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毕侃】绯闻中毒番外02 - 不吝

※ 娱乐圈ABO / 双明星设定

※ 关于心机鬼和小调皮的恋爱之旅 / 保姆车Play

※ 前文链接(完结):01-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12



最初认识毕雯珺的时候,李希侃认为他是很吝啬的人。

也不能一概而全地说吝啬,更准确点形容,他的这位新搭档是非常精明的。

毕雯珺,一个浅究看似并无深刻背景的普通新人,居然能在出道仅一年半的时间就跃居其经纪公司悦华的流量榜单前三位,不得不让人佩服他的头脑及吸粉能力 ——

而且,他还是天蝎座的。

白羊座的李希侃咽了口水,瘪着嘴角把他新搭档的履历在某营销号上看了一遍,突然就感觉有点忧愁地吃不下晚饭。他不是不认识毕雯珺,他当然认识,从一年前的那档娱乐节目他就认识。

彼时的李希侃和毕雯珺都方才是出道新人,李希侃还傻乎乎的,可毕雯珺却已经很聪明成熟了。

节目组心机鬼,偏要那人教他悠悠球;教就教呗,也怪他好死不死地挑了毕雯珺藏品悠悠球里最为昂贵的一只,还倒霉地没握住线,咔嚓给人坠地上。摄影机怼那儿,毕雯珺自然笑容满面地没关系不在意,可待着镜头一转过去,他即跟个可怕的幽灵般杵在李希侃背后阴森地念叨“三千块”,还念叨了十遍。

李希侃烦不胜烦,李希侃痛定思痛,那档节目的酬劳只有五千块,他一录完就给了毕雯珺一大半,十分心塞。

可最惨的还不在这里。

那档节目播出之后,不晓得他俩的一小部分粉丝突然脑筋秀逗还是怎么着,莫名地开始萌起了毕雯珺与李希侃的“毕侃”西皮。李希侃想萌就萌吧,可咋就他这么英俊帅气还就是受呢?Omega属性真害人啊。

而无形之运最为离奇,在他的公司迈睿与毕雯珺的经纪悦华还是对手的时候,他俩的西皮居然一路水涨船高,甚至还荣登了微博西皮榜单的上位圈,引得路人无数好感围观,也引得他老板王纵另眼注意,非怀疑李希侃跟毕雯珺偷偷私联,把他剩下的两千块也扣掉 ——

这都是什么事儿?

所以自此之后,毕雯珺在李希侃心中就印下了“破财”的金字印象招牌。

我只想好好赚钱,李希侃每天出工都得在心里默念好多遍,千万别让我碰到毕雯珺哇!拜托了!

怎知时光荏苒日新月异,即便李希侃天天虔诚地求神拜佛,也未曾想到曾经让他无比头痛的、互为仇敌的迈睿和悦华,居然会在年初因为经济财报下滑的缘故握手言和,还贱兮兮地专程把曾经亲手拆分的“毕侃”二人再次组成西皮,并且用尽一切流量舆论大肆推广 …

李希侃那个气啊,也只能化作满脸悲凉的微笑随风逝去。


其实他们迈睿的好多Omega都很羡慕李希侃能同毕雯珺搭档,因为毕雯珺的外形实在是非常帅气优秀的。

但他的兄弟姐妹们不晓得内情,李希侃每天都郁闷到颤抖,因为毕雯珺实在是太抠门了。

即便二人已经开始组西皮,但碍着毕竟公司收益不同,两边便定下一套诸如限制各类互动次数的条规,超过就得真金白银不开玩笑的罚钱。譬如有次手表推广站台,按剧本流程毕雯珺需要括一下他肩膀,事实男人也这么做了,可怎知李希侃走台阶时没留意脚下,直接一头栽进了毕雯珺怀里 ——

台下粉丝兴奋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周边售卖也节节上升,可青年抬头望见男人冷冰冰的眼神,他就知道毕雯珺的一千块又没有了。多拉一次手五百,多拢一次肩一千,多亲一次脸颊五千,再越矩直接扣除百分比内所有酬劳,他们的两位老板从来不说假话。

好的嘛,站台一结束李希侃就从微信马上转了一千块给毕雯珺,算我赔你的。

有眼色很好,毕雯珺丝毫不带客气地收下了,就连收完钱还要揶揄他,但你下次能不能注意点儿?

不能,李希侃气得咬牙切齿的,可为了怼回毕雯珺却还要装作亲密地恶心那人,别忘了我们现在还在恋爱期哦,男朋友么么哒!

么么哒啥啊,给给的多么肉麻,李希侃一边挠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边想,跟这种人组西皮真的好尴尬。


再忍一忍,于是艺人李希侃的日常既每日求神拜佛后又多了一项,就是时刻不忘去数两家公司给他和毕雯珺约定好的分手天数;还有三百天,二百五十天,二百天,李希侃每天都在很认真地数,只要自己够能忍,只要他心够诚,一定能平和安稳地坚持到与毕雯珺分手结束 …

却不晓得缘分之神还是给予李希侃调皮的整蛊,在其中出现了小小的纰漏。



李希侃非常怕狗,这绝对不是因为他绰号叫“狐狸”的缘故。

这天迈睿市场部的工作人员忙时疏忽没有顾虑到,为他和毕雯珺联系到一档宠物栏目。待到确定出发去拍助理们可傻眼了,本期伴随出镜至少两三只大型犬,李希侃完全没法与之相处,可是当即沟通取消也来不及,只得劝说艺人硬着头皮上。

李希侃怕的要死,在临进录播间前小脸都是瘆慌慌的白,甚至没什么心情再跟毕雯珺插科打诨了。

那个,李希侃刚把手抬起来想去抓男人T恤后背,想想会被扣钱又默默地把手垂下,却还是很小声地跟毕雯珺商量,一会儿能不能你先进啊,我就跟在你后面,我有点 … 有点 …

“你倒这会儿不刚开始怂了么?”

抓着吧,尽管毕雯珺嘴上仍然讽刺他不饶人,可身体却贴心地往后靠了靠,抓着吧,我不嫌弃被你弄皱。

李希侃跟个小尾巴一样被毕雯珺护着进了录播室,男人一米八七的身高跟座小山似的把他护地严严实实,就连主持人想要李希侃来摸摸牵了绳的大金毛都被毕雯珺一口回绝掉。哎这不行不行,毕雯珺八面玲珑地解释的特别好,等我们小侃摸了又想买,到时只陪狗狗不理我怎么办?

由着毕雯珺的帮助与大力配合,节目录制非常顺利地进行着,只是录播完毕助理告知男人又被扣了一千块。

我全都给你,李希侃可不好意思,一边微信转账一边用胳膊肘撞撞身旁的搭档,那晚上有时间我请你吃饭?

“我请你吃顿好的,就当谢谢你!”

吃啥好的,毕雯珺又恢复那种吝啬且阴森的眼神白他一眼,咱俩都不富,也没多红,就一般大排档得了。

不似李希侃是温婉的南方人,毕雯珺的家乡在遥远的北方,也顾着他帮忙,李希侃在当晚就陪他去吃他家乡招牌的小吃麻辣拌。

李希侃鬼鬼祟祟地揭下口罩,小口小口喝着甜粥,望着身旁戴着鸭舌帽狼吞虎咽的毕雯珺,心想好歹他俩加起来也是有好几百万粉丝的人呢,怎么就来这种地方吃饭喔,真的有点不习惯。

“你吃不了辣还是不喜欢?”

不用你付钱,毕雯珺朝李希侃微微笑,眼神也渐渐柔和了些,你想吃别的我都请你。

请啥啊请,再请也还不是花费的都是自己赔给他的钱!

我不饿,李希侃只能陪着笑又咽一口他并不乐意喝的啤酒,公司说我最近脸圆叫我减肥呢。

“就你这下巴还减?”

就这么小一点,毕雯珺直接上手拇指抚过李希侃的尖下颌摸了摸,你们王总怕是瞎了眼。

呵呵,李希侃表面不说内心里可劲儿地吐槽他搭档,没镜头就不怕扣钱各种占便宜,镜头前我离你近一米你都要报警了好吧。哎老毕,因为毕雯珺比李希侃大,他又不好意思叫“哥哥”,干脆起个老成在在的绰号去称呼,李希侃问你咋画风这么清奇啊?

有吗,毕雯珺摇摇头又喝口啤酒,我只是比你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小孩更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罢了。

“我条件也很一般啊,你看你都在说什么话 …”

我不比你好多少,李希侃皱皱鼻子,我出道前都换了好几家公司练习,也就认识你之前才红一点点!

虽说都是命吧,李希侃叹口气,但有时候看看周围的小伙伴们都接二连三的出人头地,还真的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合适干这一行呢。

那是你虚伪,毕雯珺冷笑,但凡进了娱乐圈谁不想红?只能说你不够上进而已。

我也想上进啊,李希侃刚把口罩往上扯了点就打了个喷嚏,但是如果再努力努力还不红,那我也放弃啦。

“找个工作室教教小朋友唱歌跳舞,也就还挺好的 …”

我实在不聪明,李希侃咬咬嘴唇故作轻松自嘲道,如果等变聪明才能大红大紫,估计得好几百年嘞。

“不需要,有我在就够了。”

并不需要那么久,毕雯珺望向李希侃的眼眸中终于生出了几分认真,跟我走听我的话,红起来是很容易的。

乱讲,李希侃摇摇头否决地笑了,你又不是神机妙算。

可三分钟后他就不笑了,因为李希侃的手机收到一条转入账的提示短信,金额正是他分三次打给毕雯珺的接触超额赔偿金五千块。你咋知道我卡号的,李希侃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你这也太 …

我的诚意很明显,毕雯珺拇指食指夹着枚硬币立转,面容上的表情讳莫如深,所以你敢和我打这个赌吗?别告诉我你不敢。

李希侃的睫毛迅速在几秒之内眨动很多次,连忙结结巴巴地回答他:

“… 赌!”



毕雯珺很聪明,智商情商超乎意料,在他的一路刻意营业下,“毕侃”西皮声势愈发愈大,水涨船高至连登头条,直至紧逼业界新兴偶像头把交椅。

走势好,收成好,尝到了甜头的迈睿和悦华自然也相对放开了对毕雯珺和李希侃的互动限制,虽然他们仍然不能够接触太多,但比起从前的“靠近即罚钱”理论,可是相对更加逍遥自在了。

自分化过后李希侃没谈过恋爱,稍微大一点当明星再到现在,接触最多的Alpha就是毕雯珺;毕雯珺长得好看,外形既高大又帅气,且两个人是以情侣身份被公司推广的,时间久了难免在心中生出一些些难言的心思来。

他是笨蛋不假,事实上李希侃每天都在安慰自己,毕雯珺不过是因为表演才跟他在一起呀。

别看镜头前温柔又体贴,实则私底下生活中冷漠又毒舌,但剧本演多了,被毕雯珺拥在怀里多了,被他拉着手,再在极其稀少的桥段里被他亲亲脸颊,李希侃似乎都会徒生一股难以自抑的心动。他觉得他似乎是喜欢上了这位被两家公司联袂打造的人设版“毕雯珺”,而不是生活中那个腹黑十足的吝啬鬼 ——

李希侃默默地给人设版起名叫“雯珺哥哥”,再恶狠狠地称呼生活版“老毕”。

如果迈睿跟组的助理近两月留些心她就会发现,李希侃再不会对和毕雯珺一起出席的活动推三阻四了,反而乐意之至;她当然不知道,多一次活动李希侃就多一次机会,能够更加亲近他的“雯珺哥哥”。

跟毕雯珺一同高高兴兴地赚了小半年知名度,李希侃的毒奶体质再次发作,在临近他俩又斩获某知名品牌季度代言后,沉寂许久的亿奇娱乐却又杀了回马枪归来 ——

他们回推了七年前的西皮神话“异坤”,其声势之大号召力之强迅速将“毕侃”组合杀了个措手不及。

迈睿老板王纵愁得天天叹气,连跟联手方悦华的总裁杜若吐苦水都得连打几小时电话;毕雯珺和李希侃也好不到哪儿去,每逢被王子异和蔡徐坤抢去一个代言,他俩就得在禁闭室里待一天,活脱脱从刚刚离苦的好待遇又再坠落人间。

李希侃无奈,但碍着毕雯珺不放弃也就一直配合他。

时间稍长后,即便“异坤”组合始终压着他们一头,可“毕侃”也竟然能在逆流中绝处逢生,愣是在各路新晋西皮中重新杀回血路与王子异和蔡徐坤分庭抗礼。

需要营业的项目变多了,自然要记熟的剧本也是一沓沓。但李希侃不喜欢这种感觉,即便他能再多更多地见到他喜欢的“雯珺哥哥”,但他也很不乐意,因为李希侃觉得毕雯珺装得愈发不走心。

毕雯珺能在记者跟前用勺子喂他吃汤圆,但在私底下连吃盒饭都坐的离他很远;毕雯珺也能在代言的时候说自己特别特别爱他,事实上一周都不会主动发一条信息给李希侃 …

李希侃总觉得很累,却也不知道跟谁说,也不知道如何吐槽,偶逢朋友叫去喝酒谈心,也就一块去了。

好巧不巧的,他刚好就在酒吧遇见亿奇演唱会后失意的王子异。李希侃其实是同情他的,告诉毕雯珺也只不过是为感慨,怎知毕雯珺又赶紧要他把对手的失态拍下,再一张张照片丝毫不漏地悉数照发 ——

按要求发完后,突然有那么一瞬间李希侃心里的正义感爆棚,他就对毕雯珺失望极了。

说什么温柔善良的“雯珺哥哥”,私底下都是自私自利,光顾着坑人的大猪蹄子!

如果毕雯珺真的把那些照片发了,如果第二天就都在媒体头条看见的话 …

李希侃想着想着就内疚的要死,继而郁闷地红了眼眶,他会主动跑去跟王子异道歉的,再跟毕雯珺一刀两断,绝对不要理他了!

怀着最坏的准备和最丧的心情,李希侃在周末的短假后忐忑不安地回公司上班,搜完全网不见他们对手王子异的任何黑料,“异坤”仍然占据良好舆论上风。可很意外的,他却又在公司设立的禁闭室中见到了毕雯珺,那厮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读书看报,甚至还心情很好地对李希侃吹了口哨。

“… 怎么回事?”

李希侃迈着步子犹犹豫豫地走过去都不敢抬头看毕雯珺,你,你没发吗?

没发啊,毕雯珺耸耸肩故作若无其事状,仿佛根本不在意他们又丢掉的一个新代言,就突然不想发,那我就不发呗。

“你没做坏事真好 …”

担心又内疚,忐忑了两晚上没睡着觉的李希侃终于得以放心解脱,眼泪一个劲儿委屈地开始往外冒,我还想你真的这样做,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你真是心机死了!

咳,毕雯珺只得把眼前莫名委屈哭哭啼啼的小笨蛋摁在怀里安慰,又没扣你钱狐狸,想想看你比起我还算赚了,有啥好伤心的呀。

“我也没让你失望,对不对?”

毕雯珺带着释然的笑容暗自揉揉李希侃的瓶盖头,这却是他默言在心中并未说出的话。



温吞挺好的,不很红挺好的,起码对于一贯秉持中庸之道的李希侃来说,即便亿奇娱乐的“异坤”组合出现后始终压他和毕雯珺一筹,李希侃也没觉得过分生气,他都觉得挺好的。

但李希侃不是商人,被下折股票线所影响的悦华和迈睿也并不这么想,在又努力强推几次“毕侃”与对方硬杠无果后,王纵和杜若索性改变了线路意图止损,由此他和毕雯珺的见面机会也变得越来越少 …

李希侃记得自己曾经还在私下闲暇时与毕雯珺感叹,说王子异与蔡徐坤是被亿奇娱乐所耽误的“时代的眼泪”,却未曾晓得他和毕雯珺将在未来的某一天,搞不好也会成为当代的那滴泪珠。

因为见面次数不多,每逢毕雯珺在眼前,李希侃就丝毫不矜持,堵着人眯着眼撒了欢儿的卖萌 ——

李希侃知道他可爱,也知道毕雯珺喜欢他扮可爱,虽然李希侃自己并不喜欢自己可爱。

他不笨,他也没有傻乎乎,他也没有电视节目中众人所见那般乖巧,他觉得自己有点虚伪。

哎狐狸,时间长了连毕雯珺都忍不住拆穿叫他不要笑,毕雯珺说你老杵那儿假乐你累不累啊?

“ … 哪里累我就是很高兴嘛。”

我就是挺高兴的,李希侃从化妆间的饰品架上拿起一个狐狸耳箍往头上套,老毕你快看呀!

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功夫才把鼻腔中酝酿的那股酸涩的气氛忍回去;要笑啊,李希侃又继续对着镜子咧嘴,虽然说过一天少一天,但在能相处的日子里还是要天天开心哇。

如果没有那次音娱节目的那个意外事件,或许他们也就会这样不温不火地继续过 ——

可惜它发生了,并且成功地成为一把双刃剑的导火索。


李希侃那天先到的录播准备室,邻座还有几家公司的艺人。

那天他穿的很好看,照约定和毕雯珺同款的黑色衬衫,上面的褶皱带了羽毛的效果,配着长链条的耳钉,意外使得他清秀的面容带有几分妖诡之感,较平日里的可爱风格有很大不同,李希侃很满意,也就坐在靠背椅上等毕雯珺来,边玩手机边踮脚也乐得惬意。

毕雯珺给他发微信说到门口了,李希侃笑呵呵地给对方发个狐狸招手表情说快点快点,怎知突然就被另外两个正在打闹的新人撞在身上。助理提点过说是某公司新捧有背景的二世祖,李希侃也就没想理,却未曾知晓会被其中一人的衣料挂到耳环,便只得扯着那人胳膊小声询问,你能慢点等我摘一下吗?

“就你们这些十八线喜欢磨磨蹭蹭 …”

快点,即使明明看见青年的耳朵连着耳环挂在袖口边,可那人依旧丝毫不体谅地用力抬手,烦不烦啊真是!

因为今天的配饰是跟毕雯珺一套的情侣耳环,所以他才想拿回来的 ——

耳链到底拿到手中,可李希侃的耳垂也在强力扯拽中被耳钩划破,血一下子就渗出来,沿着他殷红的耳垂往下滴了。没事没事,李希侃却还安慰吓呆的助理,拿消毒棉擦擦就没事了;实在不行贴个创口贴,他甚至还能开得出玩笑,搞不好我引领了新潮流呢。

“道歉。”

李希侃没反应过来,高高大大的毕雯珺即提溜着那位新人的领子把他甩到青年面前,跟李希侃道歉!

你他妈谁啊,那人踉跄着起身再回推毕雯珺一把,叫我道歉?你俩还想不想录这个节目了!

我录不录关你屁事,毕雯珺一脚踹在新人膝弯又使他跪趴下,先道歉!

“老毕你干什么!”

我没事,李希侃赶快走过去想把人搀扶起来,我就耳朵破点皮真没事!别打架!

“狐狸你安静 … 我现在不许你说话。”

不好意思我今天还就真跟您怼上了,毕雯珺拎起那人领口又攥紧了些,道歉,不然我动第二次手。

“毕雯珺你有完没完啊!我的事不用你管!”

我说原谅他就原谅了,李希侃见男人冥顽不灵心里也急踹踹地冒火,别一个劲得理不饶人好不好?我俩有关系吗你要那么真情实感的 …

“李希侃你 …”

好,毕雯珺愕然,沉默几秒后脸上又恢复了最初那抹冷淡的表情,那你玩的开心,我不录了。

毕雯珺说到做到,毕雯珺身体力行,毕雯珺当即转头离开甩门就走。他明明更喜欢T恤,却为了配合李希侃穿情侣款的花衬衫;从前毕雯珺根本不扎耳洞,却为着在造型师记录册上看见与李希侃同款的耳环,还暗暗跑去难得地央求人,给我也搞一个。

这么大年龄才想起来打,毕雯珺还记得造型师拿着耳钉枪对准他耳垂的模样,很痛的喔。

而此时此刻,男人站在录播大厅楼下的反光玻璃前,望着镜面里戴着格格不入的长链耳环而显得有些可笑的自己,原来如此 ——

他的同事没有骗他,当真很痛,甚至痛到了心里。

经此一役毕雯珺惹得悦华高层大怒,杜若在百般头痛下处理了栏目组的善后事宜,继而给毕雯珺关了长时间的禁闭;“毕侃”组合是没法再推了,杜若还亲自打电话给迈睿的王纵,告诉你司的李希侃做好准备好聚好散,也别等年底直接就拆吧。

“扣钱行吗?”

李希侃在王纵面前低头央求他,你扣多少钱都行 … 那不是毕雯珺的错!

没用的,王纵摆摆手打消了青年的最后一丝希望;从“异坤”出现开始你俩就一直乱阵脚,王纵叹口气说,你倒是也替公司想想,早晚要赚钱的。

要是能扣钱就好了,就算扣掉他这几年所有存下的钱都无所谓 ——

迈睿公司空荡的练习室里,李希侃抱着膝盖默默地抹泪,如果还能扣钱,他绝对不吐槽毕雯珺吝啬了;如果还能扣钱,哪怕每天都吃路边摊,却能够留他一直在身边,那该多好啊。



而缘分之神也不算太过分,在他俩彻底分离之前,给了毕雯珺与李希侃看似最后一次的共同相处机会,是一档旅拍的综艺节目,叫做“四天三夜”。

明明是难得的仅剩恩赐,但李希侃却根本高兴不起来。

媒体不知道,粉丝也不知道,除去悦华迈睿高层以外的人都不知道,而自己和毕雯珺却深刻的明白,这是合同所约定的最后日期了。原来是在年底,可经两方公司研究协商后决定,在这次节目结束之后,即会立刻向外界宣布毕雯珺与李希侃的分手消息,并约加此后再不合作,各自欢喜。

李希侃无法接受,他觉得可能毕雯珺也接受不了,但他却也不能再去问,因为毕雯珺已经很多天没有跟他说过话;他发道歉的短信不回,打电话不接,明面的来往碍着公司基本见不到,能用则用的沟通渠道悉数用尽后依然断联 …

就在准备启程去录制旅拍节目的前一天,李希侃却还是不死心地跟着助理来到悦华楼下交换承诺文件。也就这里能够找到毕雯珺了,李希侃有些忐忑的想,总不能真碍着节目开始拍摄那会儿再解释啊,倒霉些一个误会解释不好,他和毕雯珺间可能就永远嵌着矛盾了。

有点幸运,还真碰巧,李希侃在悦华的地下车库才转了两圈,即看见不远处从保姆车上下来的毕雯珺;看样子是刚赶完行程的缘故,戴着帽子的男人还尚有疲惫,在被李希侃唤住的那刻复杂地瞥了青年一眼,却还是摆摆手示意助理先走,有点事需要处理我一会儿上去。

“来这里做什么?”

怕被有心人拍到,毕雯珺皱着眉头拿出钥匙,拉开保姆车的门把李希侃推上去,闲着没事来戏弄我玩?

不是的!李希侃一急就语无伦次的,我是 … 我是来想说 … 我想跟你道歉的。

“连同事都不是了有什么好抱歉?”

我也是真他妈脑子秀逗,毕雯珺摇摇头冷笑道,居然会对你一个陌生人敞开心扉,是我抱歉轻贱了。

“你没有轻贱 … 轻贱的是我 …”

是我喜欢你,李希侃整个脸颊都涨红,我不该对你产生这样的感情,也不该要求你那么多。

你现在倒是会骗人了李希侃,毕雯珺低头半晌再认真看他,但我也挺聪明的是不是?

“可我一见着你就犯傻,每次见着你都犯傻,甚至是那种我再回想起来都忍无可忍的愚蠢 …”

“我以这种愚蠢的方式真心待你,却得不到你丝毫一点有关认真的回应。”

如果你的办法就是卖萌、说假话还有装可爱,毕雯珺咬住下唇抬眼道,那我看不到你的诚意。

那你说,李希侃的头埋得低低的,什么是你想要的诚意?

“蔡徐坤起码给了王子异标记 … 那你的呢?”

“我的想法很公平,不过是给我一个看得见摸得着坚持下去的理由 …”

实在拿不出也没关系,毕雯珺装作无谓地笑笑又说,你大可放心,我也会尽职尽责地陪你演完最后的这段旅程。

“… 你要的是这个?”

李希侃闻言一怔,沉默过后却也重重地点了点头:

“好,我答应你。”


点我继续

点我继续备份

AO3备份(点进按Proceed)


“说起来,还真就好像就昨天发生的事 …”

小侃身体怎么样,王子异笑着拍怕毕雯珺的肩膀,我听说你们上个月领证了?

必须得领啊,毕雯珺点点头也跟着笑,你和蔡徐坤都抱二胎,还不准我们先上车再补票啊。

所以最近多给我安排些行程吧,毕雯珺活动活动手腕又说,虽然已经做到国内首屈一指,你可还是比杜若懒多了,老板您赚够但我还需要奶粉钱呐。

“小侃刚解约,有着孩子也不方便,我就想能我来的就别让他操心 …”

“毕竟我爱钱且吝啬的人设不崩 … 你懂我的。”

我选择不懂,王子异摇摇头知意地揶揄毕雯珺,继而感慨道,如果你真的爱钱,如果你真的吝啬,那三年前的你,根本就不会那样做了。


时光倒回三年前,“四天三夜”旅拍节目的外景录制地,某海岛海岸边。

我可以帮你,毕雯珺拿起啤酒瓶与王子异撞杯,但我也有条件。

王子异沉眸,说来听听?

我提供我能够给予的一切作为交换,毕雯珺将名下所有财产及不动产的目录自手机屏放大拿给他看,你可以全部拿走,而我只有一个要求。

“我想和李希侃在一起 … 所以帮我和悦华解约吧,拜托了。”

因为他的出现使得他的人生变得慷慨,那么也请允许他最后吝啬一点 ——

在他能做到的,在他尽可能的努力里,把他自私而幸福的留在身边。


END


PS:没啥好PS的都安排上了

评论(15)
热度(351)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