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又平静如水

【异坤】绯闻中毒番外01 - 咫尺

※ 娱乐圈ABO / 双明星设定

※ 关于七年前他们出道后的那些日子

※ 前文链接(完结):01-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12



自打喜欢上蔡徐坤再由此进入娱乐圈后,王子异从来没吃过这样难吃的面包。

很硬很涩一点都不暄,连同内夹的果酱也腻的不对味,他真的一点都不喜欢。

可蔡徐坤,他的搭档,不仅一点不嫌弃,反倒就着牛奶咀嚼地很带劲,一边吃还一边坐在栏目外景地的阶梯休息架上拍他,快吃啊多吃点咱们一会儿还得去赶下一个通告!

好的,行吧,王子异只得皱着眉头不情愿地低头啃了面包一口再回复,我知道的坤坤。

“怎么啦?觉得你好没精神 …”

子异,蔡徐坤从休息架上下移一级坐到他旁边,这样消极怠工可不行喔。

没有,王子异连忙摆摆手跟蔡徐坤解释,不是的跟你一起工作我都很开心,我没有不喜欢 …

他当然没有不喜欢蔡徐坤,他相当喜欢蔡徐坤,让他不喜欢的,应该是这份在王子异看来并不适合他的工作。由着对蔡徐坤的爱他傻乎乎且莽撞地当了明星,可自小的性格又老实又单纯,招架愈来愈多的媒体访问已经让他日渐吃力,且亿奇娱乐为了自立人设还要王子异去故作一些本来就不属于自己的姿态,更让他愁上加愁。

坤坤,所以王子异在解释后又吞吞吐吐地添了一句,连看他搭档的眼神都躲躲闪闪的,在你当明星前,你知道是要过这样生活的吗?

“我知道啊 … 我怎么不知道。”

我当了很多年练习生诶,蔡徐坤揉揉王子异脑后的小圆揪揪笑得很云淡风轻,在你来之前很久就是了。

“因为想要站上舞台,因为想要站上最闪亮的舞台,有些东西是必须付出的。”

但凡你想要做好任何事情,蔡徐坤肘间撞撞王子异的手臂,都要有作出牺牲的觉悟,不是吗?

好像是,王子异挠挠脑袋,又好像不是。先不论梦想,起码到现在他来到亿奇都是因为喜欢蔡徐坤,还特别幸运地与他的心上人标记,成为了对方的Alpha。如果说非要做出什么牺牲的话,也应该是为蔡徐坤牺牲才对,毕竟他要保护他眼里最好看的Omega。

嗯,虽然仍似懂非懂,可为着让搭档安心王子异仍然点点头做出应承,好的你放心吧坤坤!

还说让我放心,蔡徐坤都在不知不觉中把面包从他手里拿过来了,你连饭都不好好吃叫我怎么放心啊?

“喏,给你啦。”

我偷偷从节目组的工作餐里A的,蔡徐坤从演出服背带裤的口袋里掏出一根火腿肠递给王子异,又努努嘴揶揄他傻傻的小师弟,不喜欢吃甜的不早说,我也好多拿一点嘛 …

蔡徐坤今天的妆发是浅棕色的小卷卷,细竖条的衬衣配了黑色的背带裤,显得特别乖巧又可爱。

喏,王子异眨眨眼,他可爱的小哥哥就站在面前向他伸出手,掌心摊着一根短短圆圆的玉米肠;听话子异,蔡徐坤见他仍是呆愣不做声,只得拉过人胳膊给他按手里,快点吃啦。

好,好的,王子异的心都快给他善良美丽的搭档融化了,连道谢嘴都打瓢,坤坤你真,真好。

你也别再见外了,蔡徐坤看他真的把玉米肠外面的塑料纸剥开吃方才舒口气安心下来,毕竟我们已经相互标记,以后都是对方的另一半呀。

也对,既然他已经是蔡徐坤的另一半了,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

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王子异咬着玉米肠默默地想,只要是蔡徐坤喜欢或者想去做的事情,他都能接受,也都想帮忙,搞不好以后也会成为自己喜欢的 ——

蔡徐坤这样善良的人,他就想没理由地支持他,就想把所有的珍宝都给他,就想对他好,对他特别好。

坤坤,王子异咽下最后一口食物的时候还很丢脸地打了饱嗝,我,我会努力的,你相信我吗?

相信,蔡徐坤伸出小拇指跟他拉钩,子异这么可爱这么乖,我为什么不信?

“那你 … 能抱抱我吗?”

就一下,王子异的头越埋越低,整个脸颊都红扑扑的,我就想 …

“当然可以。”

子异啊,蔡徐坤张开双臂大喇喇地给了身边的搭档一个又狠又结实的拥抱,这都不是问题。

只要以后我们子异不开心或者难受了,蔡徐坤抱着他在他耳边说,都可以让我来抱抱你;我多抱抱你,蔡徐坤伏在王子异肩头咯咯地笑,你是不是就能高兴一点?

岂止是高兴,那绝不仅仅是高兴,那甚至是幸福 ——

或许是那一天,又或许也在很久很久之前,尚未成熟的王子异,对这份来之不易的爱情,渐渐在心里默默积攒下愈加愈多的勇敢与坚定。



他们的西皮组合不是在一开始就被人喜欢的,也有很多人不喜欢。

王子异还记得就在亿奇娱乐宣布他们正式成立组合并发布EP企划的当天,蔡徐坤练习生时期就存在的站子就关了一个;他很内疚,他也很不好意思,在他尚且青涩幼稚的想法里,他总会觉得是自己在拖累蔡徐坤。因此即便公司以标记之名大力重推西皮,可王子异仍旧明面配合暗里推拒,在公开场合和自己的搭档多说一句话都后悔地恨不得把舌头咬掉 …

实在无法避嫌王子异就开始躲蔡徐坤,可毕竟他们的寝居就那么点点大,一来二去还是会被蔡徐坤察觉出心思。

“今天我不想吃外卖 …”

我也不想吃公司送来的营养餐,蔡徐坤趴在沙发扶手可怜巴巴地拽住他搭档胳膊,子异你做饭我们吃好不好?

我那个,王子异犹犹豫豫地捏住T恤边角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但冰箱里的菜很少,做不够啊。

可是子异,明明比他年龄更大的蔡徐坤撒起娇来一点不拖泥带水,我今天真的很想吃你煮的泡面,特别想吃 …

哎行行行,王子异不知道第多少次地又被他搭档的示软所打败,我这就去煮。

煮面很有学问,并不是简单地放了调料包就拿锅子煮,这是王子异在还当练习生的时期就学到的。单纯的加面加菜不香,而且蔡徐坤太瘦了,因此王子异总会想着法儿地给他加个鸡蛋进碗里,久而久之也形成了习惯。但如果稍微了解蔡徐坤的人都知道,除了王子异亲手下厨,这位冉冉升起的新秀之星几乎不怎么吃鸡蛋 ——

或许这也是他独特的,表达温情与好感的习惯。

他们住宅的冰箱里只有两个蛋,王子异全下在蔡徐坤碗里了。待晚餐时间端上饭桌,蔡徐坤看看自己碗里被他搭档变着花儿地添置鸡蛋肉丁好卖相,再看看王子异碗中仅有朴素的几根青菜,没忍住用勺夹一只给他,却又被人很快还了回来。

子异,蔡徐坤只得皱皱鼻子吃瘪地把蛋咬开,你最近不乖,你都开始欺负师兄了 …

没有,王子异只是低头一个劲儿扒碗里的面,我还跟以前一样,你多想了吧。

他哪里有多想,蔡徐坤翻了个白眼却也没再回怼他,不仅不叫“坤坤”,连最基本的“师兄”都省略掉了啊。

“说起来我很好奇 …”

你这蛋怎么做的,蔡徐坤吃完一只蛋又就着汤开始吃另一只,我偶尔吃过别人下厨都没这种水平的。

没什么高深的,王子异低着头抿唇笑道,就拿温水下蛋啊。

“很多人煮蛋都拿沸水煮,但是这样煮出来的蛋一点都不嫩,也不香 …”

办法就是在锅里的水沸腾之前就下进去煮,王子异将筷子横置到碗沿,就我曾经在书上看的就用了,说水煮蛋的秘诀是温柔,有点矫情吧?

不矫情,蔡徐坤塞地两个腮帮鼓鼓还回答他,挺符合你的!

“你看你这么温柔,还会煮蛋 …”

我命令你,咀嚼完嘴里东西的蔡徐坤口齿特别清晰,你得答应我,以后我人生里的鸡蛋都由你承包了!

怎么会,王子异收拾碗筷后起身,看似眼神也很自责落寞,有那么多人喜欢你,你想要的一切都可以有新的人做好 …

但是我喜欢你啊,蔡徐坤喝掉最后一口汤再把碗递过去,我喜欢跟你一起生活,这让我感到特别幸福开心,连工作的压力都能少一大半啦。

“可是坤坤,你真的不觉得我有在影响你吗?”

我觉得我影响到你了,王子异鼻尖有些发红,因此他难为情地背过身去,我不想因为我给你带来任何不好的事情。

哪有,蔡徐坤见他搭档又胡思乱想,赶忙给人来了个温暖的背后拥抱;可出道后一直在蹿个子的王子异身高增长势头很猛,短短几月又添不少甚至高出他许多,所以蔡徐坤只得有点郁闷地把脸颊贴在他年轻的Alpha背上,别乱讲,你看我这不是又给你安慰的拥抱了吗,开心点。

“你看看你都是这么高高大大的Alpha,在家里还抹眼泪,给粉丝知道恐怕会笑掉大牙喔 …”

蔡徐坤很少哄人,几乎可以说在练习生时期他从不哄人。但在那天晚饭之后,他却一直倚在餐桌旁看王子异边刷碗边陪他聊天,也不会觉得累,也不会觉得烦,甚至连答应了经纪人的某档上星娱乐节目REPO都忘了看 ——

不仅仅只因为标记,王子异的温柔和他独特美味的煮蛋,也在潜移默化中存进了蔡徐坤的心里和胃里。



在第一张组合专辑发布过后,“异坤”组合在当年的娱乐圈取得了很大的反响和水花,但为避免路线相撞,亿奇娱乐在商议过后决定留下会谱曲的蔡徐坤继续制作音乐,而王子异则转向影视方面:

但连同音娱而言王子异都尚算半个新人,更别提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演戏。

王子异不会做表情,不会背台词,在一开始的时候甚至分不清在一段表演项目中该如何融入又该如何结束,即便苦练却也进步甚微,受了公司影视部的指导老师不少冷言冷语;可他自尊心又强,也不愿在外界评价中再因自己殃及蔡徐坤,便租了很多碟片在不训练的时候没日没夜地看,而也就是在那时,一贯烟酒不沾的王子异在百般忧愁中到底破了戒。

啤酒蔡徐坤偶尔也喝,所以王子异勉勉强强跟着沾几杯不用躲。

但因为唱歌的缘故他的搭档基本不沾烟,也对烟味略带反感,因此王子异只得借故偷偷在外套口袋里藏几支,再蹲到黑暗空旷的应急楼道里去抽,每天进门都刷三遍牙,却还是被心细如发的蔡徐坤盯梢着在某次逮到。

你跟谁学坏的,很明显地蔡徐坤脸上常有的笑容都消失了,天天背着我在楼道里发什么疯?

没谁教我你别管,王子异把指间未燃尽的烟扔到地上用鞋底踩灭,无师自通。

“ … 你再说一遍?”

我,王子异见他生气,心中已经渐渐泛起担忧和胆怯,可为着烦恼却仍硬着脾性跟人顶,我说没谁教我 …

啪!

蔡徐坤干净利落地抽了他搭档一巴掌,用的劲儿很大,甚至抽地王子异耳畔嗡嗡地耳鸣。

我都没有放弃还在继续努力,蔡徐坤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他一激动整张脸就会涨得特别红,耳朵也红;你答应我会跟我共享我们的未来,所以你就是用这种态度来对待的吗?

我找不到感觉,王子异低下头靠近他些,又服软地环住了蔡徐坤的手腕,公司的新定位让我没有方向感 …

“我知道,我都知道。”

但你能不能坚持一下,蔡徐坤氤氲的喉咙中沾染了些许鼻音,你坚持一下,让我也想想办法。

你先别慌好吗,蔡徐坤叹口气后指尖揉了揉眼眶,你一慌我也特别乱。

“坤坤你别急,我不慌!”

我不慌真的,王子异见状连忙把口袋里剩余的烟和打火机都交到他搭档手里,还把空空如也的衣袋翻给他看,你不要生气,我错了以后再也不 …

说什么,蔡徐坤拧过背去不理他,你做什么都由你自己开心也很好。

我不这样想,王子异的肩很宽,背脊也结结实实的,因此他只需张开手臂轻轻一拢就能将蔡徐坤环在怀里,嘴唇触在Omega白皙的颈子上方,但你放心,我很快就能振作起来了,前两天发的剧本我都能背十遍!

胡扯,尽管被人硬生生扣在怀蔡徐坤还是被逗笑了,你也就只有记咱们组合歌词的水平 …

怎么背不是背啊,王子异环着他摇啊晃啊还是傻乎乎的,那我当成歌词背也没有错嘛。

当蔡徐坤主动吻上他的那一秒,王子异不清楚蔡徐坤有没有感觉到他嘴里的烟味,但他却切切实实地尝到了他搭档嘴里甜丝丝的,带有冰凉感觉的蜜桃冰淇淋的味道。

他得去多买两盒放在冰箱里,王子异边跟他的Omega接吻边想,那他天天都能亲到这样甜甜美美的蔡徐坤。Peaches and cream,他的家庭英文老师曾跟他教导,愿你的生活all peaches and cream ——

愿他和蔡徐坤的生活,也能永远充满完美无瑕的味道。



王子异第一部担纲男主角的电影,拍摄其实是没那么顺利的。

资深导演的连夜开工,众多出名老戏骨的联袂出演,精神上紧绷不放的绷弦,野外片场随处可见的小飞虫和蚊子,以及永远扒两口就得马上补拍吃不完的工作餐 … 王子异遇到的困难比他来之前所料想的多更多,但他没有选择将这些烦恼告诉给蔡徐坤任何一个。

不辛苦,开心,每次跟蔡徐坤视频他都笑得特别开怀且傻白甜,末尾再留一句你也好好照顾自己啊。

王子异哪里好,他根本就一点都不好。额头撞到布景架起了大包,背后也因长时间吊威亚而磨破皮肤蹭出了血痕,但好在他真的能够吃苦并咬牙坚持,倒也渐渐地得到了导演和其他演员对自己拍摄愈发变好的理解与尊重。

因为夜戏很多的缘故,王子异几乎都不能再睡所谓的“养生觉”,往往待到拍完他的部分再回酒店,不是后半夜就是天空渐渐泛起鱼肚白。蔡徐坤睡眠很浅,他也不忍心去打扰,实在想他就给他发个小红包,连十五二十都觉得难为情,就每天都给蔡徐坤发二百。

王子异才开开心心地发了不到三天,蔡徐坤就不乐意了,大半夜趴在工作台上回他搭档微信,我写歌呢你天天作弄什么玩儿啊。

就,王子异那边立刻显示正在输入却只发过来很短的话,就你还没睡觉吗?

“公司这边赶得紧,交不出曲我怎么睡觉。”

倒是我看到微博上有你的路透图,蔡徐坤脸颊枕着胳膊跟王子异乐,蛮帅的我家小屁孩。

但我和你说啊,蔡徐坤清清喉咙又装作凶他,你现在才赚几个钱还给我发红包嘞,全拿回去不然我生气哦。

他是还赚不了几个钱,但是他家勉勉强强还算不差吧 ——

王子异委委屈屈地跟蔡徐坤说好,想想觉得不对又跟他师兄争一句。坤坤我不是孩子了,王子异嘟囔着,我是你的Alpha,我已经长大了!

“好好好我们子异,我的Alpha …”

你的Omega现在真的超级无敌困,蔡徐坤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打了哈欠,再顺手把录音电脑关掉,能跟您申请一下可以去睡觉吗?

快去快去,王子异指尖噼啪点着屏幕很快就把催促的话语发过去,本来也想让你早点睡,快去吧。

蔡徐坤在给他搭档发过晚安之后真的去睡了,留下王子异一个人对着他师兄发来卡通小猫的晚安表情可劲儿地傻乐。

当你爱上一个人,世间所有的辛苦都变得不再疲惫,因为他即是你的盐,你的光,亦是召唤你幸福风帆的起航。



王子异主演的那部电影很成功,在当年的档期里取得了相当不错的票房,从前在他看来无比迷惘的演员之路,似乎也在渐渐地向他敞开大门 ——

在那个时候,在他依然单纯,依然确定努力就会有结果的时候,他曾真的相信他与蔡徐坤能够像很多人所说的那样各自成王,再及顶端相遇,或许他们就能避过所有的流言与纷争,携手去度过平静快乐的一生。

但王子异终究对诡谲沉浮的娱乐圈认识太浅薄,他太天真了。

由着王子异与蔡徐坤各自人气的急速上涨,渐渐的,也是很快的,有少部分粉丝不再对他们的组合形式买账;也因二人在同龄阶层中逐步登顶,亿奇娱乐也改变了之前定下的风向策略,转由拆分“异坤”并加以各自力捧,组合的见面会越来越少了,可个人行程的加附却如海浪迭潮般迅速涌上 …

而或许从那个时候他就该真正明白,缔造高热西皮神话的“异坤”组合,在那一年已经名存实亡。

蔡徐坤的原创音乐辑越卖越多,王子异的演艺片约也如雪片般纷至沓来,公司渐渐为他们个人配备了各自的经纪团队,而那间由他们俩共居的公寓,那扇熟悉的红木门,打开的次数却也越来越少。

不知道在第多少次坐在保姆车上吃营养餐,蔡徐坤开始怀念王子异煮的美味好吃的鸡蛋面条;

也不知道在第多少次在片场与他人欢笑打闹后寂静的独处,王子异开始想起蔡徐坤给他的,会搂着他脖颈亲他的,芬芳柔软的拥抱 ——

明明他们离得很近只距咫尺,却是怎么就在这股看不见的力量推拨下,渐渐走散了呢。

变故来得不算突然,甚至有些在王子异的意料之中,可当它真的比预想般更为迫切地发生了,王子异却觉得他还是接受不了。

彼时王子异正在国外拍戏,还未等到镜头完全补完,即接到蔡徐坤的电话,说公司安排他们在年末的演唱会上一同出演;王子异很意外,却也颇为欣慰地问蔡徐坤,是何总终于想通了吗?那还挺好。

“不 … 是我想通了。”

没事儿你就早点回来吧,可逢此喜讯蔡徐坤的情绪却意外地并不高涨,彩排还挺麻烦,需要你在。

仅为一句简单的“需要”,王子异连日加班赶点地拍完镜头,再丝毫不顾休憩地订了最早一班机票,连轴转下并不让他觉得辛苦,因为在他眼中,可能那丝渐渐明亮的曙光终于要冉起 ——

却没有人告诉他,等待他的将是绝望而彻底且漫无边际的黑暗。

从和蔡徐坤一起彩排,到彩排通过,再到正式演出,没有人告诉过他,甚至连蔡徐坤都不告诉他,他们是会在演唱会上当场分手的;王子异其实很惊愕,在亲耳听到蔡徐坤说出分手决定的那一刹那他是很懵的,他的耳畔嗡嗡地响,大脑几近不会运转,连带眼睛都在渐渐模糊 …

不,王子异在亿奇娱乐刻意设置的大屏特写上看的很清楚,蔡徐坤的颈后,再也没有他的火焰标记;而同样于他,他都不用再去刻意查看,脊骨顶端的那朵玫瑰,应该也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消失殆尽了。

“异坤”组合出道一整年,那档让他们相遇的选秀节目有三个月,他们认识了一年零三个月。

在这一年零三个月里,他们真正共处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三百天,而在这三百天里,蔡徐坤用他的陪伴、耐心、温柔与爱让王子异从一个男孩成长为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可就在他已能够与他并肩,想要名正言顺给他幸福的时候,蔡徐坤不要他了 ——

努力过后的白日梦碎,比一切从未接近过的卑微希望更要痛苦千万倍。

王子异拒绝了父亲为他提供反击亿奇及蔡徐坤的帮助,也拒绝了演艺售出方向他伸出对立的橄榄枝,用尽所有薪酬和积攒自行解约,再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为自己安排了漫长的假期,彻底在那年的娱乐圈消失地杳无踪迹。

再也没有任何一个拥抱能够缓解他的难过了,在那之后王子异彻底地封锁了自己的内心,再将它包裹上厚厚的冰壳扔进深海,成为一块再无找寻的、记忆残留的琥珀。

王子异总以为是他更爱蔡徐坤一些,却未曾晓得更多他看不见摸不着,也是蔡徐坤未曾跟他诉说过的事。

他不曾知晓在蔡徐坤辛劳日日夜夜所谱的曲集里面,有很大一部分是未署真名,却为他出演电影所配的乐曲和歌;他也不曾知晓何文曾对蔡徐坤要挟,若你在限期内写不出,那么王子异就要作为置换连同我司影视部一同出售,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 ——

蔡徐坤做到了,他在有限的时间内谱出最悦耳动听最大热的曲目,却无疑对王子异的身价加以推波助澜,正中何文下怀被他欺骗,也真真正正地把他的爱人,把他的Alpha“卖出了好价钱”。

他也不曾知晓在水杯中被人放入镇定剂后,蔡徐坤在神志不清间被亿奇的工作人员强行带去取消标记,在药水气味浓重的手术间里,在半梦半醒时拼了命的反抗发出嘶哑的尖叫,在被完全取消标记后空洞而凝滞的红肿双眼,他都不知道 …

他不知道在蔡徐坤默默承受这些痛苦的瞬间,会不会也想向他去讨一个带点温暖、也带点柔软的安慰的拥抱;他想他不能再逃,他一定需要。



七年前的王子异应该还算是青涩不成熟的哭包,但在七年后,在陪王子异一同默默看完悦华交给他们的医疗记录视频佐证后,阿郁从未见过她的好友如此彻底而脆弱地痛哭失声 ——

“我一定要对他好,千百倍的,千万倍的,倾尽我所有都行,只要他开心就好 …”

我再也不会离开蔡徐坤了,王子异认真而坚定地说道,我会永远对他好。



蔡徐坤其实挺烦恼的,因为光有蔡佳乐一个小捣蛋还不够,还要安抚自家多愁善感的Alpha真的很烦恼。

比如现在,王子异不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环着他颈间就拥着自己不放手了,儿子坐在客厅软垫上没人理会又哭又闹,但被男人缠着他又起不来身。子异你松松开好吧,蔡徐坤讪讪笑着去揪人耳朵,我再不去哄哄佳乐就哭哑了耶 …

好,王子异这才欣欣然把他松开一些些,却难得小孩子脾性地又张开双臂,那坤坤也给我抱抱。

“… 真是越过越回去了你!”

尽管嘴上在骂,但蔡徐坤仍然笑着给了王子异一个拥抱,乖啦那我去抱儿子了?

嗯,王子异点点头,也跟他一块起身去哄撇着嘴挂泪珠的小小号哭包,佳乐佳乐不哭爸爸抱!

哼,可蔡佳乐才不理他呢,小脑袋一扭扎进蔡徐坤怀里,走开走开,宝宝要爸比抱。


能够耗尽分离七年的辛苦,能够跨越咫尺的距离,能够拥有安稳的幸福,真好。


END


PS:蜜桃冰淇淋和煮蛋那个出自陶立夏《把你交给时间》,我厨艺不好自己也没试过,看完试过不好吃 … 不能打我。

评论(15)
热度(373)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