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快了肯等,太慢了肯追。

【异坤】绯闻中毒番外03 - 衷情

※ 娱乐圈ABO / 双明星设定

※ 前文链接:01-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12

※ 番外系列:【异坤番外01】 【毕侃番外02】 【番外2.5】 【一百问】

※ 有温泉浴衣Play的婚后生活 / 二娃安排上了



城中名流云集住宅区,某高级三层楼公寓钢琴房内。

说是钢琴房,其实偌大的屋内铺着整屋的厚垫短毛地毯,根本见不到丝毫钢琴的痕迹;浅棕头发的蔡徐坤左手边一台银灰的无线电子键盘,右手搂着白白胖胖日渐愈发可爱的蔡佳乐,再低头看一眼被儿子踩在肉肉小脚掌下皱巴巴的乐谱,难免生出几分难言的绝望 ——

毕雯珺为“简乐”联系到一场海外金色歌剧院的演出机会,而为表着被邀约方绝对的诚意,他的丈夫王子异便跟着一同前去讨论商谈,虽说合作进展颇为顺利,可碍着行程缘故竟然拖抵一周仍未归来。

蔡徐坤觉得可能婚后自己愈发加倍地变傻,明明在走之前王子异说过要不要把儿子送去爸妈家照顾让蔡徐坤休息休息,是他见着整天黏糊在身边的小捣蛋于情不忍心一横把蔡佳乐留了下来。怎知王子异前脚刚走,后脚蔡佳乐就秒变米糊也不吃奶也不好好喝的任性小魔鬼,时时刻刻抱着他大腿求陪玩愁地蔡徐坤焦头烂额。

三岁的小孩子都这样皮吗?那为什么李希侃家那个不满一岁的那么乖的?

蔡徐坤愁的连水都不想喝,又被儿子一直妨碍着无法写曲,只得埋头伏低把小宝贝揽过身来耐心陪玩。

宝宝想不想玩这个,蔡徐坤将蔡佳乐放到大腿上坐好,又把电子键盘拿近了些,爸比教你弹琴好不好?

不好,蔡佳乐一撇嘴他就知道这小鬼头不乐意,宝宝不想学!

“乐乐想和爸爸去野生动物园看狐狸!看长颈鹿!”

呵呵长本事了还,蔡徐坤面无表情地从腰后掏出一个IPAD顺手划了张李希侃与毕雯珺的全身合照,给你看,想怎么看怎么看。

“爸比你坏坏!你骗乐乐!”

蔡佳乐小手一搡就把平板电脑推开,这是李叔叔和毕叔叔,爸比你骗人!

我哪里骗你了,蔡徐坤翻个白眼再无语地把IPAD收起来,食指点着小家伙毛茸茸的发旋欺负他,你再不乖晚餐的苹果派没有了;不仅没有苹果派,蔡徐坤皱皱眉头装正经,我还会把你最讨厌的西蓝花打进蔬菜泥喂你吃,加好多好多的那种 …

为什么他爸比长得这么好看却这么难相处啊,蔡佳乐的小脑瓜根本想不通,只得委屈地撅着小嘴不再调皮跟人示弱,乐乐知道了。

苍天啦,蔡徐坤叹口气用脚去够腿边一直震动着却无暇去顾的手机,蔡佳乐这个小混蛋也太难带了吧。

王子异我跟你说你明天必须出现在我眼前,由于备注名称的前两字极为相似,蔡徐坤想当然地就把致电而来的王子桐当做了他的Alpha,再不出现你儿子都要把家里掀翻了 ——

等会儿,等等等会儿,王子桐直接在电话那头笑出声来,我说徐坤你是不是有点太暴躁了?

叫他“徐坤”,蔡徐坤一听这种极为罕见的专属某家人的独特称呼就瞬间明白自己失了态,即便隔着电话都被臊个满脸通红。子桐姐,蔡徐坤赶忙把蔡佳乐抱怀里捂住嘴,生怕他告状装得跟小绵羊一样乖,你你你有什么事吗?

“之前子异有说联系到你们的国外演出,想让家里给你置办个好物什方便带过去。”

所以我们费了些周折买到啦,王子桐干脆拨了视讯过来更方便和蔡徐坤解说,爸妈赞助了挺多钱呢。

什么乐器?为什么他没听王子异说过要买甚表演乐器?

本着将信将疑的态度,蔡徐坤手臂掼着蔡佳乐再探头过去细瞧手机屏幕,即在上面见到一台他倾慕已久的,某知名品牌向来只供巡回展示并不售出的古董钢琴。骨瓷白的琴键盖被王子桐轻轻翻开,她再伸出一只手指随便按下某条琴键,古董钢琴当即发出极为悠扬悦耳的美妙声响,喜欢吗?

喜欢,蔡徐坤咽了口唾沫都掩饰不住星星眼,他喜欢死了。

而不仅蔡徐坤喜欢,就连蔡佳乐一听着这好听的韵律都忍不住跟对面撒开娇,姑姑乐乐要玩乐乐好喜欢!

“慢着,别急,有条件 ——”

徐坤你知道爸妈和我都比较关心你们的感情生活,王子桐真不愧是历经多次商务谈判的大集团接任者,所以我们呢,也不会有什么过分的要求。

是啊当然不会太过分,蔡徐坤想到王子异他妈妈国外旅游归来,知道婚前儿子被打伤的消息就殴得他爸爸胜似拔罐一般的情景就不由地发怵,忙应承到姐姐你直接说就是了!

你看佳乐也有三岁,王子桐瞥向蔡徐坤的眼神讳莫如深,你和子异是不是也该再要一个?

“钢琴照给,佳乐三家轮流带,我们绝对不以要第三胎为基准强迫你俩造娃,从此以后你和子异哪怕浪荡到天涯海角都有我这个做姐姐的和立异集团作为后盾支持 …”

而且我认为条件也不算太严苛,王子桐装作无意地又按了几下琴键,好好考虑并不吃亏,徐坤你觉得呢?

蔡徐坤嘴唇微张着愣住,余光偷偷再瞟一眼手机视讯屏幕上的那架古董钢琴,似乎比第一眼看上去更加美貌动人;本想拿儿子再去心底压一压秤砣,可瞧着怀里疯狂点头的蔡佳乐,蔡徐坤最终认命地比出了OK的手势:

我努力努力,蔡徐坤干巴巴地承诺,就试试看吧。

爸比,蔡佳乐这会儿倒是很聪明地长了些许眼色,却仍然幼稚地会错了意,你是要把毕叔叔家的小弟弟接来和乐乐玩过家家吗?嘿嘿嘿,小家伙眯着眼睛鼓起掌,好棒喔!

想啥呢我的小笨蛋,蔡徐坤假笑着关掉了手机视讯再拍拍蔡佳乐的圆脑壳,我还是决定晚上给你吃西蓝花。

“西蓝花多健康啊,宝宝吃一吃就习惯了,么么哒。”

“… 爸比,乐乐最讨厌你了!”



自打从国外出差归来后,王子异觉得蔡徐坤好像变得有些奇怪。

却也不能说是奇怪,只能说他的Omega变得有些反常的殷勤。

以往若是蔡徐坤在外有演出,或临着录专辑最忙那段时间自己把蔡佳乐送去父母家,蔡徐坤都又内疚又心虚,几天见不着儿子都会想念到红红眼眶;可逮着他回来这次,蔡徐坤却无比大方慷慨地把蔡佳乐让他姐姐王子桐接走,美名其曰“去野生动物园拓展视野”,可王子异瞅着蔡徐坤和自家胞姐颇为“阴险”的对视笑容却有感可能缘故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

也罢,但见着蔡徐坤开开心心地写了两天歌,王子异却也释怀,他的伴侣能快乐也就很好了。

由于之前一直在出差,因此王子异近几天都早早下班,每天赶早回家换着花式地做菜给蔡徐坤吃。可也就这么稳稳当当地过了几天,待到男人在周五再去公司时,却被他的副总裁毕雯珺一纸请假条给递了回去,毕雯珺说你能不能别这么敬业啊王老板,我家孩子可还嗷嗷待哺呢。

干嘛,刚开始王子异还跟他相互揶揄,你想请假就请假好了,我又不会扣你工资 …

不,但这回毕雯珺却义正言辞的,我答应了子桐姐周末要带慷慨和佳乐一起去野生动物园,还有我家小侃,请您务必不要前来打扰我们的天伦之乐。

等下,他可是蔡佳乐的亲爹,这话说的,怎么自己想去还成打扰啦?

而且想起来他挚友家的小孩王子异就忍不住想笑,就毕雯珺这种多腹黑吝啬斤斤计较,他家宝贝还叫毕慷慨,真的就是很大方的那个“慷慨”,也不晓得李希侃当初怎么同意的。

我怎么就不能去啊,王子异摇摇头锤毕雯珺肩头一拳,搞不好坤坤想去呢?

不可能,毕雯珺又在他跟前装神机妙算级别的胸有成竹,你先回家吧,回家了你就知道。

行吧,王子异无奈地从毕雯珺手中拿过假条折好再放进衬衫口袋;你啊,王子异指尖用力点了他胸口几下,到底是长能耐,还学会主动给老板放假了!

那可不,毕雯珺面上笑得无辜又善良实则心中暗戳戳地想,有了王子桐给的这笔不菲的“帮忙费”,他们家又能再做一笔好理财。狐狸,瞅着王子异愈走愈远直至公司大门的渐微背影,毕雯珺美滋滋地给李希侃拨通了电话,上次你看中的全自动智能婴儿车,对,就现在下单买了吧。


在公司被毕雯珺怼,回了家也没多好,见着沙发上不合常理眉目含春的蔡徐坤,王子异倒吸一口凉气,他的生活怎么就在一趟国外出差后变得如此这般的蒙太奇。

子异,蔡徐坤就跟他们刚认识时候那般娇软地与男人撒娇伸手要拥抱,你回来啦。

唔,尽管觉得奇怪可王子异依旧弓腰下去给蔡徐坤脸颊一边一个温柔的吻,怎么今天这么热情,是你的歌写的很顺利吗?

也没有,他的Omega搂着他的脖子嘿嘿嘿地笑,就想问你个事儿呗。

唔,王子异干脆在蔡徐坤的身旁坐下来,再揽住伴侣的肩膀,说啊坤坤什么事?搞这么见外的。

“就佳乐刚好不在 … 我想出去玩。”

我想出去玩,蔡徐坤从身后的夹包里掏出两张机票递到王子异手上,你和我一起出去玩好不好?

都结婚了还问我好不好,王子异望着蔡徐坤期待闪烁的眼神没来由地就徒生出更多更浓的宠溺,只得轻轻刮一下他鼻梁表示同意,想做什么还不都是你做主啊。

是的了,自打搬进这处新公寓,家里的壁纸沙发是蔡徐坤选的,电器吊灯也是蔡徐坤挑的,就连蔡佳乐刚长牙那会,磨牙胶棒的颜色都随了蔡徐坤的喜好。

我就问一下,蔡徐坤脸颊绯红颇为不满地靠在王子异肩上,不然你总觉得我自作主张怎么办 …

现在的王老板身家过亿,蔡徐坤捏着王子异的耳廓调皮地晃,我不讨讨你欢心,怎么挡着那些年轻漂亮的Omega天天往你身上扑啊?

“哪有那回事 … 我始终都只有你一个。”

你还不了解我,王子异摸摸蔡徐坤后颈,那处深红色的火焰标记愈发深刻,我只喜欢坤坤。

大抵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王子异能给他最大的安全感,所以他才会为他,他才会和他,拥有如此众多接二连三的负担。蔡徐坤还记得在他结婚的前一夜,自己曾和母亲彻夜长谈过,他说妈妈我很小就出来做练习生了,我从来都觉得自己像一只奇怪又可怜的无脚鸟,终日扇动翅膀用力飞着无处落泊 ——

但子异是我唯一的树枝,可蔡徐坤也说,从确定是他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可以栖息了。

“你 … 你总会说漂亮话 …”

有些事蔡徐坤总不会同王子异多说,他难为情,所以他只得局促地催着自家Alpha去收拾行李,快多带点衣服,充电线啥的也别忘记,我写歌好累的呀所以咱们带一个大箱子够不够都拜托你了 …

好好好,王子异从矮桌的瓷盘里剥个糖塞进蔡徐坤嘴里再起身,箱子我去收拾,你乖乖在这里自己玩?

嗯,蔡徐坤咬着糖块心里也被渍地甜甜蜜蜜的。子异,Omega含着糖轻轻柔柔地念叨,子异超温柔的。


点我继续

点我继续备份

AO3备份(点进按Proceed)


王美音小朋友在出生前就决定叫王美音了,是蔡徐坤取的,代表她的两位父亲对于盼望已久女儿的殷切祝愿;即便她爸比在有她顽皮哥哥蔡佳乐的时候却总是很温柔,却在有她的时候时常很暴躁。

当然愈加长大的蔡佳乐小朋友也是有点郁闷的,因为自打他去爷爷奶奶家过了一个春假之后,自个在家里的顺位就由绝对的第一延顺到了第二;而且那个第一还不是他心心念念未出生的妹妹,却是那个天天逼他吃西蓝花菜泥的恶魔爸比。

佳乐,所以王子异经常把小人儿抱在怀里劝慰他,你不要调皮惹爸比生气,多哄爸比开心,妹妹就会越长越漂亮的。而诚然蔡佳乐是个善良又单纯的好哥哥,他爸爸说什么他信什么,为着妹妹的大眼睛和苹果脸,为了将来身后如花似玉的小跟屁虫,多担待些又算的了什么呀。

笃笃笃,蔡佳乐的小皮鞋蹬蹬给蔡徐坤跳完幼儿园中班学的舞,爸比乐乐给你表演节目,你开心吗?

开心,蔡徐坤笑盈盈的脸上眉毛一挑,有些费解的皱皱眉头,爸比心情挺好的啊宝宝。

哇,蔡徐坤眼瞅着蔡佳乐一路甩着小短腿跑去厨房从冰箱,从冷鲜室里拿了个绿油油的生西蓝花嘎嘣咬一口再期待满满地看他,那你有更开心吗爸比?

你走,蔡徐坤长叹口气,满脸黑线地拿儿子幼儿园的制服小外套把脸整个盖住,找你爸爸去现在就走!

而不仅是蔡佳乐为着无法正确讨得父亲欢心而委屈地“遭殃”,自打有了王美音后,身体和情绪偶有异样波澜的蔡徐坤同样愁住了王子异。

比如蔡徐坤的情绪比从前更加敏感,往日写曲不顺利还会自己出门散散步,而如今会黑着脸直接扯谱。

比如因为蔡徐坤嗜睡严重无暇再顾他们的儿子,王子异便身担重责同时照顾一大一小,可瞅着他家Alpha,陪小家伙玩久了这位Omega却还会吃醋,暗暗悲伤自己在家中无人关注。

王子异晓得蔡徐坤身体不适,也晓得他因信息素与女儿连番地折腾搅得低落的心情,因此在周末送蔡佳乐去毕雯珺家同小伙伴一块参加兴趣营后,便早早开车回来陪蔡徐坤了。

“坤坤今天心情好不好,想吃什么?”

王子异开门的时候是晌午,才逢着蔡徐坤刚刚起床,他的伴侣幽怨地瞪他一眼并未有好气;佳乐和慷慨的兴趣班不是五点才结束,蔡徐坤的嘴里还搅着电动牙刷,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最近李希侃家里寄了特产,王子异还在冰箱跟前挑着做饭用的蔬菜,佳乐晚上留在他们家吃。

“我看你真是懒的连孩子都不想顾 …”

我自己煮点粥喝就行,蔡徐坤洗干净脸却还是神色迷茫地揉揉太阳穴,别忙活了怪招人烦的。

你还是得吃点有营养的,王子异顺手拿了两个鸡蛋和一捆青菜,又从乐扣盒里倒了些虾仁进碗里,那我煮面吧,你一直还都挺喜欢吃。

面条咕嘟嘟地煮在锅里,男人手法熟练地往里下调味料,再焯了青菜加进去,虾仁也煮得喷喷香。

我记得咱们没结婚之前给你打一个蛋,王子异背对着蔡徐坤没有丝毫抱怨地温柔跟他搭着聊,你不够吃,还不乐意。我也真挺笨的,结婚以后才学会给你打两个 …

“子异对不起 …”

抱歉,蔡徐坤有些内疚地放下手中几张被划得凌乱的曲谱,是我最近太暴躁了;对佳乐也是,蔡徐坤手中的短铅笔都转不动,对你也是。

坤坤你就爱胡思乱想,王子异方才把一碗色味俱全的面条端上餐桌,真以为钢琴那事儿我不知道啊?

“我很开心你能接受我家人的好意,但也希望以后你能做更多自己想要的事情。”

不管如何,王子异走到沙发跟前把他的Omega伸手拉起来,我都希望坤坤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快乐,嗯?

蔡徐坤做了很多年别人眼中的蔡徐坤。从小在父母眼中必须事事拿得第一的模范生,青春时被何文及亿奇娱乐掌握的明星生涯,乃至最初与王子异结婚的一段时间内,蔡徐坤都觉得他是并不属于自己的。

但渐渐的,通过与王子异日渐已久的相知相爱与生活,他好像可以做自己了。

不是为期待,不是为别人,甚至不是为他的爱人,而是作为一个独立而舒适的个体,作为他所想要的,作为他自己所喜欢的那个“蔡徐坤”而活着 ——

王子异始终不曾让蔡徐坤失望,被他拥有是幸,被他爱着是福,二人永远作为互对拥抱的共同体,镶嵌在对方生命中鲜活地闪耀着。

“我以后吃面都要两个蛋 …”

等以后想吃三个就马上跟你说,蔡徐坤偷偷摸摸地把红鼻尖下感动的小水珠擦掉,你得一辈子做给我吃,咱俩拉钩。

好,王子异的手指勾住Omega白皙纤细的小指,别饿着啦,快吃饭吧。

第二年的初春,王美音小朋友顺利出生,不仅健康又漂亮,还随了爸爸的温柔妥帖从不爱哭,见着人就眨着大眼睛甜甜地笑。小家伙的百日照是在一架古董钢琴上照的,琴凳上还坐着她笑得傻乎乎的哥哥蔡佳乐,顺道抓个周吧,可能小迷糊美音自己都没想到,她对音乐的喜爱之路也自此打开。

同年八月蔡徐坤的原创音乐二辑由其经纪公司“简乐”制作发行,封面即为他与王子异的两位宝贝百日合照的图画手绘版,一经出售即登顶当年唱片白金销量顶峰 ——

他们的幸福从未远走,反倒在两个人的相爱相知中愈靠愈近了。



待到蔡佳乐和王美音接近小学毕业的时候,王子异与蔡徐坤也已过三十五岁。

岁月并未薄待他们,较之同龄两位曾经的顶级明星仍旧年轻,可脸庞却也被时光划下了痕迹,眼角生出了浅浅的皱纹。“异坤”组合成立十七周年之际,也是他们结婚的第十年纪念日,王子异并未再像几年前那般办设典礼,反而是带了他的伴侣儿女,再一次来到了曾经拍摄旅拍节目的那方海岛。

依旧是浅蓝的波涛伴随海浪,白色的沙砾软软地垫在脚底,佳乐与美音牵着手笑着奔跑;慢点啊,蔡徐坤跟在后面追不到,臂弯间挎着两个孩子粉蓝粉红的防晒外套,宝宝顾着点妹妹!

你也别太操心,王子异反而揽上蔡徐坤肩膀很温柔地笑,他俩长大了什么都知道,就开心点玩吧。

不过我的大宝贝,王子异从口袋里掏掏拿出枚东西塞进蔡徐坤掌心,还有个礼物,我只送给你。

诶,蔡徐坤揉揉眼,再把手掌凑近拿到眼前看,方才发现是他十年前送给男人的同款神庙护身符,不过这一次却不是他所挑的蓝色的,是一枚粉色的。

“蓝色是缘分,橘黄是事业,粉色是合福 …”

神庙前小姑娘的话语仿佛还回荡在耳边,你想求哪一个?

“我想了很久,不,应该是很久很久 …”

既然你不愿意送我“合福”也没关系,王子异揽着他的Omega慢慢缓缓地向前走,那就让我送给你吧。

幸福从来都是两个人,而这回没有缺席,王子异又说,你一枚,我送你一枚,刚好凑个整齐,我们就能一起幸福了。

子异,蔡徐坤的眼睫湿湿的,记得你曾经跟我说过的一句话吗?就在我们刚认识没多久,你还是练习生的时候。

“你说你会努力变得强大,让我过我所想要的生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

“你说我永远不是孤单的,因为你会一直陪着我。”

子异,蔡徐坤回拥上王子异的肩,再把下巴搁在男人宽阔的肩膀,你做到了。

“练习生王子异,历时十七年的坚持与准备,现在宣布最后一次评测,舞台在蔡徐坤心里 ——”

最终评级A+,蔡徐坤靠在王子异怀里笑着向沙滩前两个跑回的孩子招手,满分。


END


PS:到此正文+番外全部完结,一共写了10.5W,感谢喜欢这个故事的所有朋友


评论(21)
热度(433)

© Tethys | Powered by LOFTER