当年为什么要拆分啊?

“要说跟我和老毕这样,不一个公司都好说 …”

“可你俩是都是亿奇娱乐旗下的,又都很红很有人气,两个人加一起不是更出名吗?”

蠢,毕雯珺一个苹果递来堵住了李希侃喋喋不休的嘴巴,要不怎么说你素人出身没怎么当过明星呢。

我们拆分很简单,蔡徐坤低头长吁口气道,拆分,就是公司觉得我们两个单另的一,再相加起来没有办法大于二了。

“当时出道为了避免SOLO相撞,公司在出过一张专辑后就留下我做音乐,子异演戏 …”

“他们可能也没想到会爆吧。谁知道我俩运气不错,真的爆了。”

我们的感情也是真的好,蔡徐坤倚着那软椅靠背慢慢地摇,但谁能料到在大红之后,原来喜欢过我和子异的那些人,反倒慢慢地开始质疑起我们的感情。

相处和陪伴都是点滴,蔡徐坤说着说着隐约地带了些鼻音,又怎么能够天天都拿出所谓的证据去证明什么?

“于是渐渐的,我厌倦了,或者说我和子异都厌倦了被公司强迫着在众目睽睽之下‘秀恩爱’。”

我和他依然是对方的另一半,依然是彼此合作的最佳拍档,我们永远知道与对方相加的那股给自己的能量,永远是比一加一于二更大,可这与我们仍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并不矛盾 …

可公司不会听你的解释,利益即是他们一直追逐不变的风向标,他们不需要你,他们只需要利益。

公众永远需要顶级绯闻带来的快感,蔡徐坤将杯中剩余的果酒液倒进脚下的沙滩里,就如同中毒一般深陷其中,食饲着我们的情绪与痛苦,永远乐此不疲。



那晚再回到各自房间时蔡徐坤方才发现,一向开朗活泼的李希侃反倒变得沉默寡言了。

小狐狸,蔡徐坤边刷牙边用他晚上通过毕雯珺才新知道的昵称逗弄室友,我说那话吓你呢,也别想太多!

“ … 我没想太多啦坤哥。”

我真没想太多,李希侃努力笑笑把眼睛眯地弯弯的,只是节目拍摄就还剩两天了,我特别想好好的过。

你看你说的有多悲壮,蔡徐坤拿毛巾擦了嘴旁的牙膏沫再皱眉,以后这样的机会还有的是啊。

没有了坤哥,李希侃用手抠着床上铺着的麻质纳凉垫,这是我和老毕最后一次一起参加一个节目了。

“王总问我,李希侃你想去‘四天三夜’吗?”

我说想啊,李希侃讲着讲着鼻尖红了,然后他就告诉我,如果我选择这次来的话,就是最后一次了。

悦华那边觉得“毕侃”组合没有未来,李希侃咬紧嘴唇的声音很委屈,这也是杜总能够给予老毕最后的宽限 … 我们推了两个代言,推了各自的一首歌,就为能够在一个甚至不知道能被剪成什么样子的节目上同框,是不是超傻的?

不傻,蔡徐坤把白天买的编织草帽拿来扣他头上,你们已经有心,再努力坚持一下,都会有未来的。

是吗坤哥,李希侃抽抽鼻子还是很沮丧的样子,但他们都说我和老毕绝对没有可能了 …

“就在今年出新闻前,你觉得我和王子异还有可能吗?”

没有什么不可能,蔡徐坤弯腰给了李希侃一个拥抱,只要有感情就可以,只要你有勇气想去做。

好,李希侃点点头作认同状,却又立马把青年推开了些;不要跟我太亲近坤哥,李希侃眼睛眨的飞快,老毕晚上又跟我重复了一遍,会被王子异用哑铃捶的!

… 这都哪里跟哪里的经验教导啊。

没事啦,蔡徐坤耸肩再二次解释跟他承诺,我保证子异绝对不会拿哑铃揍你,你也别信这话了行不行?

好嘛,李希侃从床头拿起小毯子再把自己裹成一团,那说好了哦!他绝对不能打我!

夜晚他俩也都没睡着,关着灯的房间里静悄悄,两个Omega也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我听说这个岛上有个神庙的护身符特别灵,李希侃神神叨叨的,坤哥我俩明天去求吧?就当最后一天送给老毕和子异哥的礼物?

很有用吗,蔡徐坤倒也不是太信,能保证一直幸福的在一起吗?

这个不知道,但理想总是要有的!李希侃在大晚上摸着黑的掰手指,坤哥你喜欢小孩吗?我超喜欢小孩!

“如果能跟老毕结婚,我想养好多好多小宝贝 …”

李希侃继续滔滔不绝地讲着,但蔡徐坤却一句都未再答过。

如果七年前没有相遇就好了,如果七年前没有互相标记,没有那场导致事故的消除手术就好了。

他和王子异间的层峦叠嶂哪止于亿奇的阻挡那么多,还有他尚且未能够被治愈的那些障碍 ——

而王子异的人生,本该就应富足而美满,他的伴侣应该是很美也很体贴的Omega,他会有好几个和他一样温柔的小孩子,他也一定会是一个好爸爸 …

而不是始终同让他变成众人笑柄的蔡徐坤所牵绊着,或许连一个拥有自己血脉的后代都不能拥有过。



无独有偶,另一间房的两位Alpha也并未入眠,索性二人相约伴在屋外的吊桥长廊谈天喝酒。

我打算明年跟悦华解约了,毕雯珺狠饮一口啤酒道,我还是放不下李希侃。与其继续做提线木偶,不如提前规划别的人生,也挺好的。

也不是没办法,王子异顶啤酒罐过去跟他碰杯,明年这个时候你应该可以来找我,我签你,也算还你人情。

到底是豪门少爷有底气,毕雯珺抬肘撞男人手臂揶揄,怎么的王十亿终于和你爸爸讲和了吗?

没,王子异将手中已经喝空的罐子捏瘪,这七年里我都是自己生活,没有再拿过他一分钱。

“自打入了这圈我父亲一直在与我置气,且他认为与明星结合有辱家族门楣,他说过若我执意要做,便永远不要回来 …”

“但我第二次的选择依旧是蔡徐坤,却没法再离家出走第二次了。”

不过倒也不算坏事,王子异抿唇释然地笑了,不在家族光环的照耀下这些年独自打拼,也算成长历练了不少,应该可以真正给予我爱的人一个好一点的未来吧。

我在中午拍摄休息的时候收到了杜总的回复,毕雯珺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后欲言又止,你想现在就看吗?

我相信你,王子异抬头目光直视毕雯珺,你直接跟我说条件就好。

悦华可以借人为你出庭作证,毕雯珺的言语难得地变得十分犹豫,但有前提 …

“前提是什么?”

“在你们的合约期结束之前 … 亲手拆了异坤,不能够留有余地。”

我有过心理准备,王子异的手指掐入吊桥的木质围栏里,但她能够保证一定出庭作证吗?

杜总说但凡能看到你的诚意,毕雯珺解开手机锁屏传了一小段手术资料的翻阅视频给王子异,那一切你想要的都不是问题。

好,王子异在沉默良久后开口答复道,我可以答应她的条件,但我也有前提。

“这次所有的坏人都让我来做 …”

“无论她还是谁,都不能再往蔡徐坤的身上抹黑 …”

如果始终需要一个人挺身而出去承受一切,那么这次换他来做好了。


Tbc.


PS:这更终于能点题了我的老天野啊 … 不过放心虐不了多久因为我真的很想尽早打完BOSS进入育儿文学了ORZ

评论(43)
热度(535)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