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异坤】绯闻中毒 10

※ 娱乐圈ABO / 双明星设定

※ 主异坤 / 副毕侃

※ 当分手已久的顶级明星第二次成为伪装情侣要如何破镜重圆

※ 前文链接:01-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粉丝们没有想到,围观路人和多数媒体们也没有想到,在“异坤”组合大放异彩、热度稍降的四个半月后,王子异和蔡徐坤竟然会再次登上头版头条 ——

只不过这次不再是谋得诸多艳羡的秀恩爱了,而是偌大的“情变”字样昭然在目。

王子异已经一周未返回与蔡徐坤的同居公寓共住了,后有好事者私下曝光屋外监控,发现他早在一周前离开时便全拎箱包行李;而无论是从公寓门口的花园小径抑或公寓背后的地下车库,掩着帽衫口罩的王子异全程黑超遮面孑然一人,身后并无蔡徐坤跟随,无疑更将坊间传言坐实到板上钉钉。

王子异离开的第八天,公寓外依旧守着一群等待新料的媒体,日夜蹲守不知疲倦。

蔡徐坤反倒平复下心绪不紧不慢,睡过午觉后自冰箱的冷鲜格取出一个乐扣盒再将其倒出加热,随着微波炉的叮声响起,瓷碗内香气四溢,碧绿的蔬菜暗红的烧肉,都是他爱吃的。

青年端起瓷碗放到餐桌,再从乐扣盒上取下今日的附言纸片。

今天应该是我不在家的第八天,王子异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我的坤坤也有在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吗?

“有的,吃东西就很开心啊,睡觉也是。”

没有人应答,蔡徐坤自言自语着,再将第八日的附言纸片也用冰箱贴按在冰箱面上。

王子异超不放心他的,连蔡徐坤都觉得王子异好辛苦,他边吃午饭边想,是有多努力,才能这样照顾他啊。他们家的冰箱里有同样三十个一模一样的乐扣盒,每天的菜谱都不一样;怕一周以后的饭菜坏了,之后的饭盒里男人连菜肉都帮他切好,甚至都放入合剂量的调味料,让蔡徐坤随便弄弄就能下口。

王子异走之前还顺手给两间卧室换了新的枕头和新床罩,都有买最昂贵的真丝面料,给他衣食住行都安排地清清楚楚。

蔡徐坤也记得王子异离开前一小时他还趴在恋人的怀里让他抱了一会儿,觉得不够还抱着人脖子想亲他。你说你做这么多干什么,蔡徐坤头抵在王子异胸膛上闷闷地说,给我幻想还以为我们明天就要结婚了 …

“我跟你求婚过啊。”

我跟你求婚过的,王子异低下头也亲他的鼻尖安慰道,是你当时有小脾气,就没答应我的。

当时的话不算数,蔡徐坤揽住王子异的脖颈揽地很紧,隔了一会儿又懒得更紧,我现在想和你结婚了!特别想!所以你不能反悔!必须跟我结婚!

好好好,王子异把青年整个人都拱到怀里拥住,等手头这些事儿都办完了,咱们立马就结婚,我也不想等。

“坤坤?”

蔡徐坤还趴在他身上不愿意下来,即听见王子异又叫他,连忙应着诶干什么呀?

“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好好照顾自己,不许乱想不许丧,好好吃饭,好好睡觉,能不能做到?”

不能,提到这蔡徐坤马上就心情不太好了,忍不住又用前额去撞男人肩头,不能,做不到!

乖乖的,王子异倾身给蔡徐坤额头一个结结实实的吻,我知道你都能处理好 …

“骗你啦。我都能处理好的,无论是音乐,还是自己,还是你 ——”

所以子异,蔡徐坤对王子异笑得很甜很好看,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我等着你回来。

往日的温存依旧历历在目,可仅仅只有八天过去,他就开始无法抑制地想念他了。


何文的电话是第九天打过来的。

按捺了一周,亿奇娱乐的高层面对众说纷纭的舆论和已走下势的股线终究坐不住了,急迫而不间断的电话铃声甚至没能让蔡徐坤来得及去打开第九只乐扣盒。

“你们是什么情况?为什么王子异一直不回来住?”

尽管极力压制,可何文声音里的暴躁还是非常的显而易见,蔡徐坤我跟你说过别搞鬼 ——

我没有,蔡徐坤平静地按开扬声器,再去饮水机前倒杯水喝下,但是我和王子异间确实有矛盾,而且还不小。

不可能,何文立即便不容置喙地否决青年道,明明他半月前还在跟我商讨你们的组合音乐会,我们连企划都发出去了!

音乐会是没错啊,蔡徐坤毫不意外地同他应答,但我们也说好,等这场音乐会办完就会分手。

“何总我放弃了 … 同样的把戏再来一次,我依旧喜欢王子异,但这次不太幸运,没能让他也喜欢我。”

如果你有空看看今天即时最新的头条,蔡徐坤按开平板电脑给何文发了几个链接过去,你就会发现,王子异早在亿奇第一场拼盘演唱会的时候,就已经心有嫌隙。

何文颤抖着用手指触键按开最新一组的媒体报道,即看见被悦华旗下娱闻所曝光的,王子异与某高级酒吧女酒保调情照。那熟悉的衣着,清晰可见的妆发面容,确实是在亿奇拼盘设计的表白演唱会那晚没错。

如今您不必质问他或者我,蔡徐坤关掉平板电脑扔在沙发角,再把客厅窗前的遮光厚窗帘的开缝又掩了掩,您更应该先去考虑一下,再推我们的“异坤”组合是否有人买单 …

“不用你担心,我自有办法解决!”

即便心急如焚,可碍着面子何文到底还是不肯认输。他努力地在脑海中搜索一圈解决方法,几近遍寻无果之后却在网页的经济类插条中发现了什么,一条诡计涌上心头,之前愁云烟消弭散。

蔡徐坤,何文在沉默许久之后沉声道,我希望你知道,“异坤”的未来是什么,永远都是我们亿奇说了算:

“你会永远是一颗棋子 … 从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而蔡徐坤想都未想即按掉了电话,他才不愿与何文再多去争吵执论了。

躺在沙发上,脚趾抵着那把他熟悉的吉他,蔡徐坤的脑里突然闪过几串连续的音符,他连忙拿手机哼唱录制下来;可才拿起手机又舍不得放下,点开微信去戳王子异留给自己的联系小号,低低声给男人传了一句悄悄话,蔡徐坤说那组照片拍的还蛮好你挺帅,那姑娘也挺漂亮 …

五分钟后青年的手机屏幕亮起,他的恋人又宠溺又甜地跟他回复,但是我爱你,所以要乖啊宝宝。



“我就说那天你别摸我脸是不是?”

你看,王子异摇摇手中的手机再同好友阿郁苦笑,坤吃醋了跟我撒娇呢。

撒娇你还不乐意,阿郁听他说着便又伸手在男人脸上拧了一把,那我多掐几下好让你家大宝贝再心疼些!

下手轻点吧,王子异侧过身却也没多躲,这几天天天被记者追,我明天还有俩通告呢。

“要我讲你俩也别太乐观了 …”

随着王子异一同前来的毕雯珺晃晃杯中的威士忌道,虽然说杜总按照咱们先前的预料逐步在用手中媒介为你拆“异坤”推波助澜,但我总觉得亿奇方面的应对太冷静了些。

你从和蔡徐坤同居的公寓搬出来已经一周多,毕雯珺转脸问王子异,在此期间何文找过你吗?

唔,王子异拿出手机翻阅通话记录,他打过两次电话,但我都没有接到,也没给他再回。

“这不符合何文一贯的性格 …”

或许几年前你从亿奇跳槽自立门户后不问世事,毕雯珺耸耸肩又说,可对于何文这人,这几年和悦华明里暗里的争斗我可是没看减少,是个相当难搞的狠角色。

“所以按我想来,他是不可能被杜若按着头打的,他一定会报复回去 ——”

那你要不要猜猜看,毕雯珺从口袋里掏出枚硬币用拇指拨动旋转起来,关于这次报复,何文是会先向悦华下手,还是你和蔡徐坤呢?

我了解,王子异沉思片刻后点点头表示应承,你的顾虑确实不无道理,我会多注意。

也不能给你提点再多了,毕雯珺喝完最后一口酒后拎起外套,我还在被黑魔仙盯梢,得早点溜 ——

他还真没能够早点溜,因为阿郁拽住了他外套的一只袖子;帅哥,阿郁美丽的大眼睛闪闪烁烁,我觉得你很聪明也很有趣,能留个电话吗?

留电话可以最好别撩我,毕雯珺从外套内袋中掏出支签字笔将手机号写在杯垫上推给调酒师,我看上的那位Omega可是有点凶哦。

啧,怎知毕雯珺话音刚落阿郁即连杯垫都不想收下了,你是Alpha怎么不早说 …我也是Alpha!真没劲!

别吵,围观他俩斗气的王子异到底忍俊不禁笑开来,没事没事就当多收一个兄弟了。

毕雯珺走后未过多久,在与阿郁又交谈一阵后,王子异从一旁的提袋里拿出一方木质的印章盒递给阿郁,这是公司的法人印章,男人依次拿出三枚排开给他的挚友看,本来我打算最近公布的,但亿奇这边事出蹊跷,就麻烦你先帮我保管着了。

“业界传闻多少年‘简乐’这间专供影音配乐的制作公司真正执掌人是业内大佬,没想到居然是你?”

亏你今天跟我坦白了,阿郁揉揉手指看过章印后咋舌道,不然我还真得猜猜是哪位得道高人!

怎么可能,王子异摇摇食指,不过是当年亿奇和何文要求我去演戏,我又舍不下音乐,就顺道一起做罢了 …

“佩服,你倒是真能沉得住气。”

“无论结果如何,必须得为我和他留一张底牌,不是吗?”

两位老友相视而笑,可对望的眼眸里却并不平淡轻松,或许他们都深知且明白着,那场愈发严峻的交锋,正在蓄势待发地前来了。



因着悦华旗下及结交各路媒体的强烈造势,“异坤”组合曾经造就的诸多营业神话,到底是如山雨欲来前侵颓的木质楼阁一般,在众多蝼蚁的恶意腐噬下渐渐呈现倾塌之势。

网媒添油加醋,粉丝人心涣散,路人弃若敝履,仅仅这些诸多闹心还不够,王子异和蔡徐坤这对以往在公众面前亲昵无比的明星情侣,开始前所未有的真正避嫌了。

由于不在一个经纪公司,行程是分开的,同一场邀请表演他们竟一前一后抵达,全程无任何交流,并在表演完毕后由工作人员护送着各自离去,居然连眼神的交汇都不曾有过;而之后王子异的经纪团队则更甚,在媒体采访接二连三被提到蔡徐坤及之前所谓“出轨”照片的问题时,竟当场宣布采访禁令,彻底将他昔日情浓的恋人划出界限外再不提起。

“请问蔡徐坤 …”

“抱歉,我们不回答有关宣传以外任何无关人士的问题。”

王子异和蔡徐坤还没分手吗?都能称作“无关人士”?他们现在莫不已经是仇家了吧?

网友们关于二人情断的言论层出迭起,更有甚者直言不讳,莫非他俩从来就未真实恋爱过?

那亿奇可是卑鄙无耻,此种说法一经提出即热闹了本就愤怒的粉丝对亿奇娱乐群起而攻之,做什么,欺骗大家的金钱和感情很有趣吗 ——

而与此同时,早在一周前便售空的“Just For 1K”的组合音乐会的企划,亿奇办公大楼下尚未撤去的被泼了油漆的宣传海报,此刻仿佛一面昭然若揭的硕大笑柄:

七年前骗局的始作俑者,七年后欺诈的幕后玩家,众多粉丝对亿奇娱乐积怨已久的信任危机,终于彻底而完全地爆发了。

何总,何总,特助望着连日来逐步下跌的股势线慌地几近拿不稳文件,您快想想办法吧,股东们都在不满需要咱们赶快出个交待!

“要什么交待?交待不就在这里吗?”

把你手里档案盒的文件影印一份,何文不紧不慢地饮下杯茶,再扬手扔给助理一张名片上附着的地址,把这东西送到它该去的地方,那就是我对股东们最好的交待!

您这是,特助犹犹豫豫地捏起名片细细端详后惊呼出声,这不就是王 …

嘘,何文将食指竖立唇前劝他噤声,有些事自己知道就好,不需要说出来。

可这样一来,特助到底是瞒不过自己的恻隐之心,若是对方执意将火力集中到蔡徐坤,我司可能是无法与之抗衡 …

“抗衡什么?需要抗衡吗?”

愚蠢,何文的眼眸如墨般漆黑幽暗,蔡徐坤只是为亿奇做了他该做的事情 ——

“而作为一枚早已无用,随时可弃的棋子,不过是如今的亿奇不再需要他而已。”

蔡徐坤的职业生涯,何文亲手为特助影印完的留档文件贴上封印胶条,嘴角挂着讳莫如深的微笑,应该很快就要结束了。



王子异与蔡徐坤二人的针锋相对互不理睬持续了大半个月,而就在由着其竞争对手悦华的大肆推涌,粉丝与亿奇娱乐间的矛盾日渐白热化几近临界点。

可一切关于他们二人联结的新闻,短至最近的抹黑交恶,远至几年前的情深以对,在一个似乎根本无人察觉到的普通雨夜,全部而彻底地消失了。多数媒体噤声,粉丝也奇怪地发现,但凡在各大论坛抑或微博搜索“异坤”关键字,已经根本搜索不到任何一条由自媒体官方发出的通稿 …

但稍有墨水的业内人一看即能大略明了,这种强硬手腕远不是亿奇娱乐自身能够做得到 ——

或许何文并没有找到更为强劲的背后靠山,不过是耍个聪明借力打力而已。

而不晓得杜若是收到风声不愿再淌浑水,又怕波及自己,条件未到便早早托毕雯珺将蔡徐坤的手术资料转交王子异,并声言以后一概责任悦华都负担不了。

朋友,王子异才把那份资料锁进工作室的保险柜阿郁就打来电话,你有没有感觉实在不对劲啊?

我有想法,王子异沉眸凝思道,但暂时还没确定 …

“你不用确定,我这儿已经出结果了。”

怕你忙我提前托毕雯珺去打听,阿郁看一眼被回复来的即时短讯语带忧愁地说,是立异集团。

不是何文的幌子也不是别的,阿郁叹口气又重复一遍道,的确就是你父亲名下最大的产业“立异集团”。

“他们以诽谤集团少东的名义向这次所有抹黑你的媒体发出了律师函,顺道再态度强硬地删除了所有他们能够做到的,有关你的负面新闻 …”

而恐怕蔡徐坤在你的家族眼里,他的挚友连咬字都变得很艰难生涩,也是负面的。

王子异震惊,犹豫间甚至来不及挂掉电话理清思路,即听见工作室的门被敲响:

男人深呼口气走上前打开,继而毫不意外地看见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孔。王子桐,他的亲姐姐,此刻正带着数名保镖将他的房门口团团围住,惋惜而失望的面孔上看不出任何多余表情。

“子异,父亲叫你回家 …”

父亲要你回去,他的姐姐不带丝毫容留地跟他说,我们并不是用“请”,希望你明白。

王子异思考半晌后抬头回问,如果我说不呢?

“那下一秒钟蔡徐坤当年的所作所为就会遍布各大媒体头条,让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知道。”

你不必问是谁告诉我们这些,王子桐示意手势扬过之后便有两名保镖环在了王子异身边,被构陷能接受是你善良,但保护你和家族的利益也是父亲和我必须要做的事。

还站着不动做什么,王子桐眼眸转向一旁早已吓呆的工作室经纪人,分手声明马上发官方公告,我要在一分钟内见到。

姐,情绪极力忍耐下王子异的手指不自然地攥紧道,我不会离开他 … 你不能这样!

“同样的事我从来不跟人重复第二遍 ——”

按照我们立异给的模板发,王子桐并未理会弟弟的请求,且严厉地给了经纪人一瞥,一个字都不许少!



那晚蔡徐坤也睡得很不好。

瓢泼大雨接连不间断的惊雷,一个又一个可怕的梦魇使他甚至未有一刻能够真正地睡着。

带着乌青的眼圈迎来清晨,蔡徐坤才缓缓地从被团里钻出拽掉耳塞,尽管既疲倦又困,可他还是想跟王子异稍稍吐露一下心绪后再补觉。

录了一半新歌的DEMO,之前试着下厨做的并不成功的菜的照片,每天乖乖治疗吃空的玫瑰药盒,因为真的蛮久见不到,所以青年统统给王子异打包发过去 … 但十分钟过去,半小时过去,直至两小时过去后,王子异却依然没有回复他。

不该这样的,他是在忙吗?

蔡徐坤顺手拿起平板电脑想要去查询王子异的行程,可就在他高高兴兴点开男人工作室微博,待页面刷新出最近一条时,蔡徐坤却真正地愣住了:

那是一条表明王子异与他彻底划清楚界限的微博,发文很短并不长,可与自己一刀两断的意思却再清楚不过。具体有哪些客套的官方修辞蔡徐坤都已经记不得,但唯有文末的两句,他才看了一眼,却重重地烙在脑海,再也抹不去。

“从此山水不相逢,莫问良人长与短。”

蔡徐坤不相信,这不可能是王子异的本意,王子异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一切否认的话语,一切被剥夺的感情,在王子异亲口向他说出口前,他都不会相信。

但蔡徐坤也没有跟恋人守诺的那般勇敢,就在思维凝滞的这一瞬,他不得不承认他的确还是会感到难过 ——

当他们的感情不被全世界认可,却仍然坚持自己是被爱着的,会不会也是一件愚蠢又可笑的事情?


Tbc.


PS:虐一虐下更小包子就来了 …


评论(33)
热度(429)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