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异坤】绯闻中毒 11-12(完结)

※ 娱乐圈ABO / 双明星设定

※ 主异坤 / 副毕侃

※ 当分手已久的顶级明星第二次成为伪装情侣要如何破镜重圆

※ 前文链接:01-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 本更有车有甜有结局HE可放心马克了


11


王家大宅宽阔而空荡的宅邸大厅,王子异跪在坚硬而冰冷的大理石地面沉默着,纹丝不动的身躯仿佛一座直立的雕塑,似是唯有呼吸才是拥有生命的唯一证明。

他已经在这里跪了八个小时,期间未进丝毫水米,也并未主动开口说过一句话。

以用体力的消耗,来做一场亲人与爱情之间难以抉择的博弈,即便清楚地明白大抵无济于事,可他甘之如饴。王子异不想与他的家人面对为敌,可他同样也无法放弃蔡徐坤;而这次他两个都要,他必须求得一个两全其美的结果,此时的王子异不会再畏惧,可他也不能再失去什么 ——

他们对他来说都很重要,任何一个他都不可以割舍。

“你在挑衅我吗?”

他的父亲,商界巨贾王矜奇,包金的长手杖在掌中缓缓研磨,神情严肃到面上没有一丝笑意。

七年前你的任性早已让家族蒙羞,王矜奇怒目而视又开口道,如今再重蹈覆辙,将立异的脸面完全置之不顾?不成器也好歹有个限度,现在认错还能给你将来留得条路走!

“我没有错 … 我不认错。”

我没有错,王子异直声回答再重复一遍,蔡徐坤也没有错,我从不认为我和他的结合是个错误。

你没有错,王矜奇的怒气骤然因着儿子的坚持反驳涌上心头,情急之下重重一杖打在王子异的后背,怎地如此冥顽不灵!

对,因着疼痛男人的背脊稍有弯下,但很快又堂堂正正地直立起来,我没有错,我不会放弃蔡徐坤。

“所以你今天是不会认错对么?那我打到你认错为止!”

他的父亲被气到面色发红,手中所执包金手杖一记记落下,又狠又准地印在他背上。王子异没有数,也记不得究竟被打了多少下,只知当最后王矜奇发泄完毕停下手来,自己的后背早已皮开肉绽,血渍隔着衬衣渗出来,将身后原本完好的皮肤全部染污。

疼吗?王矜奇将手杖扔在一旁,厚重的金属包金顶端被磕地砰响,疼了就认错!

“我不认错。”

我不会认错,王子异揽臂将手杖捡起又递回给他的父亲,您可以打到您气消为止 ——

于是又是一记狠厉落在肩膀上,王子异咬紧牙关强忍着,依旧没有为服软吐露半句甚至分毫的求饶。他必须要坚持,又一朵血花攥开皮肤兀自渗透着,汗水浸着伤口刺地很疼,但他不能放弃,他必须要坚持。

“非要固执是吗!那就给我一直跪着!”

无言摔碎一只茶杯后,王矜奇叹口气离开了,仍留下王子异一人直跪大厅。

穿堂的凉风拂身而过,痛感和疲惫仿佛都自这抹刺骨的寒意中被冰冻消失了,依稀在眼前朦胧的幻觉中,男人似乎闻到了玫瑰的香味,也望见了他美丽的恋人怀抱着吉他拨着弦,口中吟唱着悦耳的调子在谱一首温柔的歌 …

他不能放弃,王子异慢慢地闭上眼,蔡徐坤还在等着他回家,他说好要回去的。



蔡徐坤瘦了很多,不,准确点来说,他瘦了很多很多。

以往还同王子异共同居住的时候,勉强还算不错,后期偶尔还会有超标的圆圆脸;可自与王子异交恶的消息被媒体散播出去之后,蔡徐坤就以很快的速度瘦了下去,手臂和腰肢都盈盈地一握,接近皮包骨了。

而自立异集团插手“异坤”的事务,亿奇娱乐便非常食髓知味地自我雪藏了蔡徐坤,再不给他安排任何出面行程。助理小葵一周来探望青年一次,却也不敢跟他多聊什么,因为她知道即便蔡徐坤嘴上总在说没事没事,可心里却是非常难过的。

三十只准备好的乐扣盒里的饭菜被吃完了,连同饭盒一起被蔡徐坤洗刷地干干净净,并且齐齐整整地排在流理台旁边。我没事儿的时候总数,蔡徐坤还故作调侃语气地跟助理说,可我都数好多好多遍,怎么还不见子异回来呢?

“他可能不会回来了。”

他可能不会回来了,他可能和你再无关系,他可能真的不再属于你了。

王子异人间蒸发至今已七天七夜,就连平日里最顶尖的媒体都对他的行踪杳无音讯,可面对依旧抱有殷切希望的,就像是樽易碎品一般脆弱的蔡徐坤,小葵却完全不忍心对他说出这句话。不知道啊,她总傻傻地安慰她待过最善良的艺人,坤哥你再等等,王子异很快就回来了!我看报道有说!

小葵也买了很多麦片,也总会往他们家的冰箱里去塞几瓶新鲜的牛奶。

蔡徐坤的胃不好,日渐严重的失眠使他精神也很衰弱,偶尔跟她聊着聊着都会倚在沙发上睡着。而见此情景,他的助理总会给他把薄被搭上,再去把牛奶煮开,熬浓稠的牛奶麦片粥喂他吃。

小小的火苗自炉灶腾起,小葵将鼻尖凑近闻到锅子里牛奶甘醇的香味,当她转头去望小憩着的、缩成一团的蔡徐坤,有股难言的情绪她抑制不住,只得蹲下身捂住脸哭了起来 ——

明明他是这样好的人,明明他们都这样好。

为什么不能让他们好好在一起 … 明明他们只是相爱而已,什么都没有做错啊。


点我继续

点我继续备份

AO3备份(点进按PROEED)


12


在被王子异重新标记过后,蔡徐坤仿佛迎来了新生。

抑或也不能仅仅将它归功于标记,更多有关真挚感情重燃的复苏,还有缺失多年安全感的逐渐填满。

时间日复一日的过去,王子异依旧没有回到他们的家中,甚至是在外人眼中完全的销声匿迹,就连守在他们屋外的记者,也不知从哪一日开始,渐渐消失到一个不剩了。

亿奇仍然没有新的好资源给他,连边角料的宣传都很少,可蔡徐坤却也不再脆弱感怀,反而变得愈加乐观坚强,每天都有在固定地练声写歌,闲暇的时候会戴着墨镜口罩出去买菜,独居的日子久了,竟然连厨艺都变得相当不错,想待王子异回来的那天,他应该也能主动去做一大桌饭菜给男人吃的。

王子异给的玫瑰盒中的胶囊蔡徐坤也在吃,但不知其中什么成分缘故,蔡徐坤运动量也不大,却逐渐胃口变得越来越好,甚至较他以往最重的体重都更丰腴了些;他一个睡前都要喝牛奶助眠的人,现在竟连午后都变得很嗜睡 …

应该是长期服药的药理反应,开始蔡徐坤也没有多想,还是日常写歌练琴做事:

他跟王子异说好要一起办音乐会的,可能现在王子异没有办法按约定同他一起出力,但由着两人最初的真挚和纪念,蔡徐坤还是想把这场音乐会继续办下去。

早在王子异离开之前他就新谱了曲,只是碍于各种事件突发以及屡次情感起伏迟迟没有写完,待到青年现在状态好了,下半段如行云流水般顺利将音符大多谱完,蔡徐坤不禁开心地都在钢琴上弹了两遍。象征他与王子异爱情的这一曲,终于只剩最后一节完美的收尾 ——

而这支曲子的彻底完成,或许还得归功于他们的孩子。不是共同产出品,不是情感寄托物,而是一个真正的,拥有他们血脉的孩子。


蔡徐坤很喜欢他颈后王子异为他印下的火焰状标记纹,即便他明白这总留不了多久。

可这次却不同于以往的遗憾,三天后青年白皙后颈的标记甫始浮现,七天后完全变为深刻的暗红色,待到两周后蔡徐坤无意在洗澡前再看,不仅没有消失之势,反而愈加愈清晰深刻。

他好像真的胖了一点?似乎还胖的不止一点点?

蔡徐坤皱着眉头抚了抚略有变圆的小肚皮,只好叹气再揉揉,等到音乐会之前他务必得减下来的。

日常每周来看望的助理小葵也总揶揄他,王子异到底跟坤哥你开导了什么金言玉律,只见一面你就这样想得开,还越来越心宽体胖啦?

哪有,蔡徐坤也翻着甜鸡蛋饼边烤边跟助理笑,保持最好的状态,才能开开心心的等他回来啊。

小葵没说出口,他也没来得及想到,可就在蔡徐坤吃过午饭坐在钢琴前,打算重新演奏一遍乐曲给小葵听,临到最后末段未写完的部分,身体竟莫名涌起一股全新的生命气息,手指也仿佛不听使唤似的,竟然连带着一气呵成,将整首曲子淋漓尽致地弹奏完毕了。

是他想的那种情况吗?或许只是他在走神?

蔡徐坤又试着将最后一段弹下,只感觉自己的骨节血脉里似乎像有只小手牵着他的手指在琴键上跳跳跃跃,每一个按下的音符都是之前不曾有过的新颖与蓬勃。

“天才果然还是天才 …”

坤哥你真的在音乐方面太有天赋了,小葵听完后惊诧地嘴巴都合不上,你这比公司聘的几个职业作曲都 …

还有地方要改的,蔡徐坤低头深意微笑后再抬眼,但的确有意外的“惊喜”。

“叫你“佳乐”好不好?”

你的名字叫“佳乐”,不会有任何比你更好,因为你是我和他以爱相伴,共同谱出的“最好的音符”。

没让小葵听见,青年纤细的指节按在腰腹处,声音压地很低很小却也很温柔。

“我们的宝贝 … 欢迎你来。”


但尽管有了灵感的汹涌回归,尽管有了新生命的喜悦赋予,蔡徐坤想要以一己之力去完成“Just For 1K”音乐会的举办,还是相当困难的。

因着“异坤”组合在近两个月来的连曝不和造成很大的不良影响,亿奇娱乐已经宣布放弃对这场音乐会的举办权,之前所售出的票券一概原渠道退回,就连官方粉丝会也自退票完成的那日开始,再也没有更新过了。

资金,粉丝,举办音乐会所要租借的乐队和乐器,以及要申请的许可与举办的场地,无一不像一座座大山压在已经没有亿奇官方相助的蔡徐坤身上,压得他既头疼也喘不过气。

可终究他也没能烦恼几天,接二连三的致电就帮他把眼前的多数问题统统解决了:

资金没有问题,已经代王子异将“简乐”出手的阿郁初步款一到账就给蔡徐坤这边作出保证,别说开一场没问题,等后期的百分之六十再到,我们估计都能加场!

而继“当街亲吻”事件后喜提年度十大恩爱CP的毕雯珺和李希侃也不遑多让,音乐会需要MC吗?我俩一块儿去啊!我跟李希侃说好了,毕雯珺再也不像他们初见时那般财迷,年终奖金全交上去扣,我俩免费给你当嘉宾,站台上讲相声都行。

租借乐队和乐器的问题蔡徐坤自己都还没琢磨明白,微信上朱星杰就把几个适合的型号拍照片发过来给他看,这批我和王琳凯之前挑的新款,还有之前子异看上的那架钢琴,我们全部想办法给你搬过去。

Center,朱星杰还给蔡徐坤发语音说,要加油,我们陪你一起走下去,你永远是最棒的Center!

朋友们努力了一圈,尽心尽力的帮助落到实处,最后唯一剩下的问题,即使被亿奇娱乐刻意封锁的场地与许可了。

“何总就是故意为难人!”

我在别的部门都沟通好了,助理小葵翻着音乐会流程表给蔡徐坤打电话,在那头气的直跺脚,就最后演艺部无论如何都不给同意的许可!我看何总就是故意的!

有没有办法租别的场地?蔡徐坤叹口气再问助理道,真的来不及再换了吗?

来不及再换了坤哥,小葵的声音很内疚也很委屈,临近年关和情人节好的场地都被别的公司租走了,剩下我都看过,不是不够大就是离城太远,效果都会大打折扣 …

唉,蔡徐坤摇摇头只得寻思再求他法,待电话挂掉与阿郁再商量看看吧。

场地问题扰的他真的很头痛,头痛到连晚饭都只吃一半。可想想不能饿着身体里的小家伙,青年只得又倒杯水继续吃,才将半块土豆咽进口中,公寓门铃即被按响了。

蔡徐坤起身走到玄关处开门,即见到一个姿容冷艳的短发女人站在门口朝他笑。

“你是在担心音乐会的场地问题么?”

女人并未进门,而是嘱咐身后台阶下的秘书递来一个文件袋塞到他怀里,如果恰巧被我说中,那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全部解决了。

这个,蔡徐坤将信将疑地将文件袋打开,就看到里面夹着整齐的一沓沓已经被亿奇娱乐签好通行令的流程表;天啊,蔡徐坤抽到最后一张被何文亲笔签名的演艺同意书时眼睛都睁大了,您怎么做到的?

“这个你别管,尽力把事儿做好就行。”

也没别的要多说,见他收下短发女人当即准备转身离开,那么告辞 ——

您是,蔡徐坤跨出门想要留住人感谢她,这样受您的恩惠太不好意思了 …

你也别问我是谁了,短发女人转头向蔡徐坤眨眨眼,说不好以后的某一天,你就要正式叫我“姐姐”了。

这是王子桐第一次在私下忤逆她父亲的意思,也是第一次以自己的名义,向弟弟衷爱的恋人施以援手。

或许人的一生总要肆意一次,在宾利车的后座王子桐关掉了手机,摆摆手再向副驾驶的秘书致意:

今天的例行会议不去了,双目微闭的她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轻松与惬意,帮我买张机票,想出去走走。


不被失望的粉丝看好,不被多数的媒体看好,不被业内的乐评人看好 ——

“Just For 1K”音乐会,也是“异坤”组合七年后合体的第一场也是唯一一场音乐会,终于在第二年还下着微雪的情人节,顺利地拉开了帷幕。

演出的场地也不算特别大,却仍旧座无虚席,但在场的多数人心里却再清楚不过,他们今天前来观看的,有可能是一出绝唱,也有可能是一出闹剧,因为本身以“异坤”组合名义举办的音乐会,男主角之一的王子异已失踪近白天有余,连同之前圣诞节最新上映担纲男主角的科幻电影宣传经纪公司都借故未出席,更别提今天这场名不符实的音乐会,王子异出现的几率比大家心知肚明都还要更微乎其微 …

但蔡徐坤却不在乎,连同在开场前播映的彩排影像,他都是始终微笑着的。

临上场前,蔡徐坤一边由化妆师整理表演服装一边同上半场的MC李希侃对词。

对着对着李希侃就发现蔡徐坤特别怕冷,身上粘了好几个暖宝宝;坤哥你真挺虚,李希侃见着他一边脱手套一边跟他讲,等今天表演完我跟老毕请你去吃滋补锅!

不用补,蔡徐坤将那副看起来很老土的毛线手套叠起来塞进背包再笑笑,咱们该上场啦。

你这走的是哪路的复古,李希侃边与他搭伴着在通道里走着边揶揄道,品位跟王子异越来越像!

“手套就是子异送的啊 …”

七年前遇见恰巧我的手在过敏,蔡徐坤眼里盈起亮闪闪的光彩,他在练习以后好几个晚上没睡觉,亲手织了送给我的。

所以不管他来没来,蔡徐坤抿起嘴唇,他永远和我在一起。


就像很多粉丝和媒体提前预料的那样,自音乐会开始,至中场毕雯珺与李希侃的MC互争逗趣,再到临近尾声以朱星杰和王琳凯为代表的乐队起身致意,王子异都始终没有出现。

而也是在这场看似独角戏的音乐里程中,蔡徐坤一个人唱了很多歌,很多很多的,他们俩从前一起唱过的歌。从《听听我说的吧》到《面具》,再从《Mack》到《我永远记得》等等的,很多首歌。

多数到场的他和王子异的旧粉丝,也是从七年前就开始喜欢他们的那些人,甫才听见前奏响起,便红了眼眶 ——

就在七年前的春天伊始,也是这样两位意气风发的少年,或许他们当时远不及现在当红,但是那份互相扶持的情真意切,那份不含虚假的互照应心,却早在时光流逝的两千多个日日夜夜中,早已彻底而深沉地印刻在了很多人心里。

节目单上有预告,结尾曲目是一支没有公布过的新曲,就连解释名字的册页,都打着直截了当的问号。

朋友们都问我这首歌叫什么,被独束灯光映照下的蔡徐坤如同天使一样美,挑起嘴角微笑的样子也很可爱,他说我都说不知道诶。

但今天在这里唱完这么多歌,蔡徐坤氤氲着喉咙说地很慢,我好像终于想到它的名字是什么了。

“有一个人,我跟他相遇是因为绯闻,分开也是因为绯闻,多年以后再度复合,我们之间仍然充满绯闻。”

“在多数变故过后很多人不相信我们的感情 … 真不怕被笑话,曾经我也不信。”

“我也曾跟我的朋友说过,公众永远需要顶级绯闻带来的快感,就如同中毒一般深陷其中,食饲着我们的情绪与痛苦,永远乐此不疲 ——”

但突然有一天,蔡徐坤的鼻尖红了,我发现我以为的那些“营业”、那些“骗术”,都是我真的爱他。被嘲笑绯闻营业的目的不纯怎样,被嘲笑中毒一般的深陷又怎样,我不想放弃,我就是真的爱他。

所以最后一首未知的曲目,打在蔡徐坤身上的聚光慢慢散做零落的星斗,叫做《绯闻中毒》,送给大家。

场内一片安静,听众都在静等曲目,但乐队的伴奏却迟迟未按时响起,直到朱星杰在王琳凯轻轻拨动吉他弦的回声中拿起了面前的麦克风。

“有一个朋友本来不在这次演唱会的公开List里面 …”

但是我想,我们都想,朱星杰笑了,如果他可以来就好了。

灯光师看看我们吧,乐队上方的明灯突然打亮,朱星杰斜立麦克风直指钢琴后面的琴师,那个位置不知道在什么时间竟然换了人,此时此刻坐在其上流畅弹奏乐曲的,正是让蔡徐坤日夜思念的王子异。

我来了,穿着跟蔡徐坤同款同样的白西装,面目依旧英俊的王子异如同真的王子一般向他走来,他说你不孤单,今夜没有人孤单 ——

粉丝开始此起彼伏地尖叫,观众席响起雷鸣般地掌声。

之前你跟我求婚我没有答应,蔡徐坤的眼眶湿润了,他向着王子异单膝而跪,那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轮到我问你,可不可以和我结婚?

请你跟我结婚,请你永远和我在一起,请你做我们宝贝的爸爸。

好啊,王子异从口袋里掏出两枚戒指再给自己和蔡徐坤的无名指套上,那也请你别怕,再跟我一起上一次绯闻头条吧 ——

只不过有限期,王子异紧紧地与蔡徐坤相拥着,是一辈子。


由着“Just For 1K”音乐会的成功举办,王子异与蔡徐坤的“异坤”组合绝境逢生触底反弹,竟在落榜不久后又顶着回马枪返冲回来,冲新占回各大媒体及舆论榜首。而王子异则在与父亲赌约成功后不再受到立异集团的限制,并在准备好证明材料的第一时间向亿奇娱乐及何文提起诉讼。为降低负面舆论的影响何文主动引咎辞职并接受相关刑事责任处罚,以及在众多发声明星的支持下业内联合各大公司重新修订了有关艺员的标记保护条规,迎得了一众粉丝和路人的支持与好评。

待一切尘埃落定后,蔡徐坤成功与亿奇娱乐解约并获得双倍过失影响赔偿金,终于成为了他一直想做的独立音乐人。他再也不是那只被关在笼中,被制缚着无法高飞的鸟儿 ——

在牢笼打开的那一刹那,他终于可以和着王子异一道,自由自在地展翅高飞了。



一年后。

跟别的同周岁小孩子总会偏爱一方家长不一样,蔡佳乐小朋友对于他两位父亲的爱,是绝对平均的。

譬如此时此刻,尚且只能牙牙学语吐单字的他头枕着他爸的胸肌,他爸比纤细的腰际抵着他胖乎乎的小脚丫,正睡得香喷喷美滋滋,浑然不顾他两位有苦难言的好爸爸。

“怎么总抱宝宝过来睡啊 …”

不能这样,蔡徐坤不动声色地用力拧王子异肩膊一下,你都惯坏他了!

因为不抱佳乐他会撒娇会哭,王子异宠溺地用手指刮蔡徐坤鼻梁,坤坤既不会撒娇也不会哭。

谁说的!合着他男人天天宠儿子还不准他抱怨!谁说他不会撒娇啊!他现在就哭给他看!

“王子异你对得起我吗王子异 …”

丝毫不嫌老土地用着跟七年前一模一样的口头禅,蔡徐坤揉揉眼睛就装作生气地往另一边床侧转,那我明天开始就去睡沙发,床就留给你和佳乐睡!

怎知他转身动作一大,恰好弄醒了美梦正甜白白软软的小宝宝。

蔡佳乐可不像他爸爸宠他爸比似的,立马张着嘴嚎啕大哭起来,小手还去拢蔡徐坤胳膊非要他再转过来抱。

好啦好啦不闹不闹,蔡徐坤一见儿子可可怜怜的小模样马上连生气都顾不得,直接转过去将小宝贝掳过团在怀里;你啊,蔡徐坤揉揉他头顶毛茸茸软乎乎的短头发,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去折腾你爸?

“佳乐也是太黏你 …”

要不过两天送我家去给保姆照顾,王子异又靠近了些,脑袋抵在青年的肩骨上道,你这一个月都在看他,我看连几个国外邀约的演出你都推了呢。

演出以后总有机会再去,蔡徐坤笑盈盈地把儿子搁小腹上坐着逗他,但佳乐的成长过程更难得嘛。

而且我去哪演出现在还不都是你说了算,趁着蔡佳乐玩他睡衣纽扣的功夫,蔡徐坤迅速转头过去亲了王子异脸颊一记,对不对啊我们王老板?

你还说呢,王子异看了眼时间后起身准备给他的大小宝贝去准备晚饭,就你和毕雯珺两位大佬时时随心情开工,我这老板再不努力一点怎么养家糊口啊!

须臾后男人挤挤眼走出卧室,蔡徐坤便也抱起蔡佳乐各个房间散步走着逗弄玩。


而不晓得是他儿子天生文艺气息浓厚,还是对王子异的书桌太感兴趣,临来到书房圆藕节似的小胳膊小腿一撇,就赖在桌面上不愿走了。

蔡徐坤无奈,但见着也还未到饭点,便也随着他肆意。

小宝贝摇着他爸爸的笔架左晃又晃玩的不满意,而后又去拽抽屉;蔡徐坤一个不留神竟被他把抽屉拽开了,王子异放在笔盒里的名贵钢笔被小家伙甩得满地都是,青年只得狠下心硬着皮气打过他手心,再把钢笔一支一支地给自家男人放回去 ——

没有想到这一放,却让他抽出了一本日记。

不知道王子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的,一本对他充满深情,且真挚无比的日记。

有七年前他们还做练习生的记录,王子异说从那伊始就喜欢他了;也有他们被强迫取消标记后长达半年多的失意,他的爱人说没有他,他好像甚至找不到生命的意义。近两年的也有,有王子异再见他的彷徨踌躇,却也有再次联情的诚心坚定。

“如果当有一天我需要你,那你会不会回来?”

这是七年前情断之时,蔡徐坤同王子异留下的最后一个请求。

我会,即便当时悲伤的不能自已,可王子异依旧对他应承下来,如果你真的需要我,我会回来。

“其实我并不清楚蔡徐坤是否需要我,但就在接到这个请求的一瞬间,即便可能是圈套,但我仍然义无反顾地再次跳了进去。”

一切都不重要,在日记停止的地方王子异写道,在我同他共享生命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互相需要,我们同享幸福与痛苦,我们永不分离。

蔡徐坤泪盈于睫,拿起钢笔在男人写过的每一页添下“已阅”,又提笔在日记本的最后一页留下一段话,想想觉得有点羞涩,赶忙放好笔抱起儿子躲去花园里。


窗外有微风吹过,撩起窗棂前的薄纱,再轻盈地扫过日记本被摊开折下的那页。

我曾拥有过爱情,也曾失去过爱情,我曾以为我的人生一无所有,我曾以为我的生活虚无殆尽。

感谢你没有离开我,感谢你没有放弃我,感谢你在越难越爱的岁月里,始终与我携手一同度过。

世人总说花开花落终有时,但也感谢你的用心,终能给予一朵玫瑰如此珍贵,独一无二的花季。

无以为报,唯有与你同享余生,所以亲爱的子异 ——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吃饭了坤坤,王子异在厨房窗间探出半身去唤他们,今晚的甜汤想多加糖吗?

知道啦,蔡徐坤牵着蔡佳乐在小花园里,笑着向男人男人愈走愈近,好啊。


END


PS:我的老天野终于写完了 … 本来想了很多感言但是就累的写不出来了。总感觉还是仓促的不够满意,但是实在这两天很忙没有多的时间ORZ 希望追这文的朋友能见谅喜欢这个结局  然后等我休息两天来点番外育儿文学吧

另:最近艾特蛮卡会收不到如果有别的事有感想想聊聊(我觉得应该没有但万一有真的不是我没有看QAQ)一定要私信啊旁友们!拜托了

评论(59)
热度(978)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